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官嫂完整作品阅读

官嫂完整作品阅读

一颗水晶葡萄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热门小说《官嫂》是作者“一颗水晶葡萄”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张元庆秦林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公室主任,自己正处编制都没有办法解决。作为第一副秘书长只要把市长伺候好就行了,但是作为办公室主任,他是要照顾到方方面面。周强斌作为常务副市长,分管办公室,他真要给自己难堪还是很容易的。好在自己及时壮士断腕,让周市长还是比较满意的。“嗯,意识到错误就行了,我提醒你们一句,同志之间要团结。”周强斌口气和缓下来,任潜学和被骂得晕头转向的陈强......

主角:张元庆秦林宇   更新:2024-06-11 22: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元庆秦林宇的现代都市小说《官嫂完整作品阅读》,由网络作家“一颗水晶葡萄”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热门小说《官嫂》是作者“一颗水晶葡萄”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张元庆秦林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公室主任,自己正处编制都没有办法解决。作为第一副秘书长只要把市长伺候好就行了,但是作为办公室主任,他是要照顾到方方面面。周强斌作为常务副市长,分管办公室,他真要给自己难堪还是很容易的。好在自己及时壮士断腕,让周市长还是比较满意的。“嗯,意识到错误就行了,我提醒你们一句,同志之间要团结。”周强斌口气和缓下来,任潜学和被骂得晕头转向的陈强......

《官嫂完整作品阅读》精彩片段


之所以不给张元庆配电脑,无非就是冷淡他,反正任潜学早就对秘书科的编制虎视眈眈了。

经过昨天的谈话,任潜学觉得张元庆没啥背景,所以就更加没把他当回事。

现在周强斌过问,老任只能把陈强给推出来。作为下属,背锅是你的本分。

陈强不能得罪老任,但是他也不能说流程慢,否则就得罪了其他科室。特别周强斌的意思不好揣摩,万一他真的把其他部门拉来,当面对质,自己就死得更惨。

所以陈强被逼无奈,只能低头认错:“周市长,我……昨天忙忘记了,今天肯定补上。”

周强斌冷笑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任潜学只能痛下杀手:“老陈你是怎么干的,作为主持工作的副科长,我多次说了,要关心同志。元庆同志来了有两天了,你连最基本的配置都没有解决,令人心寒啊。”

陈强被骂的满脸通红,他知道任潜学是在打“七伤拳”,伤人先伤己。

不过陈强才觉得真的心寒,你这个七伤拳打得不完整啊,伤害值在自己这边拉满了。您二位是一点没有沾到。

“是是是!我一定改正。”陈强叠声答应下来。

钟颖在一边只想说,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陈强这个贼眉鼠眼的老银币,竟然也有今天。

其实今天上午这个老银币要是不生事端,本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他自己犯贱,非要去拨弄是非。现在好了吧,被骂得跟孙子一样。

任潜学来回骂了两三轮,看到周强斌的脸色转暖,这才松了一口气。

任潜学虽然挂了一个第一副秘书长的职务,实际上要不是兼着办公室主任,自己正处编制都没有办法解决。

作为第一副秘书长只要把市长伺候好就行了,但是作为办公室主任,他是要照顾到方方面面。周强斌作为常务副市长,分管办公室,他真要给自己难堪还是很容易的。

好在自己及时壮士断腕,让周市长还是比较满意的。

“嗯,意识到错误就行了,我提醒你们一句,同志之间要团结。”

周强斌口气和缓下来,任潜学和被骂得晕头转向的陈强都是低头称是。

“小张,你有什么事情及时跟任主任汇报,有困难就提出来。作为秘书科,你连最基本的交流沟通都做不到,那是非常不合格的。”周强斌转过头,不轻不重又说了张元庆一句。

张元庆心知,这是领导做给别人看的。不仅不是批评,隐隐说明自己是他罩着的人。

张元庆也是点了点头:“周市长说的是。”

周强斌点了点头,留了一句话就走了:“收拾一下,九点钟跟我一起出去调研。”

话音一落,屋子里面的人面面相觑。虽然没点名字,但是谁都知道这句话是对张元庆说得。

任潜学干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陈强哪里能坐得住,假装送文件出去了。

钟颖乐了,悄悄跑到张元庆身边,低声说道:“张哥,你真牛。我就知道,你背景不简单。”

张元庆摇了摇头:“你从哪能看出我背景不简单?”

“那还用说,周市长能够过问你的处分,把你弄回来。就冲这一点,也能看出来。我爸说了,大领导做事,不会无缘无故。想不通这一点,在官场上走不长。”

钟颖得意的说到。

张元庆多看了她一眼,这丫头的爸爸到底是谁,应该是个官场老江湖了。而且能把女儿调到这个地方,马力也不小。

他脑海里面闪过几个局长的名字,发现没有姓钟的。也有可能,她的父亲不是本地官员。

和钟颖聊了几句,张元庆赶紧找个公文包,然后到周市长办公室门口等着。

站在周强斌的办公室门口,张元庆忍不住想,钟颖父亲说得对,大领导做事不会无缘无故。那么这个大领导,到底为什么对自己如此厚爱。

把自己调到市政府办公室,今天早上还为自己出头。

难道是为了靳书记,毕竟靳书记和周强斌一样,都是从省里下来的,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交情?

如果靳书记离开之前打了招呼,周市长的行为就能解释了。

只是自己不过就是靳书记的秘书而已,他把自己调到办公室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没有必要为自己出头。

思考这些问题,时间过得很快。十分钟之后,周强斌从办公室里面出来,看到张元庆乖乖站在门口等待,有些意外。

不过周强斌没有多说,而是带着张元庆下楼上了车。

上车之后,周强斌对司机说道:“开车去产业城。”

司机姓乔,叫做乔强,退役军人出身,在市政府开车也有三年了。

张元庆看了他一眼,于是学着他的样子,默不作声。

车子开出市政府之后,周强斌忽然开口:“小张,你对海云集团了解不了解?”

张元庆一听这个公司名字,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周市长,这个公司我很了解。公司成立有二十年,主要经营业务……”

张元庆将公司情况,完整的介绍了一遍。

周强斌大概是没有想到,张元庆竟然了解的这么详细,这已经超出工作范围了。

张元庆不等领导发问,主动承认:“这家公司老板叫做裴碌,是靳书记的老同学。”

周强斌这才恍然:“他跟老靳是老同学?难怪!”

周强斌话只说了一半,就没有接着说了。

张元庆却心思百转,周强斌这番话不像是试探,他恐怕不知道靳书记和裴碌的关系。

这么一想,这位周市长应该和靳书记并没有什么过深的交情。所以之前,张元庆猜测周强斌会不会因为靳书记,而对自己厚爱。他现在觉得,猜测是错的。

如果靳书记打电话让周强斌关照的话,不会只提到自己,肯定也要提到裴碌。

毕竟靳书记重病住院没有什么希望的时候,裴碌还来看望他,丝毫没有避嫌。这对于人情场来说,是很不容易的了。

周强斌又开口:“送你代金券的人,是不是这个裴碌。”

张元庆赶忙将这件事解释了一下,说明了这是他们同学之间的人情,只是靳书记转赠给自己了。

周强斌听完之后,半晌才缓缓说到:“倒是个有情有义之人。”

也不知道这番话,是说裴碌还是说张元庆。

周强斌忽然又出了一道送命题:“小张,凭你的感觉,我和老靳有什么不一样。”

张元庆无语,这怎么回答?这问题堪比女人的绝命题,我和你妈掉到水里,你救谁一样。说什么都是错。


张元庆回到家也没有休息好,做了一个梦,自己还在扫停尸房。结果扫着扫着,有个老人家突然爬起来了,让自己给他搓澡。

反正大半夜的,被这种梦吓醒了。

等到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张元庆眼睛周围还有浅浅的黑眼圈。

走进政府大院之后,一个人从旁边突然出现,让他差点受惊。

市委办公室副主任秦林宇,他看到张元庆,立刻就走了过来:“元庆同志,早饭有没有吃?”

对于这个阴了自己的家伙,张元庆没有一点好脾气,他不冷不淡地回应:“多谢秦副主任的关心,我早上吃过了。”

在官场之上,很少在官职前面加副字。以前还有一个笑话,正部长姓付,副部长姓郑,请问怎么称呼他们?

有一种做法是,哪怕姓付都不能喊付部长,应该要把名字加上。例如部长叫付二狗,那你就要喊二狗部长,亲热一点的就要喊狗部……

总之加副字很令人忌讳,这是约定俗成的事情,偏偏张元庆要把副字加上,就是表明自己不爽的态度。

秦林宇听了也是牙齿一咬,他这几年一直想办法往上一步,想要把副字抹掉。所以对这一块更加敏感,听到副字就不爽。

换做别人,他肯定没有好脸色。但是张元庆不行,他如果只是从殡仪馆到了市政府办公室就算了。

昨天晚上张元庆跟着周强斌去了饭局,而且还搀扶大领导出来。

秦林宇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觉,都在琢磨这个张元庆究竟是什么背景。所以早上,假装偶遇就过来了。

尽管被张元庆刺了一句,秦林宇假装没有听出来,笑着说到:“虽然你不在市委办公室了,不过大家还在大院里面,低头不见抬头见,同志相互关心是应该的。其实那次跟你说举报信的事情,我们已经查清楚了,这件事被定义为子虚乌有,已经在纪委报备过了。”

听到这件事,张元庆脸色方才转缓。其实这件事就算秦林宇等人不弄,自己也要找裴碌把这件事给平了,不然多少也是定时炸弹。

对方提前把事情做了,大概是昨天看到自己陪着大领导,心里发虚,主动结了。

其实这件事本就不是什么事,张元庆只要回到家反应过来,那封举报信内容就会不攻自破。如此做,说不清是帮助张元庆,还是他们自己解决小尾巴。

张元庆皮笑肉不笑地:“谢谢秦副主任,有机会,我一定会感谢你的。”

“客气客气,张秘书以后多交流交流。”秦林宇说这个话,就是想要看看张元庆的反应。

张元庆根本不搭理的他客气,直接走了。

看对方这个样子,秦林宇心里觉得只怕自己猜对了。这小子能回来,肯定是有依仗的。

所以秦林宇假装不在意的离开,不过转身之后,脸上就露出了沉思的神情。

他哪里知道,张元庆根本不是心里有底,只是单纯看他不爽。虽然周强斌的教训还在耳边,让他有傲骨不能有傲气。

可是对这种小人,张元庆就是忍不住。用靳书记的话来说,爱憎分明。

回到了办公室,看到陈强和钟颖忙碌的状态,他就明白,办公室主任任潜学回来了。

张元庆赶忙过去敲门,昨天任潜学不在办公室,自己没有报道。现在回来了,应该要过去打个招呼。

张元庆进去的时候,任潜学拿着一份省报正在看头版。

直到张元庆进来站稳了,他这才缓缓抬头,看向对方。

张元庆不知道怎么形容,他昨天报道的时候,和周强斌对视过。第一次见面,周强斌的眼神充满了威压,若没有主政一方的经验,是学不来的。

任潜学的动作就显得刻意,大概是长期在领导身边,在某些场合的时候,有些行为习惯不由自主会模仿。

给人一种,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感觉。

张元庆却没有表现自己的想法,看到领导茶杯只有一半水,赶忙上前把茶水续到八成。这才主动介绍:“任主任,我是张元庆,昨天来报道的,您不在。周市长让我在秘书科先适应适应,希望您多多鞭策。”

任潜学五十来岁,头上只有一些绒毛倔强的生存着,戴着一副老式的眼镜,脸是圆圆的,显得有些说不出的滑稽。

不过此刻,他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哦,的确是听周市长说了,他还特意说要让我关照关照。咱们这个秘书科,说白了也是一个卖苦力的地方,以你和周市长的关系,有点受委屈了。”

张元庆一愣,自己和周强斌能有什么关系?

他一脸的莫名其妙,没想到周强斌会专门为自己打关照,难道这位大领导对自己真的很关心?

任潜学看到张元庆莫名其妙的神情,心中一动,微笑着继续说到:“昨天周市长跟你交代了很多吧,对自己今后的工作有没有什么想法?”

“这个……周市长只是让我来秘书科,没有交代什么别的。”

张元庆可不敢随便冒充,毕竟传出去,给领导知道,肯定要说自己不知好歹,甚至会受到严重批评。

任潜学作为官场老油子,这么一听,几乎可以断定张元庆和周强斌没有什么关系。如果要有关系,肯定不会只交代一句话的。

新人来了,领导交代事情这个环节很关键。交代的事情越多,交代的越具体,甚至有时候会故意严苛的说很多话,带点教育形式的。旁人一听,就明白这是领导的人。

毕竟领导的时间有限,他能闲着多说你两句,那就说明关注你,对你有期待。

张元庆就得到一句话,基本上可以说明,周市长对他没有什么关注。

如此想来,任潜学的笑容就有些微妙了:“嗯,秘书科简单来说就是杂务科,先来适应适应是对的。我知道你文笔不错,不能在这里荒废了,要加加担子。适应几天,转到调研科去,那里能够更好的发挥你的专长。”

面对领导的安排,张元庆也没有办法拒绝。尽管他也知道,跟秘书科相比,调研科才是真正的跑腿单位,一年都接触不到几次领导。

按照他的预期,任潜学这边应该有可能把他安排到二科。市政府二科主要就是为常务副市长服务的。自己是周强斌挖来的,如果去二科服务,自然就成了他的秘书。

而且按照任潜学的说法,周市长都关照了,他不应该把自己分配到调研科才对。

偏偏任潜学一副淡淡的笑容,看不出什么底细。

感谢了领导栽培之后,一头雾水的张元庆走出办公室,回到自己位置坐下。此刻,回到政府大院的兴奋,无形之中降低了一些。

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办公室没有其他人了,钟颖一句话,才让他明白,任潜学安排的真正含义。


“你就是张元庆?”周强斌目光扫过来,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力量感。

经历这几天的打压,现在面对这样的大领导,张元庆不由自主弯腰点头:“周市长您好,感谢您帮忙。”

“帮忙?为什么要说帮忙,难道我跟你有交情?”周强斌神色如常,反问了一句。

张元庆一脸懵逼,他不知道这话怎么回?的确两人没有交情,可是帮忙不是一个客气话么?

方秋在一边听了也微微感到诧异,看到周强斌的态度,好像跟张元庆并不熟。

他在组织部多年,知道这种大领导介入,必然是有一些原因的。他认为是张元庆凭着靳书记一些老关系,做好了周强斌的工作。

现在看周强斌的态度,好像又不是这么一回事。

张元庆经历开始的错愕,随后又想了想,觉得周强斌的话有道理,只有朋友之间才能说帮忙,自己哪有资格做这种大领导的朋友呢。

至于人家为什么帮自己,估计是同情心泛滥或就是简单的临时起意,自己哪有资格套交情。

想到这里,张元庆主动认错:“我说错了,谢谢领导主持公道。”

周强斌淡淡道:“看你是个人才,不想你去其他地方荒废了。先去文秘科,找你们主任报到,有什么需要我会吩咐你的。”

“是!”吃了刚才的教训,张元庆不敢废话了。他心里忍不住想到靳书记,靳书记就很随和,说起来常委当中,靳书记排名第三呢。

只是这么一想,又觉得自己还是没有摆正心态。怎么说也是周强斌拯救自己脱离苦海,为什么要把他跟老领导比呢。

在官场之上,只有自己适应领导,没有领导适应自己的。

方秋看到周强斌这个态度,也不敢客套,公事公办的表示人带到了,就跟张元庆一起出去了。

“方科长、孙科长,感谢你们,今天晚上不知道二位有没有时间?”

虽然两个人只是带来了好消息,但是张元庆仍然看到两人格外的亲切,想要拉一拉关系。

孙婉倒是神情一动,不过方秋却客气的摆摆手:“有空再聚吧,反正大家都在大院,机会多的是。”

方秋这是婉拒,张元庆也能猜到,估计看到周强斌跟自己不冷不热的,这位方科长就觉得没必要在自己这里浪费时间了。

人之常情,自己虽然回到了办公室,不过已经不是昔日领导身边的秘书了。一个小小的副科,如果在办公室坐冷板凳,也没啥盼头。

不过比起殡仪馆,那就好太多了。

张元庆一个人来到了市政府办公室,想要找办公室主任任潜学报到。不过任潜学跟市长出去开会了,要明天才能回来。

主任办公室和文秘科办公室在一起,里面是小办公室,外面是大办公室。大办公室坐着两个人,一个是科员叫做钟颖,进政府办公室的时间比自己在市委办公室待得时间要长。

另一个是文秘科副科长陈强,在文秘科有六年时间了,虽然也是副科,但是主持文秘科工作。

张元庆对他们都有耳闻,所以主动打招呼。

陈强皮笑肉不笑的:“欢迎欢迎,市委办的大才子早有耳闻,那是你的位置,去适应适应。”

“今后跟着陈科长,希望陈科长多批评指教,我干活肯下力气,就是不怎么动脑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陈强说话有些阴阳怪气的,张元庆却不敢摆什么架子。

看到张元庆姿态摆的低,陈强没有多说什么了,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不敢,张科长级别可不低。”

张元庆这才意识到,为什么陈强对自己的态度不怎么好。自己是副科,他也是副科。

据说这个陈强干文秘科副科长已经有三年多了。一年前,正科长调出去重用,他开始主持工作。

这都主持一年多的时间了,还没有把副科前面这个副字抹掉。现在文秘科又来了一个副科,心里肯定不舒服,害怕自己忙活了一年,给人家摘了桃子。

这种情况,有三分火气也实属正常。

张元庆觉得这陈强心眼太小了,而且憋不住什么事。难怪到现在抹不掉那个副字,眼皮子太浅了。

他也不自讨没趣,来到自己座位上。不过和其他两人相比,自己桌上空荡荡的,只有笔和几个本子,电脑都没有。

钟颖赶忙过来:“张科长……”

张元庆明显看到陈强的脸色一冷,他赶忙挥手:“钟颖同志,你千万别这么喊。我就是文秘科的一个兵,论起来你进办公室比我早,你喊我小张就行了。”

钟颖笑了:“那可不行,论年龄你也比我大,我喊你一声张哥吧。”

只要不喊张科长,什么都好说。自己倒是对称呼无所谓,就怕那位陈科长怒火攻心弄得自己受不了。

张元庆答应下来之后,钟颖继续笑着说:“张哥,您的电脑等设备,要等等。今天你来的突然,我先走手续,明天主任回来签字。”

“好的,如果有什么工作,我先拿其他地方电脑应急。”张元庆也没啥架子,自然不计较这些小事。

再说看陈强这个态度,也知道自己就算计较,也计较不出什么结果。

还是老老实实干事,低低调调做人。

熬到了下班时间,陈强到点就离开了。今天主任不在家,他自然没必要加班,总不能抛媚眼给瞎子看。就算有什么工作,也要推到明天,要在领导眼前忙。

钟颖将自己小包一拎,笑嘻嘻打个招呼,就急急忙忙出去,估计和人约好了什么事。

张元庆孤家寡人一个,回家也无事,就准备去食堂吃饭,回来之后把市政府相关资料了解一下。

刚出门,正巧碰到周强斌。

张元庆赶忙恭敬的了喊了一声周市长。

周强斌嗯了一声,正要从他身前经过,忽然又停了下来。

“小……张,你现在是准备去食堂么?”周强斌平静的询问。

张元庆赶忙回答:“是,准备去食堂吃晚饭。”

“嗯,在食堂等我一下。”周强斌没头没尾说了一句,然后就走了。

张元庆百思不得其解,让我去食堂等他,难道是让自己帮他打饭?想想也不可能。对于这个大领导,他实在摸不透对方想的是什么。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金军又低声把张元庆的事情说了,连山水目光微微一动,扫了一眼角落的张元庆。虽然不动声色,不过却对换板凳的同学,露出了笑容。

那同学只觉得精神焕发,脸上有光。

杨絮却皱起了眉头,她也看到了张元庆,当即没有犹豫直接走了过去。

“老同学,见面也不过来打招呼?”杨絮说着直接坐在了他的身边。

这下子,连山水的脸色就沉了下来。金军也没有想到,杨絮听了张元庆的工作,竟然一点没含糊,直接坐了过去。

张元庆也是没有想到,听了杨絮的话,自嘲的笑了笑:“怕扫你们的兴。”

杨絮叹了一口气:“是不是觉得虎落平阳被犬欺?”

她说话倒是直白,不过说的没有错。她虽然在县纪委工作,却也知道张元庆之前是靳书记的秘书。

现在混到了殡仪馆,应该是靳书记走了之后,被人打压了。

杨絮觉得挺惋惜的,在她看来张元庆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以普通家庭身份在进入体制内,很快就混到了副科,足以证明能力不凡。

只可惜,跟错了领导。

张元庆倒是挺喜欢杨絮的讲话方式,不过对方显然表错情:“没关系,陪他们玩玩而已。我劝你还是坐回去,慢慢看戏。”

杨絮不知道张元庆什么意思,还认为他害怕自己坐在旁边,让连山水、金军他们针对。

没想到曾经那么风光、骄傲的人,现在竟然畏惧金军之流。杨絮眼中闪过一丝黯然,然后起身坐了回去。

连山水的脸色,随着杨絮坐回来,变得灿烂了。

饭局很快开始,金军活跃着气氛,让氛围很好。

等到三杯酒下肚,金军起身拿出了一张纸,装作做样的说道:“今天咱们聚会,大家都很尽兴。酒咱们接着喝,我这里有个小环节。

之前我收集了一些资料,特意编了一个风云成就榜。这榜单上的人,可都是咱们同学中的佼佼者,后面我一边念,大家一边喝酒,这个环节怎么样?”

金军一说,顿时其他人纷纷叫好。有些人来参加同学会是为了怀念曾经的青春,有些人来参加则是抱着其他目的的,想要结交同学中混得不错的。

金军这个做法,至少符合大多数人的期待。

金军拿起纸就念了起来:“排在第一的,自然是咱们学长连山水,现在是常溪县县长秘书。据说今年就能解决副科问题。”

“好!学长厉害啊。”众人纷纷鼓掌,连山水站起身向所有人敬酒,所有人纷纷回酒,看向他的眼神热切了不少。

金军继续念了起来,其中自然也包括杨絮。基本上体制内的排名靠前,商业这一块取得不错成绩的,也有几个。

张元庆静静听着,他估计金军要把自己放上去。

果不其然,念到最后一个的时候,金军念出了张元庆的名字:“咱们元庆同学可是压轴人物,如今在殡仪馆火化车间当主任。啧啧,大家鼓掌。”

连山水闻言,顿时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杨絮却脸色微微一沉,不过没有说话。

同学之中有几个好事的,也跟着鼓掌。

张元庆露出微笑,站起身来也向其他人敬酒。不过这一次,却没有人端杯子。

张元庆看了所有同学一眼,然后将手中的杯子往地上一洒。既然不喝,那就不喝。

这下子是犯了众怒了,因为这种敬酒方式是敬死人的。金军更是青筋暴起,第一个冲了过来。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自从知道自己被他针对之后,张元庆就对王耀阳非常留心。

所以他开口,主动询问裴碌遇到的麻烦。

原来是海云集团一批货被扣住了,始终没有发出去。之所以如此,就是王耀阳举报海云集团偷税漏税。

其实真实目的,是王耀阳看中了海云集团在其他地方的一个在建项目,而且势在必得。

张元庆点了点头,并没有承诺什么,但是郎映文和裴碌都是聪明人,知道这种场合主动询问的意思,基本上就是想要出手。

张元庆的能量,自然影响不到税务系统,但是周强斌是绝对可以施压的。

只是周强斌会为了张元庆出头么,两个人虽然好奇,却没有问出来。

裴碌更是说到:“元庆,我敬你一杯。我想起来,家里还有一些茶叶,改天给你送一箱。”

张元庆知道他所说的茶叶是什么,上一次送了自己一盒,里面是一万块代金券。现在说一箱,怕是有几十万。

他自然不会要:“最近把茶叶戒了,裴总自己留着喝吧。不过你说的这个事情,我周一会了解情况的。”

“感谢元庆。”裴碌露出了笑容,他知道张元庆的性格,一旦说过问肯定是要帮忙的。

郎映文也暗暗观察,揣摩张元庆为什么会出手,他只能想到是靳书记的原因。大院的人都知道,张元庆对靳书记的尊敬和忠诚。

说实话,官场上这种人太少了。

郎映文觉得,就冲这一点,张元庆这个人确实可交。以后相互扶持,定然会放心很多。

所以两人虽然年龄比张元庆大得多,却在桌上表现的平起平坐。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眼看张元庆打了一个瞌睡,郎映文主动结束了饭局。

裴碌的司机早就等着了,送张元庆和杨絮回去。

两人上车之后,杨絮这才松了一口气,靠在车座上。

“你紧张什么,郎映文难道还能吃人?”

张元庆看了她一眼,杨絮也喝了一点酒,白皙的皮肤有些粉红,让他想起了小苹果。

杨絮苦笑一声:“你倒是轻松自在,那是因为你背后有人。我这种小人物,在郎秘书面前,就是一只蚂蚁。”

张元庆淡淡回应:“不至于,是你自己想太多了。连山水是自己找死,你只要不犯事,大领导又如何?越是大领导,做事越要规矩,各种力量交错,会受到很大的约束。

所以大领导不可怕,你只要不触碰他的利益,他不会轻易针对任何人。所以尊敬即可,不需要过多的敬畏,在体制内没有无所不能之人。高山,也会坍塌的!”

杨絮似有所悟,半晌没有说话。

车子先把杨絮送到了宾馆,下车的时候,杨絮忽然问道:“这几年,夏瑾瑜联系过你么?”

提到这个名字,张元庆的淡然有一瞬间被打破。不过他眼神很快平静了下去:“自从她去国外,再也没有联系过了。”

杨絮叹了一口气:“她回来了,我在省城见过她。不过听说她……好像要订婚了。”

张元庆没有说话,杨絮却补充道:“我相信有一天她还有她家里人会后悔的,他们错过了一个很优秀的人。”

说完之后,杨絮就离开了。

车子缓缓离开,张元庆始终没有说话。

到了小区,张元庆下车,随手点了一根香烟,烟雾有些熏眼睛。

张元庆的脑海里面回忆起去夏瑾瑜家里的场景,她的母亲把自己盘问到没有一丝尊严,她的父亲始终冷漠和高高在上的态度。


汤端上来之后,牛胜强拿着香烟走了出来。他就当着老婆的面,拆开之后吞云吐雾。

牛胜强这个人的性格,就是有些大大咧咧的。

张元庆看林钰微微皱眉,就把香烟放在一边,没有急着抽。

林钰没有搭理自己老公,对着张元庆嘘寒问暖:“你现在到了殡仪馆调研,是不是三个月准时就能回来。这事可要上点心,不行去你们局长家一趟,看看能不能把时间缩短。”

四方桌,三人各坐一方。林钰说话的时候,身子半歪过来,穿着肉色丝袜的腿,也碰到了他的腿上。

张元庆只觉得她身上香味好闻,不知道是洗发水的味道还是什么。

张元庆把腿收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到:“你们就不要担心我,我这边已经没事了。只要副科没有动,就没有问题。”

牛胜强倒是瓮声瓮气的:“这能有什么事情,我不也给整了好几年,谁把我整倒了?只要我躺平,谁能奈何得了我?”

张元庆虽然不苟同老牛的想法,当着他老婆的面,也没有和他争辩。

林钰对他的态度,则是明显嗤之以鼻。

一会工夫,两人喝了有半斤了。

林钰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了房间,换了一套连衣裙出来。坐到沙发上,翘着长腿,又套上了一双长筒靴。

她本就身材挺拔,两条大长腿又细又长,现在换上了长靴,看起来和二十出头小姑娘一样。

“元庆你接着吃,老牛我出去跟佳佳逛街去,迟一点回来。”林钰说着,拎着小包就出去了。

张元庆看了一下那包,竟然是LV的。以他们夫妻两的工资,买这个包显得有些奢侈了。他再抬头看了一眼时间,正是7:20。

想起刚才的短信,他有些不是滋味。

牛胜强却嗯嗯啊啊的应付着,等林钰出门,仍然跟张元庆抱怨着工作情况。

看到张元庆不说话,他夹了一筷子野菜到他碗里:“发什么呆呢,来吃点绿叶菜,这玩意是我在山里摘得,绿油油的,看着就有食欲。”

张元庆没好气给他夹了一筷子:“那你多吃一点吧。”

“唉,好好,咱们吃点绿的。”牛胜强喝得有点醉醺醺的。

张元庆皱眉问道:“嫂子经常晚上出门么?”

问完之后,张元庆差点给自己一耳刮子,人家夫妻两的事情,自己问个什么劲。没有事还好,万一出事了,自己就里外不是人了。

大概是在官场待得时间长,张元庆什么问题都会多想一点。

好在牛胜强是个粗线条,呵呵地说到:“女人嘛,不就是爱逛个街啥的。白天都上课,晚上不就出去做个头发,做个美甲的。最近怎么迷上A货了,经常买些盗版的名牌,我都跟她说了,要买就买真的,买什么假的。”

听到牛胜强这么说,张元庆不由摇了摇头。自己要是像这兄弟一样,那也挺好,眼不见心不烦。

实际上张元庆可以肯定,林钰那包绝对是真的。一个包,几万块,根本不是他们两个收入能支撑的。

张元庆之所以知道这么多,也是当初在柳婷找到了蛛丝马迹。之前柳婷也是比较低调,后来有段时间,突然多了一些名牌包包什么的。

张元庆查了一下几款包的价格,随后就猜到了,这女人脚踩几条船。身边必然有个富二代。

所以后来,张元庆也就是把柳婷当做时不时交流的对象,根本没打算跟她结婚。没想到,最后还是在她身上吃了亏。

那个茶叶盒,他几乎认定就是对方打开的。

想到这里,张元庆深深叹了一口气。

“老张啊,按我说,你这么多年对女人都是无所谓的样子,是不是心里还想着你那个初恋女友夏瑾瑜。要我说,人还是要往前开。你看我,往前看了,就找到了你嫂子。”

牛胜强提到自己老婆,还是忍不住洋洋得意。

的确,他老婆长得又漂亮,而且贤惠会过日子。最近在学校职称也评上了,时不时还能跟着领导外出学习。

这令牛胜强,倍感脸上有光。

张元庆看他“天真无邪”的笑容,没有搭理他。只是提到夏瑾瑜名字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

两人喝到了九点钟,林钰还没有回来,牛胜强已经喝得一塌糊涂了。

张元庆扶他回房间,结果被他吐了一身上的。

“真是晦气!”张元庆赶忙把外套脱了,但是身上的味道也很重,于是走到浴室干脆洗个澡。

脱了衣服之后,方才发现浴室里面只有一条粉色毛巾,上面还有香香的味道。他也没管是谁的,拿着就在身上搓了起来。

张元庆倒是不知道,他正在洗澡的时候,林钰也回到了家。她脸色微微红润,那一对勾人的眸子更加水灵了。

听到浴室的水声,林钰自言自语:“这呆子,今天竟然喝完酒还记得主动去洗澡了。正好我也一身汗,进去冲一把。”

说着,林钰就把衣服一脱,扭着细腰进去了。

随着洗手间的门一开一关,有片刻的宁静。

继而,一个女声尖叫从洗手间里面传了出来,里面传出了一阵杂乱声。

大概是声音惊醒了牛胜强,他歪歪扭扭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地上的衣服,自然知道自己老婆在洗手间里面。

他含糊不轻的喊着:“咋了,崴了脚还是跌倒了,怎么叫得跟失身了一样?”

浴室里面没有声音,牛胜强有些醒酒,他皱眉走去:“到底咋了,你回个话啊。”

这时候浴室打开一条线,林钰弯着腰露出了半张脸,脸色惨白:“没……没咋了,刚才差点滑了一下……你回去睡吧,我一会来。”

牛胜强也没有怀疑,不过仍然往洗手间走来:“没事就好,快点让开,我要上个厕所。”

看着牛胜强靠近,林钰的脸色更加惨白。她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忽然柳眉一竖:“你……给我等一会,我正在洗澡呢,你现在进来有味道。快去房间等会!”

牛胜强听了这话,露出一脸不耐烦,但是看老婆生气的样子,还是恢复了一点理智,然后退到了沙发处坐了下来:“行吧,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快点洗。”

林钰脸色古怪了起来,不知道说什么。

牛胜强坐在沙发处准备抽烟,忽然看到地上还有男人的衣服,扯着嗓门问道:“咦,老张的衣服怎么在这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