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完结官嫂

全文完结官嫂

一颗水晶葡萄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是张元庆秦林宇的都市小说《官嫂》,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都市小说,作者“一颗水晶葡萄”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所谓官场,是个深不见底的修罗场。在这里,每个人都是棋子,走的每一步,都是整个人生的缩影,棋差一步,就是万丈深渊。人生低谷的张元庆,因为一场意外偶遇自己的顶头上司的领导夫人!从此打开了一条向上征途!面对领导夫人的青睐,事情逐渐越发的诡异起来!深夜,看着窗外,张元庆回首望去,眼神透过一丝狠戾!这到底是一场通天的富贵,还是一场暗局涌动的旋涡场!...

主角:张元庆秦林宇   更新:2024-06-11 22: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元庆秦林宇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完结官嫂》,由网络作家“一颗水晶葡萄”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是张元庆秦林宇的都市小说《官嫂》,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都市小说,作者“一颗水晶葡萄”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所谓官场,是个深不见底的修罗场。在这里,每个人都是棋子,走的每一步,都是整个人生的缩影,棋差一步,就是万丈深渊。人生低谷的张元庆,因为一场意外偶遇自己的顶头上司的领导夫人!从此打开了一条向上征途!面对领导夫人的青睐,事情逐渐越发的诡异起来!深夜,看着窗外,张元庆回首望去,眼神透过一丝狠戾!这到底是一场通天的富贵,还是一场暗局涌动的旋涡场!...

《全文完结官嫂》精彩片段


周依依几乎不敢相信:“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张元庆平静说道:“就是咱们省的科技大学。”

“不可能,那你成绩不应该达到这个程度。”周依依皱着眉头,不相信张元庆有这个本事。

张元庆淡淡一笑:“我出身农村,英语不会口语,从小也没有补习班。我是靠着自己,考入县一中,再以县一中第一名的成绩考进的大学。资源限制了我的上限,但是不代表那就是我的上限。你觉得,我有没有资格改你的卷子?”

周依依在听这番话的时候,脑海中闪过曾经看过的一篇文章,叫做《我用了二十年的努力,才能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说得就是农门子弟。

张元庆便是这种农门子弟,由于没有资源的扶持,所以他一路走来,比别人更加艰辛。看起来他花了二十年,只是和城市学生一样,坐在一起喝咖啡。

可是那篇文章没有提到,未来二十年的情况。他们用二十年时间,历练的一切,对他未来的二十年或许是无比的宝贵的财富。

自古寒门出贵子,周依依虽然出身不错,却也信奉这句话。

她微微动容,看着眼前身材挺拔,宠辱不惊的青年人,第一次为自己所说的话感到有些羞愧。自己确实不如人家。

“我……”周依依觉得自己态度有问题,又不知道怎么开口道歉。

不过张元庆也没有接受她的道歉:“不用了,就凭你说几句话,对我没有丝毫影响。我要是火力全开,估计你现在都不敢站在我面前。”

周依依无语,这人哪里像是一个秘书,自己都服软了,他还绷着。不过想想也是,刚才自己被气的暴跳如雷,他不也没啥反应么。

不仅没反应,还掰了一个苹果威胁自己。

面对这个家伙的强势,周依依也不由有些服软:“刚才质疑你的确不对,我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刚刚看了你改的卷子,确实对我有帮助。我这里还有一些题目,你……能不能帮帮我。”

张元庆这才点了点头:“孺子可教。”

周依依张大了嘴巴,这个家伙,就不知道谦虚是什么么?

张元庆当然知道什么叫做谦虚,不过以他多年的家教经验,这个年龄的小孩,不端着的话,搞不定他们。

事实也证明,张元庆反其道而行,照样拿捏住了这个傲娇的小学霸。

赵心怡睡了一个午觉,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客房的门是开着的。

她赶忙询问保姆:“元庆呢,没有午睡啊。”

保姆苦笑一声:“没有午睡,刚刚给依依辅导功课。现在,两人一起出门逛街了,说是劳逸结合。”

“啥?”赵心怡傻眼了,周依依竟然跟张元庆去逛街了?开什么玩笑,周依依啥时给人好脸色的。

保姆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两人之前好像有些冲突,但是张先生把依依给教训了一顿。”

“哈?”赵心怡又惊又喜,第一反应是这丫头终于有人教训了。不过第二反应是更加想不通了,教训了一顿之后,周依依服软了?可是平时周强斌教训还少么,也没看这小丫头服软过分毫啊。

保姆耸耸肩,显然也不清楚怎么回事。赵心怡觉得自己大概是没有睡醒。

……

省城步行街,张元庆陪着周依依出来,这丫头一手拿着烤串,一边看着沿街不值钱的小饰品。小嘴吃得油乎乎的,心情却很不错。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殡仪馆的工作倒是不紧张,因为习俗的问题,基本上也就是上午忙碌。

中午的时候,叶山秋等人有时候喊着一起打打牌,毕竟到了下午就没有什么活了。

张元庆没有自暴自弃,虽然知道自己被发配,仍然坚持开展调研。

两天时间,就把这里情况摸得差不多,还写了一个调研报告。他知道这报告就是给民政局也没啥作用,所以发给叶山秋等人共同探讨,希望能够对他们工作有帮助。

这一天,张元庆还在叶山秋办公室抽着香烟聊工作的时候,突然张大强走了进来,双眼发直,跟见了鬼一样。

“大强,怎么回事?”看到这家伙的神情,叶山秋也有些不自在。

他倒不是害怕见鬼,而是怕出了什么大事。殡仪馆这边一旦发生什么安全事故,也是很严重的。

张大强这才缓过神,眼神极为古怪地看着张元庆:“张科长,有人在会议室等你。”

张元庆下意识问道:“什么人?”

张大强嘿嘿一笑:“您去了就知道了。”

对方神神秘秘的,但是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张元庆起身去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面一男一女,张元庆一个照面就将两人认出来了,这两人就是组织部的科员方秋和孙婉。

“方主任、孙主任,你们怎么来了?”

张元庆看到组织部的人,也有些纳闷。自己不是才领的处分么,难道在殡仪馆还能再接到处分?

方秋非常热情:“张秘书风采依旧啊,我们是代表组织来的,快跟我们走吧。”

走?张元庆丈八和尚摸不到头脑。

孙婉看他傻乎乎的样子,不由噗嗤一笑:“方哥,你不把情况和张秘书说清楚,只怕张秘书不敢跟你走。”

方秋笑了,拿出了一份文件:“张秘书,你的事情被大领导过问了,觉得处罚过重,所以对你有了新的安排。”

张元庆拿过文件,发现又是一封调令。

上面陈述了之前的处罚矫枉过正,决定将张元庆从民政局三级主任科员调至市政府办公室工作。

张元庆宛若做梦一样,大脑晕乎乎的。这是他一个星期内,接到的第二封调令。由于太过突然,太过转折,让他一度怀疑是不是哪里出错了。

一个星期两个调令,这也打破组织部记录了。

“快点跟我们上车吧,大领导可还在等您呢。”方秋说话的时候,不由自主加上了敬称。

张元庆跟着两人走出了会议室,叶山秋和张大强、苏力都来了。

“张科长,恭喜恭喜啊。”苏力与有荣焉的笑着上前道喜。

张元庆看了一下自己手里的调令,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什么表情:“先别急着恭喜,我都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呢。”

叶山秋难得也开口:“不管什么事情,离开这个地方都是好事。”

叶山秋上前和他握了握手,重重拍了一下肩膀:“不论去哪,好好干,别再回来了。”

对于殡仪馆这三人,张元庆虽然相处时间不长,却结下了不错的交情。他也开了一个玩笑:“这可不是我想不想,哪天出了意外,说不定还要苏部长亲自去接我,把我送到火化车间。”

方秋和孙婉听了这种玩笑,都不由有些咋舌。心想这些人,开这样的玩笑,也不嫌咒自己啊。

苏力毫无这个觉悟,信誓旦旦:“这点张科长放心,我手艺不错,还拿过劳模……”

“滚!”叶山秋毫不留情在他头上狠狠扇了一巴掌,打断他的话。

大喜日子,别给这家伙搅黄了。

张元庆不以为意,跟着方秋等人走出了殡仪馆。

看着外面鸟语花香,一时之间竟然恍如隔世。这几天的经历明明是真实发生的,却让他感到格外的玄幻。

三人驾车回到了政府大院。重新回到这个工作近一年的地方,张元庆下意识就要往市委办公室而去。

方秋一把将他拉住:“张大秘书,你别走错了。”

张元庆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新的单位并不是市委办公室,而是市政府办公室。

市委办公室和市政府办公室,听起来差不多,实际上完全不一样。

市委办公室是党办,负责党的事务性工作。不过现在党管一切大背景下,市委办公室权限也比以前大得多,不过终究还是偏向党务。

市政府办公室也叫行政办,负责政府或行政事务性工作。

张元庆在大院待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自然知道双方的不同。

在路上,他就想到了方秋所说的话,自己能够回来,最主要是有大领导帮自己说话。

只是他并不知道是哪一位大领导,联想到自己的新单位,难道帮自己说话的人,是市政府的领导?

市委办公室和市政府办公室最大的不同,就是归属的领导不同。市委办公室严格意义上是对市委书记负责,不过一般都是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管理。

市政府办公室是市长负责,主要服务对象是市政府领导。

张元庆从来不记得,自己与市政府哪位领导有什么关系。究竟是哪一位领导为自己说话,并且让自己翻身?他不由生出了浓浓的好奇。

市政府办公室在二楼,二楼的西边是相关科室,而东边则是市领导的办公室。

张元庆看着市长、副市长的办公室,心里充满了好奇,难道为自己说话的是某一位市长?

方秋带着他一路往里面走,走到了东边第二间停了下来,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周强斌的办公室。

周强斌?

张元庆脑海里面,立刻浮现了这位领导的资料。周强斌是两个月前从省里调到江北市的,而他调来的时候,正是靳书记重病的时候。

那个时候,张元庆经常请假去医院,跟这位周市长几乎没有打过招呼。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位周市长能够为自己说话。而且如果是他的话,也能很好说明为什么是调入市政府办公室了。

因为一般常务副市长,都会分管政府办公室。对于周市长来说,调一个人进入政府办公室,几乎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张元庆小心翼翼跟随方秋等人进入了办公室,看到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人坐在椅子上。

张元庆虽然没有正面打过招呼,却看过他的照片。周强斌看起来比照片上要严肃,也更加有威严。

而他一抬头,正好与张元庆的眼神对视。如炬的目光,让张元庆不由产生一种渺小之感。


给一条生路,听到这句话,张元庆心跳都忍不住加速了。

张元庆忽然想到,靳书记临走之前为什么说不甘心,而且在对自己安排上并没有给出任何建议。

在靳书记重病不愈的时候,他前期是非常排斥自己去照顾他,多次要求自己和他一刀两断,寻求自保。

张元庆自己性子倔,坚持要报恩。后来有一次,靳书记看着他,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其实这样也挺好,你这么做或许会吃亏,却不一定是坏事。”

从那之后,靳书记再也没有阻拦自己去照顾他。联系到自己后来的遭遇,以靳书记的政治智慧,应该是能够猜到的,自己会被打压,他却没有给出任何提醒。

还有靳书记介绍裴碌和自己认识,把裴碌的代金券转给自己,仿佛刻意给两人牵了一条线。

将这一连串的事情联系到一起,张元庆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裴碌点了一支香烟,也给张元庆点了一支:“有些事情不要多想,老靳不告诉你也是好事。只是他大概没想到,你会被重新重用。所以,有些话我要跟你说。”

看得出张元庆还想问什么,裴碌却打断了:“你接触的只是最表面的,这其实也是好事。老靳对你保护的很好,核心的问题没有让你去碰。所以就算老靳倒了,你大不了被扫出官场,很多恶毒手法没必要对你施展。

而我阴差阳错被卷了进去,所以他们要斩断我的所有活路。我想要离开江北,也是想要躲开这些人。现在周市长出面,我暂时安全了。不过你跟着周市长,也要注意保护自己。一些事情不要急着冲在前,哪怕周市长让你去做的,也要三思而后行。”

张元庆隐隐感觉有些不安:“周市长会让我做什么?”

“这只是我的推测,或许他想要借你破局。如此一来,你或许能借此爬的很高,但是反过来你也非常危险。一旦别人造成误会,觉得你有可能掌握了老靳知道的东西。那么他们会以对老靳的方式对你,你要做好选择。现在离场,或许来得及,如果你来海云,保你一生富贵。”

裴碌叼着香烟,目光都有些缥缈。

他语气很轻,却每一个字都有着血腥味,令人感到阴冷。

张元庆强行稳住,没有显得方寸大乱。他告诉自己,裴碌这番话只能信三分。毕竟他只是一个商人,对官场上的事情,不会那么懂。

只是此时的张元庆,自己都没有想明白,有一句话叫做旁观者清。

裴碌没有再说,只是拍了拍他“你无论有什么问题,都能来找我。”

裴碌说完,就回到了主包厢。

张元庆走到外面沙发坐下,他一会觉得裴碌过度解读政治斗争,一会又联想到很多近期发生的事情。

张元庆自然知道,靳书记的对手就是本地派。这也是正常的政治斗争。下放的领导与本地派,本就容易产生一些理念上的冲突。

如今的江北市,本地派的势力很大,隐隐形成了常委会绝对控制权。不过政治斗争最多就是斗垮你,怎么会下这么狠的手?

如果值得下这么狠的手,除非是靳书记掌握了足以颠覆本地派的东西。真要如此,官场之上赶尽杀绝的确无所不用其极。

张元庆回忆靳书记在任最后一段时间所做的事情,只依稀记得靳书记在任的最后阶段,查过历年官员任职档案,别的并不清楚。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林钰脸上还有一些残余的红晕,看起来像是一个微红的苹果。

“元庆,你买菜啊,晚上要不然去我家吃。”林钰很快就恢复了,主动说道。

张元庆一看到她,就忍不住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对方成熟的身体,对自己有一种致命的诱惑。

想起牛哥,张元庆强行压下了火气:“不了,我回家随便吃点就休息了。对了牛哥呢?”

林钰一脸幽怨:“你牛哥又出门了,这次也不知道几天。”

张元庆不由在心里叹息一声,自从牛哥被单位针对之后,两夫妻的生活也乱了。林钰跟守活寡一样,如果做出了越轨的举动,也不能全怪她,毕竟这样一块肥肉,很容易让别人盯上。

想到刚刚那辆车,张元庆估计是她们学校领导的。

张元庆想着,主动说道:“牛哥不在家,如果有什么体力活可以找我,这几天我已经调回来了,现在天天就在这边。”

张元庆倒是没有什么坏想法,只是觉得如果自己在生活上帮衬林钰一些,她就不会因为一些生活上的事情被人趁机而入。

再者说,自己长期在这附近,她也不会太过随意。这样一来,也能杜绝一些流言蜚语传到牛胜强那里。

林钰没想这么多,而是眼睛一亮,发自内心流露出高兴:“真的么,元庆你太棒了。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办法的。”

张元庆笑笑,寒暄几句之后,这才拎着菜离开。

回到家吃了饭,张元庆就打开电脑开始上网课。他报了一个在职研究生的班,想要趁着年轻,弄一个研究生学历。

可是今天怎么看都看不下去,脑海里面不由想到林钰。

啪!

张元庆给自己一个耳刮子,骂了自己一句:“真是畜生,好端端想她干嘛。”

为了转移注意力,张元庆又琢磨起了裴碌的话。

想到了大半夜,张元庆这才躺在床上睡觉。就在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一个滚热的躯体宛若一条灵活的鱼,钻进了被子,贴到了他的身上。

张元庆顿时惊醒了,他想要开灯,然而对方却按着他的手,在他耳边呢喃:“元庆,我好想你。今天晚上,我就是你的。”

一听这个声音,张元庆又惊又怒,一把打开手,将灯给打开了。

这个人正是柳婷,此刻长发披散,穿着一件非常诱惑的睡衣,展现着她几乎完美的身材。一条长腿,还露在被子外面,白的诱人。

张元庆怒道:“柳婷,你怎么进来的?”

柳婷一脸委屈:“我本来就有你这个房子的钥匙,我听说你回来了,特意来找你的。”

柳婷一边说,一边伸直了长腿。

张元庆脸色阴沉:“咱们已经分手了,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张元庆对这个女人现在已经有了防备,上次代金券的事情,他几乎已经认定就是她。当然,自己没有确切的证据。

只是以张元庆的性格,只要认定了,就不会再和她接触。

哪怕柳婷的确很漂亮,而且某些方面,很符合自己深入交流的喜好。但是只要有一丝风险,张元庆绝不会冒险。

更何况,就算没有代金券的事情,在自己发配到殡仪馆之后,她立刻跟自己分手。这样的势利眼,留着有何用?

就算今天不背刺自己,早晚还会干这种事。

柳婷一听张元庆说得这么绝情,立刻翻脸:“张元庆,你真当自己是什么东西。就算是从殡仪馆回来了,你也不过是一个秘书。老娘不嫌弃,没名没分的伺候你,你还嫌弃上了。”


张元庆冷笑:“不想伺候就别伺候,你身边还缺男人么?现在给我滚!”

“你……”柳婷被气得脸色铁青,她没想到,自己这么低的姿态都没有拿下他。

她一直认为,张元庆其实是个很好糊弄的傻子。因为她之前脚踩不知道多少只船,一直觉得在给他戴帽子。

现在柳婷反应过来了,张元庆根本也就是玩玩。自己那些事情,他早就一清二楚了。

“你这个王八蛋!”柳婷伸手就想要在他脸上抓道印子。

然而张元庆霍然起身,虎视眈眈地盯着她。那眼神,令她感到由衷的害怕。

“柳婷,咱们最好好聚好散,我虽然现在不算什么,但是想要弄你太简单。给你留了三分薄面,否则我把你那点烂糟事全部抖到你单位,抖到你亲戚那边去。”

张元庆说这番话的时候,丝毫不留情。

柳婷给气得哆嗦,不过她确实心里没底。

她又换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元庆,我真的喜欢你。以前那些事情就算了,我好好跟着你行不行?”

说着,柳婷将睡衣解开一点,姣好的身材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诱惑。

张元庆笑了:“别跟我玩这一套,房子是二手的我不在意,但是死过人的就不值钱了。”

这番话说的柳婷脸色涨的通红,她知道自己那些事,对方果然知道了。当即怒骂了两句,赶紧穿好衣服,拎着包就跑了。

张元庆冷哼一声,起身走到客厅将灯关上,又把立式衣架放在窗户边。这才换了一套黑色的衣服走了出去。

柳婷走出去之后,脸上一会白一会红,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

特别是张元庆提到的堕胎,令她如鲠在喉。

柳婷外表看起来还有几分清纯,实际上高中时期就喜欢泡夜店。爱夜店的女人,孕气一般不会太差。

跟张元庆认识之后,她比以前更爱玩,而且玩得开。这是因为,觉得自己有了一个备胎。真要是哪天玩出事,反正有接盘侠。更何况这接盘侠,虽然家境差,其他方面都是很好的。

抱着这种心态,柳婷果然玩出事了。对方也直接,就转了打胎费用,还有一笔营养费。

那个时候,柳婷是想要让张元庆接盘的,觉得自己是时候找到老实人嫁了。

结果张元庆原本就有一段时间没碰她了,后来又跟着靳书记下乡,反正就是没让她得手。柳婷一看不行了,赶紧就把做了。

如今想来,她一直认为自己把张元庆蒙在鼓里,现在才明白对方反过来把自己玩得团团转。

“这个渣男!”柳婷气得都要哭了,这年头老实人都不好骗了。

下了楼之后,柳婷扭头看了一眼窗户,那里似乎有个人影。她心中一紧,张元庆这个王八蛋,现在这么警惕,果然是个心机表、大猪蹄。

柳婷低头走出了小区,穿过了一条马路之后,这才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她却不知道,张元庆就站在小区一棵树下面,他嘴巴上叼着一根香烟,却没有点。

等了一会,一辆新款大G出现。柳婷看到这辆车时,立刻换了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张元庆离得远,大概能听到一些话,基本上都是骂自己的。

大G主人从车上下来,走到柳婷身前就是一记耳光。

由于距离远,而且对方背对着自己,张元庆看不清对方的长相。柳婷面对这个男人,被打了也不敢说话,甚至哭声都小了,一个劲的哀求、讨好。


中午的酒桌上,除了叶山秋之外,还有一个分管殡丧咨询室、殡丧业务接洽处的张大强以及一个负责党工办的以及火化车间的部长苏力。

党工办兼火化车间,张元庆笑着主动和他握手:“苏部长是党建、生产两手抓两促进啊。”

苏力有些诧异,官场上的人,听说他是管火化的,都是避之不及。这个来调研的小伙子,倒是没有这个忌讳。

叶山秋眼神动了动,脸上也多了一点笑容。

“张科长看着面生,之前是在哪个单位?”张大强对这个年轻人有些好感,主动询问他的来处。

张元庆也不避讳,说自己之前是市委办公室的。

三人闻言都流露出惋惜的神情,市委办公室都是领导身边的人,就算同样是副科,在市委办公室和到民政局就大不一样了。

更不要说,挂个三级主任科员,然后发配到殡仪馆了。

沾了这个晦气,想要在官场上再有进步,几乎不可能。试想,哪位领导会用一个在殡仪馆出来的人做秘书?

看到三人沉默,张元庆却微微一笑:“来,喝酒。”

叶山秋等人看他故作坚强,纷纷举杯和他共饮。一顿酒喝下来,基本上都熟了。

苏力喝大了,拍着张元庆的肩膀说道:“张科长,你虽然是来调研的,但是等于一起共事。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找我。火化车间那里,我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张元庆哑然,我找你到火化车间帮什么忙?

叶山秋等人哈哈大笑,赶忙替苏力赔罪:“这家伙以前是跑业务的,就是因为讲话不注意给投诉好几次,现在管火化了。”

苏力喝大了,来了个“现场直播”,趴在桌子边就吐了。

张大强嘿嘿笑着:“这家伙,不能喝但是天天喝,别没熬退休,自己把自己业务做了。不过这家伙火化,身上都是酒精,比较省燃料。”

张元庆倒是大开眼界,这边人开玩笑,还真是什么都敢开。

叶山秋却摆了摆手:“早晚都是这一遭,人生不过二两酒……都是黄泉路上人……”

这番话,说得倒是很有水平。听说这叶馆长以前还帮忙给人写悼词,文字功底应该不错。

……

喝完酒之后,张元庆独自一人出来吹风。殡仪馆附近就是一片田野,远处是正在修的马路。

走着走着,有一个小型的人工湖,这里较为僻静。

张元庆点了一支烟,看着微风中波光粼粼的水面。心中难得平静了下来。

想到叶山秋等人的话,固然有道理,可是人生在世,怎么能一点追求都没有。正因为光阴苦短,所以更要作出一番事业。

回忆起靳书记,想到与他一起上山下乡,摸爬滚打在基层,试图要为江北市深化改革、转型升级摸出一条路。

这一年令他无比充实,只可惜,靳书记英年早逝了。

正当张元庆感慨万千的时候,突然看到一道靓丽的身影。一个女人正在湖边摄影,女人背着双肩包,穿着宽松的工装裤,戴着鸭舌帽,手里拿着一个照相机认真拍着。

因为中午天热,她将外套脱下系在腰间,露出里面紧身背心。这女人有着三十多岁女人的风韵,又有着二十岁女孩的青春活力。

皮肤白皙,而且看起来很有胸怀。当她将外套系在腰间的时候,顿时附近的风景都像是活了起来。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窗前看你。

张元庆不由觉得赏心悦目,多看了她两眼。

女人应该爱好摄影,拍了不少照片,从姿势看非常专业,而且身体弹性很好。

等了一会,张元庆看了一下时间,准备回去睡觉了。

刚刚转身没有走几步,突然听到了一声尖叫。

他连忙回身看去,那女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掉到湖里面去了。这种小型人工湖挖的很不规则,旁边都是淤泥。

一旦掉进去,很有可能双脚被陷住,想要抽身却做不到。

张元庆从小在农村长大,自然明白这个道理。看到女人已经呛水了,他将外套一脱就跳了进去。

好容易把这个女人捞了上来,对方已经昏迷了。

张元庆怀疑水已经进入她肺部,试图拍出来,却发现于事无补。

他当机立断,立刻扛起女人就往殡仪馆停车场方向跑。

跑到门口的时候,正好苏力和张大强在门口说话。两人看到张元庆扛着一个人往这里跑,都吓了一跳。

“张科长,你这是干啥……往哪个科室送啊?要不要办手续?”苏力还没缓过劲,愣愣的说到。

张元庆没好气道:“人还活着,我往医院送!”

说完也不废话,将自己车门打开,把人扔到了后座。

开车的时候,还在想苏力这说话风格,这要在外面,给人打死都有可能。

将车子开到了医院,张元庆赶忙把人送去急救。好在抢救及时,没有多大的问题,就是要住院。

张元庆把包丢在旁边,然后帮忙缴费离开。

收费的那人看到张元庆都有些纳闷:“这位先生,你家里人怎么三天两头进抢救室?”

张元庆感觉这个收费员跟苏力有的一拼,翻了一个白眼:“什么我家里人,我是碰到别人出现意外,帮忙送到医院而已。”

“哦,我想起来了,昨天就是你救了一个老妇人。那位老妇人后来专门来问你名字。她丈夫更是让我们看到你留意一下,问你哪个单位的,要给你送锦旗。”

因为是昨天的事情,收费员还记得他的相貌。

而且那位老妇人的丈夫看起来就不简单,找到院长还查了监控,说是一定要找到这个小伙子表示感谢。

张元庆摆了摆手:“还是别了,人家听到我单位,估计觉得晦气。”

张元庆交了费就离开了,也没有留下名字。

别等到人家来殡仪馆感谢自己,送个锦旗“见义勇为,救人一命”。到时候这锦旗挂在殡仪馆,估计谁看都古怪。

知道的,了解自己是在外面救得人。不知道的,还认为自己在火炉子里面救人呢。

不过张元庆离开不久,一辆黑色奥迪停在住院部门口,保安看到车牌号码尾号“006”立马闪开。

一个中年男子从车上急匆匆下来,国字脸一脸威严。司机也跳下车,紧随其后。

两人进入医院,所到的病房,正是那位摄影少妇所待的病房。

而在他们到达的同时,医院的院长以及科室主任也都急忙赶到,动静不小。


汤端上来之后,牛胜强拿着香烟走了出来。他就当着老婆的面,拆开之后吞云吐雾。

牛胜强这个人的性格,就是有些大大咧咧的。

张元庆看林钰微微皱眉,就把香烟放在一边,没有急着抽。

林钰没有搭理自己老公,对着张元庆嘘寒问暖:“你现在到了殡仪馆调研,是不是三个月准时就能回来。这事可要上点心,不行去你们局长家一趟,看看能不能把时间缩短。”

四方桌,三人各坐一方。林钰说话的时候,身子半歪过来,穿着肉色丝袜的腿,也碰到了他的腿上。

张元庆只觉得她身上香味好闻,不知道是洗发水的味道还是什么。

张元庆把腿收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到:“你们就不要担心我,我这边已经没事了。只要副科没有动,就没有问题。”

牛胜强倒是瓮声瓮气的:“这能有什么事情,我不也给整了好几年,谁把我整倒了?只要我躺平,谁能奈何得了我?”

张元庆虽然不苟同老牛的想法,当着他老婆的面,也没有和他争辩。

林钰对他的态度,则是明显嗤之以鼻。

一会工夫,两人喝了有半斤了。

林钰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了房间,换了一套连衣裙出来。坐到沙发上,翘着长腿,又套上了一双长筒靴。

她本就身材挺拔,两条大长腿又细又长,现在换上了长靴,看起来和二十出头小姑娘一样。

“元庆你接着吃,老牛我出去跟佳佳逛街去,迟一点回来。”林钰说着,拎着小包就出去了。

张元庆看了一下那包,竟然是LV的。以他们夫妻两的工资,买这个包显得有些奢侈了。他再抬头看了一眼时间,正是7:20。

想起刚才的短信,他有些不是滋味。

牛胜强却嗯嗯啊啊的应付着,等林钰出门,仍然跟张元庆抱怨着工作情况。

看到张元庆不说话,他夹了一筷子野菜到他碗里:“发什么呆呢,来吃点绿叶菜,这玩意是我在山里摘得,绿油油的,看着就有食欲。”

张元庆没好气给他夹了一筷子:“那你多吃一点吧。”

“唉,好好,咱们吃点绿的。”牛胜强喝得有点醉醺醺的。

张元庆皱眉问道:“嫂子经常晚上出门么?”

问完之后,张元庆差点给自己一耳刮子,人家夫妻两的事情,自己问个什么劲。没有事还好,万一出事了,自己就里外不是人了。

大概是在官场待得时间长,张元庆什么问题都会多想一点。

好在牛胜强是个粗线条,呵呵地说到:“女人嘛,不就是爱逛个街啥的。白天都上课,晚上不就出去做个头发,做个美甲的。最近怎么迷上A货了,经常买些盗版的名牌,我都跟她说了,要买就买真的,买什么假的。”

听到牛胜强这么说,张元庆不由摇了摇头。自己要是像这兄弟一样,那也挺好,眼不见心不烦。

实际上张元庆可以肯定,林钰那包绝对是真的。一个包,几万块,根本不是他们两个收入能支撑的。

张元庆之所以知道这么多,也是当初在柳婷找到了蛛丝马迹。之前柳婷也是比较低调,后来有段时间,突然多了一些名牌包包什么的。

张元庆查了一下几款包的价格,随后就猜到了,这女人脚踩几条船。身边必然有个富二代。

所以后来,张元庆也就是把柳婷当做时不时交流的对象,根本没打算跟她结婚。没想到,最后还是在她身上吃了亏。

那个茶叶盒,他几乎认定就是对方打开的。

想到这里,张元庆深深叹了一口气。

“老张啊,按我说,你这么多年对女人都是无所谓的样子,是不是心里还想着你那个初恋女友夏瑾瑜。要我说,人还是要往前开。你看我,往前看了,就找到了你嫂子。”

牛胜强提到自己老婆,还是忍不住洋洋得意。

的确,他老婆长得又漂亮,而且贤惠会过日子。最近在学校职称也评上了,时不时还能跟着领导外出学习。

这令牛胜强,倍感脸上有光。

张元庆看他“天真无邪”的笑容,没有搭理他。只是提到夏瑾瑜名字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

两人喝到了九点钟,林钰还没有回来,牛胜强已经喝得一塌糊涂了。

张元庆扶他回房间,结果被他吐了一身上的。

“真是晦气!”张元庆赶忙把外套脱了,但是身上的味道也很重,于是走到浴室干脆洗个澡。

脱了衣服之后,方才发现浴室里面只有一条粉色毛巾,上面还有香香的味道。他也没管是谁的,拿着就在身上搓了起来。

张元庆倒是不知道,他正在洗澡的时候,林钰也回到了家。她脸色微微红润,那一对勾人的眸子更加水灵了。

听到浴室的水声,林钰自言自语:“这呆子,今天竟然喝完酒还记得主动去洗澡了。正好我也一身汗,进去冲一把。”

说着,林钰就把衣服一脱,扭着细腰进去了。

随着洗手间的门一开一关,有片刻的宁静。

继而,一个女声尖叫从洗手间里面传了出来,里面传出了一阵杂乱声。

大概是声音惊醒了牛胜强,他歪歪扭扭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地上的衣服,自然知道自己老婆在洗手间里面。

他含糊不轻的喊着:“咋了,崴了脚还是跌倒了,怎么叫得跟失身了一样?”

浴室里面没有声音,牛胜强有些醒酒,他皱眉走去:“到底咋了,你回个话啊。”

这时候浴室打开一条线,林钰弯着腰露出了半张脸,脸色惨白:“没……没咋了,刚才差点滑了一下……你回去睡吧,我一会来。”

牛胜强也没有怀疑,不过仍然往洗手间走来:“没事就好,快点让开,我要上个厕所。”

看着牛胜强靠近,林钰的脸色更加惨白。她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忽然柳眉一竖:“你……给我等一会,我正在洗澡呢,你现在进来有味道。快去房间等会!”

牛胜强听了这话,露出一脸不耐烦,但是看老婆生气的样子,还是恢复了一点理智,然后退到了沙发处坐了下来:“行吧,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快点洗。”

林钰脸色古怪了起来,不知道说什么。

牛胜强坐在沙发处准备抽烟,忽然看到地上还有男人的衣服,扯着嗓门问道:“咦,老张的衣服怎么在这里?”


林钰的门已经关上了,此刻浴室里面只有水声。

牛胜强自己捡起衣服,看到上面的呕吐物,立马呸了一声:“这是我吐得还是他吐得,真恶心。估计是我吐得,老张酒量比我大。把衣服丢在这里,是让我帮他洗衣服。这小子……林钰你等会帮忙洗一下啊。”

“你烦不烦啊,我等会帮你洗,你先回房间躺着,不要吐得客厅都是。”

林钰几乎崩溃的声音从浴室里面传了出来。

牛胜强此刻困意已起,晃晃悠悠回房间里面躺着去了。

等到他房门关了之后,又有半分钟的时候,浴室的门才打开。一个窈窕身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了客厅,不顾着身上的水,就套了一件衣服。

随后林钰又拿起还是脏的衣服,就跑去扔到了浴室里面。

张元庆也迅速穿好衣服走了出来,他脸色也有些发红:“嫂子,本来就是误会,你这么一弄……”

“元庆,你可别说了,算嫂子求你了。这事给你哥知道,我可怎么解释。”林钰脸色更红,赶忙把他送到门口,推了出去。

张元庆晃了晃脑袋,心想这事的确说不清楚,好在是平稳度过了。

打了一个车回到家中,张元庆把衣服扔进了洗衣机里面,这时候又想起刚才的事情。喝了酒,本就有些燥热,现在更是心跳加速。

他走进自己家浴室,用冷水洗了个澡,这才平息火气睡觉了。

半睡半醒之中,他朦朦胧胧仿佛眼前站着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深情看着自己。一会是林钰,一会又是柳婷,后来那面部慢慢变成了自己记忆深处,几乎无法磨灭的少女。

夏瑾瑜,这个令他走上官场的女人。三年了,你真的从国外回来了么?

……

早上睡醒,没有什么胃口,吃了一点稀饭就去上班。由于晚上没有睡好,身体状态没有及时恢复,身上还有一点酒味。

进入办公室的时候,立刻泡了一杯茶,想要压住身上的味道。不过还是被陈强感受到了,他那眼睛扫了一眼,表情莫测。

张元庆在心想,这个家伙也是个老银币。

任潜学夹着包最后一个进来,哼着小曲,心情不错。

没一会,陈强就钻到他办公室里面去了。

钟颖给了张元庆一个眼色,低声说到:“张哥,以我对老陈的了解,他估计打你小报告去了。”

张元庆也猜到了,这个陈强有被迫害妄想症,把自己当成假想敌了。

狂喝半杯水,张元庆把酒味降低一点,剩下半杯留着,要是被逼急了,给这老银币一下子。

陈强出来之后,看到张元庆面色不善,乖乖到自己座位上没有说话。

果不其然,任潜学很快走了出来,脸色阴沉着走到了张元庆的身边。

“小张啊,一大早满身的酒味,毕竟还是工作日,要注意影响。”

张元庆已经知道任潜学想要把自己调走,给他的亲戚让路。他对这个领导,本身就有了一些反感。

你以权谋私没有问题,可是不能做得太过了,难道市政府办公室是你家开的?

张元庆淡淡回复:“昨天晚上,和别人浅喝了几杯。身体代谢慢,酒味还有,但是不影响工作。”

“这是理由么?私生活能干扰到工作么,你现在还在秘书科,秘书科就是给领导服务的。你一身酒味,领导看到了不是觉得你有问题,而是觉得我们办公室都有问题,你这是给整个办公室抹黑!换言之,你在给政府抹黑!”

任潜学毫不留情的批评。

张元气虽然气,却无可奈何。按说八小时以外,都是自己的私人时间。但是在体制内,领导才不管你,什么事情一扣帽子,让你哑口无言。

张元庆只能忍下这口气,总不能和直接领导顶。

突然一个威严的声音从办公室门口传来:“任主任,昨晚小张跟我在一起。你要批评就批评我吧。”

这句话让在场众人都愣住了。

任潜学等人一回头,只见周强斌不知道何时进了办公室。

由于任潜学和陈强的注意力都在张元庆的身上,没看到周强斌进来。唯独钟颖早就看到了,但是她假装没有看到。

之前她也好几次被陈强教训,任潜学这个老银币拉偏架,让她只能忍气吞声。

所以看到周强斌来了,她有意不开口,就要让领导看看这个老银币的真实嘴脸。

看到周强斌进来,任潜学和陈强都是脸色一变,尤其是任潜学品出了周市长的意思,顿时额头冒汗:“不敢不敢,这个……这个……”

周强斌面无表情,直视着任潜学:“我觉得任主任说得很对,私生活不能影响工作,我诚恳接受任主任的批评。”

任潜学扇自己的心都有,没想到教训这个小子,把周市长给训出来了。而周强斌对自己训斥这小子非常不满。

换言之,自己完全猜错了,这小子不仅是周强斌的人,应该与他有很亲近的关系。

这可捅了马蜂窝了,任潜学连忙说到:“不不不,小张……张科长去跟周市长应酬,这……这就是工作。牺牲休息时间还在工作,不能批评,应该要表扬。”

周强斌这才点了点头:“既然任主任说不批评,那就不批评。以后有什么事情,我让小张多跟你汇报。”

“不用不用,张科长我早有耳闻,做事方面很周全。有些事情,我还想着多请教。昨天我还和他说,他的条件很好,咱们秘书科缺一个科长,他作为年轻人要多加加担子。”

任潜学一着急,连这个秘书科科长的位置都拿出来了。

不过他也就是说说,毕竟摸不清周强斌和张元庆的真实关系,先抛出来,试探试探周强斌的真实态度。

哪怕就是周强斌,也不可能一句话就定一个科长的。

老银币就是老银币,哪怕面对领导,也暗藏试探。

周强斌露出一丝冷笑:“这方面的事情你看着办。”

说完之后,周强斌又看向张元庆。

张元庆面对这位市长,压力很大。他身上还有淡淡的酒味,周强斌肯定能够闻到。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大领导主动出面罩着自己。

他隐隐能够感觉到大领导对自己好像真的不一样。

周强斌目光扫了一下张元庆,然后又看了一下他的桌面。发现他的桌子只有几本书,皱着眉头:“你上班有两天了吧,怎么电脑都没配?那调你来秘书科是干什么的?”

周强斌的语气非常严厉,张元庆刚要开口解释,随后立马反应过来。我解释个啥,我总不能自己给自己配电脑。

所以这话针对的不是自己,仍然是任潜学。

老任这个老银币,试图用话试探周强斌,显然犯了忌讳,于是周市长就趁机敲打他。

果然任潜学反应过来,赶忙说道:“是我工作不到位,前天在外面学习,昨天才回来。回来之后,我安排了陈强走流程,可能是流程慢了一点。”

“哦,流程这么慢么?”周强斌目光又转移到了陈强的身上。

陈强欲哭无泪,跟劳资有毛关系啊。可惜这些话,他并不能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