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武道仙尊

武道仙尊

云峰垂钓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张家是修炼世家,更是豪门大户,在整个天星城赫赫有名。张逸是张家少公子,天资聪颖,在武学上拥有极高的修炼天赋,年仅十八岁便已经觉醒阳维血脉!不过苍天无眼,父亲外出至今杳无音讯,在全家人焦急的时刻,未婚妻旧疾复发。为了救活心爱的女人,张逸甘愿献出阳维血脉。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的阴谋……

主角:张逸,童玲儿   更新:2022-07-15 23: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逸,童玲儿的女频言情小说《武道仙尊》,由网络作家“云峰垂钓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张家是修炼世家,更是豪门大户,在整个天星城赫赫有名。张逸是张家少公子,天资聪颖,在武学上拥有极高的修炼天赋,年仅十八岁便已经觉醒阳维血脉!不过苍天无眼,父亲外出至今杳无音讯,在全家人焦急的时刻,未婚妻旧疾复发。为了救活心爱的女人,张逸甘愿献出阳维血脉。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的阴谋……

《武道仙尊》精彩片段

天星城,张家府邸。

张家乃天星城修炼世家,更是豪门大户,不过近日,张家却是大门紧闭,就连下人出门采购都是走后门。

过往路人都习惯往张家的高墙大院观望一眼,但却看不到以往的喜气洋洋以及张家子弟和下人的趾高气昂,似乎谁都能感受到那盘踞在张家宅子上的阴霾。

“听说了吗?张家家主在外游历被人给杀了!”

“出乎意料啊!张家家主如此高的境界,居然也会被人斩杀?”

“这有什么?修炼界犹如浩瀚大海,高手无数,比张家家主修为高的高手多了去了。”

张家家主外出游历遇害这个消息成了天星城街头巷尾的谈资。

而此时的张家宅邸内院,家主所住的正堂,张逸跪在神堂前,手中捏着父亲留给他的那块陨铁所雕刻的胸牌。

“爹,孩儿知道外面的传言全都是假的,您吉人天相,怎么可能就此陨落?”张逸双手婆娑陨铁,脸色刚毅。

“逸儿!”一个妇女走进神堂,一脸憔悴,她便是张家主母郭秀焉。

“娘!”张逸起身,恭敬地答应,脸上透着刚毅,“我爹他不会有事的!”

“你爹的事情,我一个妇道人家也插不上手,只能每天祈求上苍!不过......”郭秀焉叹息一声,“只是玲儿她......”

“连二叔都没办法吗?”张逸赶紧问道。

“玲儿已经在弥留之间了,你去看看他吧!”郭秀焉叹息一声。

听闻此消息,张逸猛然往屋外冲去,一路狂奔,甚至撞倒了好几个下人。

“玲儿!玲儿!”张逸冲进童玲儿的闺房。

按礼制,女孩子闺房不能有男人进入,特别是想童玲儿这种和张逸已经定亲的女人,更加不能有外人在内。

但现在除了几个丫鬟之外,还有张逸的二叔。

“逸哥,玲儿此生命苦,原本以为跟随逸哥,能有一个好的依靠,可是天意难测,玲儿恐怕这辈子无法再跟随逸哥了,如果有下辈子......”秀床上,童玲儿一脸苍白。

甚至可以用毫无血色来形容。

“不要傻话!我不要你说傻话!”张逸眼眶顿时红了,抓着童玲儿的手。

童玲儿出身城北童家,虽不算豪门大户,但也算三流家族的千金小姐。

两人从小便认识,两小无猜,直到有一天,童家被仇家灭门,只留下童玲儿一人。

从此她便生活在了张家,甚至一起研习拳脚,他们海誓山盟,等根骨长成,血脉定型,便一起修炼功法,成为双修道侣,长相厮守。

但奈何童玲儿却因为操之过急,提前修炼了家族功法,根骨不稳,静脉不畅导致走火入魔,成了如今这模样。

“二叔,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张逸红着眼问道,他二叔修为了得,童玲儿走火入魔后,一直是他负责诊治。

“没办法,玲儿她根骨未成就强行修炼功法,身体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已经药石无灵!”二叔张文武摇摇头,一脸惋惜。

“如果说......”张文武眉头一皱,突然又说了一句,“算了算了,此事不提也罢!”

“二叔,如果您救命的法子,请说出来,我一定会想尽办法做到的!”张逸见状,立刻说道。

“逸儿,你已经有了阳维脉了吧?”张文武看了他一眼,“玲儿的身体之所以药石无灵,是因为他经脉未开,如果说你愿意把阳维脉给她的话......”

“我愿意!”张逸立刻说道。

“不可!逸哥不要!”童玲儿急得大喊,一激动,惨白的脸色浮现出一抹病态的红晕。

“你全身血脉淤积,只有一条阳维脉可用,一旦给我,此生你将永无踏入修炼一途的可能!”童玲儿焦急说道,剧烈咳嗽起来。

“玲儿,你不要激动!”张逸赶紧握住她的手,“这世界如果没有了你,我一个人还修个什么仙?”张逸惨笑了一声,“二叔,我愿意拿出阳维脉!”

“唉,好吧,既然你考虑好了,那二叔就帮你一次!”张文武叹息一声,“说实话,这么多年了,我也一直把玲儿都当成亲女儿一般了。”

“你转过身去,把上衣脱了,肯定有些痛苦,忍着点!”张文武又说道。

张逸转过身,将上衣脱掉,将那强健的背后露出,张文武运足真气,青筋暴涨,一把扣住了他的脊椎骨!

口中念一段口诀,施展秘法,张逸觉得身体一震痛楚袭来,在他的后背,一条淡青色的光晕被抽出来。

“啊!”张逸浑身剧痛无比,抽脉,相当于从人身上取走一块骨头!那是彻骨之痛!

张逸痛得脸色苍白,浑身大汗淋漓,可是为了童玲儿,他依旧忍着,直到最后一点光晕被抽出,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张文武脸色凝重,一手抓着光晕,一手抓住童玲儿,将她翻了个身,一把掀开后背衣物。

张逸瘫软在地上,紧张地看着,虽然说童玲儿今年也不过十七岁,但好歹也算长成,被男人这么掀开衣物也十分羞涩。

不过张逸也知道这是视童玲儿为女儿的二叔,这么做是在救她的命,所以也不做他想了。

张文武一手掐诀,一手抓着那光晕,运足真气,朝着童玲儿后背一按,光晕即可钻进她的肌肤之中。

“啊!”童玲儿爆发出惊天彻底的叫喊,好在之前张文武就在房间外面布置了结界。

否则刚才这两人的喊声,恐怕会把张家上上下下的人都给引来。

“好了!”张文武此时说了一声,童玲儿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脸上带着笑意。

“玲儿,你......”瘫坐的张逸有些奇怪,玲儿不是走火入魔了吗?哪怕就是有了阳维脉,起码也得让二叔运动疗伤压制魔性才行啊!怎么一下子就好了呢?

“张逸,没想到你的阳维脉还真不错!”童玲儿脸上挂着嘲讽,“我梦寐以求的阳维脉,总算拿到手了。”

“玲儿,你为什么......”张逸心中大惊,玲儿怎么变了个人似的?

“张逸,你虽然拥有强大的阳维脉,但却是一个气血不通,就算修炼也无法精进的废物,不如把这条阳维脉给我,我可比你厉害多了,哈哈哈......”童玲儿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人想要修行,必须得具备修行的血脉,分别是任脉、督脉、冲脉、带脉、阴跷脉、阳跷脉、阴维脉、阳维脉。

觉醒其中任何一条血脉,都可以获得踏入修炼一途的资格,如果八脉全部觉醒,便可以拥有成为大高手的潜质!

八脉之中,阴维和阳维二脉是最难觉醒的。

张逸被张家称之为少年天才,私下也被称之为少年废材,原因就是他今年十八岁,已经率先将阳维脉给觉醒了。

而被称之为废材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的血脉淤积,骨髓低下,注定了张逸无法修炼成大高手。

“你根本就没有走火入魔!对不对!”张逸猛然明白一个事情,那就是童玲儿在骗他!

“开什么玩笑?本小姐天赋异禀,怎么可能走火入魔,而且我还觉醒了任脉!”童玲儿眼神之中满是讥讽。

“现在又有了你的阳维脉,本小姐必定就是下一任的张家家主!”言语间,她的眼神充满了狂热。

“你根本就不是张家人!如何能成为张家家主。”张逸一脸愤慨地看向张文武,“二叔!”

“玲儿本身就是我张家人,你以为我为何要对她犹如亲生女儿一般?”张文武嗤笑一声,“真正的童家小姐,出生之后便被我杀死,我将玲儿掉包过去了,我那死去的女儿,只不过是童家的女儿罢了。”

“你们......”张逸惊讶无比,原来二叔在十几年前,就和童家来了一个狸猫换太子的把戏!

“多说无益,我亲爱的逸哥,还要多谢你给我这条阳维脉啊!”童玲儿哈哈笑了,“你滚吧!”

张文武大手一挥,一道雄浑的真气打出,虚弱的张逸被直接轰出闺房。

“你们给我等着!”张逸捂着胸口,脸色苍白踉踉跄跄回到了自己的小院,正巧郭秀焉也在。

听闻儿子的事情,她面无血色,不过倒还平静。

“算了算了,能修炼固然好,不能修炼,也就罢了,至少能活得个平平安安!”郭秀焉无奈叹息一声。

三个月的时间内,童玲儿通过张家秘法检测,确认为张家人,正式更名为张玲儿,并且已经觉醒两条血脉,虽然等级都是初级。

但两条血脉的觉醒,足以证明张玲儿今后能成为大高手。

在张文武力推下,长老堂首肯,张玲儿正式执掌张家,成为张家新一任家主。

此刻的家主所居住的小院,张逸母子提着包袱,已经被一群下人给撵到了厅堂。

“家主有令!郭秀焉、张逸母子冲撞家主,责令搬到偏院一号房居住,张逸血脉全无,成为废人!责令每日前往寻山农田开垦!赚取钱两!”一个下人趾高气昂地站在台阶上,大声宣读家主令。

“这是我的家!你们凭什么撵我们走!”张逸火冒三丈,捏着拳头就要往里冲。

“去你的吧!不能修炼的废人一个,还以为自己的家主少爷呢!”下人一脚踹在张逸的肚子上,将他踹了个趔趄。

“儿!走吧!”郭秀焉叹息一声,自古以来,家族之争犹如帝王之争,成王败寇,她嫁给夫君,成为家主夫人的那一刻起,其实就已经做好了被人踩在脚底的准备,这一天,来了。

偏院一号房,这里其实就是下人居住的地方,一号房的档次要比其他的房间要好一些,好歹有一个小院,但也是落败不堪。

“逸少爷,随我去寻山农田看看吧,老奴把那边交接给你,也算完成任务了。”老管家双手捧在肚子上,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如今张逸在张家能够表明其身份的,也就是逸少爷这个称呼了。

“娘!我去看看!”张逸脸色阴沉,他很想带着母亲离开张家,但是自己一离开,张家就永远不属于他了。

自己失去的,自己要拿回来!

辞别娘亲,随着老管家到了寻山,这是城外郊区张家的一处农田,已经荒废很久,杂草丛生。

“逸少爷,这一片农田也就一百亩,家主有令,令你开垦出来!明日便来偏院领取农具吧,老奴告退!”老管家淡然一声,惯例地弯腰鞠躬,直接离开。

“一群白眼狼!给我等着!张家的一切,总会回到我的手中,等我掌控张家之日,就是找你们所有人清算之时!”张逸看着这一百亩荒田,咬牙下定决心。

窸窸窣窣......

这时候在草丛里发出一些声音,张逸顺着声音看了过去,一个金色毛茸茸的小东西猛地从草丛里钻了出来。

“月精!”张逸一楞,诧异地惊呼。

所谓月精,其实就是兔子,只不过这种兔子类似于人类修士,每到中秋一月,便可大肆吸收月光精华,一般要经过几十年的时间,全身毛发才能变成金色,成为月精!

“月精筑巢必然会选择风水宝地或者有财富之地,难道寻山农田附近还有宝藏不成?”张逸心中一动。

寻山农田已经荒废了十年之久,他隐约记得这一百亩农田还是当年父亲下令荒废,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农田种什么都不长,张家实在没必要将劳力耗费在这上面。

也许发现有人瞄准了它,月精飞快向前狂奔,张逸赶紧紧追不舍。

他知道如果一旦发现宝藏,那么自己就有足够的钱可以买洗髓丹。

洗髓丹可以洗精伐髓,饶是张家这种富足的大户人家,也是不太愿意拿出全族的钱财去买这东西,这种丹药,可都是修炼宗门自己使用的东西!

追着月精一路狂奔,很快便追进了寻山,那月精就在前面不远处的一个斜坡边上。

“小月精,你乖乖的哈!前面可就是大斜坡,别跑了......”张逸慢慢走过去,看准了机会往前飞扑!

不料月精这时候则是往旁边一跳,张逸扑了个空,脸色一变,连呼救都没来得及,直接滚下了大斜坡。

一路翻滚,最后掉进了斜坡底下的一个坑洞里面。

“哎哟!”张逸感觉全身疼痛,好在刚才掉下来的时候抓住了旁边的几条藤蔓,要不然非得摔死不可!

“这是个什么地方?”他挣扎着爬起来,四下看了看,顿时愣住,在坑洞前方,有一条长长的通道,里面漆黑一片,不知道通向何方。


抬头看了一眼上面,距离地面起码有十几丈,张逸现在浑身疼痛,现在想要从洞口中爬出去,已经不太可能了。

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往那洞口里面走,看看能不能找到另外的出口。

抹黑朝着里面走去,张逸心中也有些惊慌,不知道前面等着自己的是什么,走了约莫半个时辰,里面逐渐开始有亮光,这让他心中振奋,赶紧朝着里面跑去。

等到了亮光之地,他才发现,这是一个被开拓出来的空间,石壁上的长明灯还在燃烧。

在石洞的最里处,有一个石台,在石台之上,盘膝坐着一具骷髅,在石台前面,则是一个石桌,左右摆放着两个盒子,一个为木质,一个则是金质。

“难道这是这位前辈的修炼之地?”张逸心中噗噗直跳,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在石桌前面的蒲团上跪下。

“前辈,小可张逸,不慎掉入洞中,打扰前辈安宁,小可在此磕头赔罪!”张逸郑重地说道。

虽然此人已经坐化,但死者为大,磕头也无不可,他恭恭敬敬地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崩!

等他第三个响头磕完之后,放在石桌上的那个盒盖子居然一下子打开了。

张逸一楞,赶紧上前查看,里面摆放着三本古籍。

“青天寰宇功、星火决、有情剑道、踏雪无痕、帝君开天拳?”张逸一本一本拿出来看。

当他翻开扉页的时候,犹如五雷轰顶,顿时呆立当场!

至尊功法!这是至尊功法!

修炼界的功法分为下品、黄、玄、天、神、至尊六个等级。

下品功法不值钱,烂大街,让人勾不起一点兴趣。

一般的门派之中基本上都是黄级功法,精英弟子可修炼玄级功法。

到天级功法,一般都是较大宗门之内才会存有,至于说神级,那是绝对的超级大宗门才会有的功法。

哪怕就是张家这种修炼大世家,最高的功法也不过才玄级功法罢了。

至尊级功法,到现在都没听说过哪个宗门有,也许有,只不过财不露白,可能他们也不想拿出来罢了。

“青天寰宇功修神魂,星火决修真气,有情剑道乃武器之选,踏雪无痕乃身形功法,是为逃逸功法,帝君开天拳是为体术。”张逸将几本功法大致翻看了一下。

这基本功法基本上涵盖了修士所修炼的各种技能,张逸按捺住跳动的心情,自己被家族掀翻,被贬来打理荒田,没曾想却得到了这基本至尊级的功法。

“天机盒?”张逸再看旁边金色的盒子,上面还雕刻着三个古朴的字,盒子上还有不少精美的花饰。

将这天机盒打开,里面放着一颗透明的丹药,一阵香气扑鼻,丹药周边还围绕着阵阵白烟,而且还有丹晕。

在丹药旁边,还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脱凡二字。

“这是脱凡丹!”张逸大惊失色!“这......这怎么可能?这里居然有早已经失传的脱凡丹!”

如果说洗髓丹可以让普通人洗筋伐髓,成就修炼体质的话,那么脱凡丹,则是可以让普通人成就仙人之质!

仙人,是多少修士梦寐以求的目标啊!

就在他震惊的时刻,脑子里却突然产生一阵嗡鸣。

“本君身无长物,陨落于此,留下至尊功法五部、天机盒一个、脱凡丹一粒,他日有缘人若来于此,便赠与厮,汝可传承本君道统......”

脑海中,这苍老的声音逐渐远去。

“前辈!前辈!”张逸急忙大喊,可是这石窟之内,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那盘膝而坐的骨架,却是瞬间化作点点星辰,飘散无踪。

“既然前辈赠送,那小可便却之不恭了,多谢前辈赐缘!”张逸定了定神,抱拳大声道谢。

怀着激动的心情,他拿起了那粒脱凡丹服下,强大的药力在他身体内化开,顺着经脉游走。

张逸甚至能听到自己骨骼发出的崩崩之声,彻骨之痛传来,不过他也咬牙忍住,要夺回张家,这只是第一步而已,如果说连第一步都无法度过,何谈夺回张家?

随着药效的发挥,张逸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受伤的身体正在急速地恢复,而且连经脉,也开始扩张,变得强壮无比!

渐渐的,那种痛楚消失,张逸进入了一个往我的境界。

等脱凡丹的药效全部炼化之后,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此刻的张逸,已经完全成了一个黑人,凡胎的杂质全部排出黏在身上。

好在这些杂质已经干涸,可以一块一块地抠下来,张逸整理好衣冠,朝着那已经消失的人骨方向跪下,恭恭敬敬磕三个响头。

“多谢前辈!”张逸感激地说道,正当他磕头之时,那天机盒金光一闪,化作一道光芒,冲进了他的脑子里。

轰!

张逸觉得身体之中,好像被开辟出来一个天地一般,那个天机盒静静地漂浮在那里。

“这......这个有什么作用?”张逸一楞,当他发楞的时候,天机盒却是自动打开,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那五本至尊级的功法全部都在里面了。

而放在石桌上的那几本功法,全部化作了灰烬。

“这应该类似于储物袋之类的东西。”张逸想到,查探了一下身体,他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拥有了任脉!

“我又有修炼血脉了!”张逸心中一喜,在石窟中已经过了一个晚上了,也是个回去。

临走之前,朝着石窟中再恭敬地磕头,张逸走到那个坑前,顺着掉下来的树藤,快速地爬了上去,非常轻松。

哪怕就是走上那个陡峭的胁迫,张逸也算如履平地,健步如飞,到了上面,一路飞奔回城,到了张家的偏院。

“求求你们,再去找找吧!”郭秀焉撕心裂肺的声音传来。

“我们上哪儿去找,张逸可能接受不了这一切,找个地方自行了断了吧!”

“走,懒得搭理她!”两个张家下人语露轻蔑,正要出小院,便看到了张逸。

“诺,你儿子不是回来了吗?一个晚上不见人就大呼小叫的!”下人嗤笑一声,狠狠地瞪了张逸一眼,连一声少爷都不喊,直接走了。

“逸儿!”郭秀焉见到儿子回来,连滚带爬地跑过去。

“娘!”张逸赶紧将她扶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