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为报仇,我与恶人同行全本阅读

为报仇,我与恶人同行全本阅读

琉璃雪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无删减版本的霸道总裁《为报仇,我与恶人同行》,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琉璃雪雪,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周司寒阮软。简要概述:成为女佣之前,我早就有了计划。我蓄意接近这个家的男主人,不过是为了报复他那位心如蛇蝎的老婆。他老婆害我姐姐惨死,害我失去了我最大的依靠——那我,就让她睁着眼睛好看清楚,我是怎样接近她老公的,又是怎样拉着他们一起下地狱的!...

主角:周司寒阮软   更新:2024-05-20 21: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司寒阮软的现代都市小说《为报仇,我与恶人同行全本阅读》,由网络作家“琉璃雪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无删减版本的霸道总裁《为报仇,我与恶人同行》,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琉璃雪雪,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周司寒阮软。简要概述:成为女佣之前,我早就有了计划。我蓄意接近这个家的男主人,不过是为了报复他那位心如蛇蝎的老婆。他老婆害我姐姐惨死,害我失去了我最大的依靠——那我,就让她睁着眼睛好看清楚,我是怎样接近她老公的,又是怎样拉着他们一起下地狱的!...

《为报仇,我与恶人同行全本阅读》精彩片段


那边默了几秒,乔锦墨低沉的嗓音徐徐传来,“我早就说过周司寒这人不简单,你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乔烟不停掉眼泪,“哥哥,你就不要骂我了,求求你帮帮我,我咽不下这口气,任何女人都可以,唯独阮软不行!”

乔锦墨,“我正好查到一点东西,关于阮软的,发给你。”

乔烟立刻勾唇,哥哥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谢谢哥哥。”

…………

我在外面等周司寒,这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我以为周司寒来了,刚打算回头,可是一个黑袋子直接罩在了我的头上,我被人带走了。

等我头上的黑袋子被人摘掉时,我已经到了周家老宅。

我看到了周老爷子,周老爷子穿着一身黑色中山装,他那双浑浊却犀利的双眼正冷冷的看着我。

周家就是在周老爷子手里发家的,周老爷子也算是传奇人物,周司寒从小就被周老爷子带在身边培养,周司寒接手周家后,周老爷子也就退居幕后了。

这一次乔烟的事情闹得太大,周乔两家都惊动了,周老爷子也露面了。

我知道这是我要承担的代价。

周老爷子看着我,“你就是阮软?”

我点头,“是。”

这时脸色阴沉的老管家上前,直接在我腰上狠狠拧了一把,“哪里跑来的小贱蹄子,竟然敢将下三滥的招数用在我家少爷身上,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我疼的将眼泪含在眼眶里,但是不让它掉下来。

这时一道熟悉的低醇森冷的嗓音响起,“拿开你的脏手!”

我回头,周司寒回来了。

他手里抓着大衣,回来的风尘仆仆,明显是赶回来的。

不知为何,看到他的这一瞬,我眼里的泪水突然就掉下来了。

老管家立刻收回了手,周司寒来到我的身边,抬手给我擦泪,柔声安慰道,“没事了。”

周老爷子冷哼一声,“阿寒,你跟我来。”

周老爷子进了书房。

周司寒看着我,“你在这里等我。”

老管家讪笑道,“少爷,老爷正在气头上,你进去给老爷认个错,爷孙俩千万别伤了和气。”

周司寒大手探出去,一把扣住了老管家的右手腕用力一折。

骨头碎裂的声音伴随着老管家的惨叫声响起。

周司寒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老东西,也不看看这个家现在是谁在做主,我的女人你也敢动!”

老管家连连求饶,“少爷饶命!”

周司寒将他甩开,进了书房。

我来到书房门口,里面周老爷子训斥道,“跪下!”

“扑通”一声,周司寒跪了下来。

周老爷子手里拿着一个鞭子“啪”的抽上了周司寒的后背,那种皮开肉绽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啪,啪,啪,周老爷子连抽了四鞭子,我看到周司寒后背的白衬衫快速沁出了血迹,他整张俊脸“刷”的失去了血色。

周老爷子怒道,“我从小怎么教育你的,女人你要多少就有多少,随便你玩,但不可以动心,现在你为了一个女人跟乔家闹的这么难看,你想干什么?”

小说《为报仇,我与恶人同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要跟我一起洗。

我拒绝,“不要!”

乔锦墨低低的叫我的名字,“阮软!”

这是他第一次叫我名字。

强势里带着几分商量,向我求欢。

我没说话,这时他的心腹阿力突然来了,“老大,三爷来了。”

这个三爷应该是个大人物,我听到乔锦墨转身走了。

我进去冲了一个热水澡,出来的时候“叮”一声,手机进了一条短信,是周司寒发来的。

很简单的两个字,“出来。”

周司寒来了。

我迟迟没有下药,他应该是着急了。

我披了一件外衣出门,周司寒的豪车就停在外面的草坪上,我拉开后车门坐了进去。

奢华车厢里周司寒看着我,“为什么没有给乔锦墨下药?”

我将那包药粉还给了他,“这件事我做不来,你找别人吧。”

我想要下车。

但是周司寒伸手拽住了我的手腕用力一扯,直接将我抱到了他的怀里,他低头就吻住了我。

我当即奋力挣扎,扭开脸,不让他碰我。

周司寒掐着我的小脸将我转了回来,犀利阴沉的盯着我,“对乔锦墨动心了?”

我用力推开他,从他腿上下去。

周司寒扯了一下唇,“你知道三爷过来是干什么的吗?”

我没搭话。

周司寒,“乔家乱了,这消息传出去了,现在多方力量对乔锦墨虎视眈眈,三爷过来是想将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乔锦墨的,只要乔锦墨同意,他就可以稳住局势更上一层楼了。”

说着周司寒玩味的看着我,“软软,乔锦墨要联姻了!”

我一顿,有片刻的失神。

我伸手就拉车门。

这时周司寒的声音又从后面传来,“软软,从我将你推给乔锦墨的那一刻起,我是不是就失去你了?”

我下了车,关门的时候我对周司寒说,“是你将我推开的。”

…………

我回去了,三爷已经走了,我在厨房里看到了乔锦墨。

乔锦墨冲过澡了,身上一件黑色短T和黑长裤,利落的寸头沾着清爽的水雾,比平时更加年轻英俊。

他正在下厨。

我走进去,“你在干什么?”

乔锦墨扭头看我,“煮姜汤。”

我勾唇,“堂堂乔爷竟然会下厨?”

乔锦墨伸手将我抱到了他的怀里,“我从小就会下厨,不然我早就饿死了。”

他低头吻我。

他不会接吻,生涩的样子让我笑出了声。

乔锦墨搂着我的软腰将我一提,将我抱坐在了流理台上,他恼怒道,“你再笑!”

他惩罚式的吻我。

我怕疼,连忙搂着他的脖子软声哄他,“乔爷,接吻不是这样的,我教你。”

我主动的吻住他。

他很聪明,一教就会的,我们缠绵嬉闹,难舍难分。

很快他分开了我的腿。

我迅速合上,“乔爷,我有话跟你说。”

既然他要联姻了,那我就不做了,包养关系到此为止。

他又将我的腿分开,“我也有话说,我先说,阮软,我带你走吧。”

小说《为报仇,我与恶人同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周司寒面色一变,挂断电话大步下楼。

乔烟看着周司寒向她而来,心头一阵甜蜜,周边都是那些名媛和富太太们的艳羡声,

“周总还是这么帅,周总和周太太结婚时多少名媛梦碎。”

“周总和周太太就是天生一对,结婚三年还这么恩爱,羡慕死我们了。”

“周太太好幸福哦。”

乔烟享受着这些光环和虚荣,这时周司寒也走到了她的面前,她甜甜道,“老公~”

周司寒却没有牵她的手,他拿了车钥匙从她身边走过,“公司里有点急事。”

说完他就匆匆出门了。

乔烟的手直接僵在了半空,她震惊的看着周司寒消失的方向,结婚三周年纪念日他竟然将她一个人丢在了这里。

乔烟感觉自己从天堂跌入了凡间。

怎么回事?

周围的这些人都惊住了,大家看着乔烟开始窃窃私语。

乔烟气的拽拳,将指甲掐入手心里都不觉得疼。

…………

周司寒驾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王小虎的家里,他来到门口就听到了我的哭喊声,“小虎哥,不要!”

周司寒一脚踹上了门,门直接开了,他看到了里面。

我被王小虎压在地毯上,身上的衣服都撕碎了,就剩下了一件白色小吊带,就是发他照片的那件。

王小虎还拉扯着我的吊带,但是我拼命护着。

我吓得尖叫,“啊!”

被人强暴的那种细细尖叫声,专挑男人敏感的耳膜。

周司寒被激的眼角一红,他大步上前,一脚踹在了王小虎的身上。

王小虎惨叫一声,整个人摔出了几米远,最后撞到墙壁上吐出了一口鲜血。

周司寒不解气,拎着王小虎的衣领就一拳接一拳的揍了上去。

王小虎被揍的满脸血,求饶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我迅速扑上去,从后面抱住了周司寒,“先生,别打了呜呜~带我走~”

周司寒停了手,他脱下身上的西装披在了我的肩上,然后将我打横抱起。

我坐上了他豪车的副驾驶座,他返身回到了驾驶座上,我看到他精硕的胸膛还在喘,估计气的不轻。

我纤长的羽捷上都挂着晶莹的泪珠,一颤一颤的让人心碎,我哽咽道,“先生,你能不能送我回家?我想要回家呜呜~”

周司寒的大手突然伸了过来。

我立刻露出惊慌的表情,娇柔的身体在他怀里挣扎,嘴里咿咿呀呀的稚嫩叫着,“不要这样先生,如果太太看到会生气的,太太会打我的~”

我手脚并用的想要爬走。

驾驶座的空间狭小,他将我扯了回来,然后捏着我小巧的下颌就狠狠的吻住了我的红唇。

我笑了,我知道鱼儿终于上钩了!


软腰堪堪一尺六,两边S型,美的像瓷花瓶口。

小腹平坦无暇,才男人一巴掌那么大。

我看到周司寒的目光落在我的腰上,目光立刻暗沉炙烈了几分。

我佯装不知,用小手指指了指腰间的青紫掐痕,“这里先生。”

刚才乔烟下了狠手,恨不得将我腰上的肉给拧下来。

没关系,我自会在她老公这里讨回来。

周司寒坐在了我的床上,修长的食指抹了一点药膏,然后涂抹到了我的腰上。

男人的手指带着清凉的药膏一碰到我的娇肌,我立刻青涩的缩了一下,还疼的叫了一声,“啊~”

周司寒手指一顿,抬头看我。

我再次泪水涟涟,不过强忍着将晶莹的泪珠含在眼眶里,楚楚可怜道,“疼”

他外表西装革履,英俊温润。

我现在故意叫给他听,都说有对比才有伤害,周司寒,你喜欢我?

我很快得到了答案,

周司寒凸起的喉头上下滚动了两下,然后放下药膏,“我还有事,你自己上药吧。”

他起身就要走。

我比他更快一步起身,“先生,我送你。”

但是我刚站起来就假装被绊了一下,惊呼一声往地上扑去。

周司寒看着我,“小心。”

我抬眸看他,“先生,你是不是跟太太一样不喜欢我?”

周司寒一愣,“怎么这么说?”

周司寒呼吸一紧,大手握着我柔软的眼窝用力按住,不让我乱动,他哑声问,“你多大了?”

我小声道,“19了。”

周司寒问,“没交过男朋友?”

我羞涩的摇头,“还没有。”

在一个成熟英俊多金的男人眼里,像我这种干净清纯的白纸对于他们而言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他们都想在这张白纸上涂涂画画,亲手调教。

我明显感觉

我难受的拧眉,再次压着他有技巧性的扭动着,还清纯无知的问他,“先生,这是什么啊?”

我问他这是什么。

周司寒狭长的眼角都红了,里面染满了情欲。

他看着我清纯绝美的小脸,又往下扫了一眼我嫣红的唇,空气里“滋滋”冒着火花,都是暧昧的味道。

他想吻我。

这时乔烟的声音突然在外面响起,“老公?老公!”

乔烟找来了!


周司寒大步上前,他在前方看到了我和王小虎。

现在王小虎将我压在墙壁上亲,我四处躲避着不肯。

我的眼睛余光看到了周司寒,知道时机成熟了,我一把用力的推开了王小虎,转身就跑了。

王小虎愣在了原地,“乔烟!”

王小虎估计都懵的,因为刚才他问我“乔烟,我可以亲你吗”,我明明是点头的。

可是他亲过来我反抗了。

我一路的跑,我知道周司寒跟了过来,我跑进了回廊的暗道里,将自己蜷缩着躲在了角落里。

这时周司寒来了,我抱着自己的双膝害怕的叫道,“不要!先生,怎么是你?”

我现在蜷成小小的一团,一双水漉漉的小鹿眸惊慌不安的转动着,一定可怜极了。

周司寒在我面前蹲下身,怜爱的问我,“你怎么了?”

我用贝齿咬着红唇,难以启齿道,“刚才……刚才小虎哥将我压在墙壁上亲我……我好害怕……”

周司寒眸色一暗,他转移了话题,“你不喜欢他可以不做他的女朋友。”

我怯怯道,“可是我怕太太会生气,会赶我走,我需要这份工作,我想要赚钱。”

周司寒,“你年纪这么小就出来赚钱,你的家人呢?”

我用两条纤臂抱住自己,低下了小脑袋伤心道,“我没有家人,我是个孤儿。”

周司寒一怔。

我继续道,“我的爸妈很早就去世了,原本我有个姐姐。”

我抬头看着周司寒,“我姐姐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温柔的姐姐,为了将我养大,我姐姐去了天上人间。”

“我姐姐从来不许我去天上人间找她,她好像怕我会看到什么,她不许我去接触那些,她在艰难的生存里小心翼翼的呵护着我。”

“姐姐每次送我去学校都戴口罩,将自己的脸遮住,有一次我和同学走在路上,正好看到姐姐和一个男人出来,我想要叫她,但是她转身就走了,装作不认识我。”

“我知道姐姐不想给我丢人,不想让别人戳着我的脊梁骨说我有一个做小姐的姐姐,但是我不介意,我好爱好爱我姐姐。”

“我每一年的生日愿望都是希望自己能快点长大,这样我就可以赚很多很多钱,让姐姐不再那么辛苦了。”

“可是,我姐姐死了,我成了孤儿……”

大颗大颗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般往下滚落,我颤抖着双肩,泣不成声。

周司寒伸手,用干净的指腹帮我擦眼泪,他的眼里满是心疼,声音柔的不像话,“好了乔烟,别哭了。”

我一头扑进了他的胸膛里,紧紧的抱住了他哭泣。

周司寒缓缓伸手抱住了我的香肩,将我抱进了他的怀里。

他柔声问,“你姐姐是怎么死的?”

我姐姐怎么死的?

既然他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他。

我窝在他的怀里面无表情的掉着眼泪,“我姐姐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