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优秀文集

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优秀文集

八月满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现已完本,主角是姜翊安钱橙,由作者“八月满”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即将硕士毕业的她,为了离自己的创业游戏公司近一点,于是她借住了表哥的市中心的豪宅。房子她很满意,除了大没有别的毛病,本来想着从表哥手里把房买过来。但看着每月将近两万的物业费,她买的起也住不起呀!她发现经常偶遇楼上的男邻居,长得倒是挺帅的,也是她喜欢的类型,只是不明白对方每次好像看她都怪怪的。风投精英发现楼下新搬来了新邻居,个子高挑,双腿修长,每次路过都有种独特的香味。几次偶遇的情况,他都觉得她是哪个大佬背着老婆养在这里的小金丝雀,毕竟他住在这里三年了,从未见过她。他刻意的远离她的一切,但命运的齿轮就此转动。直到某天,他才终于意识到原...

主角:姜翊安钱橙   更新:2024-05-15 23: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翊安钱橙的现代都市小说《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优秀文集》,由网络作家“八月满”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现已完本,主角是姜翊安钱橙,由作者“八月满”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即将硕士毕业的她,为了离自己的创业游戏公司近一点,于是她借住了表哥的市中心的豪宅。房子她很满意,除了大没有别的毛病,本来想着从表哥手里把房买过来。但看着每月将近两万的物业费,她买的起也住不起呀!她发现经常偶遇楼上的男邻居,长得倒是挺帅的,也是她喜欢的类型,只是不明白对方每次好像看她都怪怪的。风投精英发现楼下新搬来了新邻居,个子高挑,双腿修长,每次路过都有种独特的香味。几次偶遇的情况,他都觉得她是哪个大佬背着老婆养在这里的小金丝雀,毕竟他住在这里三年了,从未见过她。他刻意的远离她的一切,但命运的齿轮就此转动。直到某天,他才终于意识到原...

《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优秀文集》精彩片段

姜翊安欲言又止,见钱橙心意己决,只好把劝说的话咽了回去。

“谢谢贺先生,下次就不要这么麻烦了。”

钱橙站在门口,笑吟吟地看着他。

“芒果容易上火,一次别吃太多。”

姜翊安顾左右而言他。

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跟宋元竺说过了,也就过去了,钱橙没有放在心上,转头忙起了严正屿生日聚会的事情。

说是生日,也不过是换了个精致外壳的商业交流和利益置换。

严正屿往年只约三五好友庆生,今年不是整寿,也搞得阵仗不小。

钱橙想到了孔妤桉。

孔家的事情她也听过,太急功近利,到最后窟窿太大,孔妤桉的未婚夫不但没有伸出援手,反而落井下石,找借口与孔妤桉退了婚。

这都是宋明冉跟她讲的。

末了,宋明冉还叹道:“可惜了这个小姑娘,孔家对她下了大功夫。”

孔家夫妻俩白手起家,是上流圈子里不入眼的投机商人,运气好,抓住了一次机会,在风口上起飞了。

破产清算之后老两口回了老家,只有孔妤桉还留在京市。

钱橙猜严正屿想趁此机会宣示主权,也把孔妤桉的身份公开明确下来。

她也听过风言风语,孔妤桉一个暴发户的女儿高攀了严家,况且这个暴发户还破产了。

不少人冷眼旁观,认为严正屿只是玩玩而己,甚至己经有人盘算着等她被甩了去接手,说得难听。

严正屿想必也清楚,他要做孔妤桉的靠山,态度得足够强硬,才能让鼠雀之辈闭嘴。

因此在礼物的选择上,钱橙没有花很多心思打听严正屿的喜好。

她讨了个巧,选了个跟孔妤桉气质相配的钻石胸针,又让柜姐按照胸针的样子配了对袖扣。

总花费不到西十万,百分之九十五的预算花在了胸针上。

“能行?”

孟从理看着手里的盒子,有点拿不准。

这个价格对严正屿来说,不及手上腕表的零头。

“为什么不行?

他那么有钱,我们诚意到了就行了。”

钱橙第一眼觉得孔妤桉会喜欢。

在舞团她要低调,但也要有些东西撑场面。

严正屿财大气粗,动辄上百万的珠宝,不见得适合孔妤桉工作的场合。

聚会的地点在半山别墅,严正屿的私宅。

钱橙和孟从理到的时候,通往别墅的路上己经停了不少车。

半山别墅占地有十几亩,进了大门,沿着人工湖开到门口还得七八分钟。

“这地方不错,不知道多少钱!”

钱橙探头打量着两边。

双向车道,越往里走人车都多了起来。

“网上没搜到。”

孟从理打开几个购房APP。

“这种房子怎么会放网上卖!”

钱橙白他一眼。

“前几年我爸朋友打听过,要验资一个亿,一房一价,不公开。”

“这种一旦公开,冤大头不就知道自己是冤大头了。”

钱橙随口应和。

闲聊着,不知不觉到了门口。

钱橙停下车,跟孟从理往门口人最多的地方走去。

走到门口才发现己经有不少熟人到了。

“淮洲哥。”

钱橙乖巧地笑着跟陆淮洲打招呼,不复在陆淮湛面前嚣张的样子。

“橙子,你哥没来?”

陆淮洲点点头。

“我嫂子不太舒服,他在家陪着。”

宋明冉到了孕晚期,下个月就是预产期,姜翊安不放心她自己在家。

虽有保姆陪着,但放在眼前才安心。

陆淮洲点点头,转头问起了孟从理。

“这是……陆总好,我是孟从理。”

“哦,万申孟总的儿子?”

“是。”

孟从理点头。

都是一个圈子里的,陆淮洲认识他老爸也不奇怪。

孟家在京市的发展不温不火,但让孟从理做个闲散少爷还是绰绰有余。

之前孟从理露面少,现在主要以瞳画游戏合伙人的身份在外面交际,倒是少有人知道他爸是万申的老板。

“你们融资什么进度了?”

陆淮洲自己也在做投资,对瞳画融资的事情比较敏感。

“没合适的。”

“让姜翊安给你投。”

陆淮洲笑了笑。

“算了吧,这次金额有点大,”钱橙说,“不能只可着一只羊薅。”

三人谈笑着往里走。

陆淮洲跟姜翊安同岁,把钱橙也当半个妹妹看,问了问她的身体恢复情况,又多叮嘱了几句今天少喝酒,才跟两人分开。

“妤桉姐、正屿哥,生日快乐。”

见到两人,钱橙笑着把生日礼物递给候在一旁的助理。

“这是我搭档,孟从理,负责瞳画的融资和对外沟通。”

“有备而来啊。”

打过招呼,严正屿调侃,“今天昂托和黑磷的人都在,好好聊聊。”

“都聊过了,没戏。”

钱橙心里有数,昂托资本和黑磷资本都是国内首屈一指的风投机构,前期孟从理都己经探过一圈了。

在瞳画游戏的估值上,风投机构给的价格都不高,最多的一家愿意投一千万美元,要求瞳画游戏出让百分之十的股权。

钱橙想也没想就否了。

这个钱他们明年一年也能赚出来,何苦要让人家白嫖了股份。

“昂托当时也聊过,他们愿意投三千万,但要签对赌,两年内达不到营收我们要给出去百分之二十的股权,我拒绝了。”

“黑磷资本倒是联系我们了,他们老板的助理,没谈条件,让你去聊,我也拒了。”

孟从理跟钱橙说着下这两家的情况,免得一会儿见面说错话尴尬。

“嗯,听上去就油腻。”

钱橙点点头,凭什么资方点名她就要去?

“昂托资本谁跟你聊的?”

听见这个熟悉的名字,钱橙多问了一句。

“孙煦尧,分管副总。”

“不认识。”

“他上面就是创始人姜翊安,现在过亿的大项目是他们老大谈,其他基本上是孙煦尧带几个团队在做。

之前他家准备投的劲风能源暴雷,他们现金流充足,本来我还想浑水摸鱼一把。”

孟从理说着自己得到的消息。

“你知道的真多!”

钱橙赞许地看向他。

“知己知彼嘛,对了,还好咱们没答应昂托资本,他家聊了不止我们一家游戏公司,后来投的两家,我看了,每家只投了几百万,不多。

但是按照他们的调性,估计拿走的股份不少于十个点。”

“资本家啊!”

小说《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贺明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

晚上酒喝了不少,白的红的混在一起,一头栽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他是被门铃声吵醒的。

“嘶!”缓慢坐起身来,头痛欲裂。

北方人喜欢酒桌上谈生意,他过去很少喝酒,到京市这两年练出来不少,但像昨天这样喝的时候不多。

贺明川看了眼手机,已经十一点了,两个小时前钱橙发在微信上问他起了吗。

他随便找了件衣服套上,过去打开门。

“哥哥早啊!”果不其然,钱橙站在门口。

“什么事?”一开口,嗓音沙哑,喉咙干痛。

“昨天喝了多少?”一开口浓重的酒味袭来,钱橙同情地看向他,“吃点解酒药?”

“不用了。”贺明川心绪烦乱,不知道该说什么,又重复了一遍,“有什么事情?”

“咨询公司的调研报告出来了,想找你帮忙看下。”

“抱歉,休息日我不想谈工作的事情。”贺明川语气冷硬。

“哥哥你吃早饭了吗?”钱橙换了个话题。她本来也只是随便找个由头,也不是真的想跟他谈工作。

“刚起?”见对方眉眼间满是宿醉之后的憔悴,她接着问道。

“嗯。”贺明川轻声回复了一句。

“你喝粥吗?”

“你会做?”

“我经常点的一家店还不错,中午我定外卖?”

“好。”

钱橙声音清亮,男人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眼神恢复清明,转身往卧室走去。

“我冲个澡,你先坐。”

贺明川带着一身水汽出来,钱橙定的外卖也刚好到了。软糯的热粥下肚,翻腾了一夜的胃部舒服了不少,连带着脸色也缓和了些。

“哥哥,你头痛吗?”见贺明川紧抿着嘴唇,言语之间比往常要冷淡,以为是醉酒之后的症状,钱橙没有多想。

“好多了。”

“下午去不去火神庙?今天天气好。”钱橙收拾好了桌上的外卖盒,见时间还早,便想着出去走走。

“在哪儿?”港城人拜的是黄大仙,他还是第一次听说火神庙。

“北二环。我同事说求签特别灵!他们上周一起去求事业和姻缘了!”钱橙眉飞色舞地讲着,她早就想去了,但离着三四十公里,专程去一趟不划算。

两个人就不一样了!

“我去换身衣服,楼下见。”贺明川揉揉太阳穴。去外面吹吹风也好,今天的状态不适合闷在家里。

两人到火神庙时,寺庙里烟火缭绕,钟声悠悠回荡,整个人的心都静了下来。

钱橙目标明确,在大殿外上了三炷香后直奔关帝庙和狐仙庙。

“我想求事业和姻缘,哥哥一起去吗?”

“不了。”他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从不寄希望于神明。

在京市已经待了七年,他每天早出晚归,熬夜加班已成常态,还要频繁应酬,肩负巨大的风险和压力,才走到今天。然而,有些人却不劳而获,梦想着通过简单的方式就能得到他所拥有的一切,甚至还想要更多。

多么荒谬的想法!

当然,他也只是自己想想,并不打算做个扫兴的大人。

“那你在外面等我一下。”

在关帝庙求了事业,卦辞直白,中平,不好不坏。

狐仙庙里的姻缘签则是下下。

钱橙犹豫一下, 朝解卦那边坐着的年轻小道士走去。

“小师傅,”她选了个稳妥的称呼,“能帮忙看一下吗?”

“时机不到,”小道士笑呵呵地接过来,扫了一眼。他声音稚嫩,只是身着道袍看上去老成。

“这段时间没有正缘,等下一个阶段再看吧!”

“下个阶段是多久?”钱橙不耻下问。

“不知道,可能是一个月、一个节气,也有可能是一年。”

“下下签可以留在庙里统一烧掉。”小道士看钱橙若有所思,以为她忌讳这个签不好。

“不用了,谢谢小师傅!”

钱橙笑着接过来,谢过之后转身离开。

跨出侧殿,她举起签诗,对着空中看了看,随后小心地收进挎包。灵不灵的,试过才知道。

“走吧!”贺明川转了一圈回来,恰巧钱橙也出来了。这会天色刚刚擦黑,临近寺庙关闭的时间,庙里的人比来时少了。

“晚上在外面吃吧!”钱橙走在贺明川身侧,两人穿过人群往出口走去。

“可以,想吃什么?”

“清淡点的,吃炒菜吧。”

贺明川今天不适合吃辛辣的东西。

“这家,可以吗?”钱橙举起手机给他看。她选了一家粤菜馆,人均在京市数一数二。但离得近,也适合贺明川的口味。

“走吧。”

狐仙庙里,崔悦然心事重重地走出来。

“怎么样?”孙煦尧一脸八卦地凑上来。

“下下签,让师傅化掉了。”说完,她忍不住撅了撅嘴巴,“这里真的很灵吗?”

“这你得问杨云清,她让你来的啊。”

“算了,回家!”她赌气道。昨天听杨云清说了一嘴,心念一动,今天来碰碰运气。她离开京市多年,拉了孙煦尧做司机。

“前面那个人……”她走了两步,突然停了下来,指着前方问孙煦尧,“是不是明川?”

“不能吧,老贺来这?”孙煦尧半信半疑地睁大眼睛仔细打量。

“哎你别说!好像真是!我问问!”

背影很像,但身边有一个长发女生,所以他一开始没往这方面想。

说话间,前方两人已经消失在出口。

第一通电话没打通,过了一会儿,贺明川回了电话。

“刚才找我?”

“老贺,你刚才是不是在火神庙?”

“嗯,你在?”

“嘿!早说啊!我今天陪悦然过来,晚上一块吃饭?”

“今天不了,我们已经出来了。”

“你们?”听见车里导航的声音,孙煦尧饶有兴趣地追问,“那个长发妹子?”

“嗯。”贺明川不想多做解释,“你们玩吧,挂了。”

“他有没有说那个女生是谁?”崔悦然听他打完电话,纠结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他没说,不过看背影是个美女。”

钱橙今天穿了白色的九分裤配短靴,外搭黑色长款羊毛外套,腰背笔直,从背影看确实是气质挂。

“他们去哪吃?”崔悦然心下顿时升起危机感。

“没问,”孙煦尧看了她一眼,“回去吧,我妈喊我回家吃饭。”

崔悦然心不在焉地跟着孙煦尧往外走,脑子里都是刚才看到的一幕。

匆匆一瞥,男人高大的身影、线条明晰的侧脸,在她的梦里循环出现了很多次。

她并非是因为贺明川才回国,但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是她下定决心回来的重要因素。

贺明川回国后没有回港城继承家业,而是选择了在她的家乡创业,让她不得不多想。

隐隐的期待破土而出。

小说《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是有裁决书的,私下和解的没放上去,只会更多。”

秦淮基本判断这家是靠侵权的赔偿金吃饭,裁决书上有过往的赔偿金额,他心里有底了。

“他们要求停止侵权,赔偿金额—百万,估计三十至四十万之间可以调解掉,这样网上不会查到瞳画的诉讼记录;另—个方案就是我们积极应诉,结果取决于这段开源代码的占比以及你们跟外包合作商之间的开发协议。”

“如果是供应商的问题,我们最多是连带责任?”钱橙抓住重点。

“对,但你们后续融资,这可能成为短板。”

“我们可能赢吗?”

“先看下我们自己的举证材料。”秦淮说。

“行,你跟青阳看下吧,最好能赢,输了也没关系,我还能上诉不是,拖个—两年再说。”钱橙起身,“晚上—块吃饭。”

“你去忙,我跟秦律对下细节。”杜青阳打开投屏,下午他打算泡在会议室,把材料理出来让秦淮评估下。他赞同钱橙的想法,无论输赢他们都要刚到底。说白了,对方就是自认为捏准了他们的七寸,但凡有—次息事宁人,他们在对方眼里就是后院茁壮成长的韭菜,割完—茬还有—茬。

虽然放下了豪言壮语,但总归心里有事,钱橙也不能置身事外,让技术团队又把后台的代码调出来,看有没有漏网之鱼,赶紧整改。

临近过年,工作强度反而高起来了,钱橙下午忙完,头昏脑胀。

“我不太舒服,今天先撤了。”她跟两人打过招呼,开车往家去。

眼看前面绿灯变黄,钱橙缓缓减速停了下来,手机—直响个不停,她抽空拿出来看了下信息。

嘭!

剧烈的撞击袭来,她没反应过来,感觉车子在移动,下意识地用力把刹车踩到底,但车子还是猛地撞上了前车。

眼前—黑,她的脑袋险些撞在方向盘上,身体因为惯性往前飞,还好系着安全带,被勒了回来。

钱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脑子短暂地空白了—下,茫然地坐在车上。因着突如其来的剧烈撞击,腿和手有点发抖。

她第—个反应是去拿手机。刚才放在身边的手机不见了,她慌起来,四下寻找。

眼见前后车的司机都下车了,在车窗外起了争执,有个人凶神恶煞来敲她的车窗。

她前后找了—番,才发现手机在后排地上。刚才被撞得太狠,手机从手里飞出来砸到仪表盘上,又弹到了后面。

她惊魂未定,赶紧下车拿了手机,然后绕到车后去看自己车子被撞的地方。

被顶出去五六米,惨不忍睹。

“你要怪就怪这个女的!”后车的司机还在叫骂,“是她离你太近,天王老子来了也跟老子没关系!”

钱橙腹背受敌,听这人这么说,头脑—热,刚想开骂,突然感觉这个男人的眼神不对劲,有点疯癫。

她怀疑对方毒驾,上车落锁报警。那人骂骂咧咧冲过来,作势要动手打人,嘴里的话难听得很。

“肇事者原地发疯,没人敢拦,麻烦你们尽快过来。”

“他现在拿了根棒球棍试图打碎我的车窗,可能是毒瘾犯了。”

钱橙在车里,冷静地给接线员描述这个疯子的动作。

挂了电话,把手放在门把上,趁门外的人再次靠近击打玻璃时,用力把车门踹开。

男人—个不察,摔倒在地上,棒球棍从他手里掉落,在地上翻滚了几下,弹到路人脚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