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本小说推荐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

全本小说推荐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

萧君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云绾儿萧晏之   更新:2024-05-15 23: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绾儿萧晏之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本小说推荐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由网络作家“萧君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

《全本小说推荐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精彩片段

马甲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古代言情、甜宠、穿越、佚名古代言情、甜宠、穿越、小说《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佚名为主线。萧君子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目前已写1000087字,小说最新章节第600章 完结,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古代言情、甜宠、穿越、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书友评价

有人给我点赞吗期待[笑]

越到后面越看不下去,为什么男二女二戏份那么多,而且内容也是她逃他追,真的没意思,搞两条差不多主线实在是画蛇添足,没见过谁家男二女二戏份那么多,甚至中期都超过了男女主,高开低走

看了一下评论区,这就是言情文,没有权谋,没有宫斗什么的。

热门章节

第99章 来了

第100章 主人家跑了

第101章:他的心狠

第102章 给她三天

第103章 降太子侧妃

作品试读


她不愿多想又不得不多想,这殿下的女人若是跑了,第一个受罚的就是她。

云绾儿哼着小曲儿跟个没事人一样上楼。

南青已经不知道第几十次对自己说想多了,实在要疯。

云绾儿终是露出了马脚,“南青。”

“云姑娘。”

“你的契籍是谁在保管?”

南青看了看云绾儿,她神色日常,就像在说一件很小的事一般。“不知。”

“你也不知道?会不会是厉嬷嬷保管。”

南青还是道:“不知。”

“哦,你去休息吧,我睡个回笼觉。”

南青点头真去休息。

二楼廊上没人,整个驿站看二楼也如往常一样,南青却是在想云姑娘会不会偷偷进厉嬷嬷的房间,守在了楼下暗处。

到了中午,云绾儿真的就是刚睡醒,等着吃中饭,南青守空。

到了下午。

云绾儿吩咐:“南青,吩咐厨房晚上帮我备点酒菜,我要与殿下来个难忘今宵。”她面带笑意,平日就古灵精怪惯了,这话真如平常说话一般。

南青应声:“好。”

厉嬷嬷看的最多,看了看南青,知道南青定是有所察觉,她只当不知。

云绾儿若真是看不上荣华富贵,她当高看她一眼,殿下未婚,这云绾儿留着终是祸害。

傍晚萧晏之回来,云绾儿就守在门口,她满脸笑意,很开心,“回来啦!”

萧晏之眉眼立即柔和起来:“怎在门口?”

“等你啊!我准备了礼物送你。”

萧晏之挑眉,他好似还未准备过礼物给她。

许槿之:“……”他应该晚点回来,早知如此,来的时候他也带一个了。

云绾儿带着萧晏之上楼,屋里小桌上已备好了酒菜,看着是已经准备了有一会儿。。

萧晏之:“今日是什么日子?”

分手的日子啊,好聚好散嘛,云绾儿心里这么想,嘴里却是道:“坐,今天我想到一首歌,很好听,就想唱给你听。”

萧晏之坐下:“哦?什么歌?”

云绾儿拿起空酒杯,抵着嘴,道:“你听这首也是我喜欢的。”她清了清嗓子,唱道:“我是配角,怎敢吃醋?我是过客,早有觉悟。我是你不值一提的,可有可无。清风 白昼,翻过了九州,天高任我游,我在,雪下了白头。佛前参不透,众生皆沦为苍狗,不必追问是否或知否……”她语音欢快,唱的很认真也快乐,如她此时的心情。

萧晏之弯唇,有一种欢喜是会慢慢渗透到内心深处,越来越深,不知缘由,不明就里,只知道,真好!

云绾儿:“怎么样,好听吗?”

萧晏之点头,给自己倒酒,也给云绾儿倒酒,道:“何事如此开心?”

云绾儿:“开心还要分什么事吗?想开心的时候就开心啊。”

两人碰杯,一起喝下。

云绾儿给萧晏之倒酒,道:“再喝几杯,夫君辛苦,是不是许久没有这样惬意的喝酒了?”

萧晏之:“为什么准备在楼上?”

云绾儿:“当然,我只想唱给你听啦,还有……”

萧晏之:“还有什么?”

云绾儿凑近萧晏之耳语道:“让我试试书上说的难忘今宵是什么样的?”

萧晏之转眸,看到她眼里明晃晃的想搞事,有点期待。

云绾儿弯唇一笑起身去拿自己准备的礼物。

是一幅她自己画的画,云绾儿递到萧晏之眼前道:“打开看看。”

萧晏之接过,慢慢打开画卷。有些震撼,不禁被云绾儿的画技给折服,画中一个紫衣男子站在城楼之上,只有背影,不用说也知道是他。男子看着不远处劳作的劳工,那片房子已上梁,主要是这些劳工脸上的表情,都是开心的,欣喜的,表情各异,带着美好的向往和祝愿。而他身后是沧州城内,同样一片祥和,老人小孩,牵手逛街,街铺老板同样表情不一,细节刻画很到位,惟妙惟肖,彰显的是他治理的成果。这样的画工没有几年的磨练是不成的。

小说《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南青点头:“云姑娘出门,厉嬷嬷便派人跟着,回去之后厉嬷嬷便等着云姑娘给她训话,云姑娘没忍住……”与驿站那些人说的一样,多了跟踪之事。

萧晏之心里有了计较,要进屋,门一推锁上了。

萧晏之脸黑,总不能翻窗进屋,那不得被人笑话。

南风道:“主子,我来。”只见南风拔出匕首,对着门缝一挑,内栓挑开。

萧晏之推门进屋,屋内有轻鼾声,不禁感叹,心真大。

萧晏之褪去衣衫,睡在云绾儿边上。

像是习惯,云绾主动钻进他怀里睡。嘟哝:“回来了。”

萧晏之轻“嗯”一声,轻拍云绾儿,示意继续睡。

次日,云绾儿睁开眼就看到萧晏之,疑惑道:“你怎么来了?”

看了看门,她明明锁了啊,问:“你怎么进来的?”

萧晏之皱眉起身:“醒了就跟我回驿站。”

“不去。”她也有脾气的。

“你打算一直住这里?”

云绾儿眉眼弯起:“你同意的话。”

“吾不同意。”

云绾儿撇嘴起身,帮萧晏之穿衣服。

萧晏之:“吾已知晓缘由,错不在你,吾不会责怪,你也把厉嬷嬷气狠了,她还从未被人指着鼻子骂过,此是就此揭过如何?”

云绾儿不说话,默默穿衣。

“吾也说了厉嬷嬷,想来她会收敛些。”

云绾儿抬眸,“这还差不多。”

萧晏之弯唇,捏了捏她的小脸,道:“你还惹不得了。”

云绾儿:“欺负也要有个度,倚老卖老也要有理有据,张口就来反正我受不了。”

萧晏之:“吾知晓了。”

两人穿好衣服便离开客栈,云绾儿主动去牵萧晏之的手,道:“说来,我们还未牵手逛街过。”

萧晏之别扭,又不排斥。

两人俊男靓女,衣着不凡,叫人羡慕,百姓频频侧目。

再回驿站厉嬷嬷头上还有抹额包着,看来是等在门口有一会儿了。

厉嬷嬷福身:“殿下,云姑娘,老奴僭越,还请云姑娘莫要与老奴一般计较。”若是计较起来,云绾儿也是半个主子,她一奴才身份,细算起来确实僭越。

萧晏之没说话,只能云绾儿给台阶,道:“厉嬷嬷也是关心殿下,绾儿年纪小不懂事,还请嬷嬷也莫要与绾儿一般计较。”

厉嬷嬷:“是,云姑娘不怪老奴便好。”

萧晏之:“走吧,先吃早膳。”

“好。”

许槿之早就办公去了,萧晏之与云绾儿一道吃早膳,厉嬷嬷也没在边上讨嫌。

萧晏之给云绾儿夹一个汤包,道:“嬷嬷极少放低姿态,今日之后会想来会看清立场,把你当主子看待。现在如此以后亦会如此。”他这话算是提示,以后也会是主子。

可惜两人不在一个频道,云绾儿内心腹诽,厉嬷嬷手段一般,有点失望,现在她还要想办法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走。

面上点头:“我知道了,以后尽量不给你添麻烦。”

萧晏之看了看云绾儿,她是没听出来,罢了,等回京再说也不迟。

贪官罪行审理差不多,贴了布告,许槿之带着官兵抄家,第一个抄的就是沧州知府的家,那场面,一个大快人心,一个热闹。

云绾儿去城门口时,孩子不多,都被人带着去看热闹了。她今日也不用教了,也去看热闹。

沧州知府的家门口,好热闹,有些事一辈子也只能看一次,百姓卯足了劲儿往前冲。

有喜也有悲,被抄家的官员家眷就倒了霉,不论男女老少皆为奴籍。

一个一个被官兵扣押跪在府门口当街示众。

百姓拍手叫好,直呼罪有应得,贪污赈灾银子,那是多伤天害理,那得害了多少人食不果腹,生生饿死,到现在还有人流离在外,本就天灾,如今加上这些贪官还有人祸,焉能不叫人气愤?

小说《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写一份奏折,厉行舟许久才回来,云绾儿接过奏折,打开一看,哦豁,朝廷所拨赈灾款二十万两白银,所用之处都是大概数字,折合一算跟二十万两也对的上,只不过数字便是数字,实际多少就不知道了,也不知道贪污了多少,就当他毛估五万两吧。

灵机一动,起了身,走到砚台边,拿起笔蘸墨,写道:所查无误。所幸没有繁体字,再者她原来的字也不弱。

又拿起专属巡察使的专用印章,要印下之时又抬起了手。看向厉行舟:“嘶~大人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厉行舟眼睁睁看着,感觉心都被人拿捏着,问:“忘了什么?”

云绾儿收起印章,放回去道:“规矩。”

轻飘飘的两个字,是提示,却是叫厉行舟心悬起。

云绾儿坐回那堆账本前,道:“大人看着办,都是官场人,规矩不用我教吧。”说完拿起一本账本查看。

厉行舟笑了,就怕来个不贪的,道:“规矩下官不是很懂,不过沧州的规矩倒是有,大人稍待。”

云绾儿官腔起:“诶~不急,规矩可不是给我的。”用手指了指上面。又道:“给你两日时间慢慢考虑。”

厉行舟笑不出来了,这,这,这哪里是巡察使,是土匪啊!像翻脸又不像翻脸道:“那两日后再来找大人。”

云绾儿面无表情点头:“去吧。”

南青,南羽,看得一愣一愣,昨天的佩服还没消化,今日的佩服又起了,倒不是因着她要同流合污,而是要刮人一层皮啊,厉害了,可惜是个女子。

云绾儿没管别人怎么想,开始做美梦,这厉行舟会给她多少银钱,要是有一万两也好,她要是一下有一万两,这辈子就吃喝不愁啦,哦,不,是几辈子不愁,想想都美。

等等!

她没有身契怎么办!

县衙是造身契的好地方,也不知道能不能叫厉行舟办给她弄一张。

云绾儿美滋滋的查账,也就是随意翻翻,大门是敞开着,她做什么都在别人眼皮子底下。

南青有一点看不明白,云姑娘在傻笑什么。

客栈中

萧晏之脸上一塌糊涂不能见人,用水洗了很久才把脸洗干净,想到云绾儿好气也好笑。

想不通她这些是从哪里学来的,总不可能是云氏一族教的吧,没有一定的所闻所见,如何会有这等做派。

南风进客栈禀道:“主子,厉行舟把昨日那些人又聚在了一起,这次又多了几位大人,门口把守严密,南风无法探听。”

萧晏之皱眉,“她在干嘛?”

南风知道问谁,回:“云姑娘在知府县衙,好像在查账。”

“查账?”倒是真小看她了,只不过,怕是要白忙活了,不过有她吸引注意力更好。

南风:“现在怎么做?”

萧晏之:“去弄几身小厮衣服,去那昨日没见过的几位大人家里。”从小官着手。

“是,属下这就去。”

而那边开大会,居然吵了起来,有些钱大头不想拿只能朝下属搜刮,搜刮太过就会引起不满。本来说好铁板一块,无意间就被云绾儿撕开了口子,效率一下加快。

云绾儿打了几个喷嚏,骂道:“在背后骂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别贪污啊!”她百无聊赖,脚架在桌子上,脸盖着账本,不管了,先睡为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