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畅读佳作

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畅读佳作

萧君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是以云绾儿萧晏之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萧君子”,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别人都是穿成郡主,公主的,她到古代偏偏就是个家族里的继女。寄人篱下过了些年,就被家族的势利眼们送给了太子当礼物。她想逃也无处可逃,她所幸认下这次,当太子外室好歹能攒些银钱,到时候逃命好用。于是攒够钱的她,当天就跑路了。腹黑太子火冒三丈,势必挖掘三尺抓到她。某少女:我可不想当小三,太子殿下拜拜啦!...

主角:云绾儿萧晏之   更新:2024-05-15 23: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绾儿萧晏之的现代都市小说《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畅读佳作》,由网络作家“萧君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是以云绾儿萧晏之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萧君子”,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别人都是穿成郡主,公主的,她到古代偏偏就是个家族里的继女。寄人篱下过了些年,就被家族的势利眼们送给了太子当礼物。她想逃也无处可逃,她所幸认下这次,当太子外室好歹能攒些银钱,到时候逃命好用。于是攒够钱的她,当天就跑路了。腹黑太子火冒三丈,势必挖掘三尺抓到她。某少女:我可不想当小三,太子殿下拜拜啦!...

《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畅读佳作》精彩片段


云绾儿此刻困意下去,清醒了些,问:“嗯,你在沧州呆多久?”

萧晏之:“安顿灾民,想来不会那么快,要建屋,要分地,至少得两三个月吧。”

哦。那就是是两三个月的男朋友了。

云绾儿心情好的抱住萧晏之,她要是有个短暂的男朋友,那就该珍惜相处的时间。“好,接下来两个月两三个月,你负责工作,我负责照顾好你。”

萧晏之眼眸中有笑意,“随你。”

云绾儿的小脑袋在萧晏之的脖间蹭了蹭道:“那一会儿,我帮你洗澡。”

他又是道:“随你。”

她今日突然粘人起来,萧晏之也不反感。

隔间“哗哗”的水声止住,云绾儿就知道水差不多满了。

替萧晏之宽衣解带,拆卸发冠。

“以后都要这么晚回来吗?”

“若是事情多,大是还会再晚一些。”

“好辛苦。”

“说来你好像懂的事不少。”

两人开始闲聊起来,云绾儿俏皮道:“我天资聪慧啊,老天爷也宠我。”可不嘛,她在犄角旮旯好好的,都能跟太子搭不上边,可不是老天宠她嘛!

萧晏之弯唇跟她说话愉快也轻松。

衣衫褪去,云绾儿把衣服挂在屏风上,给萧晏之找好寝衣,然后挽起衣袖进隔间。

她拿起浴桶间的巾帕给萧晏之擦洗,心情愉悦,自己的矜贵男朋友,当然要自己宠着了,两个月而已。

萧晏之靠在浴桶上闭目,洗澡他极少叫人伺候,她不嫌劳累就由了她去。

只不过云绾儿嘴里哼起了小调,萧晏之睁开眼问:“唱的什么?”

“家乡的歌。”

“是什么?”

“不知道什么歌,我唱给你听。”她拿起手中的巾帕卷了卷当话筒,“我喜欢里面的歌词。你听:你呀,借那风越海峡。一路坎坷,总要去经历它。我们翻过山,遇晚霞。去寻无人知晓的花。你呀在黑夜,别害怕。萤火月光做引路的灯塔。我们风作伴梦作马。追呀迎呀最热烈的年华。”她唱的欢快,表情是发自内心的开心。会感染人:“好听吗?”

她声音清脆清甜,便是屋外守着的人也听到了歌声,面面相觑,便是厉嬷嬷也是听到了,嘴里不屑道:“狐狸精!”

萧晏之心情愉悦:“好听。”

云绾儿又开始替他擦背,嘴里喋喋不休,“以前听歌我只爱听调调,不爱听歌词,现在后悔了,如果我多记一点,就能多给你唱几首了。”

萧晏之拉过云绾儿,看着她问:“今天何事,这么开心?”

云绾儿承认:“有这么明显吗?”

“说来听听。”

说真话是不可能的。云绾儿道:“我捡到了宝啊,我的夫君是太子,我能不开心吗?”

“只因为这个?”

“嗯,不然呢?”

“若吾不是太子呢?”

“你要不是太子啊,我就更开心了。”说完她立即捂住了嘴,“这话你会不会不开心啊?”

“为何?”

“不说了,再说一会儿哪句话得罪你都不知道。好了,我给你擦好了,一会儿自己起身,衣服给你放旁边了。”说完走人。

穿好寝衣出来的萧晏之头发还是湿的,云绾儿本已睡下,看到又起身,到浴间拿来几个干帕子给他搅头发。

有些是话题是雷区,云绾儿很想问你有几个女人?想想还是算了,反正就两个月。

萧晏之却是随口问:“你读过很多书?”

读书很多她不敢说,因为她的世界读书都多。但是看电视嘛,她绝对是班里第一,嘴里道:“看戏算吗?”

萧晏之笑,她的回答总是出人意料。“看过什么戏?”

“这个嘛,不好说,因为我看过的,你指定没看过,我说了你也听不懂。”

小说《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不枉她有空就追剧,这回怕是死也值了。

厉行舟:“大人请。”

云绾儿也不管了,她现在是老大,请就请。

厉行舟好奇,个子不高,看着也年轻,问:“巡察使真是年轻!”

云绾儿转身:“大人不知道派我来的原因?”

厉行舟一脸懵,道:“什么原因?”

云绾儿凑近:“让我来是齐王好不容易争取的,我走个过场就回。”

厉行舟皱眉,巡察使多大的官职,如何会派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

厉行舟:“大人是……”

“许槿之。”

“莫非你就是……?”

“正是!走吧,我都饿了。”

“是是是,大人请。”

萧晏之跟在身后,看她比看戏都精彩,他真是小瞧了她。

一张桌子,坐了十来个人,菜还没上,云绾儿,道:“你们都是何人?”

厉行舟一一介绍,有佐官,有通判,有州判,有府经历,有驿丞……

好家伙这些官干什么的她都一无所知,道:“都坐,我也没什么架子,就爱吃吃爱喝喝的性子。”

对着身后人道:“有阿大在,你们也去吃点东西。”

“是。”

三人退出,两人守着包厢门口,南青去叫吃的。他们三人一看就知道是高手,撑门面杠杠的。

菜很快上齐。

萧晏之看着面前的小女人,把他当属下,不气,欣赏之意油然而生。

云绾儿:“都吃,今天不喝酒,你们喝。”她先动筷大快朵颐起来。

那鸡腿,徒手掰,大口吃,看得人一愣一愣的。“你们吃啊,别看着我吃,这赶路一路都没吃好,我今天肯定要补回来。”说话随意还有纨绔的意思。

“吃,都吃。”在座的没有人觉得违和,要是他们赶路,怕也会如此。

渐渐的都拿起了碗筷,她不喝酒,也没人喝酒,有人拘谨,有人不拘谨,像厉行舟就不拘谨,他有大肚腩,一看平日就没少吃喝玩乐。

云绾儿吃的差不多了道:“阿大,你也去吃,换个人进来便是。”

“是。”

萧晏之转身,走出包房,没多久南风进来,冷着脸,工作时,随时保持戒备,那态度自是不一样。

云绾儿毫无形象的靠着椅背,翘起了二郎腿,看着一桌子的人。不禁腹诽一桌子贪官,这可怎么弄,她虽看过女巡案,但是剧本不一样,她怎么弄,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许槿之了,希望他是个有大本事的。

厉行舟放下筷子道:“许大人吃好了?”

云绾儿点头:“不急,我的属下们还没吃饱。”

“大人对属下还真是好。”

“那是,我的命就是他们的命,自然要好生对待。”

南风看一眼云绾儿,主子碰到了个了不得的女子,什么话张口就来。

厉行舟:“那叫人来给大人沏茶。”

“不必麻烦,你们吃你们的,不用招呼我。”

说是这么说,基本上都放下了筷子。

云绾儿不羁的问:“沧州可有什么好玩的?”

厉行舟笑问:“什么是好玩的?”

云绾儿凑近:“自然是女人了,我在京里都被人管着,好不容易出来自然要玩个痛快。”

厉行舟愣,小声回:“有,今晚就给大人安排。”

“诶,不急,总要在沧州待一段时间,明日你找人带着我玩便是。”

“好,明日我亲自带大人玩一圈。”

“那感情好。”说完起身。道:“我住哪儿?”

厉行舟起身:“大人若是不弃,下榻本官处如何?”

“那自是最好的,我还怕今日那伙人再找上我,想来,没有比知府更安全的地方。”

厉行舟弯唇,带着老谋深算道:“我给您安排兵卫。”

“行。有人更放心。”

“大人请。”

“你带路。”

一行人陆陆续续出了包房。

出了酒楼,已是夜间,云绾儿吩咐:“阿大,你带人查刺客,有眉目来报我。”

萧晏之应下:“是。”

“走吧,我倒是要看看,谁敢要我许槿之的命。”放完狠话走人。

萧晏之看一眼南风道:“走。”

两人一起飞身而上,本就穿着黑衣,上了屋顶,人就不见了。

云绾儿认命跟着厉行舟,这短短几个小时,比她几天都累,脑子都快转不过来了。

南青南羽跟着云绾儿,她已经是明面上的主子,半点懈怠不得。而且计划有变,所有计划好似都在跟着她的安排走。


睡了一下午,可以说云绾儿的心真大,睡醒后,云绾儿伸个懒腰,毫无形象感叹:“真无聊。”

南青小声提醒:“云姑娘,你现在是侯府之子。”

云绾儿撇嘴:“我这冒生命危险的,没有银钱酬劳,能坐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加班就更不用想了,走,下班!”表达完不满走出府衙。

南青看一眼南羽,小声:“云姑娘是在嫌弃没给她银子吗?”

南羽点头,“是。”

早早的云绾儿就要回厉府,门口的马车陆陆续续开始散走,她不禁问:“这是在干嘛?”

厉行舟黑着脸出府正好在门口看到云绾儿道:“许大人怎这么早就回了?”

云绾儿笑回:“累了。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开大会吗?”

厉行舟:“有些小事商议一下。”

云绾儿一点也不觉得在开小会,拱手道:“厉大人有事先忙。”朝着厉府走去。

厉行舟看人几乎都走了,转身跟上云绾儿道:“许大人,今日下官夫人特意为大人准备了晚席,还请许大人赏脸。”

云绾儿转眸,看了看天色,道:“也好。”内心极不愿意,应酬那是比演戏还累的活儿。

到了正厅倒是有个中年端庄的女子,在指挥摆菜,见了云绾儿上前来行礼道:“许大人。”

云绾儿稍稍抬手:“夫人不必多礼,有劳。”

厉行舟道:“大人坐。”

云绾儿:“厉大人请。”

主客有位,好在云绾儿学了几天不像样的规矩,知道客人坐的位置。

厉夫人笑:“许大人真年轻。”

云婉绾儿本就想好了说辞道:“本官到哪儿都是最年轻的,因着时常被家父逼着在书房,看着文弱了些,也显小了些。”

厉夫人挂着得体:“原是如此。厉大人当真是人中龙凤,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巡察使。”

云绾儿官腔道,“夫人谬赞,读书人的使命就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说的好,许大人不愧是读书人。”厉行舟赞道。

云绾儿笑中带着无奈:“读书人也有读书人的无奈。”叹了口气,拿起酒壶,倒酒。

厉夫人躬身:“许大人,夫君请慢用。”退了出去。

厅中吃饭的只有两人。而南青,南羽守在云婉绾儿身后,那保护之态,戒备之心,叫人不敢对云绾儿有半分不敬。

厉行舟有专门伺候倒茶倒酒的小厮。

云绾儿连喝两杯酒,忧愁哀愁写在脸上。

有些话题不能聊,她对齐王不了解,“许槿之”这个臭男人也不了解,科考也不了解,官场也不了解,很容易一聊就穿帮。

只能借着愁意死命喝酒,又连着喝了五六杯,看得厉行舟傻眼。“许大人是渴了?”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你这酒不错,贪杯了点。”

厉行舟讪笑:“许大人喜欢可以多喝点,菜也吃。”

“好,厉大人也请。”云绾儿举杯跟厉行舟碰杯,然后吃菜。

厉行舟有许多事想问,开口道:“昨日大人是从哪条道来的沧州?”

云绾儿:“我也不知道,见路就走,好在我的属下知道沧州方向这才没走错。”

厉行舟:“那大人?”试探之意明显。城外流民在哪个方向他一清二楚,就怕遇到了流民。

云绾儿笑:“厉大人,我来的目的你已知晓,其它一概不管。”

厉行舟一愣,放了心,却也没有全部放心。喝一口就,又吃点菜,他对朝中之事虽有了解,但也只是粗浅的,小声道:“武侯站齐王这边?”

云绾儿小声:“厉大人慎言,我父亲是我父亲,我是我,我并不能代表家族。”她高明的话不多,再多问就不行了。

厉行舟知道这是真话,家族中也是有分歧的,端看谁比谁有本事,若是不慎,也可断尾求生。他提酒杯,云绾儿同样提酒杯,一起喝下。

这才坐下没多久,云绾儿觉得累极,应付做官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酒有点烈,还有后劲,云绾儿面红,笑,有点醉意道:“厉行人莫怪,许某酒量浅,怕是陪不了大人了。”

南青立即上前扶过云绾儿道:“公子,你怎么了?”

云绾儿起身道:“头晕的厉害,带我回厢房。”

“是。”

云绾儿转身,打了个酒嗝道:“对不住,厉大人慢用。”

厉行舟早已起了身,这才坐下多久,这人就喝多了,道:“大人请便。”

南青扶着云绾儿走,云绾儿脚步有点虚,不似装的,她是真的有点晕,但是理智在。

南青不禁小声道:“公子,你才喝过几次酒,下次记得不可空腹喝酒,容易醉。”

“原是如此,下次我注意。”

这些话当然是说给厉行舟听的,她太刻意,这说不到两句话就走,很容易起疑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