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热门小说官嫂

热门小说官嫂

一颗水晶葡萄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官嫂》是由作者“一颗水晶葡萄”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所谓官场,是个深不见底的修罗场。在这里,每个人都是棋子,走的每一步,都是整个人生的缩影,棋差一步,就是万丈深渊。人生低谷的张元庆,因为一场意外偶遇自己的顶头上司的领导夫人!从此打开了一条向上征途!面对领导夫人的青睐,事情逐渐越发的诡异起来!深夜,看着窗外,张元庆回首望去,眼神透过一丝狠戾!这到底是一场通天的富贵,还是一场暗局涌动的旋涡场!...

主角:张元庆柳婷   更新:2024-06-11 22: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元庆柳婷的现代都市小说《热门小说官嫂》,由网络作家“一颗水晶葡萄”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官嫂》是由作者“一颗水晶葡萄”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所谓官场,是个深不见底的修罗场。在这里,每个人都是棋子,走的每一步,都是整个人生的缩影,棋差一步,就是万丈深渊。人生低谷的张元庆,因为一场意外偶遇自己的顶头上司的领导夫人!从此打开了一条向上征途!面对领导夫人的青睐,事情逐渐越发的诡异起来!深夜,看着窗外,张元庆回首望去,眼神透过一丝狠戾!这到底是一场通天的富贵,还是一场暗局涌动的旋涡场!...

《热门小说官嫂》精彩片段


给一条生路,听到这句话,张元庆心跳都忍不住加速了。

张元庆忽然想到,靳书记临走之前为什么说不甘心,而且在对自己安排上并没有给出任何建议。

在靳书记重病不愈的时候,他前期是非常排斥自己去照顾他,多次要求自己和他一刀两断,寻求自保。

张元庆自己性子倔,坚持要报恩。后来有一次,靳书记看着他,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其实这样也挺好,你这么做或许会吃亏,却不一定是坏事。”

从那之后,靳书记再也没有阻拦自己去照顾他。联系到自己后来的遭遇,以靳书记的政治智慧,应该是能够猜到的,自己会被打压,他却没有给出任何提醒。

还有靳书记介绍裴碌和自己认识,把裴碌的代金券转给自己,仿佛刻意给两人牵了一条线。

将这一连串的事情联系到一起,张元庆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裴碌点了一支香烟,也给张元庆点了一支:“有些事情不要多想,老靳不告诉你也是好事。只是他大概没想到,你会被重新重用。所以,有些话我要跟你说。”

看得出张元庆还想问什么,裴碌却打断了:“你接触的只是最表面的,这其实也是好事。老靳对你保护的很好,核心的问题没有让你去碰。所以就算老靳倒了,你大不了被扫出官场,很多恶毒手法没必要对你施展。

而我阴差阳错被卷了进去,所以他们要斩断我的所有活路。我想要离开江北,也是想要躲开这些人。现在周市长出面,我暂时安全了。不过你跟着周市长,也要注意保护自己。一些事情不要急着冲在前,哪怕周市长让你去做的,也要三思而后行。”

张元庆隐隐感觉有些不安:“周市长会让我做什么?”

“这只是我的推测,或许他想要借你破局。如此一来,你或许能借此爬的很高,但是反过来你也非常危险。一旦别人造成误会,觉得你有可能掌握了老靳知道的东西。那么他们会以对老靳的方式对你,你要做好选择。现在离场,或许来得及,如果你来海云,保你一生富贵。”

裴碌叼着香烟,目光都有些缥缈。

他语气很轻,却每一个字都有着血腥味,令人感到阴冷。

张元庆强行稳住,没有显得方寸大乱。他告诉自己,裴碌这番话只能信三分。毕竟他只是一个商人,对官场上的事情,不会那么懂。

只是此时的张元庆,自己都没有想明白,有一句话叫做旁观者清。

裴碌没有再说,只是拍了拍他“你无论有什么问题,都能来找我。”

裴碌说完,就回到了主包厢。

张元庆走到外面沙发坐下,他一会觉得裴碌过度解读政治斗争,一会又联想到很多近期发生的事情。

张元庆自然知道,靳书记的对手就是本地派。这也是正常的政治斗争。下放的领导与本地派,本就容易产生一些理念上的冲突。

如今的江北市,本地派的势力很大,隐隐形成了常委会绝对控制权。不过政治斗争最多就是斗垮你,怎么会下这么狠的手?

如果值得下这么狠的手,除非是靳书记掌握了足以颠覆本地派的东西。真要如此,官场之上赶尽杀绝的确无所不用其极。

张元庆回忆靳书记在任最后一段时间所做的事情,只依稀记得靳书记在任的最后阶段,查过历年官员任职档案,别的并不清楚。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张元庆根本猜不到对方的心思。

周强斌解释起来:“你救了我老婆,我给你一场造化。这场造化,就是让你回到市政府,然后晚上参加老领导的晚宴。这是我应该做的,原本也就是到此为止。”

张元庆神色一动,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被调回来之后,先去秘书科。按说周强斌如果看重自己,应该是调到秘书二科才对。

现在他明白了,周强斌原本的计划之中,没有打算让自己担任秘书。

特别是那天晚上,自己明明顶了他一句,他仍然要把自己带到晚宴,应该就是他想要给自己一场造化。

按照原计划,这场造化之后,自己的好运就应该结束了。

那为什么又改变了想法,张元庆好奇地打量周强斌。

周强斌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不过你小子的表现,确实很精彩。那天晚上我本想,你若是跟着老领导走了,去省委宣传部也是一件好事。在饭局之前,其实我与老领导交流过。

所以那天晚上老领导对你多有关注,但是我的提议只是一个引子。后面老领导对你是真的喜欢,想要把你带走。然而看到你的表现,我又后悔了,所以没有放人。”

张元庆联想到那天晚上,老领导对自己的确有几分关注。原来在当时,老领导准备把自己带到省委宣传部。

要不是自己的表现,怕是自己现在也不可能成为周强斌的秘书了。

“后面带你去调研,你的表现很不俗。我发现你的心思缜密,而且做事不循规蹈矩。海云集团那一次,我对你很满意。包括这一次……”

周强斌笑容多了一点玩味。

张元庆汗颜:“领导你别调侃我了,这一次是我玩砸了。”

周强斌却摇了摇头:“跟你的关系不大,就算没有你的话,他们也会动手的。你确实有失误,却不是致命的失误。我给你压力,是想要看看你的潜力在哪。没想到,你很快摸清了我的意图,证明你的格局和眼界是有的。”

这个格局和眼界,正是之前跟着靳书记一年磨炼的。

张元庆叹了一口气:“可是我还很稚嫩,无法给领导助力。”

周强斌却一口断言:“错,你可知道秘书和秘书是不同的。秘书分为三种,一种就是俗称的狗腿子,紧跟领导步伐,极近阿谀之能事。这种人善于狐假虎威,工作中会借势。用得好,便是刀。用得不好,就是祸。

第二种是谨小慎微者,处处小心,看似圆满实际上以保全自己为中心。这种人如同盾,护卫在身边,可防暗箭。但是这种人无法独挡一面,而且关键时刻,指望不上他们。”

周强斌说着,直视张元庆:“你属于第三种,你身有傲骨,心有韬略。哪怕作为秘书,不会当这个人的影子,而会有自己的想法。用之正,则可屠龙。用之邪,反伤自身。”

张元庆瞪大眼睛,没有想到周强斌给予自己这么高的评价。

不过屠龙术在官场,可不是什么好的名词。

周强斌淡淡说道:“我看人向来很准,这是我的处世之道。我喊你来我家摊牌,便是已经看中你。若非如此,就算你救了我老婆,我不会让你进门的。”

此番话,流露出周强斌无比的肯定。张元庆虽然诚惶诚恐,但是内心是感动的。他是希望能够通过能力,获得别人的认可。挟恩图报,不是他所希望的。


中午的酒桌上,除了叶山秋之外,还有一个分管殡丧咨询室、殡丧业务接洽处的张大强以及一个负责党工办的以及火化车间的部长苏力。

党工办兼火化车间,张元庆笑着主动和他握手:“苏部长是党建、生产两手抓两促进啊。”

苏力有些诧异,官场上的人,听说他是管火化的,都是避之不及。这个来调研的小伙子,倒是没有这个忌讳。

叶山秋眼神动了动,脸上也多了一点笑容。

“张科长看着面生,之前是在哪个单位?”张大强对这个年轻人有些好感,主动询问他的来处。

张元庆也不避讳,说自己之前是市委办公室的。

三人闻言都流露出惋惜的神情,市委办公室都是领导身边的人,就算同样是副科,在市委办公室和到民政局就大不一样了。

更不要说,挂个三级主任科员,然后发配到殡仪馆了。

沾了这个晦气,想要在官场上再有进步,几乎不可能。试想,哪位领导会用一个在殡仪馆出来的人做秘书?

看到三人沉默,张元庆却微微一笑:“来,喝酒。”

叶山秋等人看他故作坚强,纷纷举杯和他共饮。一顿酒喝下来,基本上都熟了。

苏力喝大了,拍着张元庆的肩膀说道:“张科长,你虽然是来调研的,但是等于一起共事。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找我。火化车间那里,我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张元庆哑然,我找你到火化车间帮什么忙?

叶山秋等人哈哈大笑,赶忙替苏力赔罪:“这家伙以前是跑业务的,就是因为讲话不注意给投诉好几次,现在管火化了。”

苏力喝大了,来了个“现场直播”,趴在桌子边就吐了。

张大强嘿嘿笑着:“这家伙,不能喝但是天天喝,别没熬退休,自己把自己业务做了。不过这家伙火化,身上都是酒精,比较省燃料。”

张元庆倒是大开眼界,这边人开玩笑,还真是什么都敢开。

叶山秋却摆了摆手:“早晚都是这一遭,人生不过二两酒……都是黄泉路上人……”

这番话,说得倒是很有水平。听说这叶馆长以前还帮忙给人写悼词,文字功底应该不错。

……

喝完酒之后,张元庆独自一人出来吹风。殡仪馆附近就是一片田野,远处是正在修的马路。

走着走着,有一个小型的人工湖,这里较为僻静。

张元庆点了一支烟,看着微风中波光粼粼的水面。心中难得平静了下来。

想到叶山秋等人的话,固然有道理,可是人生在世,怎么能一点追求都没有。正因为光阴苦短,所以更要作出一番事业。

回忆起靳书记,想到与他一起上山下乡,摸爬滚打在基层,试图要为江北市深化改革、转型升级摸出一条路。

这一年令他无比充实,只可惜,靳书记英年早逝了。

正当张元庆感慨万千的时候,突然看到一道靓丽的身影。一个女人正在湖边摄影,女人背着双肩包,穿着宽松的工装裤,戴着鸭舌帽,手里拿着一个照相机认真拍着。

因为中午天热,她将外套脱下系在腰间,露出里面紧身背心。这女人有着三十多岁女人的风韵,又有着二十岁女孩的青春活力。

皮肤白皙,而且看起来很有胸怀。当她将外套系在腰间的时候,顿时附近的风景都像是活了起来。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窗前看你。

张元庆不由觉得赏心悦目,多看了她两眼。

女人应该爱好摄影,拍了不少照片,从姿势看非常专业,而且身体弹性很好。

等了一会,张元庆看了一下时间,准备回去睡觉了。

刚刚转身没有走几步,突然听到了一声尖叫。

他连忙回身看去,那女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掉到湖里面去了。这种小型人工湖挖的很不规则,旁边都是淤泥。

一旦掉进去,很有可能双脚被陷住,想要抽身却做不到。

张元庆从小在农村长大,自然明白这个道理。看到女人已经呛水了,他将外套一脱就跳了进去。

好容易把这个女人捞了上来,对方已经昏迷了。

张元庆怀疑水已经进入她肺部,试图拍出来,却发现于事无补。

他当机立断,立刻扛起女人就往殡仪馆停车场方向跑。

跑到门口的时候,正好苏力和张大强在门口说话。两人看到张元庆扛着一个人往这里跑,都吓了一跳。

“张科长,你这是干啥……往哪个科室送啊?要不要办手续?”苏力还没缓过劲,愣愣的说到。

张元庆没好气道:“人还活着,我往医院送!”

说完也不废话,将自己车门打开,把人扔到了后座。

开车的时候,还在想苏力这说话风格,这要在外面,给人打死都有可能。

将车子开到了医院,张元庆赶忙把人送去急救。好在抢救及时,没有多大的问题,就是要住院。

张元庆把包丢在旁边,然后帮忙缴费离开。

收费的那人看到张元庆都有些纳闷:“这位先生,你家里人怎么三天两头进抢救室?”

张元庆感觉这个收费员跟苏力有的一拼,翻了一个白眼:“什么我家里人,我是碰到别人出现意外,帮忙送到医院而已。”

“哦,我想起来了,昨天就是你救了一个老妇人。那位老妇人后来专门来问你名字。她丈夫更是让我们看到你留意一下,问你哪个单位的,要给你送锦旗。”

因为是昨天的事情,收费员还记得他的相貌。

而且那位老妇人的丈夫看起来就不简单,找到院长还查了监控,说是一定要找到这个小伙子表示感谢。

张元庆摆了摆手:“还是别了,人家听到我单位,估计觉得晦气。”

张元庆交了费就离开了,也没有留下名字。

别等到人家来殡仪馆感谢自己,送个锦旗“见义勇为,救人一命”。到时候这锦旗挂在殡仪馆,估计谁看都古怪。

知道的,了解自己是在外面救得人。不知道的,还认为自己在火炉子里面救人呢。

不过张元庆离开不久,一辆黑色奥迪停在住院部门口,保安看到车牌号码尾号“006”立马闪开。

一个中年男子从车上急匆匆下来,国字脸一脸威严。司机也跳下车,紧随其后。

两人进入医院,所到的病房,正是那位摄影少妇所待的病房。

而在他们到达的同时,医院的院长以及科室主任也都急忙赶到,动静不小。


之所以不给张元庆配电脑,无非就是冷淡他,反正任潜学早就对秘书科的编制虎视眈眈了。

经过昨天的谈话,任潜学觉得张元庆没啥背景,所以就更加没把他当回事。

现在周强斌过问,老任只能把陈强给推出来。作为下属,背锅是你的本分。

陈强不能得罪老任,但是他也不能说流程慢,否则就得罪了其他科室。特别周强斌的意思不好揣摩,万一他真的把其他部门拉来,当面对质,自己就死得更惨。

所以陈强被逼无奈,只能低头认错:“周市长,我……昨天忙忘记了,今天肯定补上。”

周强斌冷笑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任潜学只能痛下杀手:“老陈你是怎么干的,作为主持工作的副科长,我多次说了,要关心同志。元庆同志来了有两天了,你连最基本的配置都没有解决,令人心寒啊。”

陈强被骂的满脸通红,他知道任潜学是在打“七伤拳”,伤人先伤己。

不过陈强才觉得真的心寒,你这个七伤拳打得不完整啊,伤害值在自己这边拉满了。您二位是一点没有沾到。

“是是是!我一定改正。”陈强叠声答应下来。

钟颖在一边只想说,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陈强这个贼眉鼠眼的老银币,竟然也有今天。

其实今天上午这个老银币要是不生事端,本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他自己犯贱,非要去拨弄是非。现在好了吧,被骂得跟孙子一样。

任潜学来回骂了两三轮,看到周强斌的脸色转暖,这才松了一口气。

任潜学虽然挂了一个第一副秘书长的职务,实际上要不是兼着办公室主任,自己正处编制都没有办法解决。

作为第一副秘书长只要把市长伺候好就行了,但是作为办公室主任,他是要照顾到方方面面。周强斌作为常务副市长,分管办公室,他真要给自己难堪还是很容易的。

好在自己及时壮士断腕,让周市长还是比较满意的。

“嗯,意识到错误就行了,我提醒你们一句,同志之间要团结。”

周强斌口气和缓下来,任潜学和被骂得晕头转向的陈强都是低头称是。

“小张,你有什么事情及时跟任主任汇报,有困难就提出来。作为秘书科,你连最基本的交流沟通都做不到,那是非常不合格的。”周强斌转过头,不轻不重又说了张元庆一句。

张元庆心知,这是领导做给别人看的。不仅不是批评,隐隐说明自己是他罩着的人。

张元庆也是点了点头:“周市长说的是。”

周强斌点了点头,留了一句话就走了:“收拾一下,九点钟跟我一起出去调研。”

话音一落,屋子里面的人面面相觑。虽然没点名字,但是谁都知道这句话是对张元庆说得。

任潜学干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陈强哪里能坐得住,假装送文件出去了。

钟颖乐了,悄悄跑到张元庆身边,低声说道:“张哥,你真牛。我就知道,你背景不简单。”

张元庆摇了摇头:“你从哪能看出我背景不简单?”

“那还用说,周市长能够过问你的处分,把你弄回来。就冲这一点,也能看出来。我爸说了,大领导做事,不会无缘无故。想不通这一点,在官场上走不长。”

钟颖得意的说到。

张元庆多看了她一眼,这丫头的爸爸到底是谁,应该是个官场老江湖了。而且能把女儿调到这个地方,马力也不小。

他脑海里面闪过几个局长的名字,发现没有姓钟的。也有可能,她的父亲不是本地官员。

和钟颖聊了几句,张元庆赶紧找个公文包,然后到周市长办公室门口等着。

站在周强斌的办公室门口,张元庆忍不住想,钟颖父亲说得对,大领导做事不会无缘无故。那么这个大领导,到底为什么对自己如此厚爱。

把自己调到市政府办公室,今天早上还为自己出头。

难道是为了靳书记,毕竟靳书记和周强斌一样,都是从省里下来的,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交情?

如果靳书记离开之前打了招呼,周市长的行为就能解释了。

只是自己不过就是靳书记的秘书而已,他把自己调到办公室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没有必要为自己出头。

思考这些问题,时间过得很快。十分钟之后,周强斌从办公室里面出来,看到张元庆乖乖站在门口等待,有些意外。

不过周强斌没有多说,而是带着张元庆下楼上了车。

上车之后,周强斌对司机说道:“开车去产业城。”

司机姓乔,叫做乔强,退役军人出身,在市政府开车也有三年了。

张元庆看了他一眼,于是学着他的样子,默不作声。

车子开出市政府之后,周强斌忽然开口:“小张,你对海云集团了解不了解?”

张元庆一听这个公司名字,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周市长,这个公司我很了解。公司成立有二十年,主要经营业务……”

张元庆将公司情况,完整的介绍了一遍。

周强斌大概是没有想到,张元庆竟然了解的这么详细,这已经超出工作范围了。

张元庆不等领导发问,主动承认:“这家公司老板叫做裴碌,是靳书记的老同学。”

周强斌这才恍然:“他跟老靳是老同学?难怪!”

周强斌话只说了一半,就没有接着说了。

张元庆却心思百转,周强斌这番话不像是试探,他恐怕不知道靳书记和裴碌的关系。

这么一想,这位周市长应该和靳书记并没有什么过深的交情。所以之前,张元庆猜测周强斌会不会因为靳书记,而对自己厚爱。他现在觉得,猜测是错的。

如果靳书记打电话让周强斌关照的话,不会只提到自己,肯定也要提到裴碌。

毕竟靳书记重病住院没有什么希望的时候,裴碌还来看望他,丝毫没有避嫌。这对于人情场来说,是很不容易的了。

周强斌又开口:“送你代金券的人,是不是这个裴碌。”

张元庆赶忙将这件事解释了一下,说明了这是他们同学之间的人情,只是靳书记转赠给自己了。

周强斌听完之后,半晌才缓缓说到:“倒是个有情有义之人。”

也不知道这番话,是说裴碌还是说张元庆。

周强斌忽然又出了一道送命题:“小张,凭你的感觉,我和老靳有什么不一样。”

张元庆无语,这怎么回答?这问题堪比女人的绝命题,我和你妈掉到水里,你救谁一样。说什么都是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