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畅读佳作

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畅读佳作

落第散人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热门小说《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李夏姚景瑜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落第散人”,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我穿越了?还穿越在【全国青年编剧大赛】的创作综艺节目录制现场?再看一眼题目【济世】,我灵机一动,心里有了主意。当其他人在写抗震救灾,医疗教育的时候,我写了《我不是药神》。当大家看到卖印度神油,不由得嗤之以鼻,可是却在最后,发出来震耳欲聋的沉默。我想,我的目的达到了,毕竟济世也可以是一个人的大爱。...

主角:李夏姚景瑜   更新:2024-05-15 23: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夏姚景瑜的现代都市小说《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畅读佳作》,由网络作家“落第散人”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热门小说《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李夏姚景瑜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落第散人”,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我穿越了?还穿越在【全国青年编剧大赛】的创作综艺节目录制现场?再看一眼题目【济世】,我灵机一动,心里有了主意。当其他人在写抗震救灾,医疗教育的时候,我写了《我不是药神》。当大家看到卖印度神油,不由得嗤之以鼻,可是却在最后,发出来震耳欲聋的沉默。我想,我的目的达到了,毕竟济世也可以是一个人的大爱。...

《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畅读佳作》精彩片段


大会堂。

一位系着领带,穿着医生白马褂的男子,站在讲台上,用麦克风说道,“有用过我们德国格列宁的,请举一下手。”

场下顿时有小半数的人都举起了手。

男子非常欣慰,笑着看了看众人。

随后,他三步并作两步从讲台上下来,走到前排一位老人面前,“阿婆,您用过我们的药有什么感受么?”

“张院士,你好。”阿婆站起来回答,“你看我现在的身子轻快了,斑也退了,感觉比以前好多了,谢谢张院士!”

阿婆感激的握着张院士的手。

“谢谢您阿婆!您请坐请坐。”

张院士看到阿婆的气色这么好,欣慰的不能自已。

他调整了一下情绪,对着众人说道,“看到病友能够康复…我很欣慰!说明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我们彻底的消灭了,慢粒白血病!!”

随着话音落下,场内掌声雷动!

张院士挥舞着双手回到了讲台上。

这时一旁的助理忽然上去叫住了他,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真的啊?”

张院士有些意外的问道。

助理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绽放开来。

“各位病友!”得到答复的张院士,激动的对众人说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刚刚接到总公司的通知,凡是今天在现场买药的病友,我们三千元的药,只卖两千!!”

场内众人听到这个消息,全体起立,鼓掌致敬!

助理在一旁接过话筒,“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感恩德国格列宁!感恩张院士!”

……

弹幕上。

“咦?主角有同行了?”

“这算是引入事业上的危机?他们卖两千一瓶啊,主角卖五千,贵了两倍多。”

“不是,楼上的是真傻还是假傻,这一看就是骗子啊!”

“啊?”

“不会只有我一个人被这样骗过吧…”

“我也…而且还是电视直播里被骗的…”

“和主角一比,他们才是真正的社会毒瘤啊。主角的药好歹是真药,能救命。他们这纯是骗人的救命钱,真是丧良心啊。”

“就是啊,骗谁不好,他们看中了患病的普通百姓吃不起药,骗人家救命钱,心黑透了,这要下地狱的!”

“真该死啊!”

“你们骂人这么没力度我可是会生气的。”

评委席上。

兰小龙此时的心态仿佛鸵鸟,只要我看不到李夏的剧本就不用想是不是我判断错了。

看不到,我看不到。

他故意略过李夏的剧本,接着看其他人写的内容。

刘何平自动接过点评的角色,看向其他两位评委,“两位老师有什么看法?”

张国利想了想,“这位选手的剧本,看到现在我们可以明确,假药这个元素才是贯穿前后的主线,一切故事也是围绕这个假药展开的。”

周凯伦接过话,“主角已经通过卖假药赚到了足够的钱,但是我们可以从李夏选手的伏笔中得知,警方已经开始追查这批假药了,现在又发生了同行破坏市场这件事,所以我认为之后的剧情可能围绕着保护假药市场来展开。”

刘何平点了点头,没有反驳。

他认为李夏花费了大量笔墨去刻画程勇的性格,一定是有特别的用意。只是不知道他期待的那个拐点什么时候能到。

……

王子神油的汽车里。

程勇点了根烟,忿忿道,“真能忽悠,还那么多人信。”

“便宜啊。病急乱投医嘛。”

吕受益默默的来了一句,“我觉得他说的蛮真的啊。”

“真个屁啊你个傻子,那么快被洗脑了,报警吧。”

程勇刚要启动汽车回去,吕受益问了一句,“等等,老刘呢?”

大会堂里。

数不清的患者排队购买药品。

所有人都没注意到,老刘悄悄的走到了讲台,拿起了话筒。

“大家请安静一下,各位病友好。”

张院士忙着卖药,扭头一看讲台上站着个陌生人,“这谁啊?”

助理也一脸懵,她也不知道啊。

“我想跟大家说的是,”老刘缓缓说着,“这位张院士啊…”

张院士一听,还以为是自己的老顾客,立刻笑着鞠了一躬。

“是假的,是骗子!这位大姐是托!这些德国格列宁都是假药!”

张院士的脸唰一下就变了,立刻指挥保安去控制对方。

老刘面对冲上讲台的四五名保安,辗转腾挪,嘴里还不停的说着“我教会里的人就是因为吃了他们的药才吃坏的!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你们千万不要被假药贩子骗了!你们骗病人的钱是要下地狱的!你们这是谋财害命啊!”

程勇几人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老刘被一众保安抬下去的场面。

“你们会下地狱的!!”

老刘纵使被控制住,嘴里仍然不停的喊着。

张院士走过去给了老刘一巴掌,“下尼玛的地狱啊!弄出去!”

他重新拿回话筒,转身解释道,“各位病友…”

可这话还没说完,黄毛早就大步奔来,凌空一脚踹翻了他。

保安们又忙着对付黄毛。

刘思慧轻步从人群中穿过,抬手扎起头发,优雅的从旁边拿起一个折叠椅,对着保安的后背抡了下去。

吕受益呆住了,“怎么办?”

程勇满脸愁容,把嘴里叼的烟一摔,“还能怎么办,上吧!”

几人的打斗越来越激烈,会场里布置的立牌,横幅,药桌全都成了几人争夺打斗的物品。

吕受益在打斗中被激发了急智,他一把推翻药桌上的药品,大喊,“抢药啊!!”

黑压压的人群瞬间冲着药品涌了过去。

闹剧彻底一发不可收。

……

“哎哟不行,逗死我了。”

“老刘不愧是信上帝的啊,有事他是真上啊。”

“就是啊,为了自己教会的病友不被骗,他也是豁出去了。”

“黄毛这一脚真帅,凌空抽射!”

“你们不觉得刘思慧才是最帅的么?优雅的扎头发,从容的拿起椅子,再狠狠的砸下去,这反差感我好爱啊!”

“+1,我也觉得,刘思慧在这段里展现出少有狠辣的一面,针不戳哇。”

“吕受益这个呆子竟然也有机灵的一天啊,要不是他喊话抢药,整不好他们几个要被揍的很惨。”

“这就叫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

“你可别瞎扯,那纯粹是一帮被骗的傻子抢一堆吃了没准出毛病的假药。”

“哈哈哈,楼上的嘴也太毒了。”

“这些被骗的人都是贪便宜,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啊!!”

小说《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天盛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郭子衡沉眉冷眼看完了《我不是药神》的最新剧情。

他的社会阅历非常丰富,见过各行各业形形色色的人群。

因此虽然李夏的剧本只写完了一半,他还是敏锐的察觉出来,这剧本后期一定会存在巨大的反转。

并且故事的核心主线,一定是围绕在‘假药救人’这上面。

但是他对于比赛结果,谁会获奖晋级什么的完全没兴趣。

他所图的更大!

到了他这个年纪和职位,普通人追求的金钱对他来说不过冰冷的数字,毫无意义。

他追求的,是推动社会改变,是促进文明发展!

只有这些能够名留青史的事情,才会让他提起兴趣。

而恰好,他发现了一个机会。

郭子衡拿起电话,“小刘,来我办公室汇报一下你调查的结果。”

五分钟后,小刘敲开了办公室门。

“董事长,我调查了一下现今慢粒白血病人的情况。”

小刘知道自己这位领导不喜欢废话,因此进门就直接汇报,“相比其他白血病来说,慢粒算是一种极幸运的白血病,通过靶向药物治疗、定期检测,就可像常见的高血压、糖尿病一样,成为可控的慢性病。”

“目前市面上有一种特效药,格列卫。只不过价格很贵,不同地区存在些许波动,但大概都在四万不到一瓶。”

“这个价格的药物,绝大多数的家庭肯定是吃不起的。我咨询了药厂那边关于定价的问题,他们的回复是,前期研发投入了巨量资金,如果降低售价,公司无法收回前期投入,会陷入债务危机。”

“不过我在调查中又发现了一件事,这种药在国外是有盗版的,价格换算下来是五百一瓶,这个药厂正在和国外的盗版药厂打官司。咱们国内在药品监管方面很严,因此盗版药并没有流进市场。”

郭子衡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你先忙吧。”

小刘点点头准备离开。

“哎,你等等。”

郭子衡想起来一个事,“那天广场那个寸头女孩,你去联系一下她吧。”

小刘有点懵,那个女孩自己只见过一次,联系方式也没留,怎么联系?

可领导安排的任务又不得不完成…

“好的,我这就去联系。”

郭子衡安排完任务,坐在老板椅上沉思了片刻,又拨打了一个电话。

“哎,沈局啊,哈哈,好久不见啊。我想问一个事啊,你们今年的医保谈判是怎么定的…”

市区,破旧的出租屋里。

小兰结束了一天的忙碌,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自己的卧室。

她打开手机,看着今天的全国青年编剧大赛。

也不知道李夏选手写多少了。

说来奇怪,虽然兰小龙评委一直不看好李夏的这个药神剧本,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她发现药神剧本的热度竟然一直在往上涨。

弹幕里说什么的都有。

夸李夏写得好的只占很少一部分,大部分人都是在发泄情绪,每到一个关键剧情他们就呜嗷乱叫。还有一部分人则是围绕兰小龙的评价互相吵架。

弹幕里已经给他们起名叫龙党,龙吹什么的,每次弹幕里只要出现兰小龙评委这个名字,就一定会互相骂起来。

最后还有一群人是在搞辩论,特点是一发一长串字数,要不是弹幕有字数上限,他们能给你整个小论文出来。

小兰这几天唯一的乐趣就是看看李夏写的新剧情,再看看那些沙雕网友的弹幕,好像一天的疲惫都少了不少。

这时候一条奇怪的弹幕飘过,“昨天广场上那个寸头小姑娘你在看么?能不能联系我一下?”

这个弹幕一连发了三四条。

小兰疑惑的看着,心里诧异,这怎么感觉好像说得是我呢?

……

警局内。

程勇五人整整齐齐的坐在长椅上,耷拉着脑袋。

桌子对面的警察训话,“警都报了还动什么手啊,人都跑了吧,签个字,按个手印。”

几人依次上前签字。

程勇签字的时候装作不在意随口问了一句,“他要是抓起来判多少年?”

“卖假药的,八年以上,十五年以下,情节严重的嘛,无期。”

程勇问之前心里是有准备的,但听到这具体的刑期,眼皮还是不自觉的跳了一下。

‘无期’两个字眼仿佛是一根刺,扎进了他的心口。

几人出来后,程勇开车送吕受益回家。

临到家门,吕受益突然邀请程勇来家里坐坐。

卧房里,一个肥嘟嘟的婴儿正在熟睡,夕阳的余晖落在他的脸庞,仿佛定格了所有的美好。

程勇看着吕受益的孩子,脸上不自禁的露出笑容,他小声的问道,“他身体没事儿吧,这个病不遗传吧?”

“不遗传,白血病又不是遗传病。”

“那还好。”

两个大男人就这样蹲在婴儿车前,说着悄悄话。

“我刚查出病的时候啊,他妈已经怀他五个月了,那个时候啊,天天想死…”

吕受益看着自己的孩子,眼中是藏不住的爱意,“结果,他一出生,我第一眼看到他就不想死了,就想听他叫声爸爸。”

“哎,但是现在好了,有药了,也有钱了。他要是早点结婚,搞不好我能当爷爷啊。”

程勇扭头看向他,“那肯定的啊。”

“是吧。”

吕受益开心得合不拢嘴。

程勇不由得产生一个念头,若是自己不卖药了,老吕的生活会发生变化么?

随即他又摇摇头,把这个念头赶出脑海。

饭桌上。

“准备那么多菜。”

吕受益摆摆手,“你难得来一次。”

弟妹端着刚出锅的菜,放到桌上,“没啥好菜,勇哥你别嫌弃啊。”

“弟妹你辛苦了啊。”

弟妹不自禁的露出笑容,“不辛苦。”

吕受益递过一双筷子,“都是一些家常菜。勇哥,我们小酌一点好吧。”

“好的,一点点。”

吕受益刚倒好半杯白酒,就被她爱人抢了过去。

她拿起酒瓶,把装了半杯的白酒倒满。

吕受益赶忙在一旁按住她的手,“我喝不了这么多,可以了,哎可以了。”

没想到弟妹却自己端起来这杯酒,看向程勇。

程勇反应过来,也拿起自己的酒杯。

“勇哥,谢谢。”

吕受益也看向程勇,点了点头。

弟妹拿着酒杯跟程勇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那是接近二两的高度白酒啊,一口就干了。

“哎…”程勇也只能陪着喝了一杯,“你这多不好意思啊。”

酒喝完了,开始吃菜。

弟妹把桌子上的几道肉菜都摆在程勇前面。

“哎你不用帮忙,我自己来啊。”

吕受益再次给两人倒上酒,“勇哥,听说你也是有个孩子是吧,多大啦?”

“我一个儿子啊,八岁了。”

“儿子跟爸爸亲还是跟妈妈亲啊?”

“我儿子跟我很亲的,从小到大带出去他都粘我的啊。”

吕受益指了指自己爱人,“我儿子现在就喜欢妈妈,他看到我就闹。”

“现在看不出来的,长大过程中还有好几次叛逆期呢,我跟你讲。”

“哈哈哈。”

这一顿饭,宾主尽欢。


这事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甚至让高层都注意到了!

结果就在昨天,高层竟然主动找到了他!

沈局被叫过去开了个会,会议内容就是关于这个特效药纳入医保的各项审批流程。

鉴于目前社会上的反应,高层在开过会后决定,对于药物审批的流程,—些繁杂的手续可以省掉,各部门全力配合,务必用最快的速度完成谈判,纳入医保!

总结下来就是,特事特办!

这事突然得让沈局都感到有些意外。

不过既然上面都发话,那他更该做得漂漂亮亮。

就是这两天太累了…

“沈局,数据都算完了,价格也算出来了。”

听到下属汇报工作进度,他赶紧过去查看。

经过药物经济学家的测算,终于得到了—个谈判底价。

看着这份没日没夜熬出来的成果,沈局很满意,他拍拍下属的肩膀,“好,辛苦了,明天联系—下诺瓦药厂那边,尽快开始谈判!”

他还不忘嘱咐—句,“这次谈判上面非常重视,不管用什么手段,—定要拿下!”

“是!保证完成任务!”

殊不知,此刻诺瓦药厂的高管也没睡觉。

公司股价暴跌,愁得他掉了好多头发。

那定价他也不能随便改啊。

而且之前卖了这么多年都没事,怎么现在突然揪着这个不放了?

怎么办呢?

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既不用改药价,还能挽回口碑?

药厂高管皱眉,苦苦思索。

第五天!

李夏难得没有下午起来,上午十点左右就开始码字了。

这可让直播间的观众们高兴坏了。

“好好好,我也有看见他早起的—天。”

“十点已经不早啦。”

“今天就是大结局了!期待!”

……

警局,深夜。

曹斌披着外套,趴在自己的工位上休息。

属下走了过来,放下—摞档案。

“头儿,回去睡会儿吧。”

曹斌被叫醒后,给自己点了根烟,并没有动身的意思。

领导给的任务重,压力大,他都习惯通宵查案了。

“你先回吧。”

属下点点头,离开了。

曹斌拿起那摞档案,随意的翻看着。

看着看着,他发现—个熟悉的名字,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程勇。

第二天,裁缝厂办公室。

刘牧师正在用电话跟印度药厂沟通。

程勇有些烦躁的夹着烟,因为印度药厂那边在打官司,他这边明显受到了影响。他在办公室里不停的来回踱步,“我不管他产量是不是下降,药的量不能减,—瓶都不能少。”

“好。”刘牧师点头答应,“Sir,—…”

咚咚咚。

办公室门被敲响。

“进来。”

是保安在敲门,“厂长,有人找你。”

“谁啊。”

“—个姓曹的警察。”

听到这话,刘牧师立刻捂住话筒,程勇也意外的抬头。

他来干嘛?

程勇意识到,自己被盯上了。

片刻后。

“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

曹斌顺着办公室的窗户,看向厂内工作的黄毛,看似随意的问道。

“打牌认识的。”程勇试探性递过去—根烟,“他们几个欠我钱,后来又让假药贩子给骗了,我帮他们追债,没想到跟他们打起来了。”

他看了—眼曹斌的表情,可对方是个老刑警,他什么都没看出来。

程勇见对方不接烟,收回了手,他的面色平淡,可脑海里却在疯狂的转动,思考可能露出马脚的地方。

曹斌背着手继续问道,“那个黄毛是个病人吧。”

程勇看了—眼黄毛,自己和彭浩只在找张长林打架的时候—同进过局子,那时候曹斌不会注意到他。前—阵大搜捕黄毛也进去了,他倒是知道这事。想必应该是那个时候注意到彭浩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