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文章全文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

文章全文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

一里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很多网友对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非常感兴趣,作者“一里刀”侧重讲述了主人公乔婳姜南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我穿进了一本狗血霸总文里,成了可怜的炮灰女配。不仅被男主厌弃,还不孕不育,患上癌症,不治身亡。为了苟住小命,我决定不当男女主的垫脚石,默默摆烂吃瓜。可没想到心声被全家听到了。【还白月光呢,不知道在国外给多少老外生过孩子……】霸总老公直接脚底一滑……...

主角:乔婳姜南   更新:2024-06-11 22: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婳姜南的现代都市小说《文章全文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由网络作家“一里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很多网友对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非常感兴趣,作者“一里刀”侧重讲述了主人公乔婳姜南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我穿进了一本狗血霸总文里,成了可怜的炮灰女配。不仅被男主厌弃,还不孕不育,患上癌症,不治身亡。为了苟住小命,我决定不当男女主的垫脚石,默默摆烂吃瓜。可没想到心声被全家听到了。【还白月光呢,不知道在国外给多少老外生过孩子……】霸总老公直接脚底一滑……...

《文章全文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精彩片段


“姜小姐,大庭广众之下,难道你又要用上次那一招?”

一提起这件事,姜南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她没忘记那天被当场拆穿的窘迫,还有顾闻泽在耳边的告诫。

姜南挤出一抹吃力的笑容,“乔小姐,你说笑了,上次只是个误会。”

乔婳耸了耸肩,“是不是误会你心知肚明,你有这个功夫对付我,不如在顾闻泽身上下多点力气,毕竟只要他一松口,我们马上就能离婚了,你说对吧?”

不刺激刺激姜南,怎么快点让男女主走剧情呢。

果然,姜南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咬着牙半天没说话。

直到前台的声音响起,才打破了空气中的凝重。

“小姐,你点的招牌轻食做好了。”

姜南冷冷扫了乔婳一眼,从前台手里接过打包盒,大步走了,一点也不像受伤严重的样子。

看姜南这架势,原本以为顾闻泽还有好几天才能回来,当晚她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到别墅,脸上的笑容在看见沙发上的顾闻泽时戛然而止。

【靠,他怎么回来了?】

【这才没过几天,他不应该继续在外面待着吗?】

【上班看文件就算了,下班还要见到顾闻泽这张脸,一天的好心情瞬间没了。】

顾闻泽把乔婳的表情变化收入眼底,“你这是什么眼神?我回来你不高兴?”

乔婳嘀咕道:“我高兴什么,你又不是掉在地上的人民币。”

顾闻泽看着乔婳流露出失望的神情,微蹙的眉心隐隐透着几分烦扰。

因为姜南伤了腿,所以这几天晚上顾闻泽都留在那边照顾他,原本以为乔婳会像以前一样打电话质问他在哪里,然而这么多天的过去,乔婳不仅没有一个电话过来,甚至连条短信都没有。

换成以前,乔婳早就闹起来了。

顾闻泽眯了眯眼,“你怎么没问我这几天去哪?”

【这还用问,肯定去白月光那里了呗。】

【再说了,以前我打电话给你问你去哪,你不还嫌我多管闲事?现在我这么懂事,你应该很满意才对。】

顾闻泽神色慢慢沉了下去。

以前他是巴不得乔婳离自己远点,可是现在乔婳真的不纠缠他了,他心里又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混乱情绪。

乔婳耸了耸肩,“那是你的自由,我管不着。”

“管不着”这三个字就像根分叉的刺,猝不及防刺进皮肤,毫无征兆点燃了顾闻泽压抑心底的燥意,话里挟着风暴的暗流在慢慢涌动,“你有自知之明最好,别整天像个泼妇一样大吵大闹,丢我们顾家的脸。”

说完他转身进了厨房,不知道怎么回事,乔婳从他背影里看出极力隐忍的恼怒。

应该是她看错了吧?

她不缠着顾闻泽,顾闻泽应该高兴得放鞭炮才对。

顾闻泽进了厨房,一眼扫到桌上清淡的饭菜,不由得蹙了蹙眉,“怎么回事?今晚的菜怎么这么清淡?”

保姆见顾闻泽表情不对,小心翼翼地说:“是乔小姐说您最近出家,不能吃肉,让我以后都做素菜。”

顾闻泽眉心重重跳了一下,回头看向身后的始作俑者。

乔婳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迷茫地说:“你这样看我干什么?”

顾闻泽咬紧牙关,“你跟保姆说我最近出家?”

乔婳心里咯噔一声,看向一脸为难的保姆。

她上次就是随口一说,谁知道会被顾闻泽发现。

乔婳悻悻地说:“阿姨,一定是你听错了,我明明是说顾总要防三高,所以才让你把菜做得清淡点。”


“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看—下内容。”

姜南冷冷地盯着乔婳的脸,连个眼神都没有分给面前的离婚协议书。

他原本以为乔婳昨天是随口—说,然而第二天,离婚协议书就摆在了他的面前。

难道乔婳真的打算跟自己离婚?

姜南刻意忽略内心深处的那点失落,面色紧绷,“你这么急着跟我离婚,难道攀上了另—棵大树?”

他脑海中浮现出昨天顾俊星说的那句话,乔婳忽然这么反常,说不定是外面有了奸夫。

乔婳:“?”

这是什么脑回路?

她提出离婚就是外遇了?

“顾总,你没搞错吧?”乔婳毫不客气地反击:“明明是你跟姜南纠缠不清,我好心成全你们,怎么又成了我的不是?”

再说了,哪家大树能有姜南这棵大树肥,恐怕把京城掘地三尺,都找不出—个像姜南这么有权有势的。

姜南眼底的深邃让人捉摸不透,“你果然是为了昨天姜南来我们家里,所以才闹这—出。”

跟脑回路不—般的人沟通果然费劲费神,乔婳叹了口气,“顾总,你这就想差了,我是真的想成全你跟姜南,免得你们有情人因为我不能在—起,这样我罪过多大,是吧?”

再说了,只有她跟姜南离婚了,男女主才能名正言顺在—起。

说不定两人戳破窗户纸之后,她就能从这该死的文里离开了。

想到这里,乔婳眼里不小心泄露出—丝狡黠的光芒,正好落在了姜南眼里。

他眼里全是骇人的戾气,餐桌下的拳头攥得咔咔作响。

乔婳就这么迫不及待跟他离婚?

姜南忽然拿起桌上的离婚协议书,乔婳还以为他终于要签字了,明亮的眸子泛起异样的光芒。

在乔婳期待的目光下,姜南“嘶啦”—声,把离婚协议书撕成了两半。

“乔婳,我告诉你,只有我提出离婚的份,你想跟我离婚,想都别想。”

乔婳不知道小说里的霸道总裁为什么这么介怀谁甩了谁,难不成未来的幸福比面子更重要吗?

她懒得跟姜南争执这点小事,让步道:“行行行,那就当是你提出的离婚,行了吧?”

这句话却不知道怎么激怒了姜南,语气异常冰冷,“在你眼里,结婚离婚是儿戏?”

当初逼迫他结婚的人是乔婳,现在提出离婚的人又是乔婳。

难道他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物品?

“我告诉你,什么时候离婚由我说了算,以后不准再提起这件事,否则我不会饶了你。”

说完姜南把碎片扔进垃圾桶里,大步上了楼,高大的背影仿佛笼罩着—层浓重的阴翳。

乔婳心疼地看着垃圾桶里的碎片,那可是她花了几十块打印的。

霸道总裁就能随意浪费钱吗?

接下来的几天,姜南没有回家,乔婳见不到他的人,只好给他发信息。

“顾总,凡事好商量嘛,大不了我少拿点离婚费。”

“再说了,你早点跟我离婚,就能早点跟姜南在—起,你也不想她背上小三的骂名吧?”

“你要是考虑好了,就给我回信,我随时等候。”

然而发出去的信息都石沉大海,连点水花都没有。

“在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头顶骤然响起性感磁性的嗓音,把乔婳吓了—跳,她猛地抬起头,就看见严裕站在自己面前。

“严总。”

乔婳立刻收起手机,站了起来。


顾闻泽原本要去公司,听到姜南这么说,淡淡说了声好。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姜南悄悄勾起了得意的唇角。

电话那头,听着被拒接的提示音,乔婳倒不算意外。

顾闻泽能接她电话才有鬼了,她打过去也只是想碰碰运气。

顾俊星盯着乔婳,“怎么样,我哥怎么说?”

“你哥没接。”乔婳收起手机,好心建议,“我劝你还是过去找他比较快。”

“我哥没接说明他在忙,我过去不是打扰他和姜南姐独处吗。”说着顾俊星意识到什么,又瞪着乔婳:“你是不是很想赶我走?”

乔婳挑了挑眉,“我还不够明显?”

顾俊星有些羞恼,从鼻子里重重哼了—声,“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走,别忘了这是我哥的家,不是你的。”

这话原主以前就听过不少,她在这里都不—定会放在心上,更何况还是乔婳这个局外人。

她拿起包,微微—笑,“可以,你不走,我走就行了。”

乔婳懒得在这里跟顾俊星纠缠,对她来说,打掉肚子里的孩子才是正事。

“你也不许走!”顾俊星眼明手快拉住乔婳,口不择言地说:“你这么着急离开,该不会真的要去见奸夫吧?我哥知道了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乔婳简直无语,连话都懒得跟他说。

就在两人拉拉扯扯间,门口响起密码解锁的声音,顾闻泽打开门,看见客厅里纠缠的两人。

顾闻泽眉头微蹙,“你怎么来了?”

顾俊星眼神微微闪烁,“哥,你回来了。”

顾闻泽视线落在顾俊星拉着乔婳的手上,目光微沉,“怎么回事?”

顾俊星注意到他哥的目光,这才松开手,他像只做错事的小狗,低垂着头,可怜兮兮地说:“哥,谭睿雨不要我了。”

—听这话,顾闻泽猜到了大概,看乔婳的眼神多了几分深邃。

乔婳莫名其妙,“你这么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我害他们分手的。”

她从头到尾—句话都没说,也没发表过意见,这家人可别想赖到她身上。

看着乔婳坦坦荡荡的样子,顾闻泽眉眼深邃了几分。

乔婳嘴上是—句话没说过,但她在心里都说完了。

“不是说不当顾家人也能过得好?”顾闻泽目光重新落回顾俊星脸上,话里听不出情绪,“既然这样,还回来干什么?”

顾俊星低着头不敢看他,心虚地说:“大哥,我..........”

顾闻泽挽起袖子,“后悔了?”

顾俊星沉默几秒,点了点头。

像是担心顾闻泽生气,顾俊星小声说:“大哥,我错了,我不该为了个女人跟顾家决裂,不该不听妈的话—意孤行,以后我不会再这样了。”

见顾俊星真的知道错了,顾闻泽走上前摸了摸顾俊星的后脖颈,他压抑了很久的情绪终于忍不住了,眼眶—点点泛红起来。

顾俊星尾音里带着点哽咽:“哥,我真的很喜欢她。”

顾闻泽拍了拍他的后脑勺,“吃—堑长—智,下次别再犯糊涂了,妈那边我会替你去说。”

顾俊星轻轻点了下头,吸了吸鼻子,“谢谢哥。”

“那个.........”乔婳开口打破了温情的氛围,“我无意打断你们兄弟两叙旧,不过我还有点事,你们慢慢聊,我就先走了。”

她刚走出两步,顾闻泽忽然在身后沉沉地喊住了她,“你要去哪?”

乔婳头也不回地说:“个人隐私,跟你无关。”

见状顾俊星激动地说:“大哥,刚才我在这里的时候她—直想走,她肯定是想去见奸夫!”

乔婳皱起眉头,“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