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畅销小说推荐

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畅销小说推荐

姑娘横着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主角分别是许婉楚珩,作者“姑娘横着走”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相传,她风情万种,妩媚动人,上到皇族贵亲,下到平民商户,引得所有男人折腰。可他却嗤之以鼻……他:“蛇蝎女子,只想靠美色成事,谁会心动?”他:“勾引了那么多的男人,算什么良家女子。”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不会迎娶她的!直到那天,有人看到他守在侯府,求她下嫁。她:“不嫁!”他:“让我入赘侯府,也行!”众人:“公子,脸呢!”不要了!哪有媳妇重要?...

主角:许婉楚珩   更新:2024-05-20 19: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婉楚珩的现代都市小说《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畅销小说推荐》,由网络作家“姑娘横着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主角分别是许婉楚珩,作者“姑娘横着走”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相传,她风情万种,妩媚动人,上到皇族贵亲,下到平民商户,引得所有男人折腰。可他却嗤之以鼻……他:“蛇蝎女子,只想靠美色成事,谁会心动?”他:“勾引了那么多的男人,算什么良家女子。”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不会迎娶她的!直到那天,有人看到他守在侯府,求她下嫁。她:“不嫁!”他:“让我入赘侯府,也行!”众人:“公子,脸呢!”不要了!哪有媳妇重要?...

《嫡女倾城,傲娇世子总想入赘侯门畅销小说推荐》精彩片段


房门很快被打开,简一将披风递了过去,还没来得及抬头,嘭的一声房门就被关上了。

简一摸了摸鼻子,退到了一旁。

楚珩将披风递给许婉:“喏,穿上。”

许婉看着披风皱眉:“仅是披风又有何用?我是遮前面,还是遮后面?”

楚珩闻言轻嗤:“麻烦。”

他抬手给她系好披风,而后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又扯了扯披风,将她挡了个严严实实:“这样总行了吧?”

许婉点头表示满意:“可以了。”

楚珩轻哼了一声:“你的事儿,就是多!”

他揽着她朝外走,因着怕走光也怕被人瞧见脸,许婉埋首在他胸前,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

她倒是半点不露了,却苦了楚珩。

她的身材本就傲人,如今完全是贴在他身上,每走一步,她傲人的双峰就在他身上摩擦。

楚珩稍稍低头,便能看能看到她的浑圆,不过三两步的距离,刚刚到门口,他的身上便起了火。

许婉只觉得他身子很硬,与女儿家的娇软完全不同,而且热的很。

走了两步,来到门前,他却停了下来,盯着房门脸色有些黑。

这时候,许婉这才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忍不住勾勒唇角。

楚珩垂眸看着她脸上的笑意,黑着脸道:“很好笑?”

许婉连忙摇头,双手揽上他的腰,憋着笑意抬眸看着他道:“胤哥哥替我遮掩,我替胤哥哥遮掩,如此便打平了,可好?”

打平?

若不是她,他何至于这般上火?

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楚珩一把将她揽入怀中,用力的将她按向自己,磨着牙道:“那烟儿妹妹可要好好替我遮掩了,不然的话,明儿个京城人人都会知道,平阳郡主在怡红院接客了。”

又威胁她!

许婉轻哼了一声,撇开了脸。

楚珩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了过来:“烟儿妹妹似乎没弄清楚,现在是你有求于我。”

许婉一向能屈能伸,当即露出一个笑容来,娇声道:“胤哥哥最好了。”

楚珩挑了挑眉,俯身在她耳边道:“是胤哥哥,还是硬哥哥?”

许婉腾的一下闹了个大红脸,朝他瞪眼:“胤哥哥,我是来相看夫君的。”

楚珩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他扬起一个笑容来:“是啊,你是来相看夫君的,放心,今日我定带你好好看看!”

说完这话,他忽的收了笑,用力拉开房门,揽着她的肩走了出去。

看着他冷下来的眉眼,以及紧抿的薄z唇,许婉微微挑眉。

芸娘瞧见二人如连体儿似的一道出来,再看许婉被护的密不透风,连脸都看不见的模样,有些狐疑的看了楚珩一眼。

既然要包裹的如此严实,又何必特意叮嘱她换妓子在接客时穿的衣衫呢?

她想不通。

但主子的心思不是她能猜的,主子这般做,定有其深意。

许婉他们是从后门进来的,穿过后院,便来到了怡红院的主楼。

刚刚靠近主楼,便听到了丝竹乐器,与不断地叫好声,真真是歌舞升平热闹非凡。

待到入了主楼,更显繁华。

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墙壁上挂着各种装饰,就连挂着灯盏都是精致无比,有些甚至都镶了金边。

怡红院是环楼,中间是高高的舞台,上面正有许多女子,伴着乐声翩翩起舞,抬眸望去金碧辉煌。

楚珩按了下她的脑袋,低声道:“不想被人看见,就别东张西望。”

许婉嗯一声,乖巧的埋首在他肩头,被他揽着朝楼上走去。


黑衣人恭敬的将射杀的信鸽递了上去。

李胤面色凝重的取下信鸽腿上的密信展开,看了一眼之后,脸色顿时黑了:“这就是你说的内鬼密信?!”

黑衣人不解他为何会动怒,躬身回答道:“内鬼一事,属下已经追查许久,前几日主子在外的时候,还传信让属下多留意城中飞鸽,尤其是从宁王府飞过的,今日这飞鸽虽不知从何处放出,但应当是……”

李胤看着手中娟秀的字体,闭了闭眼打断了他的话:“说的很好,下次别说了。”

黑衣人顿时闭了嘴。

李胤扶了额,看了眼他手中被射杀的信鸽,有些头疼的道:“你可真是给我找了个大麻烦。”

黑衣人犹豫了一会儿:“主子,那这信鸽……”

李胤冷眼看他:“怎么?你还想吃了不成?”

黑衣人轻咳了一声:“也不是不行,鸽子挺补的,就是这只瘦了些。”

李胤简直被气笑了,冷眼看着他道:“瘦了些?”

黑衣人点了点头:“没什么肉,但烤着应该挺香的。”

还烤着香!

李胤冷笑着道:“不若你拿着这鸽子,去同平阳王郡主商量,看她能不能给你换一只肥一些的来!”

黑衣人一惊,反应了过来。

他呆呆的看着手中死去的信鸽:“这鸽子是……是平阳王郡主放的?”

“对!”

李胤看着他,冷声道:“不仅如此,这密信上写的还是她性命攸关之事,据我所知,她从平阳王府就只带了这么一只飞鸽。”

既然是用飞鸽,那必然是紧急之事,且又事关平阳王郡主性命。

就一只,还被他杀了……

黑衣人彻底傻了眼:“那现在该怎么办?”

李胤揉了揉眉间,显然也是头疼:“罢了,鸽子留下,你下去吧。”

听得这话,黑衣人默默松了口气,连忙退下了。

李胤看着手中密信,长长叹了口气,摆了摆手朝来福道:“你也退下吧。”

“是。”

李胤看了看手中的密信,又看了看桌上被射杀的信鸽,深深吸了口气,起身下榻,拿着密信与信鸽消失在了屋内。

因着奔波了几日,实在太累,楚烟这一觉睡的很沉。

只是睡梦中很不舒服,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戳她的脸。

她翻了两次身,有些烦躁的挥了挥手,可那东西却依旧在扰人清梦。

她干脆扯过被子,将脑袋蒙了起来。

然而刚刚蒙上,被子一把被人扯开了。

楚烟顿时醒了。

刚睁开眼,就看见李胤如同一个煞神一般站在床边,英俊的脸看不见是什么表情,手里还握着她的被子。

楚烟要炸了!

哪怕已经做好打算,要让他对她改观,喜欢她爱上她,非她不娶,也阻挡不了她现在想把他打一顿的心!

楚烟腾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刚要开口,李胤却忽然捂住了她的嘴,低声道:“有正事,你听我说。”

楚烟瞪着他,表达自己的愤慨。

他要是今天说不出什么正事来,她立刻就喊非礼,先把他绑到自己这条船上来再说!

李胤看着她的神色,轻咳了一声,背在身后的另一只手,握着被射杀的信鸽,递到了她面前:“发生了一点小意外,你放出去的鸽子,被我的人不小心射了下来。”

楚烟看着面前信鸽,瞪大了眼。

他管这叫小意外?!

“唔唔唔!”

“你先别骂人。”

李胤捂着她的嘴,低声道:“这事儿确实是个意外,毕竟突然有人在王府放了信鸽,谁也不知,是不是奸细所为,被射杀也是在情理之中。”

楚烟闻言冷笑:“呵!”

李胤轻咳了一声:“总而言之,你把我捆了丢海里一次,如今我射杀你信鸽一次,也算是扯平两不相欠。当务之急,是解决你毒之事,你可还有旁的信鸽?”

楚烟用眼神示意他松手。

李胤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道:“你别叫嚷,不然咱两一起死!”

楚烟点深深吸了口气,缓缓点了点头。

见她同意,李胤这才慢慢松开了手。

楚烟得了自由,当即朝他扑了过去,双手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压低声音吼道:“啊啊啊啊,你个混蛋,我掐死你!”

她那点力气,对李胤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他没感受到半点威胁,却只感受到了软香满怀。

微微垂眸,饱满翘挺的浑圆因着她的动作微微颤动着,李胤喉结微动,急忙移开目光。

楚烟掐了半天,见他一点也没受影响,顿时更气了。

她用力的晃着他的脖子,咬牙切齿:“你怎么敢的!我就这么一只鸽子,亲眼看着它飞出了王府!它是鸽王,最擅躲避,若非你一直盯着,根本不可能发现它!”

李胤被她晃的有些不适,干脆直接揽了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扣在了怀里。

盈盈一握的细腰,娇软的身子,甜而不腻的清香,让他喉头不由一紧。

再开口时,已经带了几分暗哑:“你掐我也是无用,事已至此,你该想的是如何解决此事。”

楚烟被他扣在怀中,挣扎着没好气的道:“如何解决?我就一只鸽子,还被你射杀了!即便马不停蹄的传信回去,一来一回少说也要一月有余!毒一月发作一次,得了方子我还要抓药练成丹药,怎么可能来得及?!”

她在他怀中挣扎扭动,娇软在他胸膛来回蹭着。

之前泡了许久冷水,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邪火,腾的一下又升了起来。

偏偏怀中的人浑然不觉,还在扭动!

李胤忍无可忍,一巴掌拍上了她翘挺的屁股,咬着牙道:“别乱动!”

楚烟一下子愣住了。

她一直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唯有小时候,太过调皮才被母妃轻轻打过屁股,眼下这人杀了她的鸽子,还敢打她?!

虽然不痛,但也是奇耻大辱!

楚烟非但没听,反而气的更加胡乱蹭了起来:“我就乱动!你赔我的鸽王,赔我的方子!”

李胤暗哑的声音响起:“你再动试试!”

到底是没见识过,楚烟一下子就僵住了。

看着她的模样,李胤默默松了口气,正准备放开她,就见她转眸用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几分懵懂和期待的看着他道:“我动了会如何?”

李胤:……

他咬牙切齿:“楚烟!别给我装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