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文集待价而沽

完整文集待价而沽

幼林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霸道总裁《待价而沽》,现已上架,主角是姜卓宁沈听肆,作者“幼林”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她是这么多会所姑娘里最金贵的那只待领养金丝雀。在美貌和身材,外加营销的加持下,大佬们为了成为她的新一任金主,挤得头破血流。她更像是待价而沽的商品,只等着能卖出个高价,就打包送到买家手里去。可她万万没想到,就在她即将售出的时候,前金主却回来横插一脚。为了躲他,她甚至不惜从二楼故意摔了下去,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不肯放过她……...

主角:姜卓宁沈听肆   更新:2024-05-20 00: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卓宁沈听肆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文集待价而沽》,由网络作家“幼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霸道总裁《待价而沽》,现已上架,主角是姜卓宁沈听肆,作者“幼林”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她是这么多会所姑娘里最金贵的那只待领养金丝雀。在美貌和身材,外加营销的加持下,大佬们为了成为她的新一任金主,挤得头破血流。她更像是待价而沽的商品,只等着能卖出个高价,就打包送到买家手里去。可她万万没想到,就在她即将售出的时候,前金主却回来横插一脚。为了躲他,她甚至不惜从二楼故意摔了下去,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不肯放过她……...

《完整文集待价而沽》精彩片段


她和沈听肆的关系,从一开始就不平等。

因为她的出身不好,沈听肆虽然喜欢她,但从来没有将她放在同等位置上。

那次为了云娇呵斥她,说到底也是因为沈听肆觉得云娇矜贵,不能受伤。

而姜卓宁皮糙肉厚,被骂也没有关系,只要他沈听肆勾勾手指头,就能哄好她。

再者就像今天,沈听肆看着是在求和,实际上又找了女人坐陪,还不是打从心里觉得不管他怎么胡作非为,到最后她姜卓宁还是会碍于优越的条件,原谅他和他重归于好。

越想姜卓宁越是清醒,也越是不想再和沈听肆继续走下去了。

见崔媛还要说什么,姜卓宁便直接跳过这个话题,问她:“晚上有人找我么?”

“谢少和晏教授。对了,还有个姓云的小姐。”

“云娇?”姜卓宁皱眉。

“对,就是这个名字。要不要见?”

崔媛知道这云娇就是谢南州的未婚妻,也是导致当初姜卓宁被谢南州赶出来的罪魁祸首。

所以她觉得,这女人很可能来者不善,不是很建议姜卓宁见她。

但姜卓宁说:“我去见云娇吧。”

“没问题吗?”崔媛问。

她总觉得,这个云娇是来寻衅滋事的。

“我不见她,她还会再来的。”

崔媛问她:“你确定不是为了躲避晏教授,才要见她?”

上次姜卓宁在晏教授的包厢坐陪时,崔媛有点事情进去找姜卓宁商量,却撞见姜卓宁为了解题,把一头好看的大z波浪长发抓得乱糟糟,整个人精神涣散、像被榨干了的样子。

也是那一刻,崔媛才明白姜卓宁为什么每次听到晏教授找她,会露出那么惊悚的表情了。

晏教授那钱,还真不是一般人能赚得了的。

姜卓宁嘿嘿一笑:“绝对不是这样的。崔姐你信我,我也很热爱学习的。”

崔媛戳了戳姜卓宁的脑袋:“我信你个鬼。”

*

姜卓宁去见云娇。

云娇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跟着好几个和她穿着打扮同样散发着金钱气息的女孩。

他们看到姜卓宁进包厢,一个个都用不屑、讥讽的眼神打量着姜卓宁。

“原来这就是会所的头牌啊?”

“除了胸大一点,也就这样。听说被睡得多,就会那样。”

“这么大是放了硅胶?还是用脂肪填充的?”

一个个争先恐后拉踩姜卓宁,就像是拉踩得厉害,就能得到奖励似的。

而云娇坐在正中间,笑吟吟地看着姜卓宁,半点腥臭不沾。

姜卓宁心里感慨云娇好手段的同时,也不忘反击这群千金小姐。

“男人都喜欢胸大点的,就你们这样的太平公主,的确很难得到垂怜。”

千金小姐们常日里养尊处优,可没人敢这么羞辱他们。

姜卓宁这话仿佛戳到了他们的肺管子那样,一个个对着姜卓宁开骂,甚至还有人要冲上来打姜卓宁。

姜卓宁毫不畏惧:“谢少林少还有吴少他们都是我的座上宾,今晚他们也都来了。你们要是不怕闹得太难堪,尽管放马过来。”

这话一出,包括云娇在内的千金小姐们都露出了狰狞的表情。

因为谢少是云娇的未婚夫,林少和吴少则是另外两人的丈夫。

他们常日里伪装不知道另一半在这边玩,所以各自相安无事、相敬如宾。

但姜卓宁无情地撕下了他们的遮羞布,露出了原本的獠牙。

不过他们就算再怎么想收拾姜卓宁,都不敢在这时候动手,不然闹大了,以后还怎么伪装相安无事?

那一把,带走了姜卓宁不少头发,也让姜卓宁披头散发,像极了之前沈听肆和姜卓宁每夜纵情声色后的时刻。

只是往日那样的时刻,沈听肆都会主动靠近姜卓宁,两人温情蜜意地靠在一起。

但这次……

他们站得远远的,彼此眼里都是猩红和怒火。

“姜卓宁,我这段时间都在给你机会,等你回头来找我。可你非但不肯找我,还跑去和谢南州睡觉。那行,我不会再犯贱的给你机会,也不会对你留情。”

沈听肆放了狠话。

但姜卓宁连放低姿态都没有:“不用沈少给机会。我们早就两不相欠,各自精彩。”

沈听肆气得直接扭头就走。

崔媛连忙凑到了姜卓宁的跟前,“没事吧?用不用去医院?”

姜卓宁摇头:“他怎么知道我和谢南州的事情?”

昨夜姜卓宁跟谢南州回去,没撞见什么和沈听肆相关的人。

所以肯定是有心人,特意把消息捅到沈听肆的面前。

“是云小姐,她刚刚到会所来找沈少,没多久沈少就冲到这边打你了。”崔媛道。

姜卓宁十指顿时深陷掌心,“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她原本不还在犹豫要不要跟云娇抢人,可云娇这般几次背后捅她刀子,那就休怪她无情了。

“崔姐,谢少应该在会所吧。你找人把云娇做的事情,捅到他面前。”

崔媛对女人们明争暗斗的把戏也是相当了解,所以她自然清楚姜卓宁这一出打算做什么。

“我会安排打点好的。要不,你再去住个院,把情况搞得眼严重一点?”

以现在谢南州对姜卓宁的在意程度,这次云娇闹出来的事情越大,谢南州对她的恨意越深。

没准还能让谢南州一气之下退婚!

但姜卓宁说:“去住院就显得太过刻意了。我先回去休息几天就好。”

“那好,你先回去。我这边就安排起来。”

崔媛的速度很快。

姜卓宁刚回到公寓不久,谢南州就敲响了她的房门。

姜卓宁一开门,谢南州就关切地问着:“宁宁,哪里受伤了?上医院吧,做个详细的检查再说。”

相比较谢南州那一脸关切焦急的样子,但姜卓宁见了他,就直接把他往外推。

“你还来做什么?生怕我挨的打不够多吗?”

“宁宁,我以后绝对不会让她伤害到你。别怕……”

谢南州连忙紧抱着姜卓宁,抱得紧紧的,像是恨不得让姜卓宁融入他的骨血那样。

虽然姜卓宁安分地待在谢南州的怀中,但她的言语间依旧是拒绝亲近之意。

“谢少,你就当可怜可怜我,以后别来找我了。万一再惹云小姐不高兴,她在背后捅刀子,我可真的再也承受不z了。我的命虽然烂,但也只有一条。”

可谢南州非但没有松开她,反而将她抱得更紧。

“宁宁,我不会让她再有机会伤害你的。”

姜卓宁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谢南州便拿出了手机,打了个电话。

“收购云家的股份,做空它!”

电话那边的人似乎不敢相信,谢南州这尊财z神爷竟然朝自己未婚妻家挥刀,一度再三确认,还询问原因。

但谢南州只说:“按我说的做。老头老太太要是有意见,就把他们锁在老宅里,等事情成了定局,再让他们出来。”

等谢南州结束了电话,就看到姜卓宁一直盯着他看。

“怎么了?”

谢南州亲吻了姜卓宁脸颊上的泪水,语气带着怜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