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优质全文重生后我成了大帅宠妻

优质全文重生后我成了大帅宠妻

六月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穿越重生《重生后我成了大帅宠妻》是由作者“六月”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陈瑾宁靖廷,其中内容简介:上一世,她嫁给将军为妻,助他成为名将,不想最后被厌弃,以恶名屠之。这一世,她重生归来,带着前世记忆,处处占尽先机,除心机女,斗恶姨娘,就连渣男渣女也斗死于她的剑下。重活一世,本不相信世间痴恋,却偏偏遇上了蛮横不讲道理的一国元帅。“我命带刑克,元帅还是离我远些的好。”某元帅:“没关系,我命硬!”...

主角:陈瑾宁靖廷   更新:2024-05-19 07: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瑾宁靖廷的现代都市小说《优质全文重生后我成了大帅宠妻》,由网络作家“六月”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重生《重生后我成了大帅宠妻》是由作者“六月”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陈瑾宁靖廷,其中内容简介:上一世,她嫁给将军为妻,助他成为名将,不想最后被厌弃,以恶名屠之。这一世,她重生归来,带着前世记忆,处处占尽先机,除心机女,斗恶姨娘,就连渣男渣女也斗死于她的剑下。重活一世,本不相信世间痴恋,却偏偏遇上了蛮横不讲道理的一国元帅。“我命带刑克,元帅还是离我远些的好。”某元帅:“没关系,我命硬!”...

《优质全文重生后我成了大帅宠妻》精彩片段


监察衙门如今和南监紧密联系调查福州一案,只要稍稍看到点眉目,就能揪出一大堆的人来。

她倒是想看看李良晟与长孙嫣儿的感情,到底能不能经得起这番考验。

初三取了一身绸缎衣裳回来,瑾宁穿显得略老气了一些,但是到底合身,也有几分贵气,陈国公便没说什么,叫她抓紧换了衣裳。

之后,他自己去了永明阁那边,打开长孙氏的首饰盒,拿了一副精致的头面叫人给梨花院送去。

长孙氏虽然心疼得要死,可经过令婆子的一番劝慰,也扬起了笑脸送陈国公出门去。

朝廷除了封赏了瑾宁和陈国公之外,靖廷也被晋封为正二品京军大将军。

大周武将最高级别是大将军王,其次是大将军。

大将军王,是大周军士最高统帅,一般有战事的时候才会封大将军王。

大将军王麾下,有七名大将军,各大军区都有一名大将军统领各自军区的军士。

而陈靖廷被封为京军大将军,则意味着京中的军事力量全部都由他统帅。

只不过是剿匪,陈靖廷便被封为京军大将军,这不免引人猜疑皇上背后的用意。

当然,更有人猜测,陈靖廷此番被封赏,是因为皇上要再度重用南监。

也有人认为,皇上是看在陈靖廷的生父神鹰将军的份上,才对陈靖廷格外高看青睐。

总之坊间如何传闻,当事人一概不理会,这日,陈靖廷骑着汗血宝马入宫谢恩,在东华门与陈国公的马车相遇上。

陈国公一直想找他问问关于狼山上的事情,但是陈靖廷这些天都忙着,他也不好叨扰。

正好在这里遇到,国公爷便先打了招呼,说回头请他到府中一聚。

陈靖廷应下之后,看了瑾宁一眼,神色有些错愕,“你的伤势怎么还重了?”

瑾宁垂下眸子,“已经好很多了。”

陈靖廷眸色淡淡地扫了国公爷一眼,也没做声,做了手势请他进去。

陈国公走在前头,他则与瑾宁在后头跟着。

进了东华门,他从袖袋里取出一个瓶子递给瑾宁,脸色淡淡地道:“这药很有效,早晚一粒,过不了几天,你的伤就没事了。”

瑾宁微怔,下意识地伸手接过来,想道谢,却见他已经大步走了。

白色的瓷瓶,还残留他的体温,瑾宁握住,手指摩挲瓶身有细腻的触感。

眼底,瞬间便有了水雾弥漫。

她从不知道自己这么脆弱,就那么一个暖心的举动,竟让她重活一世坚固起来的防线差点就分崩离析。

她默默地走着,一直以来,对她好的人,都太少了。

皇帝在御书房接见了他们。

瑾宁跪在华贵冰冷的云石地板上,垂首听着皇帝威严的声音,但是这道声音今日多了几分温暖,和前生入宫面圣的时候,截然不同。

“宁安县主,抬起头让朕看看。”

瑾宁慢慢地抬起头,却也不敢直视皇帝,眸光落在了皇帝身侧的陈靖廷脸上,陈靖廷凝望着她,两人视线对碰,她便瞬间移开。

“女子容色,要么精致绝美,要么眉目英气,陈爱卿,你的女儿两者兼之,有乃父虎将之风,也有她母亲的温婉细致,不下宫中任何一位嫔妃啊。”皇帝对瑾宁竟是赞不绝口。

陈国公一怔,随即谦虚地道:“谢皇上夸奖,小女只是蒲柳之姿,哪里及得上娘娘们的天仙容貌?”

“县主,朕听说你自小学武,可是师承名师?”皇帝饶有兴味地问道。

瑾宁犹豫了一下,“回皇上的话,小女师承夷陵公子!”

皇帝啊了一声,有几分讶然,“是吗?”

“是!”瑾宁恭恭敬敬地回答。

陈国公却不知道夷陵公子是谁,想必也不是什么出名的人,他不知道,皇上又怎会知道?

因此,他道:“皇上,这小女只会几招花拳绣腿,难登大雅,小女粗鄙,琴棋书画女红无一精通,实在是臣教女不善。”

皇帝可不高兴他这样说,“陈爱卿,若是皇太后听到你这句话,可就得凤颜大怒了,皇太后总说,女子也可为名将,只是苦于世俗眼光,没有机会罢了。”

听得牵扯皇太后,陈国公惶恐地道:“是,皇太后言之有理。”

皇帝这才含笑道:“去吧,朕与靖廷还有些话要说。”

陈国公与瑾宁告退出去。

杨柳岸,风细细,五月的天色说不出的好,父女两人沿着湖边往外走,前头领路的是皇帝身边的段公公。

走了一会儿,段公公回头对瑾宁道:“县主,若见到夷陵公子,给咱家带句好。”

瑾宁微笑:“是!”

陈国公狐疑地看着段公公,他知道夷陵公子是谁?

出宫的马车上,陈国公好几次想问瑾宁,但是话到嘴边都问不出口。

所有人都知道瑾宁的师父是谁,但是他这个当爹的不知道,他实在没脸问出口。

瑾宁却另有心事。

当今圣上早年得皇太后辅助,是贤明之君。

她和晖临世子被抓到狼山上去,而她的父亲和晖临世子的父亲都是监察衙门的人,正在调查福州贪官一案,皇上会不想到点什么?

就连她这个后知后觉的父亲,都已经想到其中利害关系了。

这也是她始终没有把长孙拔供出来的原因。

她要把长孙拔拖进一个无法翻身的深渊里去。

父女两人各怀心事,一直回到了国公府。

进门,便听得门房说:“国公爷,江宁侯夫人送来拜帖,说明日来拜访。”

陈国公淡淡地道:“婚事都退了,有什么好拜访的?你去送个信,便说我明日不得空!”

江宁侯府在瑾宁出事就立刻来退婚,他已经很不满,如今婚事退了不到几天,又过来拜访,他当然知道其用意,不外乎是因为他被加封护国公,瑾宁又被封为宁安县主,加上他们退婚的原因是空穴来风,到时候无法跟江宁侯交代。

他陈守业还不至于这般没有脊骨,甘愿被一个内宅夫人戏弄在掌心上,这婚事,不成便不成了。

他回头看了瑾宁一眼,本是想暗示给瑾宁听,他并非不护着她的。

可瑾宁低着头走进去,只当听不见他的话,气得他一股气又涌了上来。


管家直直地跪了下来,颤巍巍地道:“这枣庄在大小姐出嫁的时候,便问了夫人要了去,说武安侯府近年不继,要靠这庄子接济。殊不知,三小姐却要拿回庄子,她一时情急,便找了小人,串通枣庄里的人,要诬陷三小姐一个伤人罪,好让她在大牢里蹲两年,表小姐因不知道此事,不知道防备,被她推下水,却以为是三小姐推的,张老爹想去救人,但是惊吓了三小姐的狗,才会耽误了救人的最好时机,差点一尸两命。”

陈国公气得冷笑几声,“好,真是好计策,绝好的计策啊。”

他看着长孙拔,口气冷冽地问:“舅兄不知道此事吗?”

长孙拔哼了一声,“若本将知道,嫣儿怎会保不住腹中孩儿?



“我也不知道!”长孙氏顿时委屈地道。

陈李良晟看了瑾宁一眼,眼底有一丝复杂的神情,淡淡地道:“既然不需要回南监,便请所有证人重新作供!”

所有人因着管家的口供,都不约而同改了。

几位夫人说,她们什么都没听见,就是听到了一声尖叫声,大概是长孙嫣儿被陈瑾瑞推下水的那一瞬间发出的尖叫。

那些随行的丫头婆子的人,长孙嫣儿的人说看见陈瑾瑞推了。

陈瑾瑞的人说什么都没看见。

至于三小姐瑾宁为什么最后会下水,确实是下水救人来着,也因为不会游泳,误伤了陈瑾瑞。

口供改得如此迅速,是因为忌惮南监,加上有管家的口供,一切都是定局了。

长孙拔和长孙氏看着是置身事外了,但是,在陈国公的心里,却明亮得很。

他也终于发现原来这位舅兄,真的很喜欢干预自己的家务事,而且,是不择手段地干预。

他回身,冷着脸问陈瑾瑞,“你还有什么话说?”

陈瑾瑞慢慢地抬起头,扯了一下嘴皮子,伤痕满布的脸说不出的丑陋,她冷笑着,“当然有,女儿也叫甄氏一声母亲,为什么她的嫁妆只能留给陈瑾宁?我也是国公府的女儿啊,这庄子凭什么给她?”

杨氏听得自己一家撇清了,也急于在江宁侯夫人面前证明自己一家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冲上去抡起手臂就甩了陈瑾瑞几巴掌,一边打一边痛骂,“你这个贪得无厌的东西,忘恩负义,你舅舅和嫣儿对你这么好,你竟利用他们?还害得嫣儿落胎?”

陈瑾瑞嘴角抽动了几下,脸上的肌肉绷得很紧,很紧,眸子里是绝望和愤怒,她的双拳,也悄然紧握了。

瑾宁一直看着她,但是,知道她不会发作。

陈瑾瑞的心机甚至要比长孙拔都深沉。

她知道这种情况之下若她一人承担了所有的罪名,便是让长孙拔欠她一个人情。

且长孙拔也从此有把柄在她的手中。

瑾宁垂下眸子,淡淡地笑了,想借长孙拔翻身?只可惜,长孙拔很快就自身难保了。

李良晟见陈瑾瑞眸中露出凶光,想起自己的孩子被她害死,怒不可遏便想上前为长孙嫣儿出头,江宁侯夫人却拉了他的衣袖一下,淡淡地道:“我们走!”

事情看到这里,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内里的弯弯道道。

她被长孙拔和长孙嫣儿利用了。

这分明就是他们设计的,胎儿落了之后,害怕她不承认长孙嫣儿,便命人请她来这里。

如今,便是不让长孙嫣儿入门也不成了。

江宁侯夫人和李良晟走了,几位大人也带着夫人灰溜溜地离去。

长孙氏上前想拉陈国公的袖子,却被他一手挥开,冷冷地道:“你做了什么事,你心里明白,回去再跟你慢慢算账!”

长孙氏被他甩得歪到一边去,踉跄了一步,才勉强站稳,她求救地看着长孙拔,想让长孙拔为她说句好话。

长孙拔却没有帮她,只是看着瑾宁,又恢复了之前憨厚的模样,“瑾宁啊,舅舅之前冤枉了你,你不会怪舅舅吧?”

他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仿佛管家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眼神充满了歉意与内疚,任谁见了,都觉得他是真心道歉。

瑾宁福身,疏离淡漠地道:“将军言重了!”

杨氏却忿忿地道:“你什么态度?天上雷公,地下舅公,你对舅舅不敬,是为不孝!”

瑾宁依旧没有抬起眸子,“夫人还是请回吧,把令千金带回去好生医治,这落胎若不好好调理,怕以后也不能生育了。”

“你敢诅咒我嫣儿?”杨氏大怒,“我撕烂你的嘴!”

说着,作势便要冲上来扑打瑾宁。

瑾宁猛地抬头,眸子里如灌了厚厚的冰,冰冷得瘆人,“碰我一下试试?”

杨氏怔住了,看着这刚才还装可怜的贱丫头,忽然就变得这般强势冷漠。

只是,她才是一贯强势惯了的人,压住心头的惊愕,怒道:“怎地?我做舅妈的还不能教训你一下?”

“有本座在,”苏意公公在剧情反转之后一直都沉默,听了杨氏这话,他淡淡地抬起了眼睛,冰冷地道:“谁敢教训她?”

杨氏心里头痛恨苏意公公,不敢得罪他,却忍不住辩驳了一句,“苏公公,管天管地,还管不着人家父母打孩子呢,莫非家事公公也要过问吗?”

“你们长孙家的家事,本座自然不过问,但你要打她,本座就得过问。”苏意公公语出惊人地道。

杨氏大骇,尖声道:“你为什么帮着这个小贱人?”

一句小贱人,让苏意公公的脸倏然大变。

只见什么东西闪了一下,又听得“啪啪”两声,杨氏嘴巴已经肿了起来。

再看苏意公公,仿佛不曾离开过椅子,只是他手里却拿着一只靴子,在慢慢地穿着,语气淡漠地道:“小惩大诫,好叫夫人知道祸从口出。”

杨氏震惊过后,只觉得满心委屈愤怒,竟嚎啕大哭起来。

长孙拔见状,一时骇然不解,这陈瑾宁到底什么时候认识了苏意这个阉人?

只是如今他已经没脸再留下来,便欲告退而去。

陈李良晟却适时问了一句,“长孙将军,如今查实你的女儿是陈瑾瑞所害……。”

长孙拔不等他说完,便道:“家事便不打扰衙门了,我们关起门来处理便是。”

陈李良晟薄唇一抿,道:“若三小姐那会儿也是这样说,那就不必劳师动众了。”

陈国公脸都绿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