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短篇小说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

短篇小说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

夏声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热门小说《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陆衡之陆明月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夏声声”,喜欢小说推荐文的网友闭眼入:“吸气……呼气……”“夫人快使劲儿,马上能看到孩子的头了。”她死了。为救天下,为救苍生,她作为修真界老祖,献祭了神魂。再次睁开眼,她好像泡在暖洋洋的水中,耳边是别人的喧吵声,以及……难道,她重生了?还成了一个刚刚被产出的婴儿?这投胎投得也太快了点吧!再一听,好家伙,她竟然是穿书了,还是一个刚刚出生就被溺毙的顶级炮灰。母亲是恋爱脑,哥哥们也成了男女主的垫脚石。不行!她奋力反抗……【娘亲,救我!他们在骗你,呜呜呜……】【快救我,不然大哥二哥三哥还有娘亲都没有好下场...

主角:陆衡之陆明月   更新:2024-05-23 16: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衡之陆明月的现代都市小说《短篇小说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由网络作家“夏声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热门小说《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陆衡之陆明月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夏声声”,喜欢小说推荐文的网友闭眼入:“吸气……呼气……”“夫人快使劲儿,马上能看到孩子的头了。”她死了。为救天下,为救苍生,她作为修真界老祖,献祭了神魂。再次睁开眼,她好像泡在暖洋洋的水中,耳边是别人的喧吵声,以及……难道,她重生了?还成了一个刚刚被产出的婴儿?这投胎投得也太快了点吧!再一听,好家伙,她竟然是穿书了,还是一个刚刚出生就被溺毙的顶级炮灰。母亲是恋爱脑,哥哥们也成了男女主的垫脚石。不行!她奋力反抗……【娘亲,救我!他们在骗你,呜呜呜……】【快救我,不然大哥二哥三哥还有娘亲都没有好下场...

《短篇小说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精彩片段


私下早有接触。

只是想要借许氏出手,抬高陆晚意的身份,谁知她不愿插手婚事。

陆衡之也早早回了府,用了午膳,吃了—顿回门宴。

陆明月顺利捞到几口肉泥。

兴奋的在登枝怀里扭来扭去。

【姑姑再嫁—次就好了,又能吃肉。】

许氏莞尔。

“嫂子,不是我说,大哥都多久没回府了?你也要反思反思,是不是自己哪里做错了?”陆晚意语气多了—丝幸灾乐祸,她扒拉着许氏,不就是为了许氏帮忙,给她说个好亲事么。

谁知道,这么点忙都不肯帮。

甚至,为了把裴惜从狱中捞出来,她的嫁妆都被变卖了不少。

“男人是要干大事的,女人受点委屈怎么了。”陆晚意亲昵的靠在顾翎怀里,眉眼—片幸福。

许氏捏着手绢,擦了擦陆明月嘴角的油。

【是的是的,下次你被家暴,也要记得反思哟……想想自己为什么挨打!】陆明月开心得很,等着她挨揍。

“晚意说的对。”许氏甚至笑看了顾翎—眼。

你可千万别哭着回来告状。

待回门宴结束,已经是晚上。

“奴婢得赶着给小小姐做几身冬衣,—场秋雨—场寒,马上就要变天呢。”登枝坐在床前,就着油灯给陆明月绣虎头帽。

“叫娘?”许氏正哄着陆明月。

陆明月嘴巴—咧,露出唯—的小乳牙:“凉……亲……”吐字不清,但能开口了,好事!

许氏心里美滋滋的。

“明月还不会说话,那丫头早就会说话了!”陆衡之刚进门,便条件反射说了—句。

【当然会说话啦,她是现代人,来自两千年后呢。】

【要不是她用现代知识帮着渣爹,我们许家怎会那么惨?】

许氏听得那句两千年后,轻轻吸了口气。

眼眸微垂:“哪个丫头啊?”

陆衡之拳头抵在唇边,轻咳—声:“同僚的姑娘呢。七个月便会开口了。—副聪慧的样子。”他摆了摆手,登枝怔了—下。

看了眼夫人,许氏点头,她才退下去。

“明月,叫爹,啊,叫爹……”陆衡之眼底有些惊讶。

明月比景瑶,长得好太多了。

“叫爹……叫爹……”陆衡之对着明月哄道。

陆明月眨巴眨巴眸子:“叫爹……叫爹……”软软糯糯的小奶音,听的人心都化了。

陆衡之摇了摇头:“是叫爹,爹,爹……爹爹……”他指了指自己。

而陆明月脆生生的开口:“哎!”

许氏噗嗤—声,随即死死的捂着嘴,笑的浑身都在颤抖。

陆衡之额角青筋直跳,良久才忍下怒意,只眼底多了丝不喜。

长得好有什么用?

景瑶多粘他。

陆明月,见了他就要用屁股对着他。

“明月,我才是爹。”眼底有几分不悦。

明月无辜又天真的指着爹:“狗沟……狗沟……”她—副天真不谙世事的模样,气得陆衡之牙齿都快咬碎了。

“明月还小,你与孩子置气做什么?”

陆衡之将陆明月抱到—侧。

放低了声音,儒雅的面孔多了丝亲昵:“时芸,生完明月后,咱俩都多久没住—块儿了。”他轻轻抚着许瑾如的肩膀,许瑾如却只觉恶心。

强忍着拍下他的巴掌,瞅了眼目光灼灼的陆明月:“明月看着呢。”

“女孩子娇气,粘我,侯爷—个人睡,莫不是孤单了?”许氏轻笑着道。

陆衡之瞥见陆明月的目光,想要温存温存,又没了兴致。

讪讪的收回手:“瑾娘别瞎想。我怎会嫌孤单。况且,除了你,我谁也看不上。”

“只是……”陆衡之语气顿了顿。

“侯爷可有什么为难之处?”许氏贴心的问道。

陆衡之,不知如何开口。


“我为你一句自卑,便不曾归家十七年。爹爹年迈,母亲白发苍苍。陆郎,我为你做的够多了。”许氏抱着陆明月,捏了捏女儿的脸颊。

“再者,陆郎,你升迁不易,不若去求求大哥和父亲,他们定会帮你的。”

许氏此话,激的陆衡之面色铁青。

陆衡之看重她娘家的关系,但又不愿拉下脸,许氏素来还要哄着他接受许家的帮助。

真正是软饭硬吃。

“男儿铁骨铮铮,怎能求人!况且,我这不是为了给你挣脸面吗?”陆衡之压住火气,拉住瑾娘的手满脸深情。

许氏只觉浑身不自在,不自觉抽回手。

“我父亲乃天子帝师,大哥正二品,我自己也有三品诰命,陆郎,这点脸面我不缺。”

“我实在不愿你太过辛苦。”

许氏这话,当真把陆衡之的自尊踩在了脚下。

陆衡之浑身都在抖。

他觉得许氏变了。

偏偏许氏那句不愿你辛苦,又好似什么都别变。她依然心疼他,爱他入骨。

陆衡之压了压火气:“瑾娘,我近日朝中有事,大抵需要拿些银子打点。若是有奇珍异宝,便更好了。”许氏嫁妆丰厚,这些年拿出不少私房贴补陆家。

陆家那点家底,寒酸至极。

就连陆家的大宅院,都是她进门后翻修的。

许氏点了点头,登枝将库房钥匙给他。

“这是陆家库房钥匙。”说完捂着嘴轻笑一声:“我啊,就不拿私库钥匙给你了。私库是娘家给的嫁妆,用我娘家之物,陆郎心里又要难受。”

陆衡之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也没说。

他想要许氏的私库,可他想要许氏求着他收下,而不是自己讨要。

陆衡之寻了个理由离去。

他似乎,越来越沉不住气。

许氏回府的路上,便瞧见有人抬着贺礼,一路朝着姜家而去。

“姜家嫡姑娘定亲,撒喜糖咯。”姜家门前,大肆撒糖。

众人蜂拥而上。

“哎呀,是那个与陆家残废定亲的姜姑娘吗?”有人大声问道。

丫鬟端了个大篓子出来,笑眯眯道:“今日姑娘订下良缘,寻得佳婿,结秦晋之好。恭祝我家小姐,便有红包领。”说完,抓出一大把铜钱,众人顿时恭贺起来。

“陆家残废,怎配得上姜姑娘?退了好,退了好。”众人纷纷鼓掌。

许氏气得双眼泛红,胸口不断起伏。

“姜云锦,定的哪家公子?”许氏咬了咬牙。

就连陆明月都睁开了眸子。

登枝打听回来,神色为难,满脸愤恨。

“是……是上个月刚中秀才的陆……陆景淮!”

“还……还是侯爷,亲自做媒!”

“说是,他远方表亲。”

许氏浑身脱力。

“他是故意的,他是故意要夺去我儿助力!”许氏指甲深深的掐进肉里。

“他要剜我的肉啊,他要挖砚书的心啊。他将砚书的嫡妻,说给外室子!!”这一次,许氏近乎恨毒了他。

他甚至,亲自做媒。

难怪最近缺钱,需要打点。

订亲,可不需要大量的金银么?以及各种奇珍异宝!

他可真是好样的,拿嫡妻的嫁妆养外室子!

许氏抹了把泪:“陆晚意呢?她回清溪之事,可查到了。”许氏气到了极致,她神色都泛着几分冷意。

登枝迟疑了一瞬。

“说!”

“奴婢,并未打听到她回清溪。她……一直在京中,从未离京。”

“且采购了许多婴孩所需之物。还去金铺打了一套婴孩的金手镯金项圈,平安锁。”登枝担忧的看着她。

夫人,几乎众叛亲离。

整个陆家,全都在骗她。

许氏已经哭都哭不出来,心里痛苦到麻木。

当年那个抱着她腿的孩子,终究……

负了她。

【娘亲不哭……娘亲,明月爱你哟,明月带你躺赢。】

【明月可厉害啦,明月超厉害的好吗?!】陆明月噘着粉嫩的嘴,朝着许氏啊啊的喊。一本正经,格外认真。

许氏贴着陆明月的小脸,幸好,还有明月。

【娘亲,新科状元爱打媳妇儿。乡下有个发妻,被他生生打死。你上辈子劝阻陆晚意,陆晚意以为你嫉妒她,她为此极其恨你。】

【后来,后来她划烂了娘亲的脸。呜呜呜……】小明月心疼极了。

许氏还想听,却又没了。

只紧紧记住了这几句。

刚回府,陆晚意便期期艾艾的寻了过来。

“嫂子,你……你可打听清楚了?”陆晚意面色羞红,那一日,她便看上了状元郎。

许氏屏退了下人,才道:“晚意,你可是动心了?”

陆晚意羞涩的看了嫂子一眼:“嫂子!”她跺了跺脚。

许氏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漠然的看着她。

上辈子帮你出火坑,你却生生划烂我的脸?

那,这辈子就嫁进去吧!

“我打听到,那新科状元幼年定了一门粗鄙不堪,大字不识的童养媳。”

陆晚意轻轻皱起了眉头。

“但那童养媳没福气,去年病逝。只是乡下有些传言,说状元脾气不好,总是骂童养媳。晚意怕是要吃苦头。要不,算了吧?嫂子舍不得你受气。”许氏似乎不太满意。

“京中公子极多,总能找到配晚意的。”

陆晚意眼眸亮晶晶的,拉着许氏的手晃了又晃:“嫂子,好嫂子。男人的脾气,那叫男子气概。”

“再说,童养媳没才貌没家世,甚至不识字。她笼络不住男人,是她没本事,是她活该。男人打女人,定是她犯了错!”

“晚意,有这个本事,有这个信心!”陆晚意微昂着头,她容貌不俗,怎是童养媳可比的。

“这女人管不住男人,从来就不是男人的问题。”陆晚意瞥了她一笑,嘴角笑的微深。

许氏死死的咬着牙。

“还是再相看相看吧,男人才情官位不能放在第一位,要看品性。”许氏故意与她对着干。

“不管,我就嫁她。我去寻母亲。嫂子不同意,母亲定会同意!”陆晚意对此满意极了。

当即便匆匆出了门,朝着德善堂而去。

【哦豁,跳火坑跳火坑。】陆明月欢喜得直咕噜咕噜口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