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畅读佳作

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畅读佳作

风月都相关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推荐《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由网络作家“风月都相关”近期更新完结,主角蓝蝶贺沧澜,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对她的喜欢,是一见钟情,那一眼,怎么都忘不了。可他知道那个倔强的小丫头是不会对他这个老男人上心,于是,他便趁火打劫……她以为的恋爱是这样的:两人相遇,相识,相知,最后左手牵右手,共赴一生。没想到现实的恋爱是这样的:他:“协议签了,陪我十年,有偿。”那是她最落魄的时候,慌不择路,选择妥协。后来,他把她保护得很好,甚至送她出国,为她营造最好的生活环境,而她却以为这只是交易……十年后,她将协议放在他面前:“十年到了,我们分手吧!”他:“在一起过吗?何来分手?不过,恐怕你走不了了!”角落里的小包子委屈可怜,生怕妈妈真的走...

主角:蓝蝶贺沧澜   更新:2024-05-18 23: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蓝蝶贺沧澜的现代都市小说《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畅读佳作》,由网络作家“风月都相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推荐《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由网络作家“风月都相关”近期更新完结,主角蓝蝶贺沧澜,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对她的喜欢,是一见钟情,那一眼,怎么都忘不了。可他知道那个倔强的小丫头是不会对他这个老男人上心,于是,他便趁火打劫……她以为的恋爱是这样的:两人相遇,相识,相知,最后左手牵右手,共赴一生。没想到现实的恋爱是这样的:他:“协议签了,陪我十年,有偿。”那是她最落魄的时候,慌不择路,选择妥协。后来,他把她保护得很好,甚至送她出国,为她营造最好的生活环境,而她却以为这只是交易……十年后,她将协议放在他面前:“十年到了,我们分手吧!”他:“在一起过吗?何来分手?不过,恐怕你走不了了!”角落里的小包子委屈可怜,生怕妈妈真的走...

《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畅读佳作》精彩片段


颀长挺拔的身型,饱满坚实的肌肉,满溢的安全感。

他穿了一件白色polo衫,休闲裤,周身弥漫着骄矜的贵气,让人很难移开眼睛。

可蓝蝶不怕眼睛沦陷。因为她只是简单瞥了眼他,便再也不抬头。

“送你的礼物,初秋新款,去试试合不合身。”贺沧澜递给贺南之三个精美的礼袋。

“是channel,谢谢小叔。”

贺南之也顾不上蓝蝶了,拿着衣服,立马拐进了自己房间。

打发走贺南之,房间里只剩下两人了。

蓝蝶正在沉思,娇小的身体突然被一阵带着青松香的大力所淹没。

男人把她一路直抵在门框后的隐蔽处,抬起她的下巴:“让爷好好看看你。”

蓝蝶笑着撇嘴:“真把自己当爷呢。”

话刚说完,男人已俯身口允住她的唇,深情搅缠。

很快,屋子里只能听见旖旎的咂水声……

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方……

书房外面一直有人走来走去,贺南之也随时会回来,蓝蝶一边承着贺沧澜的热吻,一边走神……

舍上传来点点钝痛,是那个男人的故意,咬了她,警告她。

蓝蝶皱起了眉,睁开眼,才惊觉贺沧澜居然一直都是睁着眼,盯着她,热吻她……

桃花眼里满是害羞,连带着脸也像放在火上烧。

贺沧澜看到了她的窘态,觉得这个怀里温柔沉静的小姑娘,实在让他欺负的很有成就感。

他一直在盯着她看。

刚才她闭着双眸,不主动,却不拒绝的样子,还有控制不住的娇哼,温软如水的柔媚,都在说明一件事:

她在试着接受,身体也在诚实的享受……

蓝蝶开始有了抗拒,想去推开他。

贺沧澜唇角一勾,直接把那推过来的嫩藕双臂,抬起,固定到墙上,把人强势圈在宽阔的怀抱里。

然后,俯身,凤眸饶有兴趣的看她,看那个不安分的,哼哼唧唧想要抗议的小困兽。

一米九的身高挺拔高大,像一座山一样,带着强势的攻击性,压迫地看向那个穿着红裙子的小姑娘。

蓝蝶今天穿了一件正红色的裙子,娇俏生动的像跳动的火苗,腾跃的精灵。

贺沧澜还在院子里时,就已经注意到了那抹红色魅惑的身影。

看惯了她穿各种冷色调,突然穿上了正红,竟然没有一点违和。

少了清冷,多了明媚。

淡妆浓抹总相宜。

他的蝶,风格再变,让他第一眼沦陷,第二眼便想抱在怀里用力爱的属性,永远不变!

“今天穿的,这是,正宫红?”贺沧澜卸下了人前的端庄,一脸痞帅。

蓝蝶嗤笑:“贺先生,您想多了,这叫-姨妈红!”

贺沧澜心里默默地吼了一声“艹”!眼神中神色不明:

“今天不到来姨妈的日子吧?”

蓝蝶忍着笑:“贺总忙到起飞,还能记得这种拿不上台面的小事?”

“记得,毕竟,姨妈会挡我的道!”

一边说,一边单手深入,裙摆,白练在手中摩,搓……

手掌温厚,宽大又修长,手掌有轻微的粗粝感,带起阵阵心的波澜……

蓝蝶忍不住微哼的时候,贺沧澜及时吻住了她的唇。

他觉得自己有些病态了。

只要见到她,便想抱着她,不休不止地吻她。

一遍一遍交互口允磨,爱意泛滥的他满足又忘乎所以……

直到怀里的人儿特别大力挣扎,贺沧澜放开了她的唇,手从裙摆拿了出来。

蓝蝶正透过窗边缝隙看向外面。

贺沧澜的母亲崔慕锦教授,正从院外缓缓走进来,陪着她一起谈笑的,是汪书仪。


蓝蝶看着那句话,有些愣神,在犹豫,要不要把他的微信直接删除。

又想了想,如今卡和耳环还没有还给他,总要有一个彻彻底底的了断后,再删除联系方式,彼此相忘于人海。

正好丛月和田贝贝喊她出门吃饭,她便把手机顺势收了起来,没回复他,耳环也忘了摘。

出门才发现,不只有她们三个人。

宿舍楼下,两个大男孩,身高腿长,阳光帅气,吸引了过往女生们的目光。

杜少康是金融系的,京市本地人,与丛月是高中同学,大学嘛,依然同在京大。

用丛月的话说:“都是没出息的娃,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城市,终于到了大学时候可以远离了,反倒死皮赖脸舍不得走!”

杜少康热情地招呼着下来的三人,另一男孩也走了过来。

大概一八五的身高,身材比例匀称,十分稳重端庄的G务员标准长相。

打过招呼后,他看似无意地走到蓝蝶身边:“嗨,蓝蝶!”

蓝蝶微笑点头回应。

是大四的学生会主席宋屹,也是金融系,沪市人,听说家里颇有背景,大学就经常开着豪车出没。

他因为品学兼优,已经成功录取为京市体制内的x调生,前途无量。

五人行!

宋屹站在蓝蝶身侧,杜少康站在丛月身侧,留下愣在原地的田贝贝。

“芜湖,救命!这场面,real尴尬,你们是故意的对不?”

田贝贝满脸不忿,索性大咧咧地挤到了蓝蝶和丛月中间。

“叫你的奔驰大G来!”杜少康故意调侃她。

田贝贝撇着嘴:“它嘛的,今天都给我吃好喝好了,吃完跟我去捉·奸啊!这有点臭钱的暴发户真不是玩意儿!”

丛月在一旁翻着白眼:“谁和我说,男人不怕老,只要身体棒!看来是棒的有点过分了,需要释放!”

几人互相调侃,独有蓝蝶不发话,只是静静听着她们的调侃,抿唇微笑。

宋屹显然是识货的,他的目光在蓝蝶的耳环上停留,欲言又止,最终也没有说什么。

只是主动找别的话题:“在电视台实习适应吗?”

蓝蝶礼貌地笑了笑:“挺好的。”

“能见到明星吗?给我要签名照!”

蓝蝶抿唇轻笑,这也是宋屹会说出的话?

他一向以成熟稳重的老g部形象严格要求自己。

在学校期间,学生会工作做的风生水起,是老师的得力助手,也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从来没有听说他还会和追星沾边。

“有时会见到,你想要谁的签名照?”蓝蝶也认真回复他。

“要不下次你有类似活动前,先告诉我一声,我亲自过去?”宋屹好看的眼睛盯着她看。

蓝蝶回避了目光,淡淡地应了一声:“好!”

田贝贝在一旁看的直撇嘴。

所谓的追星要签名照,实在是太明显的幌子!

“坐我车吧!”宋屹招呼着大家到了他的车旁,一辆黑色的宾利雅致:“我是第一个工作的,今天的午餐我请大家!”

“哥们,酷哦!”

杜少康给三女打开后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后,直接走到前车门,一屁股坐进了副驾驶。

宋屹眉头轻轻皱了皱,抿唇没说什么。

那个位置,他是留给别人的!

他看着蓝蝶:“委屈你们坐后面了。上次和同事一起吃过一家地道的官家菜,味道很正宗,一起去尝尝!”

“我们五人就你和贝贝不是京市本地人,请老b京人品地道官府菜,绝!”

丛月一边调侃着,一边和大家上了车。

一路欢声笑语,蓝蝶的心情,也在大家热闹的玩笑声里,很快好了起来。

吃饭的地方很有特色,隐在一处相对僻静的地方,却是风景绝佳,品味不俗。

停车场清一色百万起步的车子,里面来来往往的也都是非富即贵的样子。

这里蓝蝶曾经来过,有两次生日宴就是在这里办的。

前台美女还认识她,毕竟那个曾经的小千金,有让人一眼难忘的光彩夺目。

今日不同往昔,以前热情洋溢的美女,只是淡淡和她打了个招呼。

在五人转身往包间走的时候,便隐约听到了后面的窃窃私语:

[真是可怜!曾经多么风光,现在还不是和咱们一样,还不如咱们呢!]

[都传是这位千金命硬,害的家族破产,还克死了父母,弟弟也跟着得了绝症]

……

蓝蝶的拳,一点一点攥紧。

她努力忍住想要涌出的泪水,身子因为生气,轻微的发抖。

“我草,见过极品,没见过这么贱的乌鸦嘴!”

丛月已经第一个冲到了前台:“来来来,两位有素质命又软的美女,没事别憋着声,给我大声说出来!”

田贝贝也毫不示弱地冲了过去:“这造谣还真踏马就两片嘴,一翻一合就播出去了。来我看看,这是黄金打造的不烂嘴,还是吃了shi被熏过的大粪嘴!”

一边说,一边就要去撕两个前台女子。

事出突然,两个女子一时被整的有点懵。大堂经理也迅速赶了过来。

宋屹拍了拍蓝蝶的肩膀:“受委屈了,我去处理,别担心!”

他直接走到大堂经理那里,低声给大堂经理沟通了什么。

两位前台美女并没有当面道歉,而是热情洋溢地招呼了她们,全程端茶倒水在一旁贴心服侍。

道歉放在了事后,有口头的,还有书面的,一遍一遍,直到蓝蝶满意。

之后,还有饭店单独发出的服务整顿的公开声明。

这些,都是宋屹的手笔。

不让蓝蝶当场因为公开道歉而尴尬,还避免让别的用餐者免费看了好戏。

但道歉不会迟到,惩罚也一定要有,还顺带着上升到服务行业规范服务的大层面。

是宋屹的做事风格,而他的行事,确实也让他在G场如鱼得水(后话)。

事情解决,饭吃的也很顺畅。

略感腹痛,蓝蝶起身去卫生间。

宋屹看到了她眉头皱起来的样子,紧跟着走出包间,跟了过去。

“蓝蝶,你怎么在这里?”

恰好另一包间门开,张扬明艳的短发女子带着惊喜,正是贺南之!

“南南,你不上课?”蓝蝶皱着眉,表情微痛苦。

“小姐姐记性真差,今天周日啊,要不咱俩怎么能见的面!”贺南之调皮地走到她身边:“怎么了?见到我就这么痛苦?”

蓝蝶皱着眉:“肚子疼。南南,我可能来例假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