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精选小说推荐

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精选小说推荐

风月都相关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蓝蝶贺沧澜,《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小说推荐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他对她的喜欢,是一见钟情,那一眼,怎么都忘不了。可他知道那个倔强的小丫头是不会对他这个老男人上心,于是,他便趁火打劫……她以为的恋爱是这样的:两人相遇,相识,相知,最后左手牵右手,共赴一生。没想到现实的恋爱是这样的:他:“协议签了,陪我十年,有偿。”那是她最落魄的时候,慌不择路,选择妥协。后来,他把她保护得很好,甚至送她出国,为她营造最好的生活环境,而她却以为这只是交易……十年后,她将协议放在他面前:“十年到了,我们分手吧!”他:“在一起过吗?何来分手?不过,恐怕你走不了了!”角落里的小包子委屈可...

主角:蓝蝶贺沧澜   更新:2024-05-15 23: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蓝蝶贺沧澜的现代都市小说《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精选小说推荐》,由网络作家“风月都相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蓝蝶贺沧澜,《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小说推荐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他对她的喜欢,是一见钟情,那一眼,怎么都忘不了。可他知道那个倔强的小丫头是不会对他这个老男人上心,于是,他便趁火打劫……她以为的恋爱是这样的:两人相遇,相识,相知,最后左手牵右手,共赴一生。没想到现实的恋爱是这样的:他:“协议签了,陪我十年,有偿。”那是她最落魄的时候,慌不择路,选择妥协。后来,他把她保护得很好,甚至送她出国,为她营造最好的生活环境,而她却以为这只是交易……十年后,她将协议放在他面前:“十年到了,我们分手吧!”他:“在一起过吗?何来分手?不过,恐怕你走不了了!”角落里的小包子委屈可...

《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精选小说推荐》精彩片段


汪书仪满脸笑容:

“上次看你跳芭蕾,真的是惊艳。不知后天你有空吗?邀请你到家母寿宴跳舞,报酬好说。”

……

汪书仪突然出来说的话,听的在场的人都神色各异,尤其是那句“报酬好说。”

感情是把蓝蝶当成了一个卖艺走穴的戏子?

崔慕锦的眉头极轻的皱了皱。

平心而论,除了因为家道中落,家世背景没有优势。蓝蝶的每一样,拿出来都是顶尖。

何况,她现在是贺家的伴读老师,能做贺家伴读老师的,都是品学兼优的上上选。

如今汪书仪随意一句让蓝蝶到汪家生日宴上跳舞,当真是拂了贺家人的面子。

只是,总归是贺家女主人,说话都是过脑子的。

崔慕锦正在考虑怎么说的时候,身旁的贺南之已经炸出来了。

“天天自称名流世家的大家闺秀,眼睛是洞?不看时事新闻的吗?这是京视主持人蓝蝶,还是我的老师蓝蝶。去你家卖艺?

这么说,上次我也跳了,难不成也得陪着去跳?我草,多大脸?省点力气吧您嘞!”

贺南之的白眼都要翻上天了,直接走到蓝蝶身旁,牵住她的手,凑她耳边:

“就是一傻逼,丑人多作怪!别理她。”

蓝蝶强忍着笑意,心里默默为贺南之点赞,也很感动。

南南的性格爽直泼辣,敢说敢做,是她羡慕又学不来的。

她天生温柔娇弱,从小又被训练成优雅淑女,受了委屈,只会默默忍到心里,没人的时候偷偷哭,一个人舔伤口。

贺沧澜在一旁冷眼旁观着一切。

他本来已经想好了说辞,只是,没想到被自家的叛逆少女贺南之抢了先。

这一番话,说的酣畅淋漓,痛打落水狗的感觉。

所以,在贺南之眼神瞥过贺沧澜的瞬间,贺沧澜悄悄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汪书仪没想到贺家这个小姑娘,竟然是这么个泼辣货。

脸上青一下红一下,一时被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弟弟,不光不给她争个理,说句软话,反而眼睛死盯着那个红色妖精,眼里面都要窜出火来了,真有够丢脸的。

汪书仪面色难堪的看向了她爱慕的那个男人。

贺沧澜冷着脸,悠闲地抽着烟,完全不care的姿态,一言不发。

所以,只有崔慕锦,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事情,脸上依然是沉着又不露痕迹的微笑。

她先是呵斥了贺南之:“没大没小的样子!仗着和你书仪姐姐关系熟,就把那天生的泼辣劲使出来了,像什么话,还不过来道歉!”

贺南之泼辣,却很听家里长辈的话。

反正,自己已经把气撒出来了,气的是别人,道个歉也爽。

“对不起。”三个字,轻描淡写的。

汪书仪心里堵,脸上却要装作不计较:“南南说得对,是我考虑不周。”

崔慕锦淡笑:“书仪,南南还要和蓝老师再学一会,你姐弟俩先陪我去喝个茶。沧澜从上海带回来一些东西,你来挑一挑。”

“嗯,好的伯母。”汪书仪的脸上总归是缓了下来。

一个贺南之又算得了什么?

贺家和汪家,强强联合。

自己和贺沧澜,各方面都合适,这样的天作之合,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崔慕锦看了一眼不远处一直站着不说话的贺沧澜,眉头轻轻皱了一下:“沧澜,来。”

贺沧澜摁灭手中雪茄,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

一旁的蓝蝶和贺南之牵着手,始终没有看他一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