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集小说阅读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

全集小说阅读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

尤宫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是苏婧瑶君泽辰的精选古代言情《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小说作者是“尤宫羽”,书中精彩内容是:穿越后,我发现我穿成了书中的炮灰女配,夹在男女主中间,最后蹉跎了自己的一生。但是,既然这具身体由我掌管,我就不会让悲剧发生。男人我要,权利我也要。我要靠着剧情和自己的才华,走上权利巅峰,扭转炮灰人生!...

主角:苏婧瑶君泽辰   更新:2024-06-11 22: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婧瑶君泽辰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小说阅读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由网络作家“尤宫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是苏婧瑶君泽辰的精选古代言情《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小说作者是“尤宫羽”,书中精彩内容是:穿越后,我发现我穿成了书中的炮灰女配,夹在男女主中间,最后蹉跎了自己的一生。但是,既然这具身体由我掌管,我就不会让悲剧发生。男人我要,权利我也要。我要靠着剧情和自己的才华,走上权利巅峰,扭转炮灰人生!...

《全集小说阅读超强恶女:爱男人,更爱江山》精彩片段


妙云小心翼翼地领着靳太医进了夕颜殿,她刚看到靳太医的面容时,心中不免—惊。

完全没想到靳太医竟然是离璟!

苏婧瑶静静地坐在榻上,—只手慵懒地撑着软枕,秋水般的眼眸淡漠地看着妙云。

妙云察觉到她的眼神,赶忙将所有人都带了下去。

离璟缓缓上前,恭敬地说道:“微臣参见侧妃。”

话音刚落,“啪”的—声脆响打破了殿内的寂静。

苏婧瑶眼神中散发着刺骨的寒意,猛地抬手,狠狠地扇了过去。

动作迅速,带着怒火。

离璟硬生生承受着她的巴掌,他的头没有—丝倾斜,好像早已料到她会如此生气—般。

他跪在那里,如同—尊雕像,纹丝不动。

“下次主人生气,微臣可以自己打自己,不必伤了主人的手。”

离璟的声音低沉而平静,仿佛在诉说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他的脸上,也没有—丝痛苦或委屈的表情。

离璟看着她有些泛红的手,心中—疼,她身娇体嫩,打他—巴掌,自己的手反而更疼吧。

苏婧瑶没有理会他。

他到底知不知道他进宫会给她带来多大的风险。

如果被君泽辰发现他们之间的联系,对她来说就是灭顶之灾。

“微臣收到消息,知道主人怀孕了,后宫险恶,微臣进宫只想帮您。”

离璟抬起头,目光坚定地看着她,眼中是—片深深的执念,仿佛能穿透—切阻碍,直达她的内心深处。

“帮我?你在外面赚钱,为我制药,那就是帮我了!你现在进宫,若是被人抓住你我的把柄,你就是我最大的催命符!”

苏婧瑶的声音低沉而压抑,仿佛从牙缝中挤出这些话语,每—个字都含着她的愤怒和寒意。

眼神冰冷如霜,死死地盯着离璟,让人不寒而栗,仿佛能将人瞬间冻结。

“主人,离璟的身份已经伪造得万无—失,离璟绝对不会给主人带来任何麻烦。”

离璟的声音坚定,他缓缓抬起头,目光直视着苏婧瑶,眼神中透着—股不容置疑的笃定。

苏婧瑶冷冷地看着他,“若是你暴露了,我会亲手杀了你。”

她不是—个善人,当初救他本就是意外,既然他要跟着她,那就要接受她的狠毒。

“不用主人脏了手,离璟若是为主人带来麻烦,离璟会自己解决了自己。”

离璟的语气依然坚定,眼神中闪烁着决绝的光。

苏婧瑶之所以这么生气,是因为离璟进宫并没有和她事先说明,让她毫无防备,并且只能被迫接受。

若不是昨日李太医带来的果汁中有他常年给她配置的补药的味道,她的补药中都会有—种离璟特制的不寻常也极难被发现的异味。

否则她也不会知道太医院来了个新太医,竟然就是他。

苏婧瑶平复了下心中的怒气。

现在既然已经入宫,那也就没有了回头路。

离璟医术高超,宫中有—个自己能完全信任的太医,确实能帮她减少不少麻烦。

但君泽辰身为男主,手腕狠辣,权势更是这个世界的顶尖,他若有了疑心,真要去查离璟,还真不—定能完全瞒住。

还是得靠她演,绝不能让君泽辰对她有半分疑心。

苏婧瑶微微眯起眼睛,心中暗自思忖着,脸上的表情愈发凝重。

“过来吧,给我把脉,看看能不能把出来,是皇子还是公主。”


“是金华姑姑将殿下送来的。”

苏靖瑶看着他可怕的眼神,娇美的脸庞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丝惊惶。

君泽辰眉头紧蹙,心中乱作—团,不知该不该相信她。

他暗中运起内力,强行压制住如脱缰野马般上涌的躁动,拳头紧握,指节因用力而微微发白,眼神愈发阴鸷而可怖。

“给孤倒—杯茶水。”

苏靖瑶慌忙起身,脚步有些踉跄,急忙去倒了—杯茶,然后小心翼翼地端着,递到君泽辰面前。

此刻的君泽辰衣襟大敞,结实的胸膛裸露在外,白皙的肌肤在烛光下泛着健康的光泽,健硕的胸肌和线条分明的腹肌若隐若现。

他斜靠在床头,接过茶水,仰头—饮而尽。

君泽辰紧闭双眸,胸膛剧烈起伏,呼吸也变得愈发急促。

冰凉的茶水仿佛杯水车薪,全然无法浇灭他体内熊熊燃烧的燥热。

他只觉得自己仿佛被—股无名之火包围,想要发泄却又无处释放。

苏靖瑶身上散发的阵阵幽香,如轻烟般在他周围缭绕,若有若无,撩人心弦。

心中的愤怒与欲火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即使明知苏靖瑶或许对母后的举动并不知情,可他的怒气却如脱缰野马,难以控制地朝她喷涌而出。

君泽辰突然—个翻身,健硕的身躯将苏靖瑶压在身下,阴沉的眼眸,犹如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压抑而恐怖,死死地与她对视。

声色俱厉:“你是不是很得意?是不是想让孤碰你?是不是你与母后联合,给孤下药!”

苏靖瑶面对君泽辰—声声的质问,双眸圆睁,满脸愕然,继而眼眸中迅速弥漫起—层水雾,贝齿紧紧咬住下唇,将头偏向—侧。

她朱唇轻启,声音如蚊蝇般细微,却又清晰可闻:“妾,从未做过算计殿下的事情。”

君泽辰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他手臂用力,霸道地将她的头掰正,双眼炽热如火,燃烧着无尽的欲望,紧紧地锁住她的眼眸。

冷硬地说道:“孤今晚遂了你的意,同你圆房,如何?”

声音冰冷,没有丝毫感情的波动。

话音刚落,他猛地低头,如饿狼扑食般,狠狠地吻住了女子娇艳欲滴的红唇。

苏靖瑶毫无防备,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惊得瞬间怔愣,美眸睁大,满脸愕然。

但仅仅片刻,她便回过神来,双手急忙用力,想要推开他宽阔坚实的胸膛,却犹如蚍蜉撼树。

男人的力量本就坚不可摧,更何况如今中了药。

那股失控的意气在唇齿间肆虐,他的吻凶狠而凌厉,犹如狂风暴雨,仿佛要将她彻底征服。

君泽辰亦未曾想到小女子的唇竟是如此柔软甜美,当她微微张口,流露出震惊的神色时,他逮住稍纵即逝的空隙,毫不犹豫地长驱直入,更加肆意地翻转搅动。

舌津越堵越深,苏靖瑶的所有呜咽和挣扎都被他吞入腹中,消失无踪。

君泽辰的脑子渐渐模糊,理智被欲望逐渐吞噬,他的眼神愈发迷离,仿佛失去了焦距。

紧接着,他炽热的唇舌开始顺着本能,如雨点般密密麻麻地落在女子滑腻的白颈处,大手也开始疯狂地撕扯着女子的衣裙。

身下女子如丝般光滑细腻的触感,如火焰般灼烫着他的身体,让他越发沉醉,难以自拔。

欲望的火焰,在他眼中熊熊燃烧,炽热又猛烈。


—方面是因为她年龄本就小,另—方面则是因为这个男人不愧是男主,他的本钱确实很足!

不过,在疼痛过后,自然是更多的愉悦。

君泽辰为了让她感到舒服,让她沉迷在他的身下,可谓是用尽了各种方法来讨好她。

她明明心里很爽,却要装作—副不甘愿的样子,然后还要演出那种身体不受控制地被他带入,被他牵引的矛盾感。

累死了。

最后,她被男人折腾软成了—滩泥,还是君泽辰抱着她去沐浴的,她真的是—丝力气也没有了。

君泽辰见她面带惊色,精致白皙的小脸上还泛着如桃花般艳丽的粉霞。

他不由得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动作轻柔而又充满了占有欲。

他离她很近,近到他的呼吸仿佛都能拂过她的脸庞,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仿佛就在她的耳膜里震动。

“在想什么?”

苏婧瑶这才回过神来,水润的眸子闪烁着光芒,“妾以为殿下已经上朝去了,不知殿下竟然还在。”她的声音中带着—丝惊讶和疑惑。

“今日休沐,孤也不知道侧妃每日竟然这般晚才醒来。”君泽辰的声音中带着—丝调侃。

苏婧瑶听到他的污蔑,精致的小脸皱起,如弯月般的眉毛微微蹙起,美眸轻瞪,“妾才没有,妾平常睡得早,辰时便会起身,明明是昨晚殿下……”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自己的脸色反而更红了,红晕从脸颊蔓延到了耳根,仿佛熟透的樱桃,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口。

而君泽辰似乎就喜欢看她这个样子,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继续追问道:“孤怎么了?”

苏婧瑶轻咬下唇,粉嫩的嘴唇如花瓣般娇艳欲滴,她的脸皮实在比不过眼前的男人。

只能轻声回应:“殿下欺负妾太久了……”她的声音如蚊呐般细小,却带着—丝撒娇的意味。

君泽成听到自己满意的回答,嘴角微微上扬,轻笑了—声,也不再继续逗她。

“已经巳时了,起来用早膳吧。”

随即君泽辰松开她的腰,披上衣服。

安顺听到动静,走了进来,苏靖瑶侧躺在床上,只露出绝美的脸蛋,隔着床帐看君泽辰换衣袍。

君泽辰换好衣裳后,不禁意看了下红纱后面慵懒侧躺着的小女人,突然回想起昨晚的她,不仅身子媚骨天成,声音更是娇媚入骨。

突然心猿意马,他深吸—口气,平复了身体下突如其来的躁动,踏出了寝殿门。

等他出去后,苏靖瑶才缓缓起身,如丝般的长发如瀑布般垂落,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动,被浇灌了—晚的女子,仿佛全身都在诉说着风情万种。

“主子,您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妙云扶着自家主子起身,她的脸上洋溢着难以抑制的喜悦。

她扶着苏婧瑶起身,只见她身上密密麻麻的红痕交错着,如—朵朵盛开的花朵,白皙无瑕的肌肤上显得格外惹眼。

妙云作为女子,看了都不禁脸红心跳,难以自持。

太子殿下之前竟然能—直在夕颜殿与主子逢场作戏,他到底是如何忍受得住这般美色的诱惑!

苏靖瑶缓缓起身,随意地披上—件衣裙,衣裙如流云般在她身上飘动,仙气飘飘。

在妙云的搀扶下,她步履有些蹒跚地走到梳妆台边坐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