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政世间

政世间

叁叁伍伍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小说小说《政世间》是作者“叁叁伍伍”诚意出品的一部经典力作,杨鸣杜礼放两位角色之间曲折故事值得细细品读,精彩内容节选:一群人簇拥着叶根生往这边走来,叶根生也看到了杨鸣,头高高昂起。右手不经意地揽住王一晴的肩膀。杨鸣一步上去,直接把叶根生的手拿开。所有人都愣住。杨鸣毫不客气,直呼大名。“叶根生,谢谢你来为一晴外公祝寿!”俨然一副男主人的态势。兰桂花一愣,立即接过话。“杨鸣,你也是客人!......

主角:杨鸣杜礼放   更新:2024-06-21 22: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鸣杜礼放的现代都市小说《政世间》,由网络作家“叁叁伍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市小说小说《政世间》是作者“叁叁伍伍”诚意出品的一部经典力作,杨鸣杜礼放两位角色之间曲折故事值得细细品读,精彩内容节选:一群人簇拥着叶根生往这边走来,叶根生也看到了杨鸣,头高高昂起。右手不经意地揽住王一晴的肩膀。杨鸣一步上去,直接把叶根生的手拿开。所有人都愣住。杨鸣毫不客气,直呼大名。“叶根生,谢谢你来为一晴外公祝寿!”俨然一副男主人的态势。兰桂花一愣,立即接过话。“杨鸣,你也是客人!......

《政世间》精彩片段


一是叶根生看上不看下,狗眼看人低。

二是他明知道王一晴是杨鸣的女朋友,却穷追不舍。

杨鸣警告过他,可人家根本不当回事,照追不误!

谁叫王一晴是城里的一枝花呢。

虽然王一晴对杨鸣不十分满意,可却没有移情叶根生。

这让杨鸣疑惑不解。

也为此对王一晴充满感激。

王一晴完全有权利重新选择,可她却没有!

愣神间,叶根生从车里拿出二瓶茅苔和一大束鲜花。

兰桂花的脸上顿放光芒。

“一晴,叶主任来了!赶紧!”

王一晴瞥了一眼杨鸣,便被母亲拉了上去。

兰桂花嗓门大开。

“叶主任,你太客气了!

老爷子喜欢喝酒,你就给买了茅苔,真是个孝顺的孩子!”

几个亲戚围了上去。

杨鸣心里不爽,却也无奈。

一群人簇拥着叶根生往这边走来,叶根生也看到了杨鸣,头高高昂起。

右手不经意地揽住王一晴的肩膀。

杨鸣一步上去,直接把叶根生的手拿开。

所有人都愣住。

杨鸣毫不客气,直呼大名。

“叶根生,谢谢你来为一晴外公祝寿!”

俨然一副男主人的态势。

兰桂花一愣,立即接过话。

“杨鸣,你也是客人!都欢迎你们来为外公祝寿!”

一句话,直接就把杨鸣怼了回去。

杨鸣极其尴尬。

但又能如何?

憋着气,提着礼物走进屋里,向王一晴的外公一番祝福。

转身看到王一晴和兰桂花及叶根生走进来。

杨鸣心里一万个草泥玛掠过!

叶根生好似王一晴的男朋友,自己倒像是多余的。

杨鸣直接甩头走了出去。

王一晴跟着追了出来。

“杨鸣——”

虽然很爱王一晴,但当着自己和众人面,簇拥另一个男人。

不仅刷面子,更是对自己的不尊!

杨鸣不仅有脾气。

更有自尊!

“我还有事,先走了!”

王一晴一把拽住杨鸣。

“你不高兴了?”

杨鸣也不否认。

“你说呢?”

王一晴摇了摇头。

“人家来给我外公祝寿,面上的礼貌还是要的吧?”

杨鸣不吱声。

王一晴翻了翻好看的眼睛。

“我和我妈都好面子,你即便不能马上调回来,也应该弄个中层当当吧?”

杨鸣吁了口气。

“我争取吧,但我不敢保证。”

王一晴瞬间火起。

“你这么不求上进,你让我爸妈怎么看得起你?”

杨鸣憋着的火终于点着。

“如果我调不回又提不了中层,你想怎么样?”

王一晴斩钉截铁。

“分手!”

杨鸣心里一阵悲凉。

这是他被贬到扬土镇后,王一晴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但今天的出口,跟往常不一样。

叶根生今天的实力显现,不管是财力,还是官职。

都把杨鸣辗压在脚下。

宝马,茅苔,党政办主任——这些都是看得见的实力!

可实力比不了,自信一定要有!

杨鸣一把拉住王一晴的手。

“好,我答应你!”

王一晴倒是质疑起来。

“提拔,还是调回?”

杨鸣毫不犹豫。

“二选一!

只要实现一个,你得马上跟我结婚!”

想想自己也二十七、八了。

王一晴刚想点头,叶根生已经来到了跟前。

“杨鸣,你别吹了!

你想调回城里门都没有,更不用说提拔!你先回去照照镜子吧!”

虽然提拨调回,希望渺茫。

甚至不可能!

但气势绝对不能输!

小说《政世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会场一片寂静,目光齐聚甘蔗站所在的位置。

叶根生又大声地问了一遍。

还是没有回应。

杜礼放打开桌上的麦克风。

“甘蔗站的杨鸣还是被推荐人员呢,怎么还不到?

他自己不重视,让领导干部怎么投他的票?

叶主任,把大门关上,现在没有进来的领导干部就不要进来了!”

县委常委、组织部长于洪林皱着眉头看了看杜礼放。

叶根生心里一阵酸爽,直接关大门去。

许佳慧盯着大门,着急地拨打杨鸣的电话。

可电话没人接。

就在叶根生把门关上的一瞬,杨鸣气喘吁吁地推开了门。

叶根生二话不说,就把杨鸣往门外推。

“你迟到了,不用参加了!”

杨鸣扒开叶根生直接走进了会场。

所有的目光在杨鸣、叶根生和主席台轮换。

叶根生的面子洒了一地,紧走几步一把拽住杨鸣。

全场屏住呼吸,等着杨鸣反击。

杨鸣转过头来,看了看自己被拽的衣服,再看向叶根生。

场面极度紧张,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

于洪林饶有兴趣地看着。

杜礼放盯着杨鸣。

他真希望杨鸣一拳抡下去,这样就好办了!

坐在主席台上的吴乔智突然大声道:

“杨鸣,说说为什么迟到?”

镇长发话,叶根生只好放手。

杨鸣毫不客气地从叶根生手里拿过话筒。

“刚才农村农业中心的伍世德到我办公室要数据,他说他急着上报,我把数据给他就耽误了!”

叶根生一把抢过话筒。

“杨鸣,你迟到就迟到了,别找理由!”

杨鸣见伍世德还没有进来,突地发现自己手上的签名册。

高举过头扬了扬。

“这是伍世德刚才要数据给我签的字,不信可以找伍世德来对证!”

吴乔智温和地笑了。

“遇到这种情况,你可以打个电话向分管领导说说。

而不是随意迟到,每个人都应该遵守会场纪律!马上到位置坐好!”

杨鸣歉意地点头,往位置去。

杜礼放不满地瞟了吴乔智一眼,大声道:

“好了,时间到了,开会吧。”

叶根生大失所望,悻悻地回到位置。

……

杜礼放简单地做了开场白,然后是于洪林讲话。

于洪林传达关于公开推荐选拔副科级领导干部的文件。

原来下发的文件考察比例是三比一,也就是说三个被推荐人就有一个进入考察。

可于洪林传达的文件却是三比二,三个被推荐人就有二个进入考察。

所有的班子成员都愣住。

县委组织部这番操作,目的是什么?

以往推荐会都是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参会,这次竟然是副处级的组织部长亲自参加!

重大变化必有重大决策!

叶根生心里七上八下。

考察比例的提高,多少对他有影响。

但他进入考察的底气还是有的!

在此之前,他给一把手杜礼放打了点。

杜礼放不仅承诺大力推荐他,还帮他到县里活动。

这个副科级领导非他莫属!

可考察比例的提高,将意味着即便他进了考察,还将有竞争对手!

想到于洪林拍着杨鸣的肩膀打招呼的情形,叶根生心里更是忐忑不安。

难道杨鸣有戏?

可杨鸣是被县长贬至而来,县长那关他就过不了!

叶根生心里终于又平静了下来。

于洪林传达的文件中,被推荐人员要上台即兴演讲,内容是本职工作。

三个被推荐人都没有准备,即兴演讲,拼的不仅是肚才,更是口才!


于洪林传达文件完毕,宣布上台演讲次序。

听到第一个上台的是自己,叶根生脸上洋溢着笑容。

在他看来, 三个人中领导首先想到的是他!

演讲时间规定为五分钟。

或许是党政办主任,更或许是个人的秉性,叶根生讲了三分多钟,讲的都是怎样为领导服务。

第二个上台的是一副股级中层干部,他讲了四分多钟。

杨鸣第三个上台。

他把蔗区存在的问题和解决方案简单扼要地进行了讲述。

他把扬土镇因糖纸厂排污被严重污染的问题道了出来,并提出解决方案。

杨鸣的演讲赢得了热烈的掌声。

于洪林很认真地听着,不时在笔记本上做着记录。

新书记上任后,了解的问题竟然跟杨鸣的演讲不谋而合!

演讲结束,县委组织部的两个干部向与会人员发放推荐表。

此时,伍世德也来到了会场。

他前后左右的点拨,让大家都推荐叶根生。

杨鸣看在眼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刚好伍世德的主任就坐在旁边,低声问道:

“陈主任,德哥刚才向我要数据,说是急着向县里汇报。”

“你别听他胡扯!现在是月初,我们都是月底报数据!”

杨鸣瞬间明白。

叶根生为了踩自己,竟然用这么鄙劣的手段!

突然,农机站干部谢大卫的声音传来。

“伍世德,你怎么把我的表拿走了?怎么就填上叶根生的名字了?”

紧接着,几个干部也跟着嚷起来。

“你把我们的表拿走填上,那算什么事!”

所有人的眼睛都移向伍世德,再移向叶根生。

然后都看向主席台。

叶根生一脸淡然,似乎跟他没有关系。

杨鸣鄙夷地看向叶根生。

看着台下吵个不停,杜礼放大声道:

“同志们,注意会场纪律,填好放进投票箱!”

谢大卫大声回应。

“书记,我们的表被伍世德拿去填了,那不是我们的本意,我们的权力我们自己行使!”

叶根生顿时不淡定了。

他平时看上不看下,虽然放话出去投他票必有厚报,但却有人不买他的账,不吃他那一套!

听到谢大卫大喊大叫,杜礼放当然不高兴。

“大家要注意会场纪律,推荐会是一个很严肃的会议!”

会场顿时鸦雀无声。

于洪林脸色严峻,把话筒往跟前移了移。

“杜书记说得对,推荐会是一个严肃的会议,赋予每个干部投票推荐的权力!

所以,每张票必须是干部自己填写,不经过干部的同意,别人帮填的一律作废!

工作人员现在开始处理废票!”

一声令下,县组织部的两位工作人员走向会场。

把伍世德手上的票全收了去,然后一项项核对,所有他强行填的推荐票全部作废。

工作人员把作废票送至于洪林过目。

于洪林看了看,作废票上的推荐全是叶根生。

于洪林转身递给杜礼放。

不用看,杜礼放也知道是什么怎么回事。

不管自己跟县长袁宗雄关系怎么铁,眼前这个却也是县委常委、县副处级领导,也不能不放在眼里,更不能轻易得罪。

两手一摊。

“听于部长您的!”

于洪林当然不高兴。

“不是听我的,是咱们得遵守相关规定,按规章制度办事!”

杜礼放赶紧点头称是。

这时,谢大卫又嚷开了。

“于部长,那些票作废了,我们就没有投票权了?不合理啊!”


于洪林挥了挥手。

“工作人员重新给你们发推荐表,你们可以按你们的意愿进行推荐。”

谢大卫和几个干部连声叫好。

叶根生的脸色很难看,盯着谢大卫,眼里闪过一丝凶光。

就是这个谢大卫,不仅让他在领导干部面前难堪,还极有可能让他进不了考察!

再看向杨鸣,却见杨鸣一脸的兴奋。

他那么高兴,难道谢大卫是他的一颗棋子?

就像伍世德听从自己一样?

叶根生咬紧牙关,计上心来。

推荐会结束,杨鸣往会议室的大门去。

刚出门口,走在前面的谢大卫转过身来。

“杨鸣,我投了你的票,到时候推荐上了,可要请我吃饭!”

旁边几个干部跟着说,他们都投了杨鸣的票。

杨鸣哈哈一笑。

“感谢卫哥及各位,请吃饭小意思啊!”

伍世德走上前来,一拍杨鸣的肩膀。

“杨鸣,你拉票拉得狠啊!厉害!”

杨鸣一怔,还没来得及回应,谢大卫及几个干部立即回了过去。

“伍世德,你别胡说!

我们是自愿投票,杨鸣没有拉票!”

“倒是你有拉票的嫌疑!把别人的表抢去填!”

“正因为你拉票,所以才作弊成了废票!”

……

伍世德一脸怒气。

“上面领导有眼无珠,你们也没有眼睛吗?

我平时就是嘻嘻哈哈的,开玩笑就被当真了!

不像杨鸣,拉票成功了要请吃饭!”

杨鸣顿时愣住。

伍世德颠倒黑白得这么自然,似乎自己真的拉了票!

刚想发作,许佳慧上来一把拽住杨鸣。

“杨哥,赶紧回去校对甘蔗站的那份文件,我要向上发了!”

杨鸣有些懵。

甘蔗站什么时候有文件要发?

看着许佳慧向自己眨眼睛,懵懵走进了办公室。

许佳慧紧跟在后面。

“杨哥,伍世德专给你找事的!他就想让你进不了考察!”

杨鸣耸了耸肩膀。

“反正我也上不了!我怕他什么?”

许佳慧皱着眉头。

“谁说你上不了?进入考察的比例是三比二,你必定是其中的一个!”

杨鸣笑着坐到办公桌后面。

“谢谢佳慧!能不能上我心里有数!”

就在这时,许佳慧的手机响起。

许佳慧看了看,边往外走边说道:

“一会儿结果就出来了,咱们拭目以待!”

这些话就如耳边风,杨鸣根本就听不进去。

整理了一下资料,放进手包。

给分管甘蔗站的副镇长李仁杰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马上到蔗区去。

“别去了!你被推荐上了,等着谈话吧!”

李仁杰的声音传来,杨鸣瞬间愣住。

“李镇长,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说错了?”

“听着,你哪都不要去,就在办公室等着!”

李仁杰说完便挂了电话。

杨鸣拿着电话,愣愣地站着。

还没回过神来,组织委员黄国富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正式通知杨鸣推荐上了!

杨鸣兴奋得有点找不着北。

许佳慧兴匆匆地跑进来。

“杨哥,你推荐上了!我的预感太准了!”

“谢谢佳慧,一直支持我!”

许佳慧上来一拍杨鸣的肩膀。

“下一步考核,坚决把叶根生拿下!”

杨鸣这才知道,另一个进入考察的是叶根生。

“说实话,是他把我拿下!”

许佳慧眉眼一笑。

“不会,肯定是你把他拿下!”

……

许佳慧离开后,杨鸣的心翻腾起来。

他突然想到了下雨。

难道是下雨所为?


这样想着,杨鸣拨打下雨的电话。

杨鸣提着心,担心又关机。

可这次没关,下雨接了电话。

“喂,杨鸣,是我。”

听到下雨的声音,杨鸣很是兴奋,声音都有点儿抖。

“下雨,我在副科级领导的选拔中进入考察了!是你帮的忙吧?”

电话那端的下雨愣了片刻。

“进入考察了就好!争取进入考核!我这边还有事,再说吧!”

杨鸣还想说什么,下雨已经挂了电话。

下雨是不想跟自己说话,还是真的忙?

她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是她帮的忙!

杨鸣一时发懵,到底是不是她?

就在这时,组织委员黄国富走了进来。

“杨鸣,祝贺祝贺!”

看着黄国富双手打揖,杨鸣心里感慨万分。

虽然黄国富不像叶根生那样狗眼看人低,但对杨鸣也从没有正眼过。

这个从临时工做起,然后考上公务员,再一步步提起来的组织委员,看风使舵的能力不是一般的强。

在镇领导班子中,他可谓是个老好人。

谁也不得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即便拍领导的马屁,也拍得不动声色,恰到好处!

县委组织部长亲自来参加推荐会,他就有所觉察。

再看到组织部长拍杨鸣肩膀打招呼,再加上考察比例的提高,他就觉得有爆炸性的冷门。

特别是当场作废叶根生的推荐票,更是让他隐隐感到杨鸣有戏!

果不其然,杨鸣就直接进了考察。

杨鸣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

“谢谢黄委员!主要是得到黄委员的支持,要不然我也进不了考察!”

黄国富亲热地拍了拍杨鸣的肩膀。

“你上面有人?”

杨鸣赶紧摇头。

“没有!”

黄国富上下打量杨鸣。

“你不想告诉我,担心我让你帮拉关系?”

杨鸣被黄国富盯得有点儿不自在。

下雨的影子在脑子里闪过。

他跟下雨的关系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况且他也弄不清到底是不是下雨帮的忙!

“黄委员,我上边真的没有人!

真有人,我还会被调到这里来?”

黄国富似信非信地点了点头。

“如果真没有人,你进入考察纯属运气。

进入考核的比例是二比一,你得做好思想准备被淘掉!”

杨鸣微笑。

“我知道轮不到我,能进入考察我已经很知足了!”

……

叶根生第一时间得到自己进入考察的消息。

虽然在他意料之中,可他的推荐票竟然落后于杨鸣,却让他万分吃惊。

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他愈来愈感到杨鸣是自己最大的威胁!

左思右想,一个电话就把伍世德叫了过来。

“对不起,叶主任,你交办的事我没有办好!但我会想办法弥补。”

叶根生侧头看向伍世德。

“说说你的办法。”

伍世德把散会后,谢大卫等人要杨鸣请吃饭的事道了出来,并说要去告杨鸣拉票。

叶根生听着脸上浮出笑容。

“你得亲自去找县委组织部的于部长!

除了告杨鸣拉票外,还要解释今天为什么拿干部表格填写的事情!”

伍世德愣然。

去找组织部长,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今天作弊的事他没有受到责难已经不错,自己再找上门去,简直就是找死!

见伍世德不吱声,叶根生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不想去?”


杨鸣坚定地点了点头。

“不是我说了算,是规章制度说了算!”

雷长湖阴着脸,转头看向李队长。

李队长赶紧上前一步,双手打揖。

“雷所长,我们也是接到杨管理的电话才过来的!”

杨鸣皱着眉头看向李队长。

这话说得没毛病啊,事实也是这样。

可这立马洗白也太快了吧?护蔗队的职责难道他不懂?

杨鸣还没回过神来,李队长挥手带人已经上车走人。

雷长福得意有加,走到杨鸣的跟前。

“把你那破车移开!”

话音落下,一辆黑色轿车急速驰来。

车子刚停稳,副镇长李仁杰急急地从车上下来。

直接来到雷长湖的跟前。

“雷所长,接到你的电话我就马上过来了。”

镇派出所长是副科级,副镇长也是副科级。

李仁杰和雷长湖都是同一级别,但李仁杰对雷长湖还是恭敬有加。

级别一样,但权力大小不一样。

显然,派出所长的权力要大于副镇长。

雷长湖指了指三大卡车甘蔗。

“李镇长,这甘蔗能不能拉走?”

李仁杰微微点头,没有回答,径直来到雷长福的跟前,一把握住雷长福的手。

“长福啊,有砍运蔗为什么不出示呢?

别给你哥添麻烦,这样置气没意思!“

雷长福一怔,被李仁杰握着的手多了一张条子。

心里猛醒,嘴上却说道:

“你们甘蔗站的人以势压人,我不想拿出来给他看!”

李仁杰无语地拍了拍雷长福的肩膀。

雷长福向杨鸣翻了翻眼珠子,转身往大卡车去。

李仁杰转头看向雷长湖。

“雷所长,长福的性格有点儿倔啊,明明有砍运证,就是不拿出来。”

雷长湖不傻,微笑而道。

“他就是牛脾气!顺着他什么都好说,不顺着跟你顶到底。”

杨鸣顿时愣住。

他不傻,刚才李仁杰过去握住雷长福的手,他就有点儿奇怪。

现在李仁杰这么一说,心里有了数。

不一会儿,雷长福手里拿着一张砍运证走了过来

“李镇长,这是我的砍运证。”

李仁杰吁了口气。

“有证就拿出来,不要为难我们的工作人员!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说完,李仁杰又转头对杨鸣说道:

“杨鸣,把车子移开!”

到了这个份上,不移车子说不过去。

杨鸣转身往皮卡车去。

村民们慢慢散去,皮卡车也移开。

雷长福不屑地瞅了瞅从车上下来的杨鸣,挥手上车走人。

雷长湖来到杨鸣的跟前,狠狠地用鼻子哼了二声,转身离开。

杨鸣看着雷长湖扬长而去,知道自己已经不可避免地跟雷长湖结下了梁子。

李仁杰拍了拍杨鸣的肩膀。

“以后做事要多几个心眼,一根筯总归要吃亏的!”

杨鸣若有所思地看着李仁杰。

就在这时,李仁杰的手机响起,李仁杰转身接了电话。

不一会儿,李仁杰拿着手机过来。

“杨鸣,走吧,我们到令山糖纸厂吃午饭去。”

杨鸣皱头紧锁。

令山糖纸厂是扬土镇首富胡令山的厂子,杨鸣不喜欢跟这些老板混在一起吃吃喝喝。

可李仁杰已经开口,又不好拒绝,只好点头开着车子跟在李仁杰的后面。

十来分钟后,杨鸣跟在李仁杰的后面走进了令山糖纸厂食堂包厢。

这是杨鸣第一次来。

诺大的包厢豪华程度,并没有让杨鸣惊讶。

让杨鸣惊讶的是私营糖厂女老板许雅丽也在场。

看到李仁杰,许雅丽张开双臂迎了上来。


许雅丽刚想给李仁杰一个大大的拥抱,看到杨鸣盯着自己,便停止了动作。

翻动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

“哟,李镇长把杨管理也带来了!”

杨鸣眼前闪过许雅丽抱着杜礼放啃的情形……凡是镇领导,难道这个女人都要来几口?

李仁杰则微笑道:

“我们正在蔗区处理问题,就一起过来了!”

杨鸣心里很不舒服。

不请自己,自己还不想来呢!是看在李仁杰的面子上勉强过来。

几个人刚落座,两个年轻漂亮的姑娘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直接坐到李仁杰的身边,另一个则紧靠杨鸣。

姑娘很主动,坐下来立即给杨鸣倒酒,身子也有意无意地往杨鸣身上靠。

杨鸣身子缰直,抬眼看向李仁杰。

此时的李仁杰,左边是许雅丽,右边是靠在身上的年轻漂亮姑娘。

这样的场合,杨鸣还是第一次遇到。

如果不看在李仁杰的面子上,杨鸣会立即抽身走人。

酒过三巡,胡令山端着酒杯大声道:

“今年甘蔗减产厉害,各个蔗区都在闹蔗荒。

我这么大一个厂子,如果不到其他蔗区收购甘蔗,就要提前一个月结束榨季。”

杨鸣瞪大眼睛,转头看向李仁杰,想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胡令山的话明显是破坏蔗区的管理条例,杨鸣每天到蔗区疲于奔命,就是为了维护蔗区的秩序。

当着他和李仁杰的面,胡令山竟然说出这番话来!

不仅不把蔗区管理条例当回事,更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他的底气从哪里来?

见李仁杰只顾左拥右抱,杨鸣忍不住搭话过去。

“胡总,你到其他蔗区收购甘蔗,如果其他糖厂也到你们的蔗区收购甘蔗,你会怎么想?”

胡令山毫不犹豫地大手一挥。

“不惜武力把他们扫出去!”

杨鸣有点儿恼火。

“可是,你也到人家的蔗区抢甘蔗啊!”

胡令山把杯里的酒喝了个精光,把杯子往桌上一放。

“杨管理,你知道什么叫弱肉强食吗?”

杨鸣皱着眉头。

“我们甘蔗站是维护蔗区秩序的……”

胡令山挥手打断。

“你维护你的,我收购我的,没有冲突啊!”

杨鸣毫不客气直怼过去。

“如果都象胡总那样做的话,蔗区迟早要出人命!难道胡总要制造人命案吗?”

胡令山一拍桌子。

“你这是什么话?”

李仁杰猛地转过头来,向杨鸣使劲眨眼。

杨鸣站了起来。

“对不起,我说的都是实话!得罪了!我先撤了!”

说完,杨鸣直接走出了包厢。

后面传来胡令山摔杯子的声音。

……

从令山糖纸厂出来,杨鸣越想心里越来气。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他每次向李仁杰汇报蔗区的抢蔗情况,李仁杰都是充耳不闻,都是点头而过。

原来跟他吃吃喝喝的这些老板都在做着偷鸡摸狗的事!

作为分管领导,要是蔗区发生事故,李仁杰吃不完兜着走!

看着杨鸣气呼呼地走出去,许雅丽不屑地抽了抽鼻子。

“李镇长,你这个部下脾气好大啊!蔗区管理到底是你说了算,还是他说了算?”


杨鸣这么甩手离开,本来就不给李仁杰面子。

许雅丽这么一说,气就冲了上来。

“他为什么被从县府办贬下来,你们知道了吧?

他刚才的行为,一点儿不奇怪!

好了,不用管他,咱们继续喝酒,有事我担着!”

听到最后一句话,胡令山和许雅丽同时举起了酒杯。

“来,李镇长,我们敬您!”

……

叶根生翻遍公文处理及公用文件夹,都找不到《扬土镇蔗区管理和污染存在问题及解决方案》。

刻不容缓,必须尽快拿到!

把方案传到县委办,更能增加自己提拔的机率!

叶根生往三楼甘蔗站的办公室去。

怎样才能从杨鸣的手上把方案拿到手?

来到三楼,甘蔗站办公室的门大开着。

叶根生径直走了进去。

办公室空无一人,杨鸣不知所向。

电脑开着,叶根生二话不说,拿起鼠标快速查找。

不一会儿,许佳慧走了进来。

看到叶根生坐在杨鸣的电脑前,许佳慧一怔。

“主任……”

叶根生哼了声,继续手上的操作。

许佳慧犹豫了片刻,往这边走来。

“主任,你在忙什么?我可以帮你吗?”

叶根生动作飞快,嘴上答道:

“我刚才把一份文件发错了,发到甘蔗站的文件夹里来了,我过来想让杨鸣删掉。

杨鸣不在,我自己动手删了!”

许佳慧走近时,叶根生已经放下鼠标。

看着叶根生走出去,许佳慧心生疑惑。

……

叶根生回到办公室,高兴得差点笑出声。

他已经从杨鸣的电脑文件夹里找到方案,并且通过政府区域网发到自己的文件夹。

坐下来,调出方案大致地看了一遍,立即给县委办发了过去。

然后拨打县委办主任朱尚其的电话。

“叶主任,恭喜啊,我可等着吃你提拔的大酒。”

平时叶根生到县委办事,不管叶根生怎么点头哈腰,朱尚其都爱搭不理。

现在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叶根生突然感到自己已经是县委书记的大红人,自己已经坐上副镇长的位置!

“谢谢朱主任!你得尽快把方案发给夏书记,她可等着呢。”

朱尚其连连称是。

放下电话,叶根生感到从没有过的畅快。

……

在新任县委书记夏阳的办公桌上,放着二份《扬土镇蔗区管理和污染存在问题及解决方案》。

二份方案一模一样,可署名却不一样。

县委组织部长于洪林送来的这份,署着杨鸣的名字。

县委办公室主任朱尚其送来的,署着叶根生的名字。

看着两份方案,夏阳把整个身子埋在沙发里,沉思着。

到底谁剽窃了谁的?

她更相信是杨鸣的原创。

一个多月前,她就从杨鸣那里听到过这个方案的内容。

可那不能成为就是杨鸣原创的证据!

就在这时,座机聚然响起,夏阳看了看,接了过来。

“部长,这个时候给我电话,有事?”

电话里传来厚重的男中音。

“没有时间我也得找你啊!告你的状到我这儿来了!”

夏阳愣了愣。

“告我的状?我刚上任没多久,就有人告状了?”


“告你官僚作风!上任那么久,不到基层调研,不见乡镇县直部门领导……”

夏阳呵呵一笑。

“部长,我的工作方式跟其他人有所不同!”

“不是不同,你是刻意这么做的?你担心杨鸣知道你是新任县委书记?”

夏阳沉默了片刻。

“有这个原因,但不是全部!

我觉得我应该按照我的计划去做,而不是听从于那些人的意愿和指派。”

“你是个很有个性的人,工作的方式方法与别人不一样,我可以理解。

但为了一个乡镇公务员,影响到你的工作进程,那就不应该了!”

“部长,没有影响到我的工作。我的工作正有序地开展着呢。

只不过我没有所谓的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火劲,再说了,我也不喜欢大鸣大放的三把火!”

电话那端的部长哈哈笑。

“好,这才是真正的下雨!不过,我得提醒你,千万别感情用事,千万别认为人家救了你,你就被人家拿捏。

尽快地了结这个事,别拖泥带水!

我的意见报恩一刀切!该帮的一次性帮,经济上也一次性了断!”

夏阳思忖片刻。

“部长,您放心吧!我不是感情用事的人!杨鸣应该也不是要挟之人!”

“好!尽快跟乡镇领导县直部门领导见见面,然后下乡调研!

电视报纸可以不上,但见面会和下乡调研必须要做!”

“好,听从部长的指示,我尽快!”

……

挂了电话,夏阳把组织部长于洪林叫了过来。

看到桌上摆放着二份《扬土镇蔗区管理和污染存在问题及解决方案》,于洪林有些发愣。

夏阳把其中一份递给于洪林。

“洪林部长,你看看,这份方案跟你给我送过来的一模一样,可署名的却是叶根生!”

于洪林万分吃惊。

“书记,是叶根生报上来的吗?”

夏阳点了点头。

“这个事交给你们组织部,你们一定要处理好,尽快向我汇报!”

“好!我们会尽快地把事情捋清,一定会给书记一个满意的结果!”

从夏阳的办公室出来,于洪林的脑子不停的转着。

全县副科级领导干部选拔开始前,夏阳找他聊了好几次,虽然是了解全县领导干部的基本情况。

但询问更多的是北华大学毕业的在职干部,而且特别询问杨鸣的情况。

于洪林这个组织部长也不是白当的,书记对杨鸣的特别过问,他隐隐地感到书记的意图。

虽然书记没有表明,但他完全领悟书记的意思。

这次扬土镇的副镇长人选,非杨鸣莫属!

于是,他打破常规,亲自参加扬土镇的推荐,并一直把控着整个推荐会的局势。

虽然扬土镇的一把手杜礼放对杨鸣成见很大,可在于洪林的把控下,杨鸣顺利进入考察谈话。

回到县里向夏阳汇报,夏阳很满意。

似乎对他这个组织部长更加信任。

于洪林本来就是老书记的人。

老书记去世后,负责全面工作的县长袁宗雄一直就想把他这个组织部长换下,且已经找好了最佳人选。

可还没来得及换,夏阳到任!

于洪林自然而然就站队了夏阳。

于洪林左思右想,把跟他走得最近的县委组织部副部长何少辉叫来商量,并做了一番交代。

……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杨鸣接到县委组织部的电话。

让他呆在办公室等候,县委组织部领导到扬土镇找他谈话。

杨鸣一脸懵逼。


杨鸣脸色阴暗。

“我警告你,别再来掻扰一晴!让我看到,见一次打你一次!”

叶根生不屑一笑。

“我从来没有掻扰一晴,我是真心爱一晴。

如果你一个月内,提拔或调回城里,我可以不再追一晴!

但如果是一晴爱我,决意要跟我在一起。

这个不在我们打赌的范围!”

杨鸣转头看向王一晴。

他要从王一晴那里得到答案。

你是否爱叶根生?

王一晴跳过杨鸣的眼神。

两手一摊。

“你们打赌,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这句不置可否的话,让杨鸣心里发凉。

叶根生得意地晃了晃脑袋。

“如果一个月内,你没有提拔或调回城里。

一晴可以选择跟你分手!”

王一晴皱着眉头。

“我说了,你们打赌跟我没有关系。我跟杨鸣的关系跟任何人没有关系!”

终于得到王一晴明确的回应。

杨鸣霸气指着叶根生。

“你给我听着,这个赌我跟你打!

我赢了,你敢再来掻扰一晴,我直接灭了你!”

说着,转身就往皮卡车去。

……

车子出了城,杨鸣的脑子还嗡嗡作响。

这个赌打得荒唐,却很硬气。

可问题来了。

不仅跟叶根生打了赌。

自己也向王一晴许下承诺。

一个月内一定提拨或调回!

现在自己被贬得一无是处,且且处处被打压。

谁都避之唯恐不及,怎么调回城里?

提拨更不会轮到自己!

就等着分手吧!

想到于此,杨鸣心里又是一阵烦闷和悲凉!

……

车子还没出城,狂风暴雨又来了。

杨鸣心情复杂,整个人基本不在状态。

一整天发生的事情,不经意在眼前掠过……

不一会儿,前面传来轰隆隆的声音。

杨鸣减速。

前面就是山洪暴发路段,公路上几乎没有车子。

杨鸣的车子靠近山脚。

却见一辆红色越野车泡在水中。

山洪轰隆隆地往下冲。

杨鸣心里一震。

车里不会有人吧?

急忙把车停好,冲着越野车大声叫道:

“哎,车子里有人吗?”

“有——”

一个微弱的女声传来。

杨鸣吓了一跳,顾不了山洪的汹涌。

朝着越野车狂奔过去。

趟进水里,水已至胸口,只能游过去。

到了车子旁,只见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漂亮女子,被卡在驾驶室里。

水已经漫到女子的胸口处,车窗玻璃已被砸碎。

杨鸣想拉开驾驶车门,怎么也拉不开。

杨鸣大声问:

“怎么回事?车门拉不开?你也动不了吗?”

女子微弱回答。

“车门被石头砸住,我的脚被卡住了。”

杨鸣用脚在车门边捞了一下,再用手摸了摸。

一块大石头砸在车门上,车门凹了进去。

洪水越来越汹涌。

看着女子苍白的脸和绝望的眼睛。

杨鸣大声道:

“你别怕,我把石头弄开!”

说着,憋了口气,潜入水中,用力推大石头。

可大石头只是动了动,又回到了原处。

折腾了几下,杨鸣只好放弃。

以最快的速度回到皮卡车,拿着二根钢钎又回到红色越野车旁,把二根钢钎在石头下面定位。

一使劲,石头动了。再使劲,石头终于被撬到了一边。

可车门还是拉不开。

钢钎撬了几下,车门开了,杨鸣把女子拽了出来。

不一会儿,把女子拽到了岸边。

看着女子小腿上流着血,根本就走不动。

杨鸣犹豫了一下。

“我背你到我车上吧,送你到县人民医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