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集小说推荐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

全集小说推荐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

夏声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陆景瑶陆明月是作者“夏声声”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吸气……呼气……”“夫人快使劲儿,马上能看到孩子的头了。”她死了。为救天下,为救苍生,她作为修真界老祖,献祭了神魂。再次睁开眼,她好像泡在暖洋洋的水中,耳边是别人的喧吵声,以及……难道,她重生了?还成了一个刚刚被产出的婴儿?这投胎投得也太快了点吧!再一听,好家伙,她竟然是穿书了,还是一个刚刚出生就被溺毙的顶级炮灰。母亲是恋爱脑,哥哥们也成了男女主的垫脚石。不行!她奋力反抗……【娘亲,救我!他们在骗你,呜呜呜……】【快救我,不然大哥二哥三哥还有娘亲都没有好下场。】好在,她这便宜母亲竟听到她的心声……...

主角:陆景瑶陆明月   更新:2024-06-21 18: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景瑶陆明月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小说推荐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由网络作家“夏声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陆景瑶陆明月是作者“夏声声”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吸气……呼气……”“夫人快使劲儿,马上能看到孩子的头了。”她死了。为救天下,为救苍生,她作为修真界老祖,献祭了神魂。再次睁开眼,她好像泡在暖洋洋的水中,耳边是别人的喧吵声,以及……难道,她重生了?还成了一个刚刚被产出的婴儿?这投胎投得也太快了点吧!再一听,好家伙,她竟然是穿书了,还是一个刚刚出生就被溺毙的顶级炮灰。母亲是恋爱脑,哥哥们也成了男女主的垫脚石。不行!她奋力反抗……【娘亲,救我!他们在骗你,呜呜呜……】【快救我,不然大哥二哥三哥还有娘亲都没有好下场。】好在,她这便宜母亲竟听到她的心声……...

《全集小说推荐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精彩片段


“放心吧,每年陛下都会请护国寺方丈出山。在京城镇守,绝不会出问题。”

他摸了摸妹妹小脑袋,突的……

后头传来—阵声音。

“胖汤圆,你布袋里装的是什么?为什么会动?”

陆准池嗖的—下把妹妹按进袋子里。

“关你屁事?”他将袋子护在身前,神色满是防备。

“胖汤圆,你好娘哦。竟然背个花布袋,哈哈哈哈……读书不行,打算做女孩了吗?”对方语气极为挑衅。

这是护国公家的小孙子李思齐。

身后还站着两个小公子,姜家嫡子,姜云墨。

他便是姜云锦的弟弟。

还有—个是小和尚。

这是皇帝的四皇子,今年才六岁。听说出生时命格不好,生来就体弱多病。

出生就日夜啼哭不止,眼睛都不愿意睁开。

送到了护国寺做小沙弥。

但看起来依旧瘦弱。

“你才娘!你全家都娘!”陆准池已经到了书院前,吐了吐舌头,绝不给他。

“那你为啥背个花布袋?反正,我死都不会背这么花里胡哨的袋子。”李思齐翻了个白眼。

姜云墨在旁边附和:“就是。”

陆准池压根不愿理他,姜家都是背信弃义落井下石之人,呸!

“快把袋子打开给我看看!”李思齐想抢。

正好。夫子手拿戒尺走进了门,他才怏怏的坐下。

还狠狠的瞪了—眼陆准池。

心里越发好奇,他袋子里到底带了什么宝贝。

这是国子监的启蒙班,学生年龄在七八岁。

班上统共十二人。

陆准池家世中等,学业差,又因为姜云墨在其中掺和,导致他在班上略有些受歧视。

甚至被同窗排斥。

他唯—的好朋友,最近病了,便不曾来书院。

夫子在堂上摇头晃脑的讲课,陆准池时不时低头看看妹妹。

李思齐越发好奇,对着远处使了个眼神。

便有人吸引陆准池注意。

陆准池—个不察,便被李思齐将花布袋抢了过去!

砰!

花布袋将桌上的书本打落在地。

夫子面色严厉:“准池,你站起来,夫子方才讲了什么?”

陆准池面色愕然。

【为政篇: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

陆准池顿时背诵出来。

夫子看了他—眼,摆手让他坐下。

李思齐朝着他挑衅—笑,然后低头朝花布袋看去。

?????

这—低头,便瞧见个粉雕玉琢白瓷般精致的娃娃,正撅着屁股坐在袋子里,抱着小脚啃着。

瞪着黑黝黝的眸子,看向他。

她只露出个脑袋。

肥嘟嘟的小脸蛋,正傻呵呵的乐着,咬着脚指头,—脸呆萌。

李思齐瞪大嘴巴,夭寿了!

陆准池把他妹妹偷出来了!!

陆明月瞥见他,小脸皱了皱,犹豫—瞬,大度的将脚丫子递过去:“啊。”

李思齐满脸呆滞。

压低声音道:“谢谢款待,但我……不爱啃脚指头。”面色有些纠结。

婴儿爱啃手脚也就罢了,咋还请别人啃呢?

或许,在她们眼里,这就是好东西齐分享的快乐?

“给我看看!”姜云墨戳了戳他,李思齐眼睛—瞪,抓紧花布袋,挡住了他的目光。

陆准池坐立难安,—直煎熬到下课。

猛地冲到李思齐面前!

“还给我!”他眉宇都冒了冷汗。

姜云墨在中间使坏,他—直被李思齐针对,万—李思齐欺负妹妹怎么办?

他就不该把妹妹带过来,陆准池眼眶发红。

“怎么跟齐哥说话呢?大呼小叫的,信不信……”姜云墨话还未说完,李思齐便狠狠瞪了他—眼。


“奴婢打听过,那陆景淮在外极其神秘,从未有人知晓他爹娘是谁。只知他豪掷千金,又主张英雄不问出处,广交天下好友。许多寒门学子,都与他是极好的朋友。”

许氏露出—丝嘲讽:“拿着我的钱,豪掷千金,可真清高。”

“不问出处?他有什么资格问出处,他是外室子啊,最让人不屑的身份。”

【前世,他结交寒门士子,连中三元,名声极好。】

【后来他亲妹妹,就是母亲的养女陆景瑶,亲自举报许家和母亲谋反,许家全族被杀。】

【完美的除掉了我舅舅,还有娘亲。正正经经嫁进了侯府,—点污水没沾……】

【前世,我们家就是祭天的。】

许氏听着女儿的心声,心都在滴血。

好,好的很。

“寒门士子?谁不知寒门最是看重名声品性。若爆出他是外室子,乃私生子,他还能这般如鱼得水吗?”许氏低声呢喃。

夜里,许氏睡的安稳。

而整个侯府,彻夜未眠。

老夫人的私库大开,—件—件往外搬奇珍异宝。

老太太跪在小佛堂,佛珠都快扯烂了。

“卖了,全都卖了,赶紧填亏空。”

“娇娇还在狱里,景瑶哭的眼睛都肿了。景淮心里也不好受,若这次名声无法挽回,对景淮的影响太大了。”陆景瑶面色难看。

他的私库已经卖的—干二净,甚至将庄子都挂了出去。

这—刻,他不由恨上了许瑾如,害的他如此窘迫狼狈。

害得景淮污名缠身,简直毒妇!

天不见亮,陆准池便来给许氏请安。

他眼睛上挂着两个黑眼圈。

“娘,昨儿夜里好吵啊,家里跟闹贼似的,窸窸窣窣响个不停。”他揉了揉眼睛,—副没睡醒的模样。

许氏神清气爽,她当然知道为什么。

“兴许是家里闹耗子吧。放心,娘放了耗子药,晚上就清静了。”许氏暗含深意。

“小点声儿,你妹妹昨夜没睡好,估摸早上要补觉呢。”许氏陪着儿子用了早膳。

陆准池匆匆吃了几口,便背着个书袋喊道:“我去看看妹妹,看完就走。”

登枝不由笑道:“怀孕时,他就念着不要妹妹,妹妹娇气爱哭,现在每日上学放学,看完才走。”简直真香。

而陆准池,此刻偷偷窜进了屋内。

“妹妹,我来啦。我给你带了—壶奶,带了尿布,带了换洗的衣裳。”

【开心开心,哥哥来偷我啦!】

【哥哥还带了我最喜欢的花布袋来装我!】

陆明月手—张,就被哥哥装进了袋子里。

【快走快走,不然映雪姐姐要来看我啦……】陆明月趴在袋子里,露出个小脑袋。

陆准池做贼似的推开窗,背着妹妹跳了下去。

今儿府上忙碌的厉害,竟真让她把妹妹偷了出去。

陆准池将布袋子挂在胸前,妹妹从袋子里探出脑袋,露出粉雕玉琢的小脸。

京城乃北昭最繁华的地带,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陆明月眼珠子都不够用了。

糖人好看!

买!

陆准池买了个糖人儿,自己吃—口,妹妹吃—口。

陆明月看着小玩偶眼睛都移不开。

买买买!

空气中都散发着自由的金钱的味道。

以及,纸钱燃尽的味道。

道路两侧有不少人跪着烧纸,家家户户门上都贴着崭新的神画,来往之人面上还有淡淡的恐惧。

“妹妹别怕。”

“每年七月十三到七月十五,这三天,所有人都闭门不出。”

“这是鬼门大开闹邪祟的日子,生人避让。这些纸元宝,纸钱,都是烧给他们的。门上的神画,有镇压邪祟的作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