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全章节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全章节

怡然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李锦夜谢玉渊,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怡然”,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谢玉渊上辈子命苦得惊天地,泣鬼神,死后连地府都不收。如今她回来了。曾经欺负过她的人,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谁也别想逃。却不想被一个瞎子勾住了魂。瞎就瞎吧,她认了!可谁知道,瞎子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当朝英俊王爷……还非要和她生娃娃……简直神经病啊!这让人怎么控制自己!...

主角:李锦夜谢玉渊   更新:2024-06-18 21: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锦夜谢玉渊的现代都市小说《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全章节》,由网络作家“怡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李锦夜谢玉渊,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怡然”,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谢玉渊上辈子命苦得惊天地,泣鬼神,死后连地府都不收。如今她回来了。曾经欺负过她的人,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谁也别想逃。却不想被一个瞎子勾住了魂。瞎就瞎吧,她认了!可谁知道,瞎子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当朝英俊王爷……还非要和她生娃娃……简直神经病啊!这让人怎么控制自己!...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全章节》精彩片段


张郎中猛地转过身,眼睛直直地看向谢玉渊。

谢玉渊第—次看到张郎中有这样的眼神,仿佛带着沉甸甸的铁锈味,让人心生寒意。

她不由的倒退了—步,脸上却笑得云淡风轻。

“师傅你忘了,你给我的医书上写着呢,血色发黑,是毒发之症。”

张郎中冷哼—声,“你倒是用功。”

谢玉渊陪了个笑,低垂下头,遮住了眼中的—抹冷意。

做鬼六年,那个异世的吊死鬼同她讲得最多的,便是毒。

医毒不分家。医为救人,毒为害人,但反其道而行,医也可害人,毒也可救人。

他说世上有八大毒药,断肠草,鹤顶红,钩吻,鸩酒,砒霜,见血封喉,乌头,情花。

除这八大毒药以外,还有无数数不清奇门异毒,故医者的最高水平,便是解天下奇毒。

受吊死鬼的荼毒,谢玉渊看病不行,对解毒却是了熟于心。

刚刚张郎中的那—套针法,大部分的行针穴位是对的,但最后五针有错,倘若……

谢玉渊想到这里,用力的咬了咬牙,疼痛如约而至,脑子—下子清楚不少。

多—事,不如少—事。

眼前这两个人神秘兮兮,好坏不分,她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这时,床上的少年嘴里闷哼—声,缓缓睁开了眼睛,微弱的唤了—声:“虚怀?”

张郎中—听到这声叫,直接炸毛,像个娘们似的往腰上—插,破口大骂。

“你他娘的好了伤疤忘了痛是吧,你现在的身体能用内力吗,老子辛辛苦苦把你从阎王那边救回来,是让你糟蹋的,狗日的王八蛋,老天怎么不下道雷劈你死!”

唾沫星子溅在谢玉渊的脸上,她最大限度的控制住自己想冲去捂住他嘴巴的冲动,勉强维持住因为震惊而怦怦直跳的心。

脚步却—点点往外移。

她想溜。

“谁?”

谢玉渊猛地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床上的少年。

张郎中看了谢玉渊—眼,“是我那个丫头。”

李锦夜脸色变了几变,慢慢闭上了眼睛。

此刻,谢玉渊心中震惊无异于天崩地裂。

怪不得他房中连个油灯都没有,怪不得师傅要寻明目草。原来……原来他是个瞎子。

但那双眼睛实在是太过深邃,不像是瞎的啊!

她忍着内心汹涌不觉狐疑,硬生生扯出个笑容:“师傅,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急啥?”

张郎中摸了—把胡子,意味深长的吐出两个字。

谢玉渊:“……”他这副样子,是打算将她杀人灭口的意思?

谢玉渊心漏—拍,忙道:“师傅,我口风很紧的,刚刚什么都没有听到,也什么都没有看到。”

张郎中—愣。

“还有,师傅杀了徒弟,是会遭天打雷劈的,你千万千万别动那个心思,咱们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这丫头是脑残了吧,他说过要把她杀人灭口这话吗?张郎中眼白翻出天际。

“你去打点热水来,帮我侄儿擦—下身体。反正这屋子你也进来了,以后除了和我学医外,就帮衬着照料—下我这侄儿。”

谢玉渊惊得目瞪口呆,半晌才从嘴里闷出—句话,“师傅,男女授受不亲。”

“你毛还没有长齐呢,还想着这个,快滚!”张郎中气得跳脚。

谢玉渊麻利的滚了,到灶间的时候,她的脚步慢了下来。

如果她刚刚没有看错,那少年中的毒应该是牵机。

牵机药的出名之处,在于它曾经毒死过南唐李后主,吃下去后,人的头部会开始抽搐,最后与足部相接而死,状似牵机。




回到灶间,高氏还在缝衣服。

洛风遥把衣服从她手里拿走,“娘,不用做得那么快,小心伤眼睛。”

衣服就那几件衣服,都补完了,娘就得回家,她现在还没有想到新的借口把人留在身边。

高氏愣愣地看着她,突然开口,“他,没回呢!”

“还早呢,还要十天,娘别急,爹会回来的。”

洛风遥盛了点锅巴,把剩余的白菜汤倒进去,拌拌端给高氏吃。

“你乖乖的,等爹回来,我让爹给你买糖吃。”

“噢!”高氏一听有糖,嘤嘤笑了几声。

洛风遥揉揉她的头发,走到灶前,用碗盛了点热水,咕噜几口喝了下去。

第一天干活,娘吃了东家的饭,她就不好意思再吃。

……

天黑。

洛风遥扶着高氏回家。

走到半路,她特意拐到陈货郎家看了下,发现他家大门紧闭,窗户里漆黑一片。

应该是挑了货架往城里去了。

高氏不知道是因为天黑,还是因为看到了一旁的破庙,情绪一下子暴躁起来。

“娘,娘,别怕,咱们马上就回家。”

洛风遥一边哄,一边扶着她往回家走。

还没到了孙家,就听到孙老娘的骂声,她站着静静地听了一会,才知道今天晚上孙兰花粥烧糊了。

洛风遥心里骂了声活该,和高氏走进院里。

冷不丁,孙老二正从里头走出来。

她赶紧拉着娘往一旁避让,偏偏那孙老二一见是高氏,不仅不让,反而直冲了过来。

趁着夜色,他伸手在高氏的屁股上狠狠的摸了一把。

高氏原本就暴躁,这一摸,她吓得直接跳了起来,双手用力揪着自己的头发,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

洛风遥赶紧抱住她,“娘,娘,我是玉渊,不怕,不怕,爹就快回来了,我们回家。”

孙老二见状,色眯眯的凑过来:“阿渊啊,让我来哄你娘吧,你娘是想男人了。”

想你个七舅姥爷!

洛风遥狠狠瞪了他一眼,死命把高氏往房里拉。

孙老二虽然眼馋的不行,但一看高氏这个疯样,也不敢上前。

他是见识过高氏发疯的样子,见谁咬谁,不咬掉一块肉,她死都不会松嘴的。

高氏一进房门,整个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洛风遥把她按坐在床上,学着爹的样子,给她揉揉这里,搓搓那里。

直到高氏眼中的血色褪尽,脸上浮出一抹柔色,她才长松口气。

去灶间烧了一锅热水,端进房给高氏洗漱,安顿她睡下。

等人睡沉了。

她把门反锁,吹灭了油灯,躺在高氏身旁,睁着两只黑亮的眼睛 ,把今天在张郎中身上学到的东西 ,一一回忆。

回忆完,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叫,她才想起来,今天自己只吃了一顿早饭,中饭和晚饭就喝了几口热水。

饿得实在受不了。

洛风遥悄没声的溜到灶间,把孙家人吃剩下的一点糊粥飞快的喝了下去。

粥已经冷成冰,吃下去的时候,连牙齿都在打颤。

吃完回房,洛风遥踮着脚尖走到一半,浑身的血液直往头顶冲。

凄冷的月色下,一条黑影正在慢慢向大房靠拢。




眼中微波闪过,唐江岚灵机一动,“阿爷,疑难杂症郎中收费三文钱。”

“什么?”孙老娘浑身的肉都在痛,“这不是抢钱吗?”

张郎中一听抢钱两个字,脸立刻沉了下来,“不想看,把人抬走,老子闲着没事干,要来抢你三文钱?”

孙老爹刀子似的眼睛剜了老太婆一眼,陪着笑脸,“想看,想看,就是……能不能便宜点。”

“郎中,我家那死丫头很能干的,什么粗活脏活你都别客气,往死里使唤,抵那三文钱。”孙老娘伸长脖子补了一句。

倒也是个主意,反正那丫头鬼灵精怪的很。

张郎中正要答应,一偏头,他怔住了。

唐江岚整个人一只脚在门槛外,一只脚在门槛里,烛火挂在她脸上,泛起苍白的光晕。

黑亮的眼睛里,哀伤一闪而过,恰恰好闪进张郎中的眼里。

鬼使神差的,他冷笑一声,“这丫头哪值三文钱?”

孙老娘习惯性抬起手,给了唐江岚一个耳刮子,“我呸,三文钱都不值,真是个赔钱货。”

唐江岚挨了打,低眉顺眼地跨过了那道门槛,纤弱的背影看得张郎中眼里冒出万丈的怒火。

他娘的!

别人不知道这唐江岚的身份,他却刚刚查得一清二楚。

堂堂金枝玉叶的谢家大小姐,竟然被个老太婆打,这狗日的还有天理吗?

还有王法吗?

张郎中怒从脚底心起。

“你儿子这病确实是疑难杂症,要治,三文钱是治不好根的,拿二两银子来,否则,他这辈子都别想站起来。”

二两银子?

这一下,孙老爹肉痛的眼珠子都要弹出来。

家里扒拉扒拉,总共能扒拉出五两银子,看个病二两银子没了,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可又能怎么办?

儿子的命比银子重要,再舍不得,这病还得治啊!

唐江岚虽然不明白张郎中为什么突然狮子大开口,但孙家倒霉,她就喜欢看。

怕再挨打,她躲到墙角,清幽的目光落在脚下,心思飘得很远。

原以为张郎中只是个江湖郎中,没想到他很有几分真本事。

跟着他学两年,将来女扮男装行医是没问题的。到时候存够了银子,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居起来……

突然。

后背有冷汗渗出来。

唐江岚莫名的有种感觉,后面有什么东西正盯着她看。

她猛的回头。

半掩半开的窗棂前,猝不及防的对上一双黑沉沉的眼睛。

那双眼睛很特别,让人无端想起飘着浓雾的峡谷,幽深,阴冷。

什么孙家,什么郎中,什么隐居,瞬间化为烟云。

她心口咚咚作响,快得似要从里面跳出来,“你……你……是人……是鬼?”

“砰!”

窗棂猛的关上。

唐江岚抖了个激灵,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站在了张郎中侄儿的东厢房前。

她捂着胸口,长叹出一口气,“大晚上的,真的要被吓死了,鬼都没他吓人。”

话落。

孙老二杀猪般的嚎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有针刺我!”

唐江岚刚刚平缓下来的心跳又开始加速。

“谁刺你的?”张郎中问。

“鬼,鬼刺我的。一阵邪风,呼的一下就吹过去了。”

张郎中心想,这孙老二莫非也是个疯子。

“刺你哪儿了?”

“身上,不对!脚上,也不对!脖子,刺我脖子上了。”

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 唐江岚的心,吊到了嗓子眼里。

“我看是你刺你脑门上了。”

张郎中眼中闪过鄙夷,像挥苍蝇一样挥手道:“行了,回去吧,明儿别忘了我把二两银子给我送来。”

……

这通折腾,直到亥时一刻,孙家才安静下来。

“玉渊啊,明儿去张郎中家,你和张郎中好好说说,看看能不能把那二两银子给抵了。”

唐江岚听着窗外孙老爹的声音,心中冷笑不止,声音却怯怯的,“张郎中说我三文钱都不值,更别说二两银子了。”

孙老爹:“……”

孙老爹布满皱纹的脸有些扭曲,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早些睡吧。”

那副假惺惺的长辈样子,真是既虚伪又恶心。唐江岚应了一声, 慢慢睁开眼睛。

孙家这个狼窝真的不能再呆下去了,必须要想个一劳永逸的办法才行。

……

冬日的清晨。

天气阴寒。

寅时定更的梆子声响,唐江岚摸黑起身,胡乱披了件薄棉袄,掌了油灯,想把娘叫醒。

“呀!”

唐江岚一惊,见娘正瞪大眼睛瞅着她。

“娘,该起了。”

“他……没回。”高氏喃喃自语。

“爹快回来了,以后我再不让他离开你。”

唐江岚等高氏起身,迎着呼呼的北风站到正房门口。

“阿公,阿婆,我去郎中家了,那二两银子……”

“……”屋里的老夫妻俩直接装死。

唐江岚眸子一转。

“阿公,要不带银子过去,郎中说不定就把我赶出来了,好歹每月五文钱呢,也能给家里添个馒头不是。”

话落,房门打开。

孙老爹颤颤巍巍走出来,伸手在袖口里掏啊掏,哆哆嗦嗦摸出两锭碎银子。

唐江岚接过来,“阿公我去了。”

“记得给郎中!”孙老爹有气无力的叮嘱了一句,两只眼睛涨得通红。

唐江岚带着高氏到了郎中家。

有了昨天的经验,母女俩一个烧火,一个揉面,不消片刻,热腾腾的薄粥和香喷喷的烙饼便起了锅。

唐江岚把早饭摆到东厢房的房门前,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那双眼睛。

一瞬间才想起,头天晚上的梦境里,那双眼睛出现了好几次。

她心头一颤,片刻都不愿意多逗留,便回了房间。

这时,张郎中慢悠悠地踱着方步跟进来。

唐江岚从袖口把银子掏出来:“郎中,昨儿的诊金,阿公让我带给你。”

张郎中目光扫过她破破烂烂的袖口,翻了个白眼,“买块料子让你娘给做件棉袄吧。”

堂堂谢家大小姐穿成这副寒酸样,说出去真是丢人现眼。

唐江岚浓墨般的眸子里,带出一点戒备。

她不明白为什么隔了一个晚上,张郎中对她的态度就截然不同起来。

“以后饭再多煮点,替我张郎中干活还饿肚子,你想恶心谁呢?不少你们娘俩一口吃的。”

唐江岚猛的睁大了眼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