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穿越星际,都别想逼她生崽崽畅读全文版

穿越星际,都别想逼她生崽崽畅读全文版

浅银几分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穿越星际,都别想逼她生崽崽》,是以艾莎程冉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浅银几分”,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我可以问一下你的异能属性吗?”库洛被问的一愣,下意识的回道:“我是火系……”“火系?”程冉失望的摇了摇头。小雌性露出失望之色,让库洛心里咯噔一下,以为自己的异能不被对方满意,赶紧表现自己,“小雌性,我是七级火系,高级异能兽人,我有一个人照顾雌性的能力!”在实力方面,库洛还是自豪的,以他的能力进帝国军队都没有问题。要知道......

主角:艾莎程冉   更新:2024-07-21 19: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艾莎程冉的现代都市小说《穿越星际,都别想逼她生崽崽畅读全文版》,由网络作家“浅银几分”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穿越星际,都别想逼她生崽崽》,是以艾莎程冉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浅银几分”,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我可以问一下你的异能属性吗?”库洛被问的一愣,下意识的回道:“我是火系……”“火系?”程冉失望的摇了摇头。小雌性露出失望之色,让库洛心里咯噔一下,以为自己的异能不被对方满意,赶紧表现自己,“小雌性,我是七级火系,高级异能兽人,我有一个人照顾雌性的能力!”在实力方面,库洛还是自豪的,以他的能力进帝国军队都没有问题。要知道......

《穿越星际,都别想逼她生崽崽畅读全文版》精彩片段


身体被一只有劲的大手扶住,头顶传来关心的声音,“小雌性,你没撞疼吧?”

她捂着额头抬头一看,是那个在大厅跟她搭讪的兽人。

程冉微皱了皱眉,说道:“我没事,抱歉撞到你了。”

说罢,便要错开他往外走,忽然想到什么,顿住了脚步,回头问道:“我可以问一下你的异能属性吗?”

库洛被问的一愣,下意识的回道:“我是火系……”

“火系?”程冉失望的摇了摇头。

小雌性露出失望之色,让库洛心里咯噔一下,以为自己的异能不被对方满意,赶紧表现自己,“小雌性,我是七级火系,高级异能兽人,我有一个人照顾雌性的能力!”

在实力方面,库洛还是自豪的,以他的能力进帝国军队都没有问题。

要知道九级就是顶天的存在了,普通的兽人能有五级,都算的上优秀。

程冉不懂兽人的等级体系,她只在意一件事,“请问你认识暗系异能的兽人吗?”

“暗系?”库洛皱起了眉。

他轻摇了摇头,“我没有暗系的朋友,小雌性你找暗系的兽人做什么,是有什么困难吗?或许我可以帮你。”

程冉失落的摇了摇头,“谢谢你的好意,但你帮不了我,抱歉耽误了你一些时间,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就要离开,不料被身后的雄性抓住了手臂,库洛抬起自己的光脑,目含期待的说道:“小雌性,加个联系方式吧,我想追求你。”

“……”

如此直白,让程冉愣了一愣,随后歉意的说道:“抱歉,我没有找伴侣的打算,而且我已经是一个幼崽的母亲了,抱歉。”

对方抓着她不放,眼神笃定的说道:“小雌性你是为了拒绝我才这样说的吗?”

库洛身材十分的高大魁梧,目测有两米高,一头像钢针似的火红色短发,长相阳刚帅气,是个难得一见的型男。

但程冉此刻无心欣赏,使劲抽了抽,发现抽不开后,脑门落了几根黑线,无语道:“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有幼崽了,你放开我!”

库洛不信,“小雌性你身上没有任何雄性的味道,你骗不了我,给我个追求你的机会好吗?”

说着,他用光脑碰了一下她的,“你点一下同意,你不是要找暗系兽人吗?我可以帮你留意,到时候联系你。”

本来要拒绝的程冉,听到这话还是点了同意,纠结的说道:“如果你能帮我找到暗系兽人,我会报答你的。”

兽人听这话咧嘴一笑,“我不要你的报答,我希望你能做我的伴侣。”

“……”程冉无语的扫他一眼,含糊道:“感情的事再说吧,我要回去了,有暗系兽人的消息,请立即联系我,麻烦你了。”

说完,库洛还不放手,只听雄性嗓音浑厚道:“我送你回去吧,你一个雌性我不放心。”

程冉:“……”

隐隐有些后悔了,不会被狗皮膏药缠上了吧?

怎么都摆脱不开,只好被对方送了回去。

回去的路上,两人熟知了彼此的姓名,程冉没让他送到家门口,而是在街道口就让对方离开了。

娇俏的身影朝着居民区跑去,留下风中凌乱的库洛,怀疑人生。

他无比怀疑的看着自己光脑上显示的资料,会不会是系统出错了,这么漂亮可爱的小雌性,怎么会是智力残疾?

没错,这是程冉为了打消对方的念头,故意透露的。

他无比确定两人之前的交流,对方跟正常雌性无异,哪里像三岁小孩了?

可资料又确确实实的这样写着,身份证不可能造假,难道是他没感觉出来?

库洛甩甩头,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对方身上甜美的气味,深深的吸引着他,就算是智力残疾他也认了,雌性本来就是要让雄性照顾的,笨一点就笨一点,他不在乎。

想通之后,兽人眼里只剩下了坚定,深深的朝居民区看了一眼,然后离开了,想着明天买些什么礼物送给雌性好……

……

程冉从电梯出来,电梯门刚打开就看到自家门前站了两个人,一个浅黄卷发的年轻雌性和一个穿着粉色围裙的微胖中年雌性。

两人看到她均是松了口气的模样,中年雌性焦急的上前道:“冉冉,你跑去哪了,我和亚亚找你一上午了!”

说话的这位就是一直照顾原主的邻居—玛丽阿姨,而她身旁年轻的雌性是她的小女儿亚亚,年轻雌性穿着跟发色相同颜色的黄色长裙,长发微卷,很是青春靓丽。

此时望向她的眼神正带着憨怒,并严肃的说道:“小冉冉,你太不听话了,妈妈说雌性不能单独出门,要是碰上坏人了怎么办!”

那眼神就像看不听话的孩子。

“……”母女俩的责备,让程冉嘴角抽动的厉害。

深吸口气,她要适应,谁让她所在的身体是个智力有问题的人呢,只能慢慢改变……

不过她知道,这母女两个是除了原主姐姐外,对原主最好的人了,玛丽阿姨几乎是把原主当做亲生孩子来照顾的。

甚至比对自己亲生孩子还要好,亚亚成年后就不用怎么操心了,唯独原主一直操心到了现在。

如果不是他们一家帮忙处理了姐姐的后事,这时候指不定乱成什么样呢。

想到这,程冉的神色也松了松,抱歉道:“对不起玛丽阿姨,我出门太匆忙了,忘记告诉你们了,我上午去把幼崽送到了医院,他需要保育箱才能破壳。”

“什么?你一个人去医院了?!我的老天!”玛丽惊呼道。

语气不由加重几分,“冉冉你胆子也太大了,竟敢一个人去医院,还带着幼崽!”

“幼崽呢?你把他扔医院就不管了?在哪个医院,我这就去把孩子抱回来!”玛丽顾不上责怪程冉,毕竟她也是个心智不健全的孩子,现在就担心幼崽的安全。

心里不停的懊恼着,这事也怪她,怎么能把孩子交给冉冉带呢,她连自己都顾不好,怎么能照顾好孩子呢!


“我这就帮你鉴定这两件。”

说着拿仪器开始鉴定,心里是疑惑的,为什么堂哥要阻止他收购?之前不是一直在找吗?

他没有多问,鉴定完毕后,说道:“这两件能换32万星币左右,请问你凑够了吗?”

艾莎听到数额松了口气,“够了。”

“是现在转钱,还是需要什么手续?”

莫特摇头,“不需要什么手续,我直接转给你就行。”

滴的一声,两人光脑对接了一下,只见对方在光脑上操作了几下,很快就转过来303万星币。

“到账了吗?”

“到账了,谢谢你。”艾莎看着金额到账,心中的大石才算彻底落下,看莫特都顺眼了不少,心道这个兽人还是蛮不错的。

莫特看她露出笑容,犹豫着问道:“我可以冒昧的问一下吗,你筹这么多钱,是家人生了什么病吗?”

“……嗯。”

艾莎不想说太多,她发现这里的人都喜欢问,不知道是他们对隐私不注重还是觉得没到界限?

钱到账了,可以去医院了,一想到大厅那么多的雄性兽人,她就不太敢出去。

无助的目光望向了身旁的莫特,轻咬唇纠结的问:“你可以陪我一起出去吗?”

“哦天!”正看着视频的莫维西,怜爱的握紧了拳头,如果他在,他一定会把小雌性抱出去的,抱到床上……

没有雄性能受得了雌性这种眼神。

正YY着,忽然被一道金光给击飞了出去,啪的一声,莫维西就被镶进了墙上,对上王冷漠的视线,表情讪讪,刚升腾的火热,瞬间冷却的不能再冷。

程冉冷哼,声线淡漠,“发情就赶紧找雌性结婚,那个雌性你不能动!”

听到这话,莫维西就知道对方也看上了,不由脸一垮,蔫蔫道:“知道了王。”

莫特听到耳机里突然地传出惨叫,惊的一个激灵,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静听了几秒又没动静了,不知道堂哥那边发生了什么。

对上雌性柔软的眼神,莫特肯定不能拒绝,堂哥交代要从雌性口中多套些话,可不能就这么让人走了。

“当然可以。”

“谢谢。”艾莎再次道谢。

莫特不在意摆手,绅士的说道:“不用客气,为雌性服务是我的荣幸~”

“……”虽然对方油嘴滑舌,但仍让艾莎心中好感倍增。

一楼大厅还是有很多的雄性,当两人一出来,一些刻意不刻意的视线都朝这看了过来。

在莫特有意的遮掩下,艾莎全程没敢抬头,一路安全的出了大门,上了悬浮车。

当看到莫特也跟着上来的时候,艾莎神色再次变得警惕起来,“谢谢你,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我知道怎么回去。”

雌性防备的模样,让莫特哭笑不得,这是用完就丢吗?

还有他长得这么帅,怎么可能是坏人?

“小雌性,我送你回去吧,你今天被不少雄性盯上了,难保他们不会跟着你的悬浮车,有我在他们不敢跟过来。”

“他们为什么要跟着我?”艾莎错愕的问。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危险?

雌性的话让莫特神色一顿,神色似笑非笑,“小雌性,你对自己的魅力一无所知——”

“闭嘴!莫特你给我离小雌性远一点!”莫维西怒道。

被骂的莫特:“……”

还讲不讲理了?小雌性是他先碰上的,公是公私是私,喜欢的雌性不能让!

等把小雌性送回家了,他一会好好跟堂哥掰扯掰扯!

“小雌性,让我送你回去吧,别怕我,我没有恶意,这是我的身份证,你可以录下来传到星网空间,要是我对你做出不好的事,你就报警抓我。”

星网空间绑定着个人的光脑,一旦光脑主人出事,哪怕光脑被销毁,星网的信息也销毁不了,极大的降低了犯罪率。

“……”艾莎抽动着嘴角,这是干什么!

这么执着送她,该不会跟库洛是一样的心思吧?

她实在不好意思这么自恋,但这情况很难不让人想歪啊?

莫特展示着自己的身份证,艾莎看着身份证信息一时无言,两人大眼瞪小眼。

这可气坏了视频另一头的莫维西,“莫特,这是王看上的雌性,把你的眼珠子给我收回去!”

莫特:“!”

怎么又牵扯出王了?赶紧背过了身,要是这雌性真被王看上了,那他可不敢肖想了。

心中忍不住苦笑,这叫什么事啊,早知道就不给堂哥看小雌性了!

对方突然转身的举动,也让艾莎回了神,想到刚才看到的身份资料,她有点小想法。

拍卖行的负责人,应该认识很多兽人吧?

“莫特先生,你是要下车了吗?”

莫特背着身,郁闷的摇头,“不是,我帮你定位,你家在哪里,我赶紧送你回去。”

“……”还是要送她,艾莎忍不住无语。

“不急,莫特先生我能向你打听件事吗?”

“什么事?”莫特转了过来,背着人说话可就失礼了。

艾莎问:“请问你认识暗系异能的兽人吗?”

这话一出,让听到的三个兽人,有一瞬间的沉默。

程冉沉声道:“莫维西,让你堂弟问她打听暗系兽人做什么,问清楚!”

“是。”莫维西赶紧照做。

听到堂哥的指示,莫特只好说道:“认识,你问这个做什么?”

一听对方认识,艾莎眼眸瞬间放亮,“那太好了,请问可以给我他的联系方式吗?”

莫特眼中露出疑惑,却是摇头道:“抱歉小雌性,我不能随便把朋友的联系方式给你,你可以说明一下原因吗,我好跟朋友解释。”

艾莎轻咬着唇,想想也是,哪有把朋友的联系方式轻易告诉别人的,询问原因也正常。

她只好说道:“是这样的,我的雄性伴侣死了,但是我的幼崽还没孵化,医生说最好找跟幼崽父亲同样属性的兽人来藴养,请你帮我问一下你的朋友,看他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我可以出报酬,价钱好商量。”

听到这话的莫特呆愣住了,“什么!你、你、你都有幼崽了?!”


闻言,程冉忍不住说道:“暗系兽人是那么好找的吗?再找一个要花多长时间?崽崽又能坚持多长时间?亚当大哥这件事你别管了,我是一定要孵化崽崽的!”

“冉冉,可是他…可是……”亚当急的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说他害怕那个凶悍兽人占他心爱雌性的便宜?

他无比痛恨自己只是个兔兽,如果他是个高等兽族,哪还用得着冉冉找别人帮忙?

都是他没用!

程冉没注意到他的自责,她生怕兰斯觉得她没有诚意,转身就走。

忙说道:“亚当大哥你快上班去吧,要真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兰斯先生是我好不容易找来的,你可不许再在人家面前乱说了,不合适。”

说完给亚当一个眼神示意,她则朝着兰斯跑去。

亚当伸出手,嘴巴张了张,阻拦的话到底没说出口。

是啊,他不能不顾崽崽的安危,只能希望对方不会伤害冉冉和幼崽吧。

此刻的亚当很是低落和自卑,自卑自己的无能,不知道为什么,他隐隐有个不好的预感,他或许要失去冉冉伴侣的资格了……

……

“抱歉兰斯先生,我代我的朋友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把他刚才的话放在心上。”程冉歉意的说道。

威兰斯朝面色难看的亚当看了一眼,不在意的摇头,“没事,我们先去看幼崽。”

“好的,你跟我来吧。”程冉在前面给人带路,心想着兰斯先生的脾气真的很不错,虽然长得凶了点,人还是很有教养的。

经过亚当时,威兰斯朝他轻瞥了一眼,那蔑视的态度让亚当握紧拳头,心里的自卑更盛,看吧人家高等兽族的一个眼神他就无法反抗,他拿什么跟人家争呢?

亚当眼睛更红了,好似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这软弱的模样,让威兰斯心里的那点杀意消失的无影无踪,这种雄性还不够格。

很快亚当就被抛在身后,两人进了电梯,同处一个电梯内,程冉才感觉到身旁兽人带来的压力,看人还要仰起头。

这一认知让她很郁闷,雌雄身高比例怎么差这么多啊,她想要是哪个雄性会家暴的话,雌性还不得被打死?

思绪不知不觉的天马行空了,而在威兰斯的角度,不只是看到一个头顶,还有雌性娇小玲珑的曲线。

收腰的浅黄长裙,恰到好处的勾勒出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身,胸前的布料被撑的饱满,形状很好看,穿着很保守。

威兰斯视线未收,状似不经意的问:“你跟那个兔兽关系很好?”

程冉嗯了一声,“我们是邻居,走得近。”

“哦,听莫特说你伴侣不在了?”

闻言,程冉微顿了一下,然后轻点了下头,“是。”

回答的声音很轻,使得威兰斯微低了低头,鼻翼间充斥着雌性独有的甜美气息,这干净的味道差点勾起他的欲望。

有点不对,他大哥是一年前死的,就算隔了一年没亲近,雌性身上的味道也不该这么干净才对。

只要雌性和雄性结合过,那气味就会变,难道这就是自然雌性的特殊之处?

威兰斯忍不住心生怀疑,试探问道:“方便告知一下你伴侣的名字吗?暗系异能的兽人不常见,或许你的伴侣我也认识。”

这话让程冉心里咯噔一下,眼神有些微的飘忽。

问她算是问错人了,她要是能知道名字才怪!

兽人的星网这么发达,她也不能瞎胡诌一个,万一人家无聊的真去打听了呢,到时候又该怎么解释。

只好装作很难过的说道:“抱歉兰斯先生,我不方便说,我伴侣他已经死了,我用了很长时间才从伤痛走出来,我不想再提起伴侣的名字,这会让我再次陷入哀伤中,希望你能理解。”

程冉说完还难受的吸了吸鼻子,一副你硬要问,我就会哭给你看。

威兰斯:“……”他还能说什么?

“抱歉,是我失礼了。”

程冉低声道:“没关系。”

话刚落,电梯滴的一声已经到顶层了。

“兰斯先生,这就是我家。”

“嗯。”威兰斯走出电梯的时候,随意打量了一眼,很破旧的居住环境。

程冉正在开门,他的视线移向了她的对门,笃定的开口道:“这就是你那位‘邻居哥哥’的家吧。”

“是的,他们一家都是兔兽。”

“嗯。”威兰斯心道早闻出来了,一股子食物的味道。

一个很残忍的事实,为什么温和的兽族会这么害怕高等兽族,因为在很早很早以前,在法律还没有成立以前,食草类的温和兽族是食肉兽族的食物……

那个时候的秩序非常混乱,直到一个很厉害的高等兽族雄性和一个食草雌性相遇,两人产生了不可思议的爱情,在经过很多的磨难,生了很多孩子后,才建立起和平条约。

只要能转化成人形的兽族,就不准被当成食物,一直发展到如今,也有了明确的法律条款,虽然有法律约束,但天性不会改变,食肉兽族虽然不会再去吃他们,但食草兽族见到他们仍然会感到害怕。

为了维护社会的安定,食草兽人绝大多数都在从事服务或生产的行业,而外出狩猎或上战场归类给食肉兽族。

实力不对等,差距永远存在。

门开了,放一个陌生的强大雄性进来,程冉也是有点紧张的,但她没有其他办法,总不能抱着保育箱到处乱逛吧,恐怕到时候她被拐走的更快。

“兰斯先生,这就是我的幼崽。”程冉指着桌上的保育箱。

威兰斯看到保育箱里的黑蛋,下意识的瞅向她纤细的腰部,怀疑的问:“这真是你生的?”

被一个异性这么盯着问,程冉脸控制不住一红,硬着头皮点头,“嗯,是我生的。”

威兰斯心底的疑惑更重,虽然他没跟雌性接触过,但也见过刚生产过的雌性,以及刚生产雌性身上会传出来的气味,就算卵生幼崽不吃奶,身上也不能一点奶味也没有吧?


“程冉,我们得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我不需要你的帮助了,怎么你还想要强赖着不走啊,你信不信我报警!”程冉从床上翻下来,愤怒的瞪着他。

程冉头疼的捏捏眉心,霸道的目光锁定着她,“刚才还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发了脾气,是因为自己体质的特殊暴露了,才想着摆脱我?”

—语中的,程冉就是因为这点,才着急离开,才想着远离程冉和贝娜,她的心中充满了慌乱和不安,她不知道要是她的信息泄露了出去,还会发生什么!

而兽人根本不给她离开的机会。

程冉目光防备的看着他,笃定的说道:“难道不该摆脱吗,你对我有企图!”

“……”

程冉直接承认,—步—步的靠近她,“如果想要做你的伴侣,是企图的话,那我见你第—面的时候,就有企图了。”

“从遇上我开始,你就已经摆脱不了了,程冉我们好好谈谈,事情并没有你以为的那么糟糕。”

对方直接承认,使得程冉的脸色非常难看,咬牙切齿道:“卑鄙,原来你—开始的目标就是我?!”

程冉摇头,“不是,我是为了幼崽,幼崽跟我也有关系,你对我来说是意外的惊喜。”

听到这话的程冉,面色瞬变,呼吸都停滞了,“什么意思?你不会就是幼崽的亲生父亲吧?”

不能这么巧吧!

“不是。”还好对方的下—句让她心瞬间落回了肚子里。

“我连雌性伴侣都没有,哪来的孩子,但这个孩子是我的亲侄子,他是我哥的孩子,你的姐姐程琳,是我哥的雌性。”

这句话的信息量差点把程冉冲倒,不由错愕的问:“我姐你都知道,所以你—开始就知道我是谁对不对!”

程冉轻嗯了—声,“差不多吧。”

他已经走到雌性面前,注视着她的眼睛,“谈谈好吗?”

程冉:“……”

……

过了许久,房间开了。

程冉蔫蔫的走出房间,身后跟着无奈的程冉。

他想要去碰她的手,却被对方打开。

程冉冷哼道:“虽然我同意和你—起养孩子,但不代表我就要跟你好,你要是敢、敢占我便宜,我就报警抓你,我才不管你是不是崽崽的叔叔呢!”

程冉失笑的摇头,“冉冉,报警对我来说没用,不过我愿意给你时间,让你了解我,接受我。”

“……”程冉咬着唇,没有回应。

她现在茫然极了,不知道以后该何去何从。

如果不是对方给她看了关于雌性完整的星际法,她还不知道,她之前的想法有多么的天真!

三十岁之前,她必须要和—个雄性组成家庭,不然就会被帝国强行分配,到时候还是会暴露出去。

她这才明白,为什么程琳明知道自己是自然雌性,还要想着出去。

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自己找的伴侣总比帝国随便分配—个陌生雄性的强,原主九岁那年,程琳已经26了,那时候她就没有多少时间了。

或许程琳在离开的那—年,就已经打算把妹妹托付给玛丽—家了,她想有缺陷的妹妹,嫁给信得过的兔兽,就是最好的结果。

却不曾想到,该来的还是会来。

程冉有点想哭—场的冲动,她没想到原主姐姐的命运竟如此坎坷,前二十多年,为了掩藏自己和妹妹的身份每天都小心翼翼的活着,本以为找到了可以保护自己后半生的伴侣,却卷入争夺中,最后伴侣死在了战场上,这是兰斯告诉她的,自己拼尽所有才留下—个后代,最后撒手人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