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选集通房船娘软腰酥,疯批太子榻上欺

精品选集通房船娘软腰酥,疯批太子榻上欺

姜让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萧寅渊谢清棠是其他小说《通房船娘软腰酥,疯批太子榻上欺》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姜让雪”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奴婢的确是因家中之事耽搁了,殿下,您...不要生气了......”她眼尾湿润。身子不停瑟缩。萧寅渊看着,心情复杂。她以前从没有这样抗拒和害怕过与他缠欢。一直对他百般讨好。今日却为了另一个男人违拗他。萧寅渊目不转睛盯着谢清棠。尊贵如他,竟也从未真正驯服过她。......

主角:萧寅渊谢清棠   更新:2024-07-10 22: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寅渊谢清棠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选集通房船娘软腰酥,疯批太子榻上欺》,由网络作家“姜让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萧寅渊谢清棠是其他小说《通房船娘软腰酥,疯批太子榻上欺》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姜让雪”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奴婢的确是因家中之事耽搁了,殿下,您...不要生气了......”她眼尾湿润。身子不停瑟缩。萧寅渊看着,心情复杂。她以前从没有这样抗拒和害怕过与他缠欢。一直对他百般讨好。今日却为了另一个男人违拗他。萧寅渊目不转睛盯着谢清棠。尊贵如他,竟也从未真正驯服过她。......

《精品选集通房船娘软腰酥,疯批太子榻上欺》精彩片段

《通房船娘软腰酥,疯批太子榻上欺》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点十足。《通房船娘软腰酥,疯批太子榻上欺》这本连载中通房船娘软腰酥,疯批太子榻上欺古代言情、宫斗宅斗、古色古香、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古色古香、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200章 救下她的面具男子是谁?,已经写了351266字,喜欢看古代言情、宫斗宅斗、古色古香、 而且是古代言情、宫斗宅斗、古色古香、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书友评价

更得好慢[哭][哭][哭]能不能快点[哭][哭][哭][哭][哭]

就一句话,这文真难看[捂脸][捂脸],我弃书了

不是男主什么时候可以知道女主的身份啊?在线等,挺急的

热门章节

第4章 跪下伺候

第5章 船娘,天生伺候人的料!

第6章 扒她衣服

第7章 可有心悦的情郎?

第8章 身子骨险些叫您掐碎了

作品试读


萧寅渊的意图昭然若揭。

沉稳如谢清棠都有些慌乱。

她抬头看了一眼被火舌吞没的棠树,挣扎着起身。

“殿下,此处火光冲天,侍卫很快就会发现,届时皇后娘娘和耶律公主也会赶来。”

“那又如何。”

他声音冷得吓人。

两人的力气天壤之别,她双手被捆,挣扎在萧寅渊钳制下毫无作用。

反而会增加他的恶趣味。

不能再激怒这个疯子了!

谢清棠软了语气,“殿下也不想被人看见堂堂西梁储君与一个女官衣衫不整,在园中苟且吧?”

萧寅渊面无表情看着她。

谢清棠继续说,“奴婢的确是因家中之事耽搁了,殿下,您...不要生气了......”

她眼尾湿润。

身子不停瑟缩。

萧寅渊看着,心情复杂。

她以前从没有这样抗拒和害怕过与他缠欢。

一直对他百般讨好。

今日却为了另一个男人违拗他。

萧寅渊目不转睛盯着谢清棠。

尊贵如他,竟也从未真正驯服过她。

凭什么?!

她也配!

“何必冠冕堂皇,谢女官是怕被人看见,做不成你的将军夫人吧!”

萧寅渊怒火更甚,抬腿压制住她的身体,一手钳住她的手腕摁在头顶。

“刺啦”一声。

绢衣裙摆,被生生撕破。

纤细的腰肢,暴露在空气中。

“萧寅渊!”

谢清棠唇瓣被凶狠封住。

她用力一咬,口腔瞬时弥漫一片血肉模糊的花。

萧寅渊吐掉血,死死掐住她的腰,再次欺身压下。

草裂声,皮肤摩擦声,玉带和珠冠纠缠不清的碎响...

漫天火光下,只剩灭顶又浓重的欲望。

这吻如暴雨,疾驰落下。

谢清棠却始终面无表情。

一吻终了,萧寅渊将她的头摁在自己胸口,长长喘息。

她头发凌乱,神色倦倦,模样有些狼狈。

第一次在他的怀中没有回应、讨好。

萧寅渊僵了一下。

随即淡淡地,冷冷地开口:“赏个花就这么累?”

谢清棠后仰头不看他,纤细柔弱的脖颈就暴露在他眼下,轻轻说道:

“殿下同耶律公主游玩一天还这么能征善战,可奴婢倦了。”

谢清棠这话有两层意思。

方才萧寅渊亲她的时候,她看到了他身上佩戴的漠北挂饰,蹭在她身上如蛆般冰凉。

恶心的她阵阵想吐。

她原本以为。

上次拿她做筏子来替耶律述朵立威已是过分。

没想到他和别人待了一天,晚上还要在火光下与她交织欢好。

简直是个疯子!

萧寅渊面色顿了下,垂眸看她,道:“前几天耶律述朵责罚你了?”

谢清棠愣了一愣,“殿下如何得知?”

“我知道,很惊讶?”

谢清棠的确惊讶。

她原本以为萧寅渊是任由吕后捏圆搓扁的包子。

现在看来,他也在暗中培养了自己的势力。

她不在意笑笑,“殿下说过,做奴婢的没有尊严。”

萧寅渊不理会她话中带刺,只借着火光仔细端详她的脸,“她对你做了什么。”

“殿下是要为奴婢出气吗。”

萧寅渊默了片刻,道:“她已被皇后斥责,祈福典礼前需得叠满一百只长明灯。”

哦,谢清棠差点忘了。

她只是险些被人轮污,耶律述朵可是被皇后斥责叠灯了啊!

高贵如公主都受到了惩罚,还要怎样?

她应该大度一点。

说一切都是她的错,和公主没关系。

于是她语气极轻极慢,喃喃重复道:“是啊,都被斥责了...”

萧寅渊忽然凑近了些,一个冰凉的东西捋在了她手腕上。

“不能让你白白受委屈。”

谢清棠抬腕,是一只极漂亮的贵妃镯。

通体翠绿,一看就价值不菲。

她眯着眼,讥诮地勾了勾唇角,问:“殿下这是何意?”

“母后赏赐你的,她知你素日懂事,耶律公主的无心之失,你便也不必放在心上。”

谢清棠摆弄玉镯的手一顿,“无心之失?”

她从萧寅渊身上起来,往后退了半步,笑得没心没肺。

“殿下,皇后娘娘的好意奴婢心领了,您一定要替奴婢转达,燕少将军人很好,奴婢一定不会辜负娘娘的期望。”

萧寅渊似是觉得十分可笑,嗤笑出声,“怎么,你还真想跟他试试?”

“为何不呢。”

谢清棠自嘲地笑,“您金尊玉贵,明白野草吗?无聊的路人,看它命如蜉蝣,却顽强向上,平白生出逗弄之心,便随手摘下把玩。可殿下,您告诉我,有谁会把踩在脚下的草芥,养在花盆中呢?脏了干净的手,污了清明的眼,泥里的东西,就安分待在泥里,少妄想攀上高枝,那不是她的位置。”

萧寅渊眼神微不可闻一沉,“你是在责怪我那日所说之话?”

谢清棠忽然叹了口气。

她从怀中取出一块布包,小心翼翼打开,里面是那枚玉佩。

玉体通透,可见保存之人极其爱惜。

她用平静到不能再平静的语气说道:“三年前,殿下将此物赐予奴婢,如今您即将大婚,这枚玉佩也该物归原主。”

她说完,搓了搓冰凉的手指慢慢走过去,将玉佩双手递上。

萧寅渊沉默看着她,不接。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他冷冰冰的声音。

“谢女官这是要同我恩断义绝?”

“殿下这话说的,奴婢何德何能敢与您恩断义绝,只是您与耶律公主婚事已定,我这边顺着皇后娘娘的意思同燕宁来往密切,为了避免落人口实,殿下与我之间这种见不得光的关系还是断了吧。”

谢清棠说完,将腰弯得更低,从头到脚都写满了疏离。

连着几日奔波,方才又被萧寅渊那样折腾,她早就摇摇欲坠。

可即便身子又疼又麻,衣裳被撕扯破烂,她也只是咬牙撑着,不曾露出半分怯狈。

就在她快要撑不住时,萧寅渊突然开了口。

“罢了,这般养不熟的东西,不要也罢。”

萧寅渊刚转身,就听到身后“哐叮——”一声。

是玉石坠入火焰的声音。

萧寅渊身体明显僵了一下,慢慢地转过头去看她。

谢清棠仍是那副不冷不淡的表情,平静说道:“殿下说得对,既是养不熟之物,还是扔了的好。”

小说《通房船娘软腰酥,疯批太子榻上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