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精品

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精品

80年代的风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以司马兰夏天为主角的军事历史《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是由网文大神“80年代的风”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他是一朝皇子,威胁到了储君之位,然而,不仅太子要杀他,美女要杀他,就连他的皇帝老子也要杀他。为了好好活着,他不得不退居深山,偷偷培养精锐部队自保;不得不写下惊世诗篇养家糊口;不得不打造世外桃源养精蓄锐!然而,正当他以为眼前人是来除掉自己时,他们却跪地不起:“请九皇子登基!”...

主角:司马兰夏天   更新:2024-07-14 19: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司马兰夏天的现代都市小说《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精品》,由网络作家“80年代的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以司马兰夏天为主角的军事历史《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是由网文大神“80年代的风”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他是一朝皇子,威胁到了储君之位,然而,不仅太子要杀他,美女要杀他,就连他的皇帝老子也要杀他。为了好好活着,他不得不退居深山,偷偷培养精锐部队自保;不得不写下惊世诗篇养家糊口;不得不打造世外桃源养精蓄锐!然而,正当他以为眼前人是来除掉自己时,他们却跪地不起:“请九皇子登基!”...

《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精品》精彩片段


“是!”

司马戈护卫着夏天进入坞堡,司马府的死士紧紧跟随。

夏天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这桃花坞堡。

此坞堡是前秦时期由桃花村的豪强建造,四面城墙高三米,宽两米,用乱石混合黄泥铸就。

不高大,却甚是坚固。

观城墙内外,都有利箭、火烧和撞击的痕迹。

毋庸置疑的,这坞堡经历过战事,一股金戈铁马之气弥漫在其中。

城墙上。

望楼、角楼、阁楼配备完整。

防御工事虽然已经破烂不堪,却还能看出往日的峥嵘。

此时。

小白采购的40马车物资,司马府赠送的10马车粮食,还有10马车兵器,陆续进入坞堡,将马厩和外面的空地完全挤满。

顿时。

“嘶嘶嘶......”

马嘶人叫,废弃已久的坞堡热闹了起来。

夏天站在主厅门口,身形如岳,静静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些人就是他未来的班底,每一个,都是荒州王府的宝贝。

接下来,就要靠这个班底杀到大荒州!

杀退天狼大军!

只是,怎么做才能快速增强卢树、高飞和百名老兵的战力呢?

他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

片刻后。

夏天眼中异彩一闪,看着院子里只有粗糙马鞍的战马,想到了一件足以改变骑兵作战方式的物品!

只要制造出那件属于骑兵的神器,他就能够快速训练出大量骑兵。

而且战力足以媲美天狼帝国骑兵。

夏天脸露笑容,转身走入坞堡大厅,衣袖一挥,抹去残破木桌上的灰尘,动作豪迈,眼中有光:“小白,笔墨伺候!”

“是!”

小白连忙奉上笔墨纸砚。

不久后。

一副骑兵的骑具呈现在白纸上,每个部件都有详细的文字说明,并有制作之法。

这幅骑具不仅美观实用,还比现在各国的骑具多了两个部件!

小白聪慧至极,一下就猜中这幅马具的用途。

他兴奋的道:“王爷大才,有这件神器,我们的亲卫骑兵将会如虎添翼!”

“未来,定无惧天狼骑兵!”

夏天不置可否,卷起白纸,递给小白:“找到了几户铁匠?“

小白恭敬的汇报:“五户,共20人,都是得罪了权贵,留在帝都难以活命,不得不跟随我们亡命大荒州的大工匠。”

“我去药店的途中已经传出信号,命他们来此会合。”

“按照约定,他们会在傍晚时分赶来这里。”

夏天颔首:“背景调查清楚了吗?”

“非常清楚!没有谍者!”

“那你下去安排后勤之事吧!”

“是!”

小白将白纸慎之又慎的收入怀中,心情兴奋的去安顿宿营。

这个坞堡够大,房间众多,虽然破旧,满是灰尘,但清扫一下就能住人,省去了众人夜宿雪地之苦。

夏天带着小白、卢树、高飞夜宿坞堡大厅,其余部众,10人一个房间。

夏天、司马戈率领司马府的死士,住在主厅后面的两院厢房。

不久后。

大雪停,久违的太阳露出了半个头。

主厅门前,小白指挥众人架起十口行军锅烧水。

然后倒入木桶中,让战士们提入临时指定的浴室中洗澡。

这个临时浴室不小,一次能洗十个人。

第一次,卢树和高飞带着八个伤兵提着木桶进入浴室。

然后。

他们就一脸懵的发现,浴室中早有一个人……正是自家王爷夏天。

此时,夏天面前放着一桶热水,正在宽衣解带!

“呵呵呵......”

夏天脱掉上衣,温和一笑:“怎么了?”

“愣在那里做什么?”

“难道本王不能与你们同浴吗?”

卢树、高飞和众老兵连道不敢!

但,他们从未和王爷一起洗过澡啊!

连想都从未敢想过。

着实有些惶恐!

狗日的,真是活见鬼了!

自家王爷的行为,完全无法测度啊!

任卢树、高飞和众老兵抓破头皮也想不出来......自家王爷为何要和大家“坦诚相见”?

莫非王爷好男色?

“咦……”

想到这里。

卢树、高飞和众老兵面面相觑,整个感觉都不好了!

此时,夏天已经脱光光。

他肌肤白如玉,细皮嫩肉,浑身充满了贵气。

身形虽瘦却全是肌肉,蜂腰猿臂大长腿,身材完美无缺。

好一个裸身翩翩少年郎!

“咳咳咳......”

夏天大概猜到了众人心中的忐忑,轻咳两声打破僵局:“我命令,全部进来洗澡!”

“是!”

众人脸色沉重的答应!

“脱衣服!”

“是!”

卢树、高飞和众老兵哭丧着脸,只得提捅走进简陋的临时浴室,开始宽衣解带......手有些抖,身子有些僵硬,宛若上刑场一般!

待到众人都光溜溜时,夏天开始自顾自的往身上浇水,继续命令:“开始洗澡!”

“是!”

众人如蒙大赦,连忙将热水往身上浇。

狗日的,真是冷啊!

夏天温和一笑:“诸位兄弟,你们平时在军营训练完毕时,会和战友一起洗澡吗?”

“会!”

众老兵有些拘束的回答,声音很整齐。

“呵呵呵......”

“我虽然是你们的王爷,但从你们跟随我的那刻起,我们也是战友!”

“所以,战友在一起洗澡,你们拘束个什么劲?”

“狗日的,莫非觉得本王不配和你们一起洗澡?”

夏天笑骂后,嘴角勾起一丝调侃之色:“还是怕我看上你们强壮的肉体?”

“哈哈哈......”

夏天此话一出,众人倒放下心来,忍俊不禁,一阵爆笑。

顿时,将隔阂消除了一大半。

众人直接灭了自家王爷有“龙阳之癖”的猜想!

“嘿嘿嘿......”

一个老兵大着胆子瞄了瞄夏天的胯下,声音猥琐的拍马屁道:“若论雄壮,我们不及王爷万一。”

“说真的......王爷的本钱可真大,犹如那传说中的大鹏鸟,我们也是不及的。”

“以后,王爷的女人可有福气了!”

夏天对这记马屁猝不及防,盯着老兵猥琐的脸道:“你这家伙,不正经!”

“哈哈哈......”

众人随着夏天一起大笑起来。

笑着,笑着,众人和夏天的最后一点隔阂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有了拘束!

众老兵的身体不再僵硬,随意了很多。

能和王爷一起洗澡,够老兵吹一辈子。

自家的王爷,并没有高高在上的驱使他们。

而是亲切得犹如邻家弟弟。

这时。

临时浴室的侧面屋顶上。

一个前凸后翘、身子曼妙的身影正附耳在瓦上,静静听着浴室里的交谈。

偷听者,正是冷酷俏丽的司马戈。

此刻。

她听得心中小鹿乱撞,俏脸绯红。

然后。

她悄悄离开了屋面,回到后院厢房中,心情有些激荡:“小姐,王爷在和伤兵们一起洗澡!”

“他们都夸王爷的本钱如大鹏鸟!”

夏天美目轻眨,一脸疑惑:“什么本钱?”

“什么意思?”


军队的士气,很多时候是打胜仗打出来的。

他们没有跟随夏天进山剿匪,任务是护住车队,护住荒州王府的家底。

这个任务,比剿灭二龙山的恶匪更重要。

而且,密林不是骑兵弛聘的地方。

那里面是藏剑少年们的天地。

此时。

小白坐在一辆物资车上,不顾马车的颠簸,在《荒州王府账簿》上入账。

刚刚一战。

荒州王府又进账黄金三千两。

白银三万两。

各种兵器数百。

收获颇丰。

银牌杀手,身上大都带着金子,现在,全部成了荒州王府的战利品。

在大夏朝,1两黄金=10两白银。

一两白银=一贯钱。

一贯钱=1000文。

黄金三千两,白银三万两,可以让荒州王府开销一阵子了!

小白很欢喜。

这些杀手真是太富有了!

如果不是考虑到王爷的安全问题,小白是真的希望......这样的刺杀多来几次。

不!

是送钱的杀手多来几次!

那样,一穷二白的荒州王府就有钱了!

那时,就可以招兵买马,建一支大军,在大荒州站稳脚跟,抗击天狼帝国的侵略!

忽然。

小白紧握拳头,眼望车队后方,喃喃的道:“王爷,我们一定行的。”

“大荒州,一定是我们的!”

此时。

夏天已经带着藏剑少年们进入了密林中,消失无踪。

在刚刚战斗过的官道上,依然冷清,没有人经过。

因为,前后两边,早就有人把守,为了在这里刺杀荒亲王,截断了这条路上的行人。

忽然。

两个身穿司马府护卫服的壮汉,鬼鬼祟祟的从密林中摸了出来。

他们两人,正是司马兰死士护卫中的两人。

“小亿,赶快查探那些藏剑少年的藏身地,下面定有玄机,只要弄清楚,我们就立大功了!”

一个壮汉催促道:“到那时,我们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嘿嘿嘿......”

另一名叫小亿的壮汉有些小激动:“好!”

“让我们看看他们的藏身术,究竟有什么玄机!”

两个壮汉就分别奔向刚刚藏剑少年的藏身地,开始疯狂的挖雪,想要知道雪地下的秘密。

忽然。

他们感觉脊背发寒,仿佛被什么凶猛的目光盯住了般?

两个壮汉目露凶光,缓慢起身,拔出腰间的刀,霍然转身:“谁?”

映入两人眼帘的,是一个娇美少女!

正是眼神愤怒的司马戈。

顿时。

黄豆大的冷汗,从两人额头冒出。

他们如同望着洪水猛兽般,声音有些发颤的问:“头,你怎么在这里?”

司马戈掌心出现一柄寒光四射的匕首,冷冷的道:“这句话,应该我问你们才对?”

“为何私自离队,在这里挖什么呢?”

两个壮汉强行镇定,握刀的手也开始颤抖:“头,我们刚肚子不舒服,进入密林中解决了一下。”

“想不到车队就先走了......我们两人正准备追赶呢!”

“咯咯咯......”

司马戈眼皮一抬,浑身杀意惊人,笑得很冷:“看来,你是不想回答我的问题了?”

“不......”

两个壮汉疯狂摇手。

这时,他们的瞳孔中,出现一把闪亮的匕首,寒光让他们心肝发颤,脸色苍白。

“头,饶命......”

两个壮汉举刀就挡:“不要杀我们!”

他们真的很害怕!

只有他们知道,自家这个身材火爆,看上去人畜无害,平日里也很好相处头领是多么恐怖!

她,真的很可怕!

否则,也不会是二小姐司马兰的贴身护卫。

司马戈走向两人:“说实话,你们为什么要背叛司马家?”

两个壮汉知道瞒不住了!

“头,我们也是被逼的啊!”


夏天眼中异彩大放,失声而出:“踏雪无痕!”

“咦......”

蒙面少女凤眼一抬:“你竟然识得我的轻功?”

夏天脸色一肃:“姑娘是来偶遇本王的吗?”

蒙面少女深深的看了夏天一眼:“你不怕......我也是来杀你的?”

夏天笃定的摇头:“你的气息深不可测,若是你要杀本王的话,早就动手了!”

“而你现在没有动手,就说明你不是来杀我的!”

“再说,遇到你这样的高手,我也无力反抗!”

蒙面少女不置可否:“你虽然没有练出内家真气,但天生神力,可是有力得很呢!”

“世人总在传,当今皇帝有九个儿子,太子荒淫无德,二皇子至八皇子平庸,九皇子痴痴呆呆,是一个废物。”

“现在看来,太子荒淫无德是真!”

“二皇子至八皇子平庸也是真!”

“只是九皇子的痴呆,却是装出来的。”

“你是深藏不露啊!”

“呵呵呵......”

夏天不置可否的轻笑了几声,并不接话:“仙子,你收徒弟吗?”

“天生神力的那种徒弟?”

蒙面少女一愣:“你想拜我为师?”

夏天点头:“是!”

蒙面少女眨了眨凤眼:“你想学武功?”

“是!”

“可惜,你虽然天生神力,但已经错过练武的最佳年纪,经脉和骨骼已经成型,可塑性已经不大,难成高手!”

“我这一门是修炼内家功夫,不适合你!”

蒙面少女言下之意是拒绝!

“你最好修炼外家横练功夫,看能不能有所成就?”

蒙面少女实话实说!

武道,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

外家功夫,打磨筋骨皮!

内家功夫,练内家真气!

内、外功夫,各有各的强悍之处。

但是,自古以来,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

内家真气对武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不过。

夏天虽然错过了练武的最佳年龄段,但他的脑海里有两部可以逆改经脉骨骼的神功。

第一部是《易筋经》,华夏至强的外家功夫,可以重塑夏天的经脉和骨膜,弥补他缺失的根基。

第二部是《洗髓经》,华夏至强的内家功夫,传说中能够练出混元真气,霸道无比。

在华夏的武道传说中,少林寺有个扫地僧就是练成了这两门神功,天下无敌。

夏天淡淡一笑。

蒙面少女见夏天傻笑,忍不住好奇的问:“荒亲王,你为何发呆?”

“呵呵呵......”

夏天星目一转,淡淡一笑:“有志者,事竟成!”

蒙面少女凤目一亮:“有志者,事竟成!”

“这话有劲道!”

“既然你武道意志如此坚定,那我就看你这个错过最佳练武时间的有志者,怎么成为武道强者?”

话音未落,蒙面少女转身就往松林深处行去。

一步步踏在雪上,人过无痕,犹如飘行的雪中精灵。

夏天有些不甘心:“你究竟是谁?”

满面少女头也不回的回答:“若是你能够活着走到大荒州,自然知道我是谁!”

“你是来帮我的吗?”

“不是!”

“那你来做什么?”

“来看看,来看你是否真如传说中那般废物!”

夏天:“......我那八个哥哥你都见过了吗?”

“是!”

“你真的不能收我为徒吗?”

“真的不能!”

“为什么?”

“如果你活着走到大荒州,自然知道原因!”

夏天:“......”

“你究竟是敌还是友?”

蒙面少女:“亦敌亦友!”

“你叫什么名字?”

“你就叫蒙面少女吧!”

话音落,佳人的身影消失不见。

夏天看着蒙面少女消失的地方喃喃自问:“难道只有我活着走到大荒州,才能让你高看我一眼吗?”

他若有所思:“你为何要窥探皇帝的九个儿子呢?”

“你究竟想做什么?”

这个蒙面少女,不简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