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书目玫瑰太妖艳,顶级金主放肆吻小说

畅销书目玫瑰太妖艳,顶级金主放肆吻小说

美绿哔哔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强烈推荐现代言情小说《玫瑰太妖艳,顶级金主放肆吻小说》,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姜漫谢聿舟,作者“美绿哔哔”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快要发动的时候立刻上前,轻轻敲了下车窗。车窗摇下,露出谢聿舟刀削斧刻般的俊脸,他抬眸,不咸不淡的目光落在姜漫身上,没有开口,只是盯着她透着几分询问的意味。姜漫怔了怔心神,很快反应过来,表情有些为难,她穿得本来就不多,这会儿一个人站在漆黑的夜里,时不时还有凉风吹过,更衬得整个人单薄又可怜:“先生,我一不小心待久了,这会儿天太黑打不到车了,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到山下?”......

主角:姜漫谢聿舟   更新:2024-01-24 15: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漫谢聿舟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书目玫瑰太妖艳,顶级金主放肆吻小说》,由网络作家“美绿哔哔”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强烈推荐现代言情小说《玫瑰太妖艳,顶级金主放肆吻小说》,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姜漫谢聿舟,作者“美绿哔哔”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快要发动的时候立刻上前,轻轻敲了下车窗。车窗摇下,露出谢聿舟刀削斧刻般的俊脸,他抬眸,不咸不淡的目光落在姜漫身上,没有开口,只是盯着她透着几分询问的意味。姜漫怔了怔心神,很快反应过来,表情有些为难,她穿得本来就不多,这会儿一个人站在漆黑的夜里,时不时还有凉风吹过,更衬得整个人单薄又可怜:“先生,我一不小心待久了,这会儿天太黑打不到车了,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到山下?”......

《畅销书目玫瑰太妖艳,顶级金主放肆吻小说》精彩片段


午时的太阳正好,灼热的光驱散了早晨的清凉。

黑色车子停在球场门口,在两侧等候多时的侍者忙不迭上车拉开车门,态度恭敬的对着里面的人俯身:“谢先生。”

首先出现在视线里的是一双质感极好的黑色皮鞋,谢聿舟从车上下来,身上的黑色西装衬得他整个人腰细腿长,却不显得瘦弱,反而力量十足。

“谢先生。”侍者颔首低眉,“已经安排好人在里面等您了。”

谢聿舟嗯了一声,没说什么,手中握着那根灰黑色的金属权杖,指腹若有若无的贴着权杖柱身,隐约能看见修长骨感的手指内侧的一部分纹身。

谢聿舟走进去,身后跟着一连串的人,一直把他送到换衣服的房间才退下。

这里有专门接待谢聿舟的人等着,但是他只是稍稍抬了抬手,等待的人颔首,片刻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谢聿舟换好衣服出来,身上的黑色西装褪下,换上了一身休闲运动装,宽肩窄腰长腿,被衣服衬得一览无余,露出的白皙手臂上肌肉线条分明。

谢聿舟到球场,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清瘦高挑的纤细背影。

细白的胳膊在空中挥舞着,纤细的手指握着白色球杆,将面前的球打了出去,一段距离之后,球准确无误的飞入对面的洞里。

谢聿舟扬了下眉,脸色未变,微凉的视线往下,落在那双暴露在空气里的双腿上。

莹白如玉的双腿修长,线条流畅又直又细,精致的脚踝泛着一点粉,像是被精养出来的人。

还没等谢聿舟收回视线,被安排过来伺候他的工作人员就注意到他的目光,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等看到姜漫,工作人员主动开口:“这位小姐是我们老板的朋友,刚来不久,不会打扰到您的。”

谢聿舟淡淡收回视线,没说什么,漆黑睫毛覆下,遮去了眼底的漆黑。

就在这时,姜漫转过头,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站在遮阳伞下面的人,她动作微不可察顿了下,脸上很快扬起一副笑容,往他们这个方向过来。

“真巧,”姜漫在谢聿舟面前停下,脸上的笑容恰到好处,语气中透着几分熟稔:“又见面了。”

工作人员的目光在两个人身上隐晦的看了看,姜漫好像没有察觉,随手拧开一瓶水仰头喝下,运动套装勾勒出饱满漂亮的形状,她仰着头装作一无所知开口:“这是我们第几次见面了?”

谢聿舟低眸看她,清冷视线里并无任何情绪,整个人周身透着疏离,他扯唇,视线慢慢从她白皙微粉的脖颈往上落在她粉润的唇上,停顿两秒,慢条斯理开口:“挺巧的。”

姜漫抿唇,被他清冷的目光看的有一瞬间的不自在,不再和谢聿舟的对视。

姜漫有种错觉,仿佛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眼前这个男人看穿了似的。

她很快调整好自己,捏着高尔夫球杆的手不自觉捏紧了几分,语气自然开口:“要不要一起打打?”

谢聿舟薄唇轻扯了下,不是很明显,只慵懒的笑了下:“不了,就不打扰kilig小姐兴致了。”

话音落下,谢聿舟随手将手中的球杆丢给旁边的球童,转身朝着另一边离开。

姜漫盯着他的背影:“……”

等看不见谢聿舟了,姜漫回过神,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手心出了汗,捏着球杆的时候手心黏黏的,手套紧紧贴着掌心,有些不舒服。

姜漫轻啧了一声,有些出师不利。

她来不就是为了蹲谢聿舟的吗?这会儿人走了,她一下子就没了什么兴致,随手把球杆搁在一边,在遮阳伞下面休息。

谢聿舟其实也没有走多远,一网之隔的另一边,谢聿舟就在对面,姜漫坐在遮阳伞下面,正好能将他整个人收入眼底。

谢聿舟身高腿长,握着球杆的时候仿佛不是握着打球工具,更像是在把玩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但是挥球杆的时候,姜漫却能看见发力的时候肌肉微鼓起,不夸张,但是力量十足,最后球稳稳落在洞里,谢聿舟才放下手,慢条斯理擦拭着球杆,等侍者把球捡回来。

姜漫不知不觉有些看呆了,撇开危险这一点不说,姜漫觉得这个男人哪里都对她的胃口。

但是没关系,就算危险,只要他是谢聿舟,姜漫就一定会拿下这个人。

两个人就这么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

谢聿舟一直有察觉到身后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