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精选小说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

精选小说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

萧君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这部小说的主角是云绾儿萧晏之,《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很逼真,不曾想画技可谓出神。云绾儿一张小方桌,一个椅子,也不知道画什么,反正闲来无事,看了看远处义诊的药铺大夫,和排队的流民,闹中便有一幅画,写生嘛,跟上学那时一样,就是没有画板,颜料也很有局限,不过足矣。好些人笑话,一个卖画的,现在果腹都成困难,如何会去买一幅画,除非高贵雅致的人。但若你要看她画画,就不会再笑话她,她的眼中只有她看到的人和物和桌上的......

主角:云绾儿萧晏之   更新:2024-05-15 23: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绾儿萧晏之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小说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由网络作家“萧君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这部小说的主角是云绾儿萧晏之,《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很逼真,不曾想画技可谓出神。云绾儿一张小方桌,一个椅子,也不知道画什么,反正闲来无事,看了看远处义诊的药铺大夫,和排队的流民,闹中便有一幅画,写生嘛,跟上学那时一样,就是没有画板,颜料也很有局限,不过足矣。好些人笑话,一个卖画的,现在果腹都成困难,如何会去买一幅画,除非高贵雅致的人。但若你要看她画画,就不会再笑话她,她的眼中只有她看到的人和物和桌上的......

《精选小说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精彩片段


三十两啊,别人出师未捷身先死,她是出师未捷先欠债。

云绾儿先给自己画了一个招牌,山水为主,花鸟为辅,招牌上写了:卖画维生。

招牌倒是很吸引人,整个街上灰暗一片,唯有她的招牌像是整条街的一抹亮色。

南青早就见识过云绾儿的画功,给殿下画脸就很逼真,不曾想画技可谓出神。

云绾儿一张小方桌,一个椅子,也不知道画什么,反正闲来无事,看了看远处义诊的药铺大夫,和排队的流民,闹中便有一幅画,写生嘛,跟上学那时一样,就是没有画板,颜料也很有局限,不过足矣。

好些人笑话,一个卖画的,现在果腹都成困难,如何会去买一幅画,除非高贵雅致的人。

但若你要看她画画,就不会再笑话她,她的眼中只有她看到的人和物和桌上的笔墨。围着看的人越来越多。

都是流民,也有闲着的商贩跑来看。

医者和蔼慈祥的面容,和前面排队的病人及表情,就像一副记录的下来的记忆,那表情入木三分,传神。

她先画好了人,再慢慢画出房子街道,看的人越来越多,有路过办公的许槿之,骑在马上驻足,只看一眼画就被吸引。

这姑娘会唱歌,会作画,还会谋生计,晏之当真是遇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姑娘。

他还要带兵去搜银子,也只是驻足片刻就走了。

待云绾儿画好,天也黑的差不多了,有小女孩用崇拜的眼神看她,虽然脸上有些脏污,可说出的话干净好听:“漂亮姐姐你好厉害,我也想像你一样厉害。”

云绾儿笑,道:“好呀,反正姐姐也无事,你若想学,明日便到这里来等我,反正我这些时日都在这里卖画,我可以教你画画。”

“真的?”

“自然是真的。”

“那我也想学。”一个稍大的男孩子开口说的。”

云绾儿爽快:“好啊,明天一道过来。”

那给人把脉的大夫不知何时也围到这个桌子周围看,有人在画他,说的人多了,他总要来看个究竟。看到了这一副写实的画,着实也被吸引了。看到卖画维生四个字,问出了口:“姑娘,这话怎么卖?”

这就来生意了,云绾儿抬头,赫然是那个老大夫,道:“我第一次卖画,也不知这画如何卖,大夫你若想让要,你随便给一些,第一幅画图个吉利。”

药馆不景气,而且都是义诊,药也卖的便宜,盈利不高,大夫有些羞难开口:“老朽惭愧50文,姑娘可愿卖?”

“卖!”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大夫高兴:“姑娘,稍等,我去取钱来。”

“好。”

南青想提醒,在京里这样好的画,估计得卖十两银子以上,姑娘这画成本都不止五十文了。

没多久,大夫就拿了钱来。

云绾儿双手接过,道:“多谢大夫捧场,本以为卖画维生会是很难的生计,大夫50文,却是叫我有了信心。谢过大夫。”

她卷了画给这位大夫道:“带夫若是字好,可在上面题字,写下几时几日。”

“好!姑娘是个才华横溢且通透的好女子。”

云绾儿笑的明媚,“您才是大义大善之人,绾儿献丑了。”

大夫笑着点头,拿着画走了。天黑,她也要收摊子了,南青帮着收摊。

云绾儿兴奋:“南青我赚钱了,走,我请你吃面去。”

南青提醒:“云姑娘,驿站里比外面好吃,那厨子都是宫里的老师傅。”

云绾儿:“再好吃也没有我独立赚钱了来的开心,再说那老嬷嬷指不定在哪里等着气我。先在外面吃饱了再说。”


一小官府邸,萧晏之趴在房顶之上,看着书房里的人破口大骂,“什么知府,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贪名不舍利,哪有那么好的事,小人,贪官……”气性不小,身边的师爷小声问:“厉行舟怎么了?”

“厉行舟让我凑个三千两,说是孝敬巡察使,关我屁事,那巡察使查的是我吗?”

师爷感叹:“三千两不是小数目。”

徐辉:“赈灾的钱,流向最多的是他厉行舟不知道吗?他想着发财,竟想着搜刮我这样的小官,简直岂有此理。”

官大一级压死人,师爷也没有好办法,“大人想如何做?”

徐辉重重一拍桌子,气恼:“还能怎么办,吃进去的银子得重新吐出来。他厉行舟如此做派,我就不信人心还能向着他,大不了鱼死网破。”

师爷一惊:“大人消消气,切不可气昏了头,听说巡察使是武定侯之子,大人何不想办法搭上巡察使的船,如此也不会替人做了嫁衣。”

徐辉一想也是,自己贿赂,总比帮着别人贿赂好,道:“还是师爷有智慧。”

“替大人分忧是下属的本分。”

萧晏之眉目冷沉,若有所思,看师爷退出之后,小官拿出一串钥匙,开了一画册之后的小暗阁。

暗阁里有什么大概能猜到。如此就是一个重大突破,没想到今天第一天就能有此收获。

夜深人静之际,也就是别人都熟睡之际,两人进了书房,南风是个开锁高手,那锁拿在偷他手上,一会儿功夫便开了,那暗格门开。漆黑的夜里,看不清里面有什么?萧晏之,一股脑的把那些账本全拿走。

南风又把锁锁上,叫人无知无觉。小官的府邸自是没有知府府邸把守严密,可谓是轻而易举。

南风以为本得了手就可以回客栈,不曾想,殿下转头去了知府府邸。

半夜三更,云绾儿正睡的香甜,有一只手在抚摸她的脸,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一个漆黑的人影,差点吓掉了魂。萧晏快速捂住她的嘴。道:“是我。”

吓出一身冷汗的云绾儿,听到是萧晏之的声音,松了口气。拿开他的手,斥道:“半夜三更,你来吓我做什么!”

萧晏之一愣,随之弯唇:“脾气不小。”说完他要上床,要做什么不言而喻。

“你要做什么?”元绾儿压着嗓子问。外头都是守兵,她不小心谨慎都不行。

萧晏之:“你说做什么?”

云绾儿咬牙。“你知不知道,我若是明日去抓壁避子药,别人怎么看我?你若还想在暗中查案,就不要对我做那事。”

萧晏之脸黑,这是拒绝,他第一次被人拒绝,这感觉有点憋屈,起了身,问:“你做了什么?”

“什么做了什么?”

“这些官员缘何会在一起开会?”

云绾儿翻个白眼:“我怎么会知道,他们开会又没叫上我?”

“你可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说的?”她想一下道:“那就是你尽快查案,我这肯定很快就会露馅,撑不了几天。”

萧晏之弯唇:“你前日的做派可不是如此。定是时常出入官场,或者对官场有研究,不然如何会如此应对自如。”

“你不看画本子的吗?那画本子上不就是这么写的吗?再者,那些戏班子演的也是如此啊,有什么好稀奇的。”她随口,好似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俨然把萧晏之当成了傻子。

这样的口气是谁给她的胆?萧晏之沉声:“别忘了你的身份,敢对吾如此的你是第一人。你是哪来的胆?”

她的身份?她就是一个物件,哪要什么身份,不过知道狗男人生气,她也不好老呛他,哄道:“好啦,你别生气,我自然是知道我的身份的,这不还没习惯嘛,以后会慢慢习惯的。”说完主动去抱那个黑色身影,软了声线:“夫君,我是一时没习惯,你别生气。我这几天也是累啊,应付官员也是第一次。你不知道昨日吃晚饭要喝酒,喝酒还要应对他的问题,我得当水喝才能醉的快,如此才能少说两句话,我也很累的嘛。”

不知为何,萧晏之只因为她软哝的两句话就没了脾气。抱了抱身前娇软的小女人道:“你辛苦了。”

“确实辛苦,也不知你有没有进展?”

萧晏之:“确实有一点进展,不过,小鱼小虾罢了。”

云绾儿:“那你接下来打算如何做?”

萧晏之:“继续找账本就是了。”

“这些事本来就很危险,夫君,你要注意着自身安危。”

萧晏之拍了拍她的后背道:“放心,谁有事吾都不会有事。”

唉,她想守活寡很难喽。“这里把守严密,你早些出去吧。”

萧晏之:“吾知晓。”做不了什么,总要占点便宜。

“唔…”云绾儿猝不及防被堵了嘴。

每到这种情况,她好胜心起。她不知道,萧晏之与女子深吻,她是第一个,勾着他深陷,勾着他的身心与灵魂。

他几乎哄着她睡,第一次不舍离开一个女子的身体。

南风等了一个时辰,殿下才出来,再不出来,曙光现,就难办了,好在人及时出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