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贵妃蠢妹妹小说

贵妃蠢妹妹小说

尉迟枫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皇上赐我一碗避子汤。我还没来得及喝,贵妃跑过来一口干了。看的我目瞪口呆,直呼好汤量。这年头,避子汤都有人抢着喝?贵妃喝完,还一脸难过的看着我。???啊,我悟了,大概是皇上天天睡在贵妃哪儿,冷不丁宫里来了我这么一个关系户,直接空降当皇后,白天封后,晚上皇上还歇在我这里,她不爽了!旁边来送汤的小太监都被贵妃一手操作搞蒙了。

主角:尉迟枫江宴月   更新:2022-09-10 06: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尉迟枫江宴月的其他类型小说《贵妃蠢妹妹小说》,由网络作家“尉迟枫”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皇上赐我一碗避子汤。我还没来得及喝,贵妃跑过来一口干了。看的我目瞪口呆,直呼好汤量。这年头,避子汤都有人抢着喝?贵妃喝完,还一脸难过的看着我。???啊,我悟了,大概是皇上天天睡在贵妃哪儿,冷不丁宫里来了我这么一个关系户,直接空降当皇后,白天封后,晚上皇上还歇在我这里,她不爽了!旁边来送汤的小太监都被贵妃一手操作搞蒙了。

《贵妃蠢妹妹小说》精彩片段

皇上赐我一碗避子汤。

我还没来得及喝,贵妃跑过来一口干了。

看的我目瞪口呆,直呼好汤量。

这年头,避子汤都有人抢着喝?

贵妃喝完,还一脸难过的看着我。

???

啊,我悟了,大概是皇上天天睡在贵妃哪儿,冷不丁宫里来了我这么一个关系户,直接空降当皇后,白天封后,晚上皇上还歇在我这里,她不爽了!

旁边来送汤的小太监都被贵妃一手操作搞蒙了。

「不要以为本宫不知道,这是不是皇上给你开的小灶?还想补身子,做梦吧你!」

说完贵妃一甩袖子,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留下风中凌乱的小太监,和一脸痴迷的我。

贵妃妹妹,确实是美若天仙,惊为天人啊,怪不得皇上天天留恋温柔乡。

皇上虽然又高又帅,声音还好听,但是力气太大了,折腾个没完。

我自小习武都扛不住,不知道贵妃妹妹这么柔弱,怎么挨过来的。

下午,皇上来的时候,我还在塌上窝着。

「娘娘,皇上来了。」

小丫鬟见我还不起来行礼,诚惶诚恐的跪在一边。

我毫无压力的摆摆手,并喝了口茶。

想当年皇上也是我的小跟班啊。

这件事就说来话长了。

我爹是一品大员,在皇帝还是小不丁的时候,我俩就认识了。

他小时候长得胖,天天挨欺负,我拔刀相助让他当了我小弟。

只是后来我去江南了,现在才回来。

就这恩情,还用行礼?

尉迟枫眉眼间有些疲惫,桃花眼亮亮的看着我。

这小伙儿,几年不见,的确长大了啊,宽肩细腰,还有八块腹肌,长得妖艳动人,眉目如画。

要不是他这祸水样儿,昨晚我也不至于把持不住。

我这人别的爱好没有,就喜欢美人。

我懒懒的磕着眼睛看帅哥。

有这夫君,我不得延年益寿?

小宫女小太监全都低着头,一片死寂。

尉迟枫的贴身太监,甚至抬眼焦急的看了我一眼。

尉迟枫好似不觉得我不行礼有什么问题,只过来牵我手。

俯身在我耳边说:「好看吗?晚上让你看个够。」

低沉的声音激得我耳朵发痒。

小时候明明是个小胖墩来的,怎么长大以后这么蛊人?

「不去陪你的贵妃吗?」

我来了兴致,挑眉说道。

尉迟枫楞了楞,转眼笑的一脸满足。

「月月吃醋了?」

可别!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是我江宴月的宗旨。

我不再接话,懒洋洋的伸出手。

「抱。」

尉迟枫挑了挑眉,无奈的揉了下眉头。

稳稳的把我抱起来。

「荣福,传膳。」

「奴才这就去。」

荣公公惶恐的从地上爬起来,还悄悄看了我一眼。

不到明天,诺大的皇宫,七十六院,都能知道我的名号了吧。

还有那个一心想把自己侄女塞进来的老太后。

尉迟枫不是喜欢那个贵妃喜欢的紧吗?

今天就要让他的心上人吃吃醋。

要说这人也真会演,不知道怎么说服江老头的,死老头不息以死相逼,让我入宫。

尉迟枫宠爱贵妃,举国皆知,娶我为了爱,我不信,多半是为了笼络江老头。

江老头一品大员的地位,注定了尉迟枫得给我三分薄面。

瞧着表面功夫,多么无懈可击。




尉迟枫宠爱贵妃,举国皆知,娶我为了爱,我不信,多半是为了笼络江老头。

江老头一品大员的地位,注定了尉迟枫得给我三分薄面。

瞧着表面功夫,多么无懈可击。

那就不要怪我上房揭瓦,恃宠而骄了喔。

今天也有好好的气死贵妃妹妹,搅乱皇宫呢。

用晚膳的时候,我身体力行的诠释了一下,什么是,娇纵蛮横。

牛肉咸了,不吃,鱼肉有刺不吃,青菜太淡,不吃…

「月月,你太瘦了,不能挑食。」

尉迟枫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强硬的往我碗里夹了块青菜。

太瘦了不给吃肉给吃菜?

虽然我便秘,但也不是兔子好吧。

报复,绝对是报复。

「我不吃,除非你喂我。」

好样儿的,一句话,怒犯两个错误。

自称我,错。

要皇上喂我,大错特错。

我好整以暇的看着尉迟枫,等着看他吃瘪。

他可是在江老头面前,信誓旦旦的发誓,说这辈子不会让我受一点委屈的。

要是他今天罚了我,我转头就去告状,要是他不罚我,就只能自己吃苦了呗。

为我的机智点赞!

谁叫他跟江老头不问我意愿就给我抬进宫了?

现在尉迟枫不光要给我暖床,还要受我的气。

周围的太监宫女,又噤若寒蝉。

整个后宫,没有谁敢对皇上不敬。

尉迟枫的母妃去的早,先帝只有两个儿子,太后的儿子自己不争气,纵欲过度,嗝儿屁了,她只好扶持尉迟枫上位。

傀儡皇帝,沉寂多年,一朝锋芒毕露,手段狠辣夺权。

没有谁敢在年轻的帝王面前,放肆。

「好,喂你。」

尉迟枫没有半点不虞,反而满脸笑意,就好像我是他宠到骨子里的人一样。

我眉角抽了一下。

果然是好演技。

腻腻歪歪一顿饭,尉迟枫一脸满足,我表面笑嘻嘻,心里犯恶心。

贵妃妹妹怎么还不来?

眼瞅着天就要黑了。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来个人,说贵妃娘娘生病了?吃不下饭?

要皇上过去吗?

结果贵妃没来,我被拐床上去了。

我不死心。

「皇上,我们还没沐浴呢?」

「叫我什么?」

尉迟枫朝我肩窝吹了口气,喑哑的的声音,桃花眼好像会拉丝一样。

哪里来的妖妃?

「嗯?」

见我不说话,尉迟枫拉长了声音。

我脖子上起了一圈小鸡皮疙瘩。

「我不介意帮月月回忆一下。」

说着,修长的大手就朝我衣服的连接处去。

我又又震惊了,尉迟涟自称我?

这是被我传染了?

说好的朕呢?说好的高冷皇帝,不可一世呢?

为了江老头,下血本了这是?

一时失察,我又沦陷了。

美色误人。




半夜我想翻身,发现自己被尉迟枫死死的箍在怀里。

这健硕的肱二头肌,实在有把我箍死的能力。

我迷糊着眼,抬脚不客气的一脚踹过去。

「尉迟枫,我喘不过气了!」

「乖…」

尉迟枫丝毫没有生气的征兆,听见我叫唤,骤然转醒,急忙松开我,摸了摸我的头发,轻声哄着,一只手还在我背后轻轻的拍。

我实在累极了,撑不住睡过去的前一秒,脑子里面只剩一句话。

小胖墩长大以后,很会啊。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尉迟枫已经去上朝了。

「娘娘,嫔妃们来请安了,都在前厅侯着。」

小宫女给我穿衣的时候,恭敬的说道。

我有些懵,昨天怎么没人来请安?

我还以为是尉迟枫给的下马威,想让我贻笑后宫。

「昨日是皇上提前吩咐的,说,说…」

小宫女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一张小脸红了个遍。

「说什么了?」

我不耐烦的打断,见我皱眉,小宫女顾不上害羞,急忙跪下,像倒豆子一样,全说了。

「皇上说,皇后娘娘初乘恩泽,需要休息,所有人不得打扰。」

我愣了,尉迟枫撩人的功力不浅啊,一套一套的,稍不注意,就被他哄住了。

我面不改色的嗯了一声,往外走去。

说实话,端茶的手有些颤抖。

面前一群莺莺燕燕,称得上是百花齐放,竞相争艳,绿肥红瘦,应有尽有。

看的我心哇哇乱叫。

美女姐姐好多,我可以!

尉迟枫真的太暴弃天物了,一宫的美人,偏偏只宠爱没权没势的贵妃。

当真是痴情种,平白亏了这些好颜色,天天守活寡。

欣赏了一圈,还是只有贵妃妹妹,完全长到我的那个,那个心巴上了。

诶?

贵妃妹妹呢?

「贵妃呢?」

我淡淡的开口问道。

贵妃妹妹,虽然你长得好看,但我祸乱后宫的追求是不会变的。

我就揪着贵妃来迟了这事儿发难,尉迟枫见我给了他心上人气受,肯定会气死的。

我就喜欢看他,气不过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话音刚落,殿内原本还窸窸窣窣的声音,骤然消失。

一片寂静,宫女太监跪了一地。

我???

下面的嫔妃,全都没侍过寝,一年到头都见不了几次皇上,这种时候谁敢出声?

那个可是皇上捧在手心里的贵妃娘娘。

你们倒是明哲保身了,我却尴尬了。

我不想当冷场啊喂!

正当我扣除一套三进三出的大宅子,想着,毕竟我已经母仪天下了,是时候学会自己打破局面了。

「贵妃娘娘到!」

太监细长的声音,响彻安静的宫殿。

福音!绝对是福音!

我的好妹妹来救场了!

「皇后娘娘,妾身来迟了。」

贵妃妹妹的腰好细啊,贵妃妹妹的脸看起来好滑啊,贵妃妹妹的手,好软啊!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蹲在行礼的贵妃面前,拉着人家的小手摸来摸去。

贵妃到是没生气,眼里有些无奈,乖乖的任由我吃豆腐。

倒是周围一圈人的目光,确实火辣辣,如芒在背。

今天宫里的头班头条有了:震惊!皇后娘娘怒摸贵妃小手,意欲何为?

我摸了摸鼻子,心虚的站起来。

「贵妃去哪儿?不知道请安的时辰吗?」

一秒入戏,舍我其谁?

我慢悠悠的坐回主位,高高在上的看着贵妃。

贵妃还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只挑了挑眉。

「臣妾脚程慢,住的又远,故而来迟了。」

不亏是尉迟涟放在心尖尖上的人,这种对峙的时候,都面不改色,看起来一点也不慌。

我的好胜心,一下子被激起来了。

「宫里的规矩,不可坏,既然来迟了,就多跪一会儿再走吧。」

我喝了口茶,挥挥手,让其他吓傻了的妃嫔先走。

肯定会有人去告密了,现在已经下朝了,尉迟枫肯定会来给他的小娇妻出气的。

我叫小宫女去给我拿瓜子。




今天晚上,尉迟枫还是没来。

理由一样政务繁忙。

我倒是要去看看,是怎么个繁忙法儿。

贵妃妹妹白天还说他喜欢我,呵,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御书房外面,荣公公侯在一旁,还有尉迟枫的贴身侍卫,裕行。

「尉迟枫在里面?」

我走过去问道。

荣公公一见来人是我,恭敬的行礼,又小心翼翼的说道:「娘娘,皇上正在同要臣议事,晚些回去。」

我的确听见里面细碎耳朵交谈声。

行吧,确实在处理要事的话,就原谅他不陪我吃饭了。

不如去找贵妃妹妹用膳吧。

「阿熙,去贵妃宫里。」

我才说完,裕行脚下一滑,打了个踉跄。

不是说武功高的很吗?

平底站着也能摔?

「娘娘,皇上应该快完了,不如您先回宫休息一会儿……」

裕行小心的开口,一脸讪笑。

荣公公凌厉的眼神一瞬间就过去了,这可是大雍最尊贵的皇后娘娘,娘娘的行踪岂容他人参言?

到时候皇上怪罪下来,可别连累了他。

我倒是没什么被冒犯的感觉,就是觉得裕行有点怪异。

「天黑路远,为娘娘的安全着想,不如明日……」

「裕侍卫!」

荣公公听不下去了,按捺着喝了一声。

我挑了挑眉,裕行看起来样子很是不想我去找贵妃。

莫不是有什么秘密?

「行,那本宫就回去等着皇上。」

敷衍是今晚的主题。

裕行跟尉迟枫少年相识,亲密度比跟荣公公高几个台阶。

这么不想我去,事出反常必有妖!

夜晚的贵妃殿,多少沾点鬼气,诺大的宫殿空无一人,黑漆漆的。

一摸横栏,全是灰,我真的会谢。

洒扫宫女都白拿俸禄的吗?

不过贵妃身边除了那个身形高大的侍女之外,好像也没见过其他宫人。

我继续往里走,一把推开主殿的门,依旧没人。

连盏灯都没有,黑漆漆一片,还好阿熙机灵出门的时候拎了盏。

有种凶宅探险的既视感。

我抖了抖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贵妃妹妹!贵妃妹妹!」

我连叫两声,宫殿里全是我的回音,却没人应答。

穿过大厅,推开房门的时候。

木质雕花门,发出一声刺耳的吱阿声。

「吱阿~」响彻整个宫殿。

贵妃妹妹住在这样阴森恐怖的地方,身心真的会建康吗?

床榻上也空无一人,甚至还有一层灰!!!!!!!

我吓得倒退两步,撞到阿熙身上才稳住脚步。

「阿熙,你看看柜子里……」

阿熙咽了咽口水,颤抖着手打开柜门。

「娘娘……什么,什么都没有……」

阿熙声音都抖得不成样子了。

我也快哭了。

什么鬼呀!

大晚上,贵妃不在宫里,房间里全是灰尘,依然一副没人住的样子。

「娘娘,我们快回去吧!」

阿熙强装淡定的站在我前面,眼泪都快吓出来了。

忽然,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刚刚打开的房门灌进来一大股凉风,吹得人后背发凉,将阿熙手里得灯猛地吹灭。

「啊!鬼啊!!!!!」

阿熙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我虽然还健在,腿也确实在发抖。

脚步声越来越近,恐惧之中,我爆发出惊人的速度。

一把拖住阿熙往床榻下藏,还不忘把灯带上。

救命啊,我还想在睡几次尉迟枫,还不想死呀!

呜呜呜呜呜呜半晌脚步声走进来了。

「皇后回去了吗?」

这,这这这这是尉迟枫的声音?

我在的位置只能看见两双脚。

!!!

明黄色龙靴!

还有一双黑色短靴。

「回去了,属下亲眼看见娘娘往栖凤宫走的。」

这是裕行的声音。

「那就好,做的不错。」

「您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娘娘啊?」

「现在还不是时候。」

尉迟枫一边说话,一边脱衣服,那边裕行转动了一下旁边的装饰,露出来一个暗格,拿出两瓶药来。

我蒙了,什么跟什么呀?

告诉我什么?

好奇心像只小猫,挠的我心痒痒。

「皇上,最近,您使用的频率太高了,几乎每天都在用,这药只剩最后两颗了。」

裕行皱着眉头说道。

「皇后太黏贵妃了,一天不见都急着找。」

尉迟枫拿过药叹了口气。

「姜齐那边什么情况?」

他吞下一颗,继续问道。

??????

姜齐?姜齐国!遥远的神秘国度,据说祁夏一支又能让人改头换面的神术。

贵妃平坦的胸,和尉迟枫一样的味道,还有熟悉语气……

有什么东西在我脑海里迅速闪过。

「说是最快的话,也得要三月才能做好新的药。」

裕行从另外一瓶里倒出一颗吃下去,回答道。

「不如,您早日告诉娘娘实情?原本也是为了为娘娘保住后位才虚造了一个贵妃,拖住一朝大臣,现在您已经大权在握……」

「不行,前朝还有老太后的母族,贵妃必须继续存在,继续盛宠不衰,有这个靶子在,皇后才是安全的,咳咳。」

尉迟枫冷静的说道,美若天神的面容在黑暗里带上冷酷的味道。

「皇上龙体为重,可要宣太医诊治?」

裕行着急的说道。

「不用,可能是昨天晚上连夜批折子受了凉。」

尉迟枫摆摆手。

「昨日皇后娘娘受伤,您送她回宫,误了批折子的时间,还被史官记了一笔不勤于政事呢。」

裕行打趣的说道。

到底是跟皇上一块长大的,除了君臣之外,还有情谊在,偶尔打趣一番也无伤大雅。

「那老头就是吹毛求疵,事儿多。」

尉迟枫耳尖微微发红,迎着裕行打趣的眼神,强装镇定的摸了摸鼻尖。

说话也散了些帝王的冷然,带上鲜活的意气。

裕行从某个不起眼的巷子里拿出两套宫装换上。

两人的声音也变成了贵妃和她身边的宫女样儿,细软温柔。

「走吧,又到该去去老太后面前演一出圣宠不衰的戏了。」

贵妃收拾好着装,又麻利的挽好发髻。

两人渐行渐远。

我在床下被雷的里嫩外焦……

大变活人可还行?

原先听说姜齐秘术的时候,我还觉得说书先生吹得神。

现在得以一见,只想拍手叫绝,并未自己的无知自罚三杯。

尉迟枫,还的是你啊。



我大力出奇迹的拍醒阿熙,回宫去了。

「娘娘,您刚才瞧见那鬼是什么样儿了吗?」

快到栖凤殿的时候,阿熙终于缓过来,胆子也大了起来,好奇问道。

我看了眼她亮晶晶的眼睛,无奈的说:「人妖模样。」

「人妖为何物?」

阿熙继续问道。

「大概是,可男可女吧。」

我扶额。

躺在床上的时候,我终于得以清净。

在床下的时候,我已经震惊过了,现在也开始接受,原来我好喜欢好喜欢的贵妃,是我有点动心的尉迟枫。

人生无常,大肠包小肠。

不过倒是松了口气,想起尉迟枫说,构设贵妃是为了堵住群臣的嘴巴,核心任务是为我留下皇后之位。

哎,心里还有点甜诶。

这样说来,他岂不是早就对我有不轨之心!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

好小子,藏的挺深啊。还有我爹,江老头莫不是同盟?

听裕行那意思,除了太后母族,尉迟枫早已大权在握,也就是说,他并不需要靠我爹固权,甚至我爹可能本来就对他忠心耿耿。

我更有种被坑进宫的感觉。想着想着,又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半夜几声咳嗽又把我惊醒了。

黑暗之中,我睁开了睿智的双眼。

身后一股熟悉的味道袭来。我正等着尉迟枫如往常一样,把我抱进怀里,等了半天还没动静。

一双温热的手伸进被子里,握住我的手。

今天换花样了?

不抱改拉手了?

嘿嘿嘿,也不是不可以,虽然我更喜欢抱着睡。

尉迟枫一直在我边边小声的咳嗽,抑制着自己的声音,生怕吵醒我了。

后半夜,拉住我的手奇烫无比,我直接被热醒。

不会是发烧了吧?

我伸手摸了摸他额头温度,烫的人手心发颤。

我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叫人。

偏他拉着我的手紧的要死,我想甩开,他反而握的更紧,嘴里还一直念叨,月月……月月……该说不说,有被甜蜜到。

我只好坐在床边,大叫:「阿熙!阿熙!」

阿熙就守在外面,听见声音,很快就进来了。

「请太医。」

我快速说道。

栖凤宫一下热闹起来,灯火通明。

徐太医为尉迟枫整治后,开了药,叫阿熙去熬。

我趴在床边,一只手被尉迟枫紧紧的攥着,一只手拿着帕子给他擦汗。

可别烧傻了。

尉迟枫迷迷糊糊睁开双眼,拉了拉我的手。

「月月,难受。」

依然一副小孩样儿。

我从担心的状态回过神来,觉得有些好笑。

忍不住扭了扭他的脸。

委屈又难受的小表情,呜呜呜,可爱死我了。

「乖,一会儿喝了药就不难受了。」

轻声哄着他,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要月月亲亲才能好。」

尉迟枫完全没了平时杀伐果断的样子,好像在我面前他永远都如小时候一般,让着我,哄着我。

我瞧见他眼底的狡黠,心里越发想笑。

原来是装的呀。

算了,生病的小可怜最大啦。

正准备附身亲他。

一根修长的手指,按上我的唇。

「我感染了风寒,一会儿再过给你了,还是等小爷好了再亲吧,先存着。」

原先的可怜兮兮样子荡然无存,又是平时邪魅勾人的样子。

唇间的温度炽热,烫的我脸红,心间颤了颤。

屋里气温上升,尉迟枫一瞬不瞬的看着我。

我真的会把止不住的,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他惊讶了一瞬,眼里又盛满满足的笑意。

「喜欢吗?」

他撑起来,寝衣下滑,半露出精壮的胸膛,和紧实的腹肌,媚眼如丝的问道。

我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鼻腔热热的。



贵妃妹妹好像空有美貌没有脑子啊。

这避子汤是可以随便喝的吗?

我正纠结要不要告诉她,这其实不是皇上开的小灶。

「你就这么不想怀上龙嗣?」

贵妃妹妹的声音冷的可以冻死人。

这我就又费解了,我不生,岂不是很好?

反正一个宫里,能睡到尉迟枫的,就我们两个,贵妃妹妹要是先一步生了龙嗣,地位绝对水涨船高啊。

「妹妹生气了吗?」

我拉过贵妃的手,没想到被一把甩开。

「臣妾有事,先走了。」

说完,不等我回应,就穿好衣服走了。

留下我在床上凌乱。

???

我到底是哪儿做错了?

这个问题一直到晚上尉迟枫来了,我还没想明白。

尉迟枫今日看起来好像也有点生气,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我懒得看他的臭脸,不知道他发哪门子疯,不就是比谁的脸臭,谁先说话谁是猪。

反正最后都是他来哄我。

一直快到子时了,我趴在床上都快睡着了,尉迟枫还是没有来跟我说话的打算,一个人坐在案前,认真的批折子。

烛光暖暖,月色朦胧,果然男人认真的样子最迷人。

我大概最近心脏有点问题,心跳的好快,我赶紧躺平,深呼吸,顺了口气。

我故意把呼吸声放的很大,尉迟枫一定听见了,我呼吸声这么大,他都不来关心我一下?

心里忽然有点堵。

死男人,不说话算了,憋死你!

我怒气冲冲的把被子一裹,滚到最里面,面朝着墙,生闷气。

「你生什么气啊?」

过了会儿,裹在身上的被子被人轻轻的扯动。

无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装作没听见,把眼睛闭的死死的,狗男人多少有点姿色,我害怕我看了被美色所惑,就心软原谅他了。

见我不理他,尉迟枫猛地连被子带我一把抱过去箍在怀里。

「你要不要来哄哄我?」

我气笑了。

「我又没惹你,你生什么气啊?」

我抬脚就踹过去,尉迟枫慢悠悠的伸手握住我的脚,顺势把玩起来。

我老脸一红,想挣脱,又甩不掉他的手,只得气鼓鼓的看着他。

「今天中午的避子汤,你为什么要喝?」

我闻言一愣,挑了挑眉。

「我没喝啊,贵妃喝了。」

我眯着眼睛看着尉迟枫,难不成是因为他心上人喝了避子汤来找我算账了?



「要是贵妃没喝,你会喝吗?」

「那不是你叫人给我端来的吗?」

我翻了个白眼,什么脑残问题啊都是。

「你傻呀?我会叫你喝这些东西?」

不是尉迟枫叫人送来的?

我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好像也是,小胖子从来都是我说一,他不敢说二的,这宫里还有谁不想我生皇子呢?

贵妃?

不可能,两次都是她帮我喝了……

那就是……

「老太后!」

她本就不想我做皇后,一心想把她母族的侄女送进来,要是我生下皇子,对她更没半点好处。

「你才知道啊。」

尉迟枫敲了敲我的脑门。

老女人挺毒啊。

借刀杀人,玩得挺溜啊。

「我会给你喝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吗?」

尉迟枫见我眯着眼睛半天不说话,伸手揉了揉我的头。

我一把打开。

「那贵妃妹妹怎么办?」

尉迟枫浑身一僵,一时无言。

我撇了撇,果然还是心疼贵妃的。

心爱的女人连干两碗避子汤,都不带打嗝的,换谁都心疼。

想着贵妃妹妹温柔小意的脸,我忽然有点过意不去。

想着,我也没心思糊弄尉迟枫了。

「今天晚上你自己睡吧,我要去看贵妃妹妹。」

尉迟枫一把把我拦下,压在床上。

「这么晚了,贵妃肯定睡了。」

男女力量的悬殊,或许就提现在这里吧。

第二天早上我愤恨的揉着腰,看着一脸满足的尉迟枫。

「乖,中午…晚上再来看你。」

像摸小狗一样,烦死了。

我一脚踹过去,只迎上那人笑意盈盈离去的背影。

尉迟枫前脚一走,后脚我就跑去找贵妃妹妹了。

我以为是尉迟枫送到避子汤,大家都有份,没想到是吃饱了撑得老太后作妖。

这贵妃妹妹要是生不了龙嗣,我真的会愧疚的!



「阿熙,去太医院,请王太医。」

小宫女得令,急忙往太医院去。

王太医是江老头的人,医术高超,让他给贵妃妹妹把把脉。

对了,空手去,好像不太好。

我扭头往库房跑。

我的小金库被尉迟枫堆的满满的。

上好的和田玉如意,拿上,千金难求的人参,拿上,乱七八糟的珍珠项链,拿上,亮晶晶的宝石玉坠,拿上……

通通拿上!

没想到贵妃妹妹不光不挤兑我,反而对我这么好,真的会泪目的。

拧着王太医,一路急行。

贵妃住的地方实在是太远了,出门之前又收拾了半天,等到了地方,都大半上午了。

好样的,今天中午不用劳累贵妃妹妹陪我吃饭了,我自己来了!

老远就瞧见还未换朝服的尉迟枫。

该说不说,他多少有点帅气在身上的。

等等,尉迟枫!!

好小子,被我抓到把柄了吧?

说什么只喜欢我一个,还不是来看贵妃妹妹了。

也是,妹妹温柔又善解人意,还会给葡萄剥皮儿。

谁会拒绝呢?

心里莫名有些烦躁,可能是天气太热了吧,回头就叫王太医开点清热解火的方子。

王太医感受到我如有实体的目光,抖了抖。

我哼了声,气势汹汹的往前走。

「贵妃妹妹,我来看你啦!」

诺大的宫殿,空无一人,回答我的只有一片风声……

难道不该是前呼后拥,极尽奢华吗?

「阿熙,贵妃宫里一向如此吗?」

跟在我身后的小宫女也有些傻眼。

「回娘娘,皇上有令,闲杂人等不准靠近贵妃宫殿,故而没有人来过。」

阿熙收起惊讶的表情,毕恭毕敬的说道。

转念一想,可能是贵妃妹妹出生不太行,尉迟枫怕有人暗害她,所以才将宫殿远迁,不留外人吧。

小胖子还挺会心疼人,呵呵。

没人来迎接我,只好自己进去了。

至于尉迟枫的禁令,谁在意呢?

我一把推开主殿大门,正准备来个瓮中捉鳖,一举撞破尉迟枫和贵妃卿卿我我的场面,然后接机发挥,一雪不经过我同意就封后之辱!

结果…大概是有些出人意料了。

由于我越想越气,推门太过用力,一下把自己磕门槛上,以一种接近五体投地的方式,匍匐在地板上。

尴尬是今天的主题…

地上的灰被我扑起来,呛得我直咳嗽。

谁擦的地啊?消极怠工!扣俸禄!!通通扣光!

「月月!」

我还没爬起来,就被揽进一个清列的怀抱。

这熟悉的味道,只有尉迟枫身上有!

殿里的香炉像是刚刚点起,散发出贵妃妹妹平日里身上的味道。

肯定是刚刚跟尉迟枫卿卿我我的时候沾上的!

我还在胡思乱想,贵妃一把把我抱起来,放到一边的软塌上。

「哪儿摔着了?这么大个人了,开门都能摔。」

贵妃好看的眉头紧紧蹙起,手脚麻利的翻看我的手腕和膝盖。

别说,贵妃妹妹力气还挺大。

我从胡思乱想里回过神来。

手上和腿上,传来一阵阵的疼。



迟钝的痛感一瞬间回归。

那酸爽…

贵妃妹妹的动作已经很轻了,我还是痛的呲牙咧嘴的。

手腕和脚上一片血滋呼啦的。

「妹妹,轻点轻点。」

贵妃见我眼泪都快疼出来了,一时手足无措,眼底全是慌乱。

「王太医,愣着干嘛,快来看看啊!」

对呀!王太医!

我抬眼看去,王太医正恭恭敬敬的跪在下面,头都快埋到地上了,切实做到了,非礼勿视。

听见贵妃的话,这才颤颤巍巍的从地上起来。

王太医不愧是太医院原判,手法那是没的说,讲求一个快准狠,没遭什么罪,就处理好了。

好样的,喜提手脚「半残」,五天不沐浴套餐。

贵妃妹妹一边心疼的看着我,嘴上还不忘数落我,主要围绕着我走路不看路。

「你说你,从小到大,因为走路摔多少次了?因为开门不看门槛又摔多少次了……」

诶,等等…

「妹妹怎么知道我从小摔到大?」

我狐疑的看着她。

贵妃脸色骤然一僵,讪笑着摸了摸鼻子。

「皇上偶尔说起过。」

尉迟枫,老娘跟你势不两立!

亏我小时候那么罩你,现在居然来揭我老底儿?

对了,尉迟枫呢?刚刚还看见他进来,贵妃妹妹身上还有他的味道。

「对了,尉迟枫呢?刚刚还看见他走进来。」

我挣扎着要从塌上起来,四处张望。

该不是怕被我看见,躲起来了吧?

「额,皇上临时有事,走了。」

贵妃妹妹吞吞吐吐的说道。

走了?

从哪儿走的,后面吗?

皇帝也走小门?

我狐疑的看着贵妃妹妹。

倒也不是不可能,小时候尉迟枫经常偷溜来找我,每次怕被发现就从府里的狗洞进出。

我自顾自的点点头。

心里忽然有些不舒服,伸手摸了摸心口,这是怎么了?

对了!把正事儿忘了。



「王太医,给贵妃看看,身体可有恙?」

我急吼吼的叫王太医过来,努力忽略心里莫名的感觉。

贵妃妹妹挑挑眉,好像想起来了什么,好笑的看着我。

王太医站在下面,颇有些不知所措的意思,额间都冒出了汗。

贵妃一个眼神过去,王太医心领神会,佯装淡定的擦了擦汗,上前诊脉。

半晌。

「回娘娘的话,贵妃身体健康,并无病恙。」

我松了口气,没事就好,不然我会愧疚一辈子的。

不过老太后有这么善良吗?

她巴不得我一辈子生不了孩子才好吧。

疑惑,太疑惑了。

跟贵妃妹妹吃完饭,我准备回去了。

「臣妾送你回去。」

贵妃妹妹一把拉住准备蹦回去的我。

「不用,你不是每天下午都有事儿吗,我可以自己回去。」

贵妃妹妹每天吃完午饭,都雷打不动的要回宫,说是身体不好,一定要在那个时候,回宫泡药浴来着。

没想到今天的贵妃异常固执,非要送我。

一把把我抱起来,步履稳健的往外走。

妹妹大可不必如此大力,看着挺瘦的,怎么是个金刚芭比?

王太医见此都惊讶的踉跄了一下,差点在门框上磕掉两颗牙。

贵妃出了汗,身上尉迟枫的味道越发浓郁,我有种被狗皇帝抱着的错觉。

他俩肯定卿卿我我了好久,才沾染上这么浓的味道。

呼吸困难,我又下意识的抚了抚胸口。

到了宫殿,里贵妃每日泡澡的时间已经过去许久了,我催她快点去,以前不是说迟了些后果很严重吗?

听完王太医交代的各项注意事宜之后,贵妃妹妹终于忧心忡忡的回去了。

我则无聊的趴在软塌上翻话本子。

一边忍不住想,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经常性心脏痛。

看累了,就叫阿熙念给我听。

「『承认吧,你就是吃醋了,见不得本官跟别的女人好。』

李颐一把拉过姜悦,挑了挑眉,邪气的说道。

『我吃醋?呵,我就是死,也不会吃你的醋』

姜悦不耐烦的说道,但内心还是有些发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