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池鸢霍寒辞

池鸢霍寒辞

池鸢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霍寒辞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女人的床上醒来,而且还是在下的姿势。池鸢抓过他的衣领,在他的脖子上吮了吮,确定这里会留下一个醒目的痕迹,这才放开人。

主角:池鸢霍寒辞   更新:2022-09-11 00: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池鸢霍寒辞的其他类型小说《池鸢霍寒辞》,由网络作家“池鸢”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霍寒辞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女人的床上醒来,而且还是在下的姿势。池鸢抓过他的衣领,在他的脖子上吮了吮,确定这里会留下一个醒目的痕迹,这才放开人。

《池鸢霍寒辞》精彩片段

霍寒辞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女人的床上醒来,而且还是在下的姿势。

池鸢抓过他的衣领,在他的脖子上吮了吮,确定这里会留下一个醒目的痕迹,这才放开人。

“早上好,小叔。”

打完招呼,池鸢又凑到他的唇边,热情地给了他一个早安吻。

霍寒辞的发丝凌乱,鹰眸微微眯了眯,轻笑一声,抬手掐住她的脖子。

“池鸢,你胆子挺大。”

敢算计他,看来是不要命了。

力道收紧。

池鸢憋得满脸通红,扬眉讨好的冲他笑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霍寒辞一愣,眼底漾出一抹清寒,放开她,抓过一旁的衣服穿上。

“小叔,你现在要去哪儿?”

他的五官十足惊艳,哪怕是瞥过来的眼神,都电得人浑身酥麻。

“去给你挑块墓地,你喜欢朝南还是朝北?”

池鸢瞳孔骤缩,心虚别开视线,“小叔真会开玩笑。”

霍寒辞接近一米九的身高,很有压迫感,腕间戴着一串黑色的佛珠,看起来不染凡尘。

霍家五爷,素来都有“人间佛子”的称号。

“棺材呢,喜欢什么花色?”

他的眼里没有半分笑意,腕骨绷得紧紧的,墨色晕染开的瞳眸微微垂着。

池鸢舔了舔微翘的唇珠,“还有棺材啊,看来小叔要给我留全尸,我是不是该说声谢谢?”

霍寒辞从未见过这么出格的女人,眼中倏地翻涌出零星狠意。

修长指尖一抬,直接掐住了她的下巴。

这张脸,是京圈里最出众的一张。

用绝色来形容也不为过。

可她虚荣,做作,浮夸,是自己最看不上的那类女人。

“想要全尸?”

“如果小叔愿意给的话。”

她并不是艳丽的长相,反倒有些清弱脱俗,眼神流转时,轮廓收拢的刚好。

霍寒辞突然笑了,眼里的狠意褪去,手下却越发用力。

故意折腾她疼得皱眉,另一只手顺着腰线往下。

手腕间的黑色佛珠温度冰冷,刺得她僵直了背。

他不是在调情,只是在估价一件商品。

“霍明朝不能满足你?”

霍明朝是池鸢的未婚夫,是霍寒辞的小侄儿。

不过很快就不是了,霍明朝和她的好闺蜜滚了床单,现在她池鸢回敬了他这么大的一份礼。

这游戏挺好!

“小叔在说什么呢?人家跟您侄儿可是清清白白的。”

池鸢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语气十分勾人,红润的舌尖在两瓣唇下露出,像是摄魄的妖精。

霍寒辞的眸光眯了眯。

京城想睡他霍寒辞的女人如过江之鲫,可他从未正眼瞧过,如今,竟然还让自己的准侄媳妇成功了。

男人身上开始笼罩一种极其危险的气息。

“你确定要这么做?”

“啊?”

池鸢只来得及惊叫了一声,那种极致的心颤从喉咙到胃,这个人已经将她压回床上。

“小......唔。”

那股力道蛮横肆意的卷着她的手脚和腰腹。

到最后,池鸢甚至叫不出什么声音。

直到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才从混沌中睁眼。



看了眼屏幕上的日期,才知道又厮混了一晚。

外面暴雨倾盆,缠在腰间的温热如藤蔓般绞紧。

她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霍明朝打来的,也就按了接听键。

“喂?”

身旁的男人似乎醒了。

池鸢连忙降低了声音,“有事直说。”

她的嗓子哑得快说不出话,下床给自己倒了杯水润嗓。

“你这两天去哪儿了?我和潇潇给你发了那么多消息,你竟然都不回。”

池鸢系着睡袍的带子,抬头间,和男人的目光撞上。

他的气场很强,鼻高眉深,重睑压成窄窄一道,衬着狭长微扬的眼尾,有种疏离寡淡的薄冷。

池鸢心头的气顺了许多,虽说被折腾得厉害,但好歹这顶帽子是给霍明朝戴上了。

礼尚往来。

“哦,没看到,有事吗?”

她漫不经心的捡起地上的西装。

“小叔回国了,十分钟后我来接你回家吃饭。”

霍明朝说完这句,还不等她回复,直接挂断电话。

池鸢扬眉,片刻后,看向霍寒辞。

“小叔要去霍家?”

语气勾人,清艳而媚。

话音刚落,房间门就被人敲响。

霍明朝来得这么快?

她看向霍寒辞,想从这人的脸上看出哪怕一丁点儿的心虚。

但并没有,霍寒辞仿佛在自家那么随意。

池鸢指了指浴室,轻笑。

“我未婚夫来了,要不委屈您藏藏?”

说的人漫不经心,听的人更是云淡风轻。

门外传来的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池小姐,我来给总裁送衣服。”

池鸢挑眉,原来不是霍明朝。

她打开门,看到一个助理模样的男人拎着西装,恭敬对她低头。

对于她和霍寒辞的关系,并未多问。

不愧是霍寒辞的人。

池鸢将西装接过,递给了霍寒辞。

“挺懂事。”

从喉骨蹦出的语调,像溪涧中含了雪,冰凉又淡漠。

明明眼里风流还未散尽,可西装一穿,又恢复了高冷禁欲的模样。

池鸢想到他在床上折腾人的那股狠劲儿,觉得这人间佛子实在是名不副实。

即便如此,当看到他背上斑驳的指甲印时,她的脸颊还是没来由得一热。

把醉酒的他扶来这栋公寓时,没想过他们会厮混多次。

想说几句话缓缓,手机却又响了起来,依旧是霍明朝,语气十分不耐烦。

“下来了没有?”

池鸢想着家宴的主人公都还在,她急什么。

但霍明朝对她显然没多少耐心,“雨很大,前面在堵车,别让我多等,你最好认清身份。”

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

池鸢也不想多说,挂断后,报复似的踮起脚尖吻住了霍寒辞。

男人的手指回应的掐住了她的后颈。

楼下就是霍明朝的车,她有种隐秘的快感。

“池鸢,小心玩火自焚。”

坐上霍明朝的副驾驶,池鸢的脑子里依旧回想起刚刚霍寒辞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