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巨著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

畅销巨著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

花苗苗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由网络作家“花苗苗”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映枫莹儿,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我刚刚从金枝玉叶她们口中听说今儿城里人人都在谈论我们将军府对外宣布了跟姐姐断绝关系,那是真的吗?”......

主角:苏映枫莹儿   更新:2024-05-24 11: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映枫莹儿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巨著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由网络作家“花苗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由网络作家“花苗苗”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映枫莹儿,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我刚刚从金枝玉叶她们口中听说今儿城里人人都在谈论我们将军府对外宣布了跟姐姐断绝关系,那是真的吗?”......

《畅销巨著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精彩片段

《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点十足。《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这本连载中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319章 她全都不需要!,已经写了731453字,喜欢看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 而且是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书友评价

后面故事情节越写越精彩了

硬着头皮跳着看了一点,越看越烂。剧情太降智导致爽文一点不爽甚至还有点搞笑。就类似于,像垫底辣妹一样,学渣从零开始变学霸会看得人很爽;可是费这么大劲算出来二加二等于四,只会让人觉得看了感觉真可怜

好看归好看,可也是太磨叽,把我的耐心都快磨没了!和离和了一百多章也和离不了,看这剧情得写到两百多章才能和离。然后说什么要复仇要报仇,也没看见怎么报仇。那些仇人还在活蹦乱跳的!说什么断绝关系,也没看见怎么断,感觉也没有断得很彻底那种!

热门章节

第174章 敬他是个勇士!

第175章 以为能拿捏他了?

第176章 他们温家会是她的靠山!

第177章 他怕不是有毒吧?

第178章 他是醋坛子精转世投胎么?

作品试读


如今她已经不稀罕他对她好了!

更不相信他会对她好!

毕竟楚莹根本就不想她好!

而她前脚跨进去,后脚夜思夜想二人就拦在了门前。

见状,苏映枫语气瞬间又变差了不少,“莹儿到底是你妹妹!她都已经怀上我的孩子了!你真忍心让她在娘家大了肚子,遭世人非议吗!”

楚宁没忍住笑了一声,“你跟她在床上翻滚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她可能会遭人非议呢?既然你都忍心,我有什么不忍心的?更何况……且不说我现在已经跟楚家断绝关系了,就算还没有,她楚莹也不是我妹妹!”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问楚家人去,我累了,没精神跟你多说废话!”

楚宁这话一出口,夜思夜想二人就同时退入院内,直接将院门给关上了。

气得苏映枫差点想抬脚踹门。

此时已是戌时三刻。

楚赫安排人将他们辅国大将军府与楚宁断绝关系的消息放出去后,不出一个时辰,就传遍了京城所有酒楼妓馆。

隔天天刚亮不久,大街小巷的人就已经在谈论那桩事了。

楚莹也很快就从丫鬟口中听说了。

“怎么会这么突然……”

“我还打算等利用碧玉碧荷的死让苏国公夫妇把楚宁那个丑八怪赶出苏国公府之后,再来想办法斩断那个丑八怪跟楚家的关系的……”

楚莹微微蹙着眉头,心下万分不解。

对外宣布跟楚宁断绝关系可不是一件小事,肯定得经过母亲同意。

但母亲眼下是他们家最在乎楚宁的一个了。

以母亲的性子,若非楚宁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错事,母亲是不可能做出跟楚宁断绝关系的决定的。

除非……

有人没有经过母亲的同意就擅自把跟楚宁断绝关系的消息放出去了……

思及此,楚莹立刻就想到了她大哥。

能对楚宁那个丑八怪那么决绝的,只有大哥了!

她立刻就看向候在一旁的金枝道:“你去瞧瞧大哥还在不在府上。”

“是。”

金枝应声而去后,玉叶上前两步道:“恭喜小姐。”

楚莹侧目看了玉叶一眼,没有说话,嘴角却慢慢勾了起来。

楚宁那个丑八怪现在没了楚家小姐这层身份,皇上肯定不会再像之前那样护着那丑八怪了。

映枫哥哥也就不用等那丑八怪点头了,只要征得苏国公夫妇同意,就能以平妻的身份迎娶她过门。

而她从小就很得苏国公夫妇喜欢。

他们一定会爽快同意的!

也一定会给她送来相当丰厚的聘礼!

然后她出嫁那天,带着苏国公府送来的丰厚聘礼,以及祖母跟母亲替她准备的丰厚嫁妆,肯定会成为京城里人人艳羡的新娘子!

届时她再提前安排一些人去京中谈论楚宁当初出嫁时的场景……

两相对比之下,等楚宁被她撵出了苏国公府,在京城里也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到时她让人把楚宁杀了,旁人也只会以为楚宁是无颜再待在京城,离开京城了!

想罢,楚莹没忍住笑了两声。

玉叶听的心头一紧,面上却不敢显露半分惧怕。

而金枝在这个时候领来了楚赫。

楚莹听到脚步声尚未看见楚赫人的时候,就已经换上了一脸忧心忡忡的表情,看见容赫后,更是立刻迎上去问:“大哥,我刚刚从金枝玉叶她们口中听说今儿城里人人都在谈论我们将军府对外宣布了跟姐姐断绝关系,那是真的吗?”

小说《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由花苗苗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这本书最新章节第319章 她全都不需要!,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目前已写731453字,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哦对了还有就是有点水,至少一半的水。

很一般啊,都快写了300张了,和离书都没拿到,很拖沓,女主明明有那么厉害的后台却不用

家人凉薄,亲人威逼,前世惨死,今世悔醒!看女主如何奋起?期待大大快更新!

热门章节

第179章 死都必须得冠着他的姓!

第180章 要对他霸王硬上弓?

第181章 不至于专逮着他们欺负吧?

第182章 可愿娶她?

第183章 苏郎你好狠的心啊!

作品试读


桂嬷嬷听的狠狠皱起了眉。

看来大少奶奶这次的气是不容易消了!

也不知道大少爷什么时候才会来哄大少奶奶!

而老夫人没有那安神香夜里是睡不安稳的,如果大少奶奶一直这么气下去,那老夫人好不容易得大少奶奶调理好的身体不是又得垮回去了吗?

想到这一点,桂嬷嬷都没顾得上送冬伶出府,直接去了啸风院。

苏映枫剿匪三年方归来不久,且那三年间还立下了不少功,所以近来一直在休沐中,啥也不用干。

而他昨晚愁的一宿没有睡,这会儿才刚睡下不久。

突然被人叫醒,他脸黑的都堪比锅底了。

桂嬷嬷看着他出生,看着他长大,倒是不怵他。

站到他床前,就道:“大少爷,大少奶奶因为您要娶她妹妹一事,气到断了给老夫人的安神香,昨夜老夫人就没有睡好了,长此以往下去,只怕老夫人好不容易得大少奶奶调理好的身体又得垮回三年前的状态啊!”

苏映枫本来就异常烦闷,又没有睡够,闻言直接压着声音问:“你这是在催我赶紧去清风苑跪下求楚宁?”

桂嬷嬷脸色微微一变。

她倒是把这一茬给忘记了!

但大少奶奶那么喜欢大少爷,应该也不是真的想让大少爷跪,只是气话罢了!

所以她道:“老奴只是想请大少爷尽早去哄哄大少奶奶,免得大少奶奶气狠了,真动了真格生气……”

“我还怕她真生气了?”

“大少爷您自然是不怕的,可老夫人跟国公爷离不了大少奶奶啊!”

“天底下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会医术,怎么就离不了她了?你赶紧走,别打扰我睡觉,待我睡醒就去寻一名医进府做府医!”

“……”

桂嬷嬷想说国公爷以前也没少请名医进府来给他自己和老夫人把脉医治,却没有一个人开的方子有效,且他们国公府眼下的府医从前也是一方名医,只是国公爷跟老夫人的病症他束手无策罢了。

但苏映枫黑着脸,周身寒气四溢,她到底是没有说出口,依言退下了。

而她走后,苏映枫埋头睡到了傍晚。

等他洗漱用膳过后,磨磨蹭蹭的去到清风苑外面,正好撞见楚宁从清风苑里面出来。

一对上楚宁脸上那几道骇人的扭曲伤疤,他心里就猛地生出了浓浓的嫌弃跟厌恶。

但他在对上楚宁那双没了往日深情的眸子时,心里却划过了一抹异样。

同时他也第一次发现,楚宁眼睛很好看。

眼神也很犀利。

她明明只面无表情眼神冷淡的与他对视了一瞬,他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她那一眼给看透了。

还紧接着就听见她说:“你该也知道过时不候的道理吧,现在你就算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同意楚莹进门了。”

“谁要跪下求你了!我是来劝你不要不知好歹的!我虽然在大婚当天羞辱了你,还撇下你远走了三年,但我祖父祖母待你是极好的,你不该因为与我赌气而迁怒到我祖母身上!若惹得我祖父祖母也不喜欢你了,你在我们苏国公府就更没立足之地了!”

“纠正一下,我不是在跟你赌气,而是不要你了,所以我已经不稀罕你们苏国公府的立足之地了!但我身后有皇上撑腰,你祖父还有一个必须把我禁锢在你们苏国公府的理由,所以那劳什子立足之地,就算我不想要,你们也会硬塞给我!”

小说《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太不知廉耻了!


他们这就是说书人口中的渣男配贱女吧!

然后苏映枫今夜似乎还不打算走了!

要不是不想坏了小姐的事,她真想现在丢一个火把进去,把辅国大将军府的人都引来看看这对渣男贱女!

而后隔天早上,夜思顶着一双熊猫眼回楚宁跟前复命去了,“小姐交代的事,奴婢办妥了。”

楚宁正在用早膳,闻言看了她几眼,问:“你花了一宿时间,莫不是昨晚楚莹房里有人?”

“小姐真厉害!一下就猜中了!”

“……”

楚宁笑了笑。

苏映枫那么喜欢楚莹,昨儿个楚莹院子里出了事,苏映枫肯定是要去安慰楚莹一番的!

但她没想到,夜思接着又道:“小姐你是不知道,那楚莹真真是不要脸,她在床上撩拨男人的花样比青楼里的姑娘都还要多!”

楚宁眨眨眼,略显不可置信的问:“你不会旁观了他们俩做那档子事吧?”

夜思脸上一烫,“不瞒小姐,读唇语奴婢也会一些,未免靠太近惹苏映枫察觉到,奴婢就搁楚莹院子里的树上待着,一直盯着他们看。”

“……”

楚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夜思一个黄花大闺女,为了她看到了那种场面属实是难为夜思了。

最重要的是,她并不想知道苏映枫跟楚莹会说些什么!

不过……

楚莹一个深闺小姐,跟苏映枫幽会却窗也不关……

那说明楚莹院子里全是楚莹信得过的人……

想到这一点,楚宁就想起了楚莹身边的那几个老妈子,等夜思与她说完苏映枫楚莹的对话后,立刻吩咐道:“去查查楚莹院子里的人的底细,特别是那几个老妈子。”

“是。”

夜思应声退出去,让夜念送了消息回东宫。

而她折返回楚宁身边的时候,把一封请柬呈给了楚宁,“小姐,这是永华公主府的人送来的。”

“永华公主……”

楚宁皱了皱眉,直觉这又是楚莹用来对付她的局。

因为永华公主跟楚莹感情十分的好。

打从她五年前回到楚家那时起,永华公主就十分厌恶她。

每每碰面都会狠狠冷嘲热讽她一番。

但楚莹表面上跟永华公主亲如姐妹,实际上却只是在利用永华公主罢了。

而两年后,永华公主的驸马因病离世后,永华公主因为一次意外喜欢上了苏映枫,楚宁直接对永华公主下了毁容的蛊,最终永华公主远离京城去封地生活了……

想到这儿楚宁才打开请柬来看。

是邀请她明日去永华公主府出席赏花宴的。

说是曹驸马从邻国给永华公主带了几盆十分罕见的牡丹花回来……

“小姐,就奴婢所知,永华公主以前从不曾邀请过小姐去她府中,还每每见到小姐都对小姐横眉竖眼冷嘲热讽的,要不要奴婢把这封请柬给退回去?”

“不用,你都受累搁楚莹院子里熬了一宿,我们得去看看楚莹的笑话才不算亏啊!”

“……”

夜思眼神一亮,瞬间来了精神,忙掷地有声的道:“明日若有人难为小姐,无论是什么身份,奴婢都会把对方打趴下的!奴婢绝不会让小姐受半分委屈跟羞辱的!”

楚宁笑了笑,没有说话。

委屈,羞辱什么的……

其实只要自己不在意,也就毫无杀伤力了!

此时辅国大将军府里,楚莹正在用心挑选明日去永华公主府要穿的衣裳跟要佩戴的首饰。



当下便坐起身褪去上衣往床上一趴,“开始吧。”


楚宁有些一头雾水的看着他。

心说他一个男人,怎么能比女人还善变呢!

这话题说换就换!

但她还是立刻就从夜思手中接过了针盒。

夜幻气喘吁吁的赶过来时,她都已经把君默扎成刺猬了。

掉头看了夜幻一眼,就道:“师兄你来晚了,我都扎完了。”

“没事,我就是来看结果的,反正你用的那套针法我也不太可能学会。”

“勤能补拙,多看看,多练练也就会了。”

“那小师妹你下次等我来了再开始。”

“好。”

楚宁应的很是爽快,应罢一转回头就见趴在床上的君默正幽幽怨怨的看着她。

她心里头莫名就是一跳。

他喜欢她……

又在她跟师兄说话的时候摆出这么一副弃妇的表情……

这是醋了吗?

那他今儿反常的在他面前袒胸露……肉,别是因为她昨儿个给苏映知施针那一茬吧?

再结合叶总管前面的那番话……

好吧!

太子妃还是她!

可她不想做他的太子妃!

也不可能做他的太子妃!

但她心里那么想着,嘴上却脱口丢出了一句,“我是大夫。”

“天底下大夫多的是,你可以只做我的大夫。”

“那不可能!”

“……”

“虽然我也不是那种圣母心泛滥,逢病人就上去医治的大夫,可要给什么人治病,选择权在我手里!就算您是太子,是我的合作伙伴,您也不能霸道不讲理的要求我只给您一个人医治!”

“……”

“再者,除了殿下您跟苏国公府二房的人以外,我还经常会去给皇上请平安脉,且几日后,我还要去给太后请平安脉,殿下您是想让我不管您父皇跟皇祖母吗?”

“……”

君默死死拧着眉毛,等了半晌见她不再说什么了才有气无力的道:“我才说一句,你数数你都说多少句了……”

楚宁知他此时是因为施针的效果上来了,才那么有气无力的,但他语气中那几分叫人无法忽视的委屈却是叫她无端生出了一点心虚。

明明她说的都是事实,可他这一委屈,倒像是她欺负了他似的!

且他堂堂一太子,怎么动不动就委屈呢!

这他以后身子骨养好了,数十年后顺利登基了,那不得被满朝文武欺负死啊!

完事回后宫再被他的皇后妃嫔们欺负……

想着楚宁就摇了摇头,心说他要是个好欺负的人,坊间就不会有那么多他凶残狠戾喜怒不定的传闻了,可能只是在她面前才有这样的一面吧……

想到这儿,楚宁心下突然泛起了点点涟漪,而君默又恰好在这个时候很轻很轻的说:“我也不是霸道不讲理的人,但有一点,往后你给男子施针看诊时,身边得有不下三个人陪同。”

楚宁心说那要是遇上特殊情况,边上找不到三个人呢?且他身为合作伙伴,也没权力干涉这个!

但她听他声音都那么虚弱了,也不想在这个时候继续跟他争辩,就点了点头。

点完就看见他嘴角勾了勾。

不由得也有些想笑。

他还挺好哄的!

这个时候,夜幻搁她身边盯着她直皱眉。

殿下在小师妹面前俨然是换了一个人。

那般巨大的反差,是很容易就会让人沦陷其中的。

毕竟那会让人觉得他是与众不同的。

虽然殿下待小师妹也的确与众不同……

可他是太子!

是未来的皇上!

夜幻正暗暗发着愁呢,突然手腕被人抓住。



京城外。

俞静姝在楚家军军营外等了约莫有一炷香的功夫,才终于见到楚黎安父子四人。

他们应是刚操练完毕,都有些气息不均。

因着俞静姝轻易不会来军营中,楚黎安远远的就拧着眉问她,“夫人,府上出什么事了?”

“宁儿出了点事。”

“……”

楚黎安脸色霎时变得有些不好看。

连带着跟在他身后的兄弟三人也都瞬间变了脸色。

一直以来,他们对上跟楚宁有关的事,都是这般的反应。

往常俞静姝还不觉得有什么。

可如今再看……

她却下意识的就攥紧了手中锦帕。

难道她以往对上跟宁儿有关的事,也会生出这般明显不想理会,且还夹杂着些许嫌弃厌烦的反应吗?

怪不得宁儿在他们面前总是小心翼翼的了……

俞静姝心里又自责又心疼,等那父子四人稍稍走近了一些后,她脱口便说道:“将军,我们怕是要再一次失去宁儿了。”

她声音颤抖的厉害,还带了那么些许哽咽,楚黎安当即就是一愣。

楚家老三楚临却没心没肺的自他身后探头问:“楚宁出什么事了?”

几乎是他话音一落,他二哥楚练就搁边上接了一句,“她还能出什么事!肯定是苏映枫回京后见过妹妹了,然后还没打消娶妹妹的念头,她不乐意妹妹进门,闹起来了!”

俞静姝死死拧着眉责怪的看了楚练一眼。

以前她都没有发现,练儿他们似乎鲜少唤宁儿做妹妹。

要么是直呼名字。

要么就是她啊喂啊的……

但楚练不知她所想,对上她责怪的眼神,还挑高下巴问了她一句,“母亲,我没猜对吗?”

“倒是猜对了……”俞静姝十分无奈,“苏映枫是见过莹儿了,还跟莹儿说了要以平妻的身份娶她进门,莹儿也是愿意的,甚至还说就算为妾也愿意……”

“妹妹肯定不能为妾!若不是因为楚宁,她现在都已经是苏映枫的夫人了!楚宁是哪里来的脸不同意!她还好意思闹?”

楚练拔高声音气呼呼的说完,他大哥楚赫淡淡开口问:“三年前楚宁执意要嫁苏映枫的时候闹过一回绝食,这回她是又绝食了吗?绝食几天了?是不是快死了?”

“赫儿!她是你妹妹!你怎么能用这样一副她死了也无所谓的语气……”

俞静姝话吼到一半猛地就愣住了。

她突然想起来。

宁儿上次闹绝食的时候,气头上的她也曾这样轻描淡写的问过一句‘饿死了没’。

心里当下就像被人剜了一刀似的,狠狠痛了起来。

她用力闭了闭眼,而后睁开眼看着明显被她吼的愣住了的楚赫道:“宁儿这次没有闹,她只是把莹儿之前给她的碧玉碧荷,还有你们祖母给她的房妈妈群妈妈都送回了我们府里而已,还说以后都不会再踏入我们楚家一步了……”

“这不就是在闹嘛。”

楚临嘀咕着打断了俞静姝的话。

俞静姝瞪了他一眼,继续道:“今早我去苏国公府见她,想跟她好好谈谈,恰逢素问姑姑奉皇后娘娘的命令到苏国公府接她入宫,她当时一脸漠然的唤我楚夫人……”

俞静姝现在回想起那声楚夫人,心里都还慌的厉害,手无意识的就捂上了心口。

楚黎安这才皱着眉问出了一句,“皇后召她入宫作甚?”

“我不知道,兴许是因为母亲今日进宫去请皇后娘娘为莹儿做主了吧。”

“……”

那就应该是在闹吧?

毕竟皇后娘娘挺喜欢莹儿的,肯定会为莹儿做主的!

楚黎安看自个儿夫人此时的反应有些过激了,下意识的没敢把那两句话说出口。

然后他道:“夫人莫急,我稍后会让临儿去苏国公府走一趟,让宁儿今晚回家。”

俞静姝摇摇头,“没用,她不会回的,昨儿个我让冬伶去苏国公府叫她回府,她都没有见冬伶。”

“那便先等上些时日,等她气消了我们再与她好好谈谈吧,但莹儿嫁入苏国公府一事,本来就是她介入了莹儿跟苏映枫之间,她不答应也得答应!”

楚黎安说的掷地有声。

楚临也重重附和了一句“对,不答应也得答应”。

俞静姝心里又是狠狠一痛。

好似每每对上莹儿跟宁儿,他们所有人都会自然而然的全部偏向莹儿!

而宁儿刚回府那会儿还会偶尔跟莹儿争论一番,时而久之也就只会隐忍不发了,因为他们总是会护着莹儿去数落宁儿的不是!

可在宁儿要嫁给苏映枫那件事情上,即便他们所有人都反对,宁儿也没有退让!

在没有嫁妆,也没有体面婚礼的情况下,还是义无反顾的嫁过去了!

那说明苏映枫对宁儿来说可能是很特别的,他们却一直都认为宁儿只是在跟莹儿抢,从来没有去问过宁儿为什么会那么喜欢苏映枫!

想着这些,俞静姝两眼酸的都要落下泪来了。

楚黎安父子四人却还是一脸的无所谓,眼里甚至还有嫌弃跟不耐烦。

她顿时就不想再跟他们多说了,留下一句“你们去见见宁儿就懂了”,就转身上了马车回城。

她会匆匆赶来军营,是心慌到想要挽回宁儿。

可细想过往后她却发现,她若是宁儿,她也会想要舍弃这样的一群家人。

更何况他们跟宁儿之间,原本就缺失了十年,感情本就不如寻常家人稳固。

楚黎安到底要比孩子们了解她,看她今日状态这么反常,就知道情况可能远比他们想的要严重,待她的马车远去后,他立刻冲楚临道:“你去苏国公府一趟,让宁儿今晚务必回家一趟。”

“行吧……”

楚临应的有些不情不愿。

接着楚黎安又冲余下二子道:“我们也去准备准备,傍晚回城。”

那二人都没有说话,但眼神里满是不耐烦。

而后他们俩对视了一眼,眼里都写着一句‘要是早知道楚宁这么能折腾,他们早些年就不该大费周章的去找楚宁!’

这个时候苏国公府里。

孙瑜才刚见到苏国公夫妇。

迎面她就笑呵呵的说:“老身今儿在宫里见到楚宁了,她当着皇后娘娘的面与老身说她愿意跟你们家映枫和离,成全他跟我们家莹儿,所以老身此时登门,是想来问问你们几时给楚宁和离书,顺便我们也可以商议一下莹儿跟映枫的大婚事……”


一通小心翼翼的缠绵过后,苏映枫不甚满足的轻拥着楚莹,这才想起来问:“莹儿你今夜唤我前来所为何事?”

本来他近来是不打算夜里来见莹儿的。

因为夜里的莹儿就是个勾人又磨人到不行的小妖精!

总是能轻轻松松就把他撩拨到失控!

他担心深陷情欲中的自己会不小心伤到孩子!

楚莹闻言从他怀里抬起头,双手撑在他胸膛上,用委屈到不行的语气轻轻说道:“姐姐白日里把五年前我给她的两个丫鬟送回来还给我了,还把祖母给她的两个妈妈也送回来了……”

苏映枫最是听不得她那么委屈的语气了,没等她说完就气不打一处来的道:“她那么不知好歹,根本不配为你的姐姐!你往后无需再对她那么好了!她不配!”

“可她到底都是我的姐姐,而且她那么喜欢枫哥哥你,会因为我们俩的事情气到把我的人还回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只是我不明白她为何要迁怒祖母的人,也不明白她为何要对碧玉碧荷二人下毒,明明碧玉碧荷她们一直都有尽心尽力的伺候……”

“她给碧玉碧荷下毒了?”

“嗯,据府医说,那还是一种很刁钻的毒,他都解不了,那二人只怕是撑不了多少时间了。”

“她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下毒杀人!”

苏映枫愤然坐起身,眼底却掠过了一抹兴奋。

天子犯法都与庶民同罪,更何况她楚宁了!

只要他把这件事情传扬出去,那他不仅有机会跟楚宁和离,还能让楚宁那个毒妇去牢里度过余生!

那样他跟莹儿也就能回到原本的轨迹,过上安生日子了!

然而转瞬之间,他的那份兴奋就消散了。

他祖父会那么看重楚宁,还说他想做苏国公府的世子,就必须娶楚宁为妻,且永远不能休妻,连纳妾都需要楚宁首肯,就意味着楚宁身上有不为人知的巨大隐情。

很有可能他把楚宁草菅人命一事传扬出去后,根本就达不到他想要的效果……

他思及此时,楚莹突然从背后抱住他,带了几分哭腔道:“枫哥哥,姐姐会那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你答应我就当没有听我说过这件事好不好?不要把它传扬出去!也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不想姐姐受牢狱之苦,也不想姐姐变得更加臭名昭著,毕竟我跟她是姐妹……”

“莹儿你就是太善良了!”苏映枫顺势叹了口气,也顺势转身把楚莹压在了身下,“我答应你,不过你特意叫我来说这事的原因是什么?”

“我听府医说,那种毒药整个京城里都没人有,所以我觉得那毒药可能是姐姐当年回来的时候从外面带回来的,然后我想到枫哥哥你的祖父祖母一直有在吃姐姐给他们开的药,就有些担心……”

“……”

苏映枫心里立刻冒出了一个念头。

难道他祖父祖母会那么向着楚宁,除了楚宁身上可能有不为人知的隐情外,还可能是被楚宁用什么歪门邪道的药给控制了?

他当下就决定明天请个信得过的太医回府确认一番!

同时他亲吻了楚莹两下,道:“莹儿你这么好,还没进门就如此为我祖父祖母担忧了,等你进门后,他们一定会处处都护着你疼着你的!”

楚莹心里十分开心。

她今夜找枫哥哥过来,就是为了利用楚宁给碧玉碧荷下毒一事,让枫哥哥更加厌恶楚宁,同时也更加喜欢她。

但她目的达到了,却没有把开心表露出来,而是一脸愁绪的道:“我祖母因为姐姐今日的行径勃然大怒,说不用等姐姐点头了,她明日要进宫去请皇后娘娘为我做主,虽然那对我来说是好事一桩,可我有些担心那会令姐姐更加生气,从而导致我进门后姐姐不会与我好好相处……”

“届时你不要理会她就好,反正我也不会去她房中,我们当她是空气就成。”

“可枫哥哥你不是要与姐姐圆房吗?那之后你祖父祖母肯定也会时常催促你去姐姐房中的吧?”

“此前我是为了你,才想勉为其难跟她圆房,如今她既然不知好歹的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这辈子都绝不会碰她!”

“……”

楚莹眼神霎时一亮,忙小小声问:“那枫哥哥你就是莹儿一个人的夫君了吗?”

苏映枫想也没想就点了头,“嗯,我有你一个人就够了!我永远都只会是你一个人的夫君!”

楚莹这下没有再把开心藏在心里了。

凑上去一直亲苏映枫。

撩拨的他又与她缠绵了好一番。

而这个时候苏国公府里,楚宁正深陷梦魇中。

但也不是噩梦。

只是前世她入京后的所有事都跟走马灯似的不停在她梦境中回放。

让她睡的相当不安稳。

隔天早上她醒来时,都已经辰时三刻了,却还有些没睡够,整个人晕乎乎的。

几乎是她刚坐起身,外面就响起了夜思的声音,“小姐,苏国公夫人身边的桂嬷嬷来了。”

楚宁懒懒的眨了眨眼,就猜到了桂嬷嬷的来意。

前世从她进苏国公府,到她被推出去做替死鬼离开苏国公府,整整二十年,她都一直是卯时起身去萧文袖跟前伺候的。

萧文袖每日穿的衣服是她熏香后交到桂嬷嬷手里的。

萧文袖夫妇吃的早饭是用她的药膳方子做出来的。

而他们夫妇每日服的药,是她亲自熬出来的。

她可从来没有像那样好好孝敬过为了救无亲无故的她熬白了头发的恩师!

所以她往后绝不会再去萧文袖夫妇跟前伺候了!

他们根本不配!

房外,夜思久久没有听到楚宁的声音,就又自顾自的说道:“小姐,桂嬷嬷是来问小姐今日为何没有去宝墨堂的,要不要奴婢将她打发走?”

“打发了吧,就说我旧疾犯了,此后都不过去宝墨堂请安伺候了。”

“是。”

夜思应声而去。

紧接着夜想跟夜盼就端着洗漱用品入了楚宁房间。

最后夜念将朱兰精心准备的早饭送到了楚宁面前。

这个时候宝墨堂那边,桂嬷嬷把楚宁的话转述给萧文袖后,萧文袖脸色当场就沉了下去。

楚宁身上哪来的什么旧疾!

那摆明了是因为枫儿跟楚莹的事在拿乔!

看来是她以前对楚宁太好了!

让楚宁现在就开始摆苏国公府女主人的架子了!

再这样下去,楚宁早迟得爬到枫儿头上去作威作福!

她真的得敲打敲打楚宁才行了!

想着她就道:“安神香没剩下多少了,阿桂你待会儿再去清风苑走一趟,让楚宁亲自送些过来。”

“是。”

桂嬷嬷刚恭声应罢,就看见苏镜舟下朝回来了,连忙迎上去行礼,“国公爷。”

苏镜舟仿若未闻,径直走到萧文袖对面坐下,“宁儿今日怎的不在?”

萧文袖此刻心里正恼楚宁的紧,听见那亲昵无比的“宁儿”二字,她脸色更加不好了,脱口就道:“人家说旧疾犯了,以后都不过来请安伺候了!”

苏镜舟眉头微微一皱。

楚宁此前说过她除去脸上的疤没能去除外,体内的毒已经完全解了,身体也彻底调养好了……

而后他看向萧文袖丢出一句,“半个月前我呈上去的为枫儿请封的奏折,皇上今日驳回来了。”

“又驳回来了?”

萧文袖心下大感不妙。

事不过三。

这都已经是第三回了!

皇上是当真那么不看好枫儿,还是恼枫儿不仅在大婚当天羞辱了楚宁,还撇下楚宁去剿匪了三年才归,且至今都还没有跟楚宁圆房啊?

另外国公爷这么突然的跟她说这茬……

莫不是已经知道枫儿跟楚宁提了想娶楚莹一事,但楚宁不答应?

然后这是在暗示她,枫儿若想做世子,娶楚莹一事就必须得让楚宁点头?

那他知不知道楚莹怀孕一事呢?


但楚宁连着两次提及莹儿并非她妹妹时的语气又不似在说假……


楚赫又问他,“你是听谁人说莹儿不是我们亲妹妹的?”

苏映枫抿着嘴不答。

楚赫便接着问:“你喜欢的难道不是妹妹本人,而是她将军之女的身份?”

“不,我喜欢的是她自身。”

“那你就别去信那些胡言乱语,去看看妹妹吧,她这几日都在等你来见她。”

“嗯。”

苏映枫应的很快,出了祠堂后,却径直就出了楚家。

他可能无法以平妻的身份迎娶莹儿进门了,眼下还不知道如何面对莹儿。

加之他又刚刚发现莹儿可能还有另外的一面!

但他也不是接受不了莹儿还有另外一面,只是有些害怕莹儿的另一面会与他认识的她截然不同!

他不知道,他此时没去见楚莹,错过了一次看清楚莹真面目的机会。

此时楚莹正满脸寒霜的质问一个跪在她面前的老妈子,“你说我二哥三哥在暗中查我院里的人?”

“是。”

“还查的都是我身边亲近的人?”

“是。”

“……”

楚莹死死抓着椅子扶手,几乎要坐不稳。

难道秀衣坊的人出卖了她?

谁想那老妈子又道:“另外,老夫人身边的人这两日在查五年前大小姐刚回府那时发生的一些事情。”

楚莹脑子里“轰”的一声,立刻就猜到了楚练楚临为什么要来查她身边的人。

他们可能已经知道当年的很多事情都不是楚宁所为了!

且他们也很有可能已经联想到构陷栽赃楚宁的人可能是她了!

毕竟那桩桩件件的事情都多少跟她沾了点边!

但他们不愿意相信她会做那些事情,所以觉得是她身边的人所为,然后就来查她身边的人了……

理到这儿,楚莹突然冷静了下来。

既然他们都已经帮她想好退路了,那她就顺着他们的思路给他们一个替罪羔羊好了!

就压低声音冲那老妈子说道:“我身边那几个亲近的人你应该都了如指掌吧?你从她们之中挑一个适合做替罪羔羊的出来,想办法说服也好,威逼利诱也好,让她去把当年的那些事情全部扛下来,再备好相关的证据,引导我二哥三哥查到。”

“是,不过小姐……哪一个都可以吗?”

“都可以。”

楚莹答的没有丝毫犹豫。

但那老妈子又问了一句,“若老奴选高妈妈呢?”

高妈妈是跟楚莹一起进将军府的。

当初楚黎安夫妇在外遇到楚莹的时候,高妈妈就在楚莹身边了。

她们当时身处在一群难民中。

因为年幼时的楚莹眉眼间有那么三四分像楚宁,俞静姝一眼就喜欢上了。

在楚黎安夫妇要带楚莹走的时候,高妈妈跟俞静姝说她在遇到楚莹之前,刚失去了自己的女儿,求俞静姝把她也带走,她就算做牛做马也想一直待在楚莹身边照顾楚莹。

俞静姝那会儿还没有从痛失爱女的打击中走出来,十分爽快的也接纳了与她同病相怜都失去了爱女的高妈妈。

之后这十多年,高妈妈一直在楚莹身边,尽心尽力的将楚莹当做她亲生女儿照顾伺候。

而高妈妈在将军府里的地位也不低,是等同于楚莹奶娘一般的存在。

且在当年楚莹遇到楚黎安夫妇之前,若没有高妈妈的保护与照顾,楚莹是不可能在那群难民中活下来的。



她不想闹出任何事端给娘添堵!


但这一次她装到一半,突然想到她娘之前一心求死,说不准就是因为她跟哥哥太懂事了。

如果她们闹心一点,娘说不准就会因为放心不下他们而打消求死之心了!

因此她在苏映霞用习以为常的语气对她说出“你把那些药全部都给我”后,一反常态的问:“凭什么?”

“凭我是你姐!凭祖母更喜欢我,不喜欢你!”

“……”

往常苏映霞用那样的理由跟她讨要东西的时候,无论是多贵重的东西,她都会乖乖给出去。

因为她反正也不缺。

但这一次,她不打算给了。

“那些擦脸的东西又不是祖母给我的,是我娘用十个楼换来的,大姐姐你要是实在想要,也拿十个楼去换啊!”

“你……”

苏映霞哪里拿得出十个楼啊!

她母亲虽然出身比她二婶好,嫁妆也算多,却远远比不上她二婶带进门的庞大嫁妆。

要知道她二婶当年进门的时候,那嫁妆的数量可是多到震惊了全京城的。

据说古往今来,皇室嫁公主,都没有过那么多嫁妆!

因此苏映霞转头两眼通红的看向了萧文袖,“祖母……”

萧文袖微微皱起眉,目光在苏映霞苏映荷脸上过了两遍后,破天荒的没有无条件偏向苏映霞,而是说了一句,“荷儿也马上就要及笄了,脸是该治一治了。”

苏映霞不可置信的微微睁大了眼睛,“那我怎么办啊?”

“你脸目前不是没事吗?回头等枫儿哄好了宁儿,宁儿就会再给你药了。”

“那哥哥要是哄不好楚宁呢?”

“不会的!”

萧文袖语气十分笃定。

但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下意识的加重了语气,就是不想往另一个方向想。

然后她起身冲蓝弯儿道:“既然宁儿都答应替你们调理了,那你们就好生养着吧,若此后荷儿脸上的情况恢复的好,我会替她办及笄礼的。”

“是。”

蓝弯儿应的恭顺,应罢等萧文袖跟苏映霞一走,她就变了脸色。

苏映荷送完萧文袖折返回来,看她脸色不对,还有些纳闷,“娘?怎么了?”

蓝弯儿轻轻叹了一口气,不答反问道:“你祖母这次破天荒的没有强迫你把那些药拿给映霞,你是不是还挺开心?”

“倒也没有多开心,只是有些意外罢了。”苏映荷如实说罢就顺势问:“娘可是觉得祖母会改变了对我的态度,是因为我快及笄了?”

“嗯,以我对你们祖母的了解,如今你脸上的痘痘斑点有望如映霞一般消失殆尽了,你们祖母定然会将你的婚事当做映枫那孩子的垫脚石,那样一来,她给你选的夫婿,就绝对不会是你的良配。”

“没事的娘,我从小就没有奢望过能遇上一桩良缘。”

“……”

蓝弯儿紧紧蹙起眉。

她自幼就体弱,所以幼时的她跟如今的荷儿一样,也没有指望过能嫁得良人。

可最后她却遇到了一心一意待她,还许了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好夫君。

尽管夫君早早就丢下他们母子仨走了……

但她因为他相信了缘分。

也就从来没有过多的去担忧过荷儿的婚事。

总觉得时候到了,荷儿就能顺其自然的遇到属于她的良人了。

再加上荷儿脸上满是痘痘斑点,也不会沦为苏国公府用来联姻的牺牲品。

可如今她却突然开始担心了起来……

苏映荷看出她在忧虑后,又对她说道:“娘,我还有哥哥呢,只要哥哥能够好起来,能得祖父更加看重,祖父就不会由着祖母把我当做大哥的垫脚石的,毕竟哥哥只有我一个亲妹妹,只要祖父有了让哥哥取代大哥成为世子的心,就一定会想用我的婚事来为哥哥笼络人心,届时哥哥再为我从中周旋一番,我就能在一定程度上自己挑选良配了。”



一想到她可能要彻底失去宁儿了,俞静姝全身的力气都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摇摇晃晃的往一边倒去。

幸亏冬伶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夫人!夫人你这是怎么了?”

“……”

俞静姝张了张嘴,想让冬伶立刻出城去军中把将军叫回来,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也许只是她想多了……

也许宁儿只是在耍性子……

只不过在这之前宁儿还从来没有跟他们耍过性子,所以她才会胡思乱想了这么多……

所以……

还是等她明天去苏国公府走一趟,当面跟宁儿聊过之后再看要不要告诉将军吧!

然后她道:“扶我回去。”

“是。”冬伶应罢后,看向桌上那些东西问:“夫人,大小姐让奴婢拿回来的这些东西怎么处置?”

“先替她收着,之后等她气消了再给她送回去。”

“是。”

冬伶应罢差使丫鬟把那些东西送去主院。

因为心里慌的厉害,俞静姝走时都没有顾得上跟楚莹说上一句话,也自然就没有看到楚莹已经整个阴沉下来了的脸色。

而俞静姝跟冬伶主仆前脚走出楚莹院门,金枝跟玉叶后脚就自发跪到了楚莹面前去。

就听楚莹冷声道:“碧玉碧荷那两个没用的废物,竟然让楚宁那个丑八怪觉察到了她们一直以来都在监视她的一举一动,本小姐身边不留没用的废物,你们去送她们上路,本小姐要用她们的死来让祖母、父亲,还有兄长们更加厌恶楚宁!”

“是。”

……

当晚,苏国公府。

楚宁为了回来的第一晚能够睡个好觉,特意给自己配了个安神效果极佳的浴汤。

但她才刚褪尽衣物坐进浴桶中,就听见了小白带着浓浓攻击性的“嘶嘶”声。

她寻声看向屏风外,就见她房里多了一个人。

还是一个极高极瘦的男人!

虽然对方是背对着屏风的,她还是条件反射的把身体往水里沉了沉。

因为她房里的屏风是半透明的。

对方一转身,就能看清她裸露在水面的地方。

然后她正要张嘴喊人,就听见对方说:“看来本宫来的不是时候。”

本宫?

这是太子?

他们东辰国的太子这么不正经的吗?

竟然大半夜跑来有夫之妇房里!

楚宁腹诽的同时整个人又往水里缩了几寸。

就见太子迈开他的大长腿,走到她床边去坐下了。

她当场就忍不住道:“太子殿下这般直接坐到臣妇床上不太合适吧?”

“本宫还没上去,只是坐在床沿而已。”

“!!!”

他难道还想上去!

楚宁更加觉得他不正经了。

又听见他说:“你跟苏映枫一没拜堂,二没圆房,你在本宫面前自称臣女即可。”

“就算没拜堂,没圆房,臣妇也是他名正言顺的夫人!太子殿下您这样坐在臣妇床上不合适!”

“是床沿。”

“……”

“本宫行事从来不管合不合适。”

“……”

“还是说,你希望本宫坐到位于你对面的软榻上去把你看光?”

“殿下你可以坐到外面去!”

“本宫身体不好,坐不得硬凳子。”

“……”

楚宁磨了磨牙。

他说话的声音虽然轻飘飘的,听着确实有些虚,侧脸看去脸色也苍白的很,但他都能大半夜跑来她这儿了,应该还没有病到连硬凳子都坐不得的程度啊!

罢了罢了!

他是太子!

他爱坐床沿就坐床沿吧!

反正她上辈子什么都已经经历过了,没有必要跟个还没出阁的黄花大闺女似的太过注重那些虚的东西!

像是感受到她妥协了,君默又懒懒轻轻的道:“你不是要见本宫吗?本宫现在来了,你可以开始说你为什么要见本宫了。”

“殿下何其聪慧,应该已经知道臣妇为何要见您了吧?”

“你想知道本宫为何要借父皇的手往你身边送厨娘?还想知道本宫为何要为你训练夜思夜想她们几个?”

“是。”

“那两个问题本宫目前不想回答。”

“那殿下今日的来意是?”

“你应该也知道,世人都说本宫活不过二十,但五天前本宫已经过了二十岁生辰,只是以本宫眼下的身体情况,离大限之日也不远了,而自打你治好了本宫父皇头疼的毛病后,父皇就时常在本宫耳边念叨你的医术不仅在太医院所有人之上,也比江湖中那些所谓的神医都要好,所以本宫决意让你一试。”

“……”

楚宁半信半疑的抿起嘴。

她倒是知道皇上一直想让她为太子治病。

她其实也挺愿意为太子治病的。

毕竟她回楚家后,皇上待她要比楚家人好多了。

可这位太子爷他不愿意啊!

前世这位爷死前,她一次都没有见过他!

明明她三不五时的就要进宫去给皇上请平安脉开药!

那么问题来了……

为什么她重生回来后,他又突然愿意了?

太过在意这一点,她无意识的就眯起眼一瞬不瞬的盯住了君默的侧脸看。

然后她的注意力就不知不觉的全部放到了君默刀削斧凿一般,精致到无可挑剔的侧脸上。

太子因为身体不好,不常露面。

但京中第一美男子的称号却一直稳稳冠在他头上,谁也无法撼动。

前世的她满心满眼都只有苏映枫,听人那样说的时候还很是不屑,觉得谁也不会有苏映枫好看。

可是现在她对苏映枫彻底死了心,却发现苏映枫的相貌完全就没法儿跟太子比。

甚至真要跟人比的话,苏映枫都还不如她师兄们好看。

也许那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她喜欢苏映枫的时候,觉得他就是这世上最好看的男子。

如今不喜欢了,才能从事实出发来辩美丑。

突然,君默转头朝她这边看了过来,她连忙又往水里沉了沉。

所幸她的浴桶很大。

而她准备的浴汤又只到浴桶四分之三的位置。

她现在整个人都快没进水里了,君默顶多只能看到她一个脑袋尖。

可事实上,君默并没有看向她,而是看向了那一直支棱着圆滚滚的小身子冲他摆出攻击架势的小白。

然后他就那么盯着小白不疾不徐的轻声说道:“你好似想与楚家划清界限,也想与苏映枫和离,那你应该会需要一个靠山,而本宫需要一个医术足够好的大夫,你做本宫的大夫,本宫做你的靠山,你意下如何?”


“唉!就怕不会那么顺利!毕竟映枫那孩子是真的挺优秀!”


“光优秀有什么用,他眼瞎心盲啊!我觉得宁宁姐是认真的想跟她和离!也觉得宁宁姐要比楚莹好多了!”

“……”

蓝弯儿蹙着眉头,没有再接话茬,心里头满是歉疚。

荷儿从小就懂事的让她很放心。

知儿亦是。

而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但愿老天爷能庇佑他们兄妹俩,让知儿如愿,也给荷儿一桩良缘!

苏映荷不想看她此时这般满脸担忧跟歉疚的样子,就开口转移了话题,“娘,我们要不要让宁宁姐挑的那十个楼里的掌柜们来府里跟宁宁姐打个照面啊?”

“倒的确应该让他们来见见楚宁。”

“那娘你先歇着,我这就安排人去把他们找来。”

“嗯,你去吧。”

此时通往宝墨堂的路上。

苏映霞在忐忑不安的揣测了一番后,小小声的问道:“祖母……你是不是信了楚宁前面说的话,所以才没有让苏映荷把药给我啊?”

萧文袖看了她一眼,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眼皮子如此浅,以后如何能成为枫儿的助力!”

苏映霞小脸一白,心里更慌了。

祖母许久不曾这般凶过她了!

对上她的反应,萧文袖沉沉叹了一口气,道:“我们苏国公府的姑娘自两三岁开始,就会慢慢开始长痘长斑,京城内外但凡知晓的人,茶余饭后都会笑说我们苏国公府风水不行或是遭了诅咒,虽说你皮肤得楚宁调理好了以后,情况有所好转了,却至今也还没有多少令我们满意的人家上门来对你提亲,因为坊间老百姓都说我们苏国公府的姑娘生的女儿也可能会满脸痘痘斑点!”

“这、这些事我怎么从没听人说起过?”

“寻常老百姓哪有胆子到你面前去说这些个是非?而你身边那些同学闺蜜,又有几个是真心待你的?她们只怕是恨不得你永远不知情!然后等她们纷纷嫁了人,再来笑话你这个没人娶的老姑娘!”

“……”

那最后一句让苏映霞红了眼。

她之前问过哥哥为什么没有多少人来向她提亲,哥哥说是祖父对外放了话,要多留她两年。

没想到竟是怕她生的孩子也满脸痘痘斑点!

可他们母亲脸上也没有痘痘斑点啊!

日后她的女儿未必就会长痘痘长斑好吗!

眼看她就要气哭了,萧文袖又道:“我从以前就时常教导你要将目光放长远些,你拦着楚宁,不让楚宁给三房四房的姑娘们治脸,确实能保住你苏国公府第一美人儿的美名,可你想过没有,即便你让楚宁给三房四房的姑娘们把脸治好了,她们也未必就会美过你!因为她们母亲就不如你母亲好看!”

“我没有拦着楚宁……”

苏映霞声音细若蚊蝇,说的毫无底气。

因为她虽然没有明着拦过,却是暗示过楚宁的。

萧文袖可太了解苏映霞了,直接无视了她的轻声狡辩,继续说道:“另外,三房四房的人本就是你们大房的陪衬,三房四房的姑娘们皮肤变好了,变漂亮了,嫁的自然也就会更好,未来枫儿的助力也就会更多!”

苏映霞瞬间恍然大悟,“祖母是要把三房四房的妹妹们许给对哥哥有用的人家?苏映荷也是吗?”

“当然,我会在她的及笄礼上把她的婚事定下来!至于你的婚事,等枫儿得封世子后再来敲定,定会让你满意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