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文章精选阅读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

文章精选阅读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

花苗苗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是网络作家“楚宁君默”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

主角:楚宁君默   更新:2024-05-21 19: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宁君默的现代都市小说《文章精选阅读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由网络作家“花苗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是网络作家“楚宁君默”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

《文章精选阅读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精彩片段


桂嬷嬷听的狠狠皱起了眉。

看来大少奶奶这次的气是不容易消了!

也不知道大少爷什么时候才会来哄大少奶奶!

而老夫人没有那安神香夜里是睡不安稳的,如果大少奶奶一直这么气下去,那老夫人好不容易得大少奶奶调理好的身体不是又得垮回去了吗?

想到这一点,桂嬷嬷都没顾得上送冬伶出府,直接去了啸风院。

苏映枫剿匪三年方归来不久,且那三年间还立下了不少功,所以近来一直在休沐中,啥也不用干。

而他昨晚愁的一宿没有睡,这会儿才刚睡下不久。

突然被人叫醒,他脸黑的都堪比锅底了。

桂嬷嬷看着他出生,看着他长大,倒是不怵他。

站到他床前,就道:“大少爷,大少奶奶因为您要娶她妹妹一事,气到断了给老夫人的安神香,昨夜老夫人就没有睡好了,长此以往下去,只怕老夫人好不容易得大少奶奶调理好的身体又得垮回三年前的状态啊!”

苏映枫本来就异常烦闷,又没有睡够,闻言直接压着声音问:“你这是在催我赶紧去清风苑跪下求楚宁?”

桂嬷嬷脸色微微一变。

她倒是把这一茬给忘记了!

但大少奶奶那么喜欢大少爷,应该也不是真的想让大少爷跪,只是气话罢了!

所以她道:“老奴只是想请大少爷尽早去哄哄大少奶奶,免得大少奶奶气狠了,真动了真格生气……”

“我还怕她真生气了?”

“大少爷您自然是不怕的,可老夫人跟国公爷离不了大少奶奶啊!”

“天底下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会医术,怎么就离不了她了?你赶紧走,别打扰我睡觉,待我睡醒就去寻一名医进府做府医!”

“……”

桂嬷嬷想说国公爷以前也没少请名医进府来给他自己和老夫人把脉医治,却没有一个人开的方子有效,且他们国公府眼下的府医从前也是一方名医,只是国公爷跟老夫人的病症他束手无策罢了。

但苏映枫黑着脸,周身寒气四溢,她到底是没有说出口,依言退下了。

而她走后,苏映枫埋头睡到了傍晚。

等他洗漱用膳过后,磨磨蹭蹭的去到清风苑外面,正好撞见楚宁从清风苑里面出来。

一对上楚宁脸上那几道骇人的扭曲伤疤,他心里就猛地生出了浓浓的嫌弃跟厌恶。

但他在对上楚宁那双没了往日深情的眸子时,心里却划过了一抹异样。

同时他也第一次发现,楚宁眼睛很好看。

眼神也很犀利。

她明明只面无表情眼神冷淡的与他对视了一瞬,他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她那一眼给看透了。

还紧接着就听见她说:“你该也知道过时不候的道理吧,现在你就算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同意楚莹进门了。”

“谁要跪下求你了!我是来劝你不要不知好歹的!我虽然在大婚当天羞辱了你,还撇下你远走了三年,但我祖父祖母待你是极好的,你不该因为与我赌气而迁怒到我祖母身上!若惹得我祖父祖母也不喜欢你了,你在我们苏国公府就更没立足之地了!”

“纠正一下,我不是在跟你赌气,而是不要你了,所以我已经不稀罕你们苏国公府的立足之地了!但我身后有皇上撑腰,你祖父还有一个必须把我禁锢在你们苏国公府的理由,所以那劳什子立足之地,就算我不想要,你们也会硬塞给我!”


“……”


楚宁挑挑眉,没再发问,眼底有暗光一闪而逝。

她其实并不想知道楚黎安是几时离开苏国公府的,也并不关心俞静姝的情况。

她是为了确认苏国公府跟辅国大将军府里有没有君默的人。

事实证明,还真有!

……

是夜,辅国大将军府里。

苏映枫如以往一般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进去后,径直去了祠堂。

因为白日里楚黎安与他提到过楚赫还被罚跪在祠堂。

只不过楚黎安与他提那一句,是想经他之口让楚宁知道。

除那之外,楚黎安还与他提到过辅国大将军府里眼下都乱做一团了。

奈何他送走楚黎安后,没能再进去清风苑。

那守在清风苑门前的两个臭丫头还死活不帮他传话!

而他进到祠堂里面后,那笔挺挺的跪在蒲团上的楚赫闻得动静看向他,脱口便问:“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有一事想问楚大哥。”

“何事?”

“莹儿是你们的亲妹妹吗?”

“……”

楚赫脸色陡然一变,拳头也立刻攥了起来。

是楚宁!

肯定是楚宁跟映枫说了莹儿不是他们家的血脉!

然而下意识的愤怒过后,他却又突然想到,楚宁到底没有如他们一般跟莹儿自小一起长大,不了解莹儿的为人,所以楚宁肯定是把她曾经受到过的算计构陷全部都冠在了莹儿头上,所以才会一直欺负无视莹儿!

现如今楚宁都跟他们决裂了,会把那件事说出去也并不奇怪!

但只要他们不承认,也就没人会相信楚宁说的话了!

思及此,楚赫拳头松展开来,看着苏映枫十分笃定的说道:“她是!”

苏映枫不傻。

看楚赫方才的反应,他心里其实就已经有了答案。

虽说他喜欢的是莹儿自身,而非莹儿楚家女的身份,可他得到答案后,心情莫名的变得有些微妙。

楚宁刚回来那会儿,莹儿每一次见他都眼眶通红。

她说楚宁欺负她,处处跟她争抢,她家里人却都因为想弥补楚宁而处处向着楚宁,她都一再做出让步了,楚宁还变本加厉。

所以他在那之后第一次见到楚宁的时候,觉得楚宁人丑心更丑,对楚宁是厌恶的不行。

然而当时的楚宁见到他眼神却是亮如星辰,眼里还满是浓到化不开的情意。

他当时反感的不行,觉得楚宁那般惺惺作态定然是想从莹儿手里抢走他。

之后祖父果然用世子之位来逼他娶楚宁了。

他对楚宁的成见跟厌恶自然而然的也就更浓了。

因为那些成见跟厌恶,他忽视了很多事情。

比如楚宁出嫁时,没带半点嫁妆。

比如楚家所有人见到楚宁都是横眉怒眼。

又比如任何时候,楚家人都会无条件护着莹儿……

他却从没怀疑过莹儿说的话!

直到眼下楚宁闹起来了,楚家人对楚宁的态度生出了变化,而楚宁还对他说出了莹儿不是她妹妹那种话,他才终于注意到这些他早就该注意到了的事情!

楚赫看他神色莫名,眼神也幽暗不可测,忙又说道:“当年莹儿被我父母接回府时,皇上都曾送来东西慰问,若她不是我们亲妹妹,皇上哪可能那般做!”

苏映枫微微皱起眉。

他以前曾听人说起过,莹儿六岁左右被楚家接回来后,京中有很多人都在谈论她并非楚大将军夫妇的血脉,只是楚大将军夫妇二人因为痛失爱女捡回来的孤女,直到皇上送了慰问品到他们将军府,才堵住那悠悠众口。



所以她们并没有打开确认过。


就连方才那数名太医来到了碧玉碧荷房间外面的时候,她们也是看也未看,就直接扯着嗓子惊叫了……

她们哪里能想到尸体竟然会被人换了啊!

且看小姐的反应,只怕小姐也是万万没想到的!

而小姐都把烨王引来了,还惊动了太子,肯定是要给出一个交代的!

以她们对小姐的了解,小姐绝对会舍弃她们,把事情全部推给她们的!

而她们还不能反抗!

否则她们家人就要遭殃!

想着她们就十分有默契的同时抬眼看向了楚莹。

正好撞上了楚莹看向她们的眼神。

那眼神里暗示跟警告都很浓。

她们心里当场就凉了半截。

然后君烨就突然挡到了楚莹面前,一脸不悦的冲俞静姝说道:“楚夫人凶楚莹小姐作甚,人又不是她杀的!”

俞静姝抿着嘴,欲言又止。

不知为何,她有种今日的事是莹儿设来对付宁儿的一个局的直觉!

因为她此前曾私下里找府医问过,碧玉碧荷二人所中之毒虽然刁钻霸道,但只要悉心照顾,人是死不了的!

而君烨又转而冲詹易道:“詹大人,带这两个丫鬟下去分开审问!务必让她们把实情吐出来!”

“是。”

詹易应的极快。

既然事情无法照他们预期的方向发展了,那就得在不累及那位的情况下把事情了了。

等詹易领着人把金枝玉叶带下去审问后,楚莹双眼通红的看向俞静姝,哽咽着道:“母亲,女儿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话末,她通红的双眼里已经蓄满了泪花。

看的俞静姝都开始懊恼自己刚刚声音太大了。

楚练跟楚临兄弟二人更是直接走过去开始安慰楚莹了。

但孙瑜站着没动。

要知道,以往楚莹眼睛一红,她可是最先跳脚的一个!

因此楚黎安多看了她两眼。

楚黎安身为屡次上过战场的大将军,一旦对某件事某个人生出了怀疑,就一定会紧咬不放,直到彻底查清为止!

今日的事,他既然已经察觉到过分巧合了,即便不愿意往楚莹身上想,也会去弄清原委的!

此时东宫里头。

楚宁正在君默寝殿里,跟君默对坐着用膳。

饭桌就摆在君默床边。

君默靠坐在床上,由叶竟一筷一勺的慢慢喂。

楚宁本来想速战速决,吃饱就闪人的。

可她每一次不经意的抬头,就看见给君默喂饭的叶竟笑的无比的开心。

活像君默那每一口吃下去的都是琼浆仙露,吃完就能立马好起来似的!

然后她就忍不住问了一句,“叶总管,你家太子殿下以往吃的都很少吗?”

叶竟立马重重叹了一口气,“那可不是一般的少啊!我们东宫的野猫儿都比殿下吃的多!”

不是说他们东宫守卫森严到苍蝇都难飞进来吗?

竟然还有野猫?

楚宁微微挑着眉腹诽。

叶竟又道:“除去吃的少,我们殿下这几年睡也睡不好,今儿多亏了楚小姐,我们殿下睡了个难得的久觉,胃口才能如此好啊!”

“他也没睡几个时辰,还装睡来着,哪里算是久觉了?”

“我没有装睡!”

“殿下你看我会信你吗?”

“……”

君默看了她好一会儿,见她脸上的不信任都要化作实体了,又小声辩解,“我也就装了那么片刻……”

楚宁哼哼了一声,又冲叶竟说道:“叶总管你想让你们家殿下睡好其实很简单,找个姑娘来抓着他的手就成。”



片刻后,她揪着衣襟,略显无力的问:“既然我身后的蓝家都不是那人的对手,你在此时与我说那话的用意为何?”


“俗话说拿人的手短……我既拿了你十个楼,自然要干点受得起那十个楼的事儿,比如让你打消求死之心。”

“……”

蓝弯儿眉心狠狠蹙起。

确实。

得知夫君并非死于草寇之手,而是别有隐情,另有真凶后,她昨日那股想下去陪夫君的迫切感已经消散了。

可那也只是一时的!

若她报仇无门,她继续苟活下去也毫无意义!

又听楚宁说:“蓝家再富有也有诸多力所不能及的事,可苏国公就不一样了,苏国公府历经两朝,势力庞大,人脉广阔,对付那人胜算很大。”

蓝弯儿心下狠狠一惊。

苏国公府与那人抗衡都还只是胜算很大?

明明她夫君自小就因无缘继承家业,行事十分的低调,无任何的野心,性情也十分之温和,怎么会得罪了那么厉害的人物?

最重要的是!

她夫君在世时,国公爷就不甚重视她夫君。

如今她夫君都已经过世十五年了,国公爷又哪里会为了替她夫君报仇而去与那么厉害的人物对立。

且……

她虽然不知道楚宁是如何知道她夫君并非死于草寇之手的,但楚宁都能知道的事儿,国公爷能不知道吗?

若他知道,只是不想为了一个早就视作弃子的儿子去大动干戈,那她又如何能够说动国公爷去为她夫君报仇?

思及此时,她见楚宁冲她了然一笑,“看来二夫人还不知道令爱来求我为令郎调理身体,是想让他跟苏映枫一争啊!”

蓝弯儿微微睁大了双眼。

荷儿确实没有与她提过知儿有争夺世子之位的心!

而楚宁又继续说道:“令郎才情过人,身子调养好后,必能很快习得一身好武功,届时便能跟苏映枫一样领兵出征了。”

“纵然是那样,他也争不过映枫的,映枫那孩子身上早就已经功勋累累了,他哪能后来居上!”

“有件事二夫人可能还不知道,苏映枫那么优秀,却至今都还没有如愿得到世子之位,是因为皇上对他冷落无视我的举动十分不满。”

“怪不得这两日映枫一直往清风苑跑了。”

“二夫人久不外出了,知道的倒是不少。”

“……”

蓝弯儿苦涩一笑,“是荷儿与我说的,她怕我闷,府里但凡发生一件芝麻大小的事儿,她都要与我说道一番。”

楚宁随她一笑,又道:“还有两件事,一是我已经铁了心要与苏映枫和离,二是苏映枫若无法让我回心转意,苏国公就不会将世子之位给他。”

蓝弯儿也知道楚宁过往有多喜欢苏映枫,知道楚宁若非真的想跟苏映枫和离,是绝不会对他们二房伸出援手的。

因此她也没有过多去怀疑楚宁说的那第二件事。

而国公爷若是铁了心不把世子之位给苏映枫,她的知儿又摆脱了羸弱,那她的知儿就有机会争得那世子之位了!

虽说国公爷得楚宁调理了三年后,眼下身子十分康健,可也终归是老了!

他朝她的知儿成为苏国公后,定然不会顾虑太多,一定会为父报仇的!

想到这儿,蓝弯儿眼神瞬间亮了几分。

楚宁又适时说道:“我会在令郎成为世子那一日告诉你杀你夫君的真正凶手是谁,届时由你自己来决定要不要等到令郎成为苏国公之后再报仇。”



“老奴不知,但老奴听说烨王殿下昨儿个去东宫时,被太子殿下撂在院子里头晒着太阳站了好几个时辰,被叶竟送出东宫的时候都气到骂骂咧咧的了,还说太子殿下以后求着见他,他都不乐意见太子殿下了。”


“呵,本事不见长,脾气倒是长了不少,让他进来吧,朕倒要看看他今天要说点什么!”

“是。”

元公公应声出去把君烨领进了御书房。

一进去,君烨就端端正正的跪到了君慕沉御桌前。

君慕沉眸子眯了眯,就听君烨道:“父皇,大哥这次实在是太过分了!人詹大人好歹也是从三品官员!他毫无缘由的就把人抓他东宫水牢里头去关着了!他这是目无王法!知法犯法!残害忠良!”

“还有吗?继续说。”

“有!昨日辅国大将军府出了人命案,儿臣以京兆牧的身份前去,还没开始查呢,大哥就护着嫌疑案犯楚宁,还说楚宁是他的人,不许儿臣惊扰楚宁,儿臣可都照他说的做了,也完美的把案子解决了,但儿臣去东宫跟他汇报,他却罚儿臣站着晒了几个时辰的太阳,完事还见都没有见儿臣就把儿臣给轰走了!”

“还有吗?”

“没了……”

“那你看看这个。”

君慕沉话落把一卷案宗砸到了君烨头上。

君烨没敢躲。

额头上立马就红了一片。

疼的龇牙咧嘴也没敢叫唤。

然后他捡起案宗一看,竟是京兆府的案宗!

且还就是辅国大将军府里那桩案子的案宗!

昨儿晚上他特意让京兆府的人拿给他看过。

并没有发现任何有纰漏的地方。

所以他今天才敢来找父皇告大哥的状。

顺便设法把詹易从东宫水牢里捞出来。

但他此时再翻开那案宗,却发现里面多了两份验尸报告,以及几句批注。

验尸报告是金枝玉叶二人的。

出自大理寺。

而从验尸报告上来看,金枝玉叶是被毒死后,再用囚服拧成的绳子吊起来伪装成自缢的。

但詹易只说了金枝玉叶是自缢身亡。

案宗上也只记了一句犯人已畏罪自杀!

然后,那几句批注说的是,本案中至关重要的两具尸体未查清来路,按规不能结案。

他当时确实完全忽略了要查那两具尸体的来路!

但他是查案新手,忽略了很正常,詹易能一步步爬到京兆尹的位置上,肯定不会忽略的!

但詹易没有跟他说!

再加上金枝玉叶实际上是被人毒杀在狱中的……

难道大哥会把詹易抓去东宫水牢里关着,是怀疑是詹易杀的金枝玉叶?

可詹易为什么要杀金枝玉叶啊?

那不就只是楚二小姐身边的两个小丫鬟吗?

君烨理到这儿脑子就短路了。

君慕沉看他满脸都是纠结跟狐疑之色,十分嫌弃的问:“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没了……”

“没了就滚吧,朕今天心情很不好!没功夫教训你!”

“是……儿臣告退。”

君烨忙不迭起身退了出去。

君慕沉在他走后捏着眉心问,“太子今日身子如何?”

元公公忙上前道:“气色还是不如从前,但胃口还是很好,只是吃了还是会吐,不过……太子殿下说这几日他身子比从前轻快了不少。”

“哼!他惦记了楚宁那么些年,只要能见到楚宁,就算没有半分好转,他身子也会变轻快不少的!”

“……”

元公公陪着笑脸没有立刻接话茬。

就听君慕沉又道:“罢了!罢了!眼下除了相信楚宁那丫头的医术,也没有别的法子了!”



不过这一次情况有了变化。

他把那堆画像塞进君默手里后,君默看也未看一眼就转而塞给了顾清。

还丢给顾清一句,“阿清你也老大不小, 该成家了,你好好看看那些画像,要是有相中的,本宫找母后为你指婚。”

顾清是东宫的侍卫统领。

年长君默五岁。

十岁就到君默身边了。

与君默既是主仆,又是挚友。

而他之所以至今都未成家,甚至都还没有定下婚事,是早就决定了君默死后,他要去陪葬,做君默墓中的护陵将军。

因为当初是他能力不足,君默才会被贼人劫走。

且当时君默还为他挡下了致命一击。

他的这条命是君默的。

君默死后,他不会继续偷生。

故而君默现在突然让他选,他是一点也不想看。

他早就已经断了娶妻的念想。

尽管他家里人为了让他留后,一直在想方设法的劝他,甚至是算计他。

但他既不想害了人家姑娘,也不想留下没有父亲照拂倚仗的孩子。

更何况……

皇上给君默选的对象,那是他区区一介东宫侍卫统领能够相匹配的吗!

就在他拧着眉冥思苦想推拒的说辞时,一个太医匆匆而来。

那太医在向君慕沉君默父子俩行礼问安后,将一张清单呈到了君慕沉面前,“皇上,这是苏国公府的大少奶奶昨日让人送到太医院的药材清单,其上除去她以往要过的药材外,还多了一堆奇贵无比且带有毒性的药材,微臣等有些担心,特意拿来让皇上过目。”

“她要带毒的药材做什么?”

君慕沉饶有兴致的低头去看那清单。

他从小就不断遭人下毒,虽然命大没有死,身上毛病却一大堆。

且还都是一些太医院的人束手无策的毛病。

故而楚宁帮他治好一大半老毛病后,他豪爽的允诺了承包楚宁余生需要的所有药材。

楚宁也一点没有跟他客气。

每隔十天半个月的,就会往太医院送一张药材清单。

而那些药材清单上只有一小部分的药是用在他身上的。

幸好这几年他们东辰国一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国库很充盈,他才不至于心疼那笔庞大的花销。

然后他才刚看完第一排,就听见君默说:“按她的清单全部给她送去,要尽快。”

君慕沉眼里的兴味霎时翻了数倍,也顾不上看那清单了,眯起眼就朝君默看了过去。

往常他好话歹话说尽,这逆子都不愿意见楚宁一面,也对与楚宁相关的任何事都不敢兴趣。

怎么今儿转性了?

那太医也朝君默看了过去。

只是他刚对上君默的眼神,就听见君默阴恻恻的问:“怎么?因为本宫要死了,所以本宫说的话不管用了?”

“微臣不敢!微臣这就回去全部整理好送往苏国公府!”

那太医无比惶恐的说完,用双手接过君慕沉递回给他的清单就匆匆退了出去。

而后君慕沉就眯着眼一瞬不瞬的盯着君默说:“你身边的夜幻这两年一直在按他师父的指示用以毒攻毒的法子压制你体内的毒,而你在此之前从没有插手过跟楚宁有关的事……难道楚宁要的那些带毒的药材是要用在你身上的?你背着朕跟楚宁接触过了?”

“楚宁又不是父皇的什么人,儿臣跟她接触,没有事先知会父皇的必要。”

“所以你真的已经跟她接触过了?她给你把过脉了?她怎么说?”

“她说儿臣的毒早已深入五脏六腑,不好解,加之身体过分虚弱,不能随便用药,她要好好琢磨琢磨。”

“……”

君慕沉瞬间坐不住了,一脸兴奋的起身大步走到君默跟前,“以我对她的了解,她要是解不了你的毒,是会直接跟你说你没救了的,但她说的是要好好琢磨琢磨,那就意味着你小子死不了了啊!”

君默挑了一下眉,眼底隐着些许不爽。

父皇放着后宫那么多女人不去了解,了解他的人做什么!

又听君慕沉问:“此前我嘴都要说起茧子了,你也不愿意让她给你把次脉,现在怎么突然就想通了?”

“国师在我东宫里闭关修炼了五日后,说我的命格变了,而楚宁是助我彻底摆脱短命相的贵人。”

“……”

君慕沉没好气的瞪了君默一眼。

这逆子当他不知道国师那五天是被关在东宫的水牢里啊!

然后他转身对候在一侧的太监总管元宝道:“传国师。”

他要确认一下国师有没有说过这逆子的命格变了,以及楚宁是助这逆子摆脱短命相的贵人那种话!

国师府就在皇宫之外不远的地方。

不到半个时辰,元公公就去而复返。

但他没有把国师领回来,只拿回来了一封国师的亲笔信。

君慕沉倒也不生气。

他家逆子那水牢可不是人待的地方。

而这逆子把人国师关在里面整整五天。

想来国师是眼下身体还虚着,不便进宫来面圣。

而那封信上只有简短的一句“太子命格已变,楚宁是关键”。

君慕沉霎时满脸兴奋,命元宝将那张信纸烧了,就问君默道:“你有何打算?”

“等她跟苏映枫和离后,我会娶她为太子妃。”

“她又不可能跟苏映枫和离!”

“她亲口跟夜思几人说了她早晚会跟苏映枫和离,她还当本宫面亲口说了她不爱苏映枫了。”

“……”

君慕沉眉头微微一皱。

上一次楚宁进宫来给他请平安脉的时候,他问及苏映枫,楚宁还在帮苏映枫说好话。

怎么这就不爱了?

至于他家逆子……

虽然他问过这逆子无数次是不是喜欢楚宁,这逆子每一次都不承认,可他早就看透这逆子了!

当年他带着人把这逆子救回来的时候,这逆子就剩下最后几口气吊着命了,还一直在重复不停的叫宁宁姐!

醒来后更是折腾了好一通要去找他的宁宁姐!

他可花了不少人力财力才帮楚家把楚宁找回来!

奈何那逆子以早晚要死做借口,死活不肯见人家!

还眼睁睁看着人家嫁了人!

现在命格变了,就立刻变脸说要娶人家!

得亏苏映枫那小子是个肤浅的人,还心有所属,没有瞧上楚宁!

不然这逆子现在怕是肠子都要悔青了!

想到这儿,君慕沉就似笑非笑的揶揄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当初要是听我的,在楚宁回来的时候就把她娶了,现在还用等吗?说不定你们的孩子都能满地跑了!”

君默没有接话。

他不会做强迫她的事。

而她刚回来的时候满心满眼都是苏映枫,完全把他给忘了。

他怎么娶!

想着他就暗暗磨了磨牙。

她把他忘了,苏映枫那个渣滓又把她给忘了,他觉得老天爷在戏弄他们!

不过……

她小时候就满心满眼只有苏映枫了,就算没有忘了他,估计也不会愿意嫁给他就是了!

感觉到了君默在暗暗不爽,君慕沉心情大好的招手让顾清把那些画像还给了他,然后道:“既然你个逆子死不了了,还非楚宁不娶,那朕往后就不费神帮你挑选名门闺秀了,你今天也别去打扰你母后了!”

拜这逆子所赐,他的后宫都快满到需要扩建了!


但苏映知是早产儿。


自幼就体弱多病。

虽也学了武功,却远远不如苏映枫。

无法像苏映枫那样代表苏国公府去出征赢威名赚功勋,也就无法捍卫住苏国公府的地位跟权利。

所以苏国公才选了苏映枫为继承人。

而苏映枫把那继承人的身份看的比楚莹要重多了。

她要在拆散苏映枫跟楚莹的同时,让苏映枫眼睁睁的看着他心心念念的世子之位落到苏映知手里!

思及此时,楚宁瞧见苏映荷点了点头,道:“我用了几日你给我的那些东西后,脸上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痒了,且这两天也没有再长新的痘痘出来了……”

说着,苏映荷抿了抿嘴,又道:“大嫂你以前明明很不喜欢跟我们二房三房四房的人走动,且旁的姐妹们来找你讨药的时候,你也从来没有给过,我不明白大嫂你为何会突然送药给我,所以……我今日才会来叨扰大嫂……”

“你就只是来问我为什么要给你药的?”

“是……的……”

苏映荷答的有些不干不脆。

楚宁便又了然笑着说:“橄榄枝我都已经抛给你了,要不要抓住这次机会就看你自己了。”

苏映荷又紧紧抿了抿嘴。

然后她似下了很大的决心般,突然站起身对着楚宁跪了下去。

恰好夜念夜盼在这会儿端着茶水糕点从外面进来,见状都略微愣了一下。

不过紧接着她们就听见苏映荷说:“大嫂既说那些药是橄榄枝了,那我该是没有自作多情的误解了大嫂的意思,所以……大嫂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只要我们二房能够办到的,我们一定会替大嫂办成!”

“唔……”

楚宁微微蹙起眉。

心说她虽然只要苏映知能从苏映枫手里把继承人的身份抢走就够了,但苏映荷都让她提条件了,她不顺势提一个就有些吃亏了,且说不准她一个条件都不提,二房的人还会觉得她另有居心。

因此她道:“我现在跟楚家断绝关系了,无权无势无财,虽有今日得的丰厚赏赐在手,但那些都无法折现来使用,所以……我替你哥调理好身体后,你们给我几个楼吧。”

几个楼……

苏映荷心说她可真敢开口!

他们二房手里的楼,随便一个都是京城里小有名气的,盈利都相当可观!

但再怎么值钱的楼,跟世子之位相比也完全不值一提!

且就算她哥哥的身体调理好了之后,没能从大哥手里把世子之位抢过来,但她哥哥余生都不用再受病痛折磨了,也算是好事一桩!

所以苏映荷没有过多犹豫,直接点着头应下了,“行,但具体给你几个楼,我得回去跟我娘商量一下。”

“嗯,之后你每天都来我这里一趟,然后让你哥哥在你之后半个时辰过来,对外就说怕我欺负你,来接你的。”

“好。”

苏映荷点着头应罢,见楚宁还没有让她起来的意思,就继续那么跪着直直盯着楚宁。

楚宁吩咐完夜念去药房里帮她取东西,然后才想起来拉苏映荷起来,同时顺势问了一句,“你就只记着你哥,不想让我也为你娘调理一下身体?”

苏映荷脸色微微一沉,“不瞒大嫂,我来清风苑之前是与我娘商量过一番的,我娘说她的身体已经耗到油尽灯枯的地步了,纵然大嫂你出手能让她再多撑几年,但她已经苟活够了,等我哥哥变得康健后,她就要下去与我爹爹团聚了……”

小说《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离尘磨了磨牙,怒气冲冲的甩着衣袖走了。


叶竟陪着笑脸把他送走后,折返到君默床前道:“殿下,烨王殿下来了。”

“楚家那边怎么样了。”

“老奴……”

叶竟想说他去问问,但才说出口两个字,无痕就突然鬼魅般出现在了他身边。

“回殿下,楚家那边的人发现尸体不是碧玉碧荷后,烨王殿下让人审了金枝玉叶。”

“金枝玉叶该是受到了楚二小姐的指示,把事情揽到了她们自己头上。”

“那二人说她们每日看着中毒后的碧玉碧荷生不如死的煎熬,对给碧玉碧荷下毒的楚小姐心生怨恨,就在昨晚把碧玉碧荷送出了将军府,另外找了两具尸体来,企图构陷楚小姐,哪知给她们找来尸体的人没有按她们的要求划花那两具尸体的脸。”

“之后京兆尹在征得烨王殿下的同意后,把金枝玉叶二人下狱了。”

“……”

君默挑着眉等了片刻,问:“没了?”

无痕道:“没了,之后烨王殿下就来东宫了。”

“案子结的如此虎头蛇尾,他还敢来,胆子挺肥。”

君默意味不明的说罢,转头对叶竟道:“本宫方才与国师说话累着了,让老六先搁院子里头等着吧。”

叶竟忙道:“是。”

随后君默寝殿外的院子里,君烨一脸不可置信的问:“大哥让我在院子里等?他东宫这么大!偏殿那么多!随便找个地方让我待着等不都可以吗?为什么要我在院子里头晒着太阳等?”

叶竟笑眯眯的不说话。

君烨便又一个劲儿的接着问:“叶总管,大哥他是不是对我办出来的结果不满意啊?我明明都用最快的速度把案子了结了啊?不对!我明明都还没有把案情跟结果告诉你们啊!叶总管你老实告诉我,辅国大将军府里是不是有你们东宫的人?”

叶竟这才道:“烨王殿下,我们太子殿下近来得楚小姐换了新的治疗方法,身子越发虚弱了,一旦累着了,不睡上半日是醒不来的,所以……烨王殿下您还是少说点话为妙,免得等下口渴难挨。”

“什、什么!大哥让我搁这晒着太阳等他!完事还水都不给我喝一口?他也太过分了!我要进宫去跟父皇告状!”

“老奴劝烨王殿下三思,皇上要是知道您今日把我们太子殿下交给您的案子办砸了,您却还不知道砸在哪里,定然会罚您更重的。”

“……”

君烨心里一咯噔。

他把案子办砸了?

不可能啊!

那两个丫头明明都全部招认了啊!

他还从自个儿府里挑了两个丫鬟去送给楚二小姐以作安抚!

然后他还好好儿的宽慰了楚大将军夫妇!

嗯……

难道是因为他没有让京兆府的人去深入调查楚宁给碧玉碧荷下毒一事,也没有让京兆府的人去把碧玉碧荷找回来?

可那么点小事,不用他吩咐,京兆尹应该也会吩咐人去做吧?

这边君烨思绪如电猜想万千,那边无痕又现身禀道:“殿下,属下刚刚收到消息,金枝玉叶在狱中自尽了。”

君默当场冷笑了一声,“小小一个京兆尹,胆子比老六都大,他是当本宫已经死了吗!”

“殿下息怒!”

“顾清,去把京兆尹请到水牢住上三日,再去大理寺传本宫口谕,限他们三日内把京兆尹的底给本宫查清。”

“是!”

顾清应的叫个激动。

殿下可终于收拾京兆尹了!

他倒要看看往后朝中还有谁敢给他脸色看!



她娘都已经好几年没有出过房间了。


竟然因为楚宁的一句话,就要去见楚宁了?

楚宁到底跟她娘说了什么啊?

因为实在太过在意了,苏映荷这晚都失眠了。

而辅国大将军府那边今夜却是全员都失眠了。

孙瑜心里已经对楚宁回家后发生的很多事情都生出了怀疑,也有了怀疑的对象,但她查来查去,一件事也没有查明白。

因为牵涉其中的很多人都失踪了。

身处后宅的她太明白失踪意味着什么了。

但那个时候莹儿也才十五岁。

还是在他们的小心呵护下长到十五岁的。

就算有一点心眼子,也不可能有能力让那么多人消失!

加之她虽然因为经验怀疑到了莹儿头上,心里却始终认为从小就乖巧懂事的莹儿不可能做出那些事,所以她开始了自我怀疑,一直在思考除去莹儿之外,他们府里还有谁会生出构陷栽赃宁儿的心思!

俞静姝白日里接连吐了两次血后,一直坚持着没让府医给她诊脉抓药,之后又因为楚宁的那句‘他们楚家人死了都与她无关’又吐了几大口血。

等她昏死过去,府医才得以给她把脉抓药。

但是在楚黎安喂她喝药的时候,她一醒来就掀翻了楚黎安手里的药。

她不相信她的宁儿真的能无视她的死活!

她得让自己病的更严重一点才行!

虽然这不是一个母亲该做的事情,可她已经别无他法了!

楚黎安知道她这是为了逼楚宁回来,规劝了几次无果后,愁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而这个时候楚赫已经被孙瑜罚跪到祠堂去了。

楚练跟楚临傍晚收到消息赶回来后,就一直搁他边上问东问西。

但他始终一声不吭,还满脸懊悔。

那令楚练楚临是大为不解。

最后楚练楚临声称要去苏国公府强行把楚宁带回来了,他才终于开口说了一句,“祖母说楚宁回家之初做的那些令我们跟她变得疏远的事,都并非她所为,而是有人栽赃构陷她……”

“不可能!那会儿楚宁才刚回来,我们府里所有人在她面前都是小心翼翼的,谁会去栽赃构陷她啊!而且她那么丑,又没有任何长处,栽赃构陷她能得到什么好处?”

“就是!”

楚临搁边上用力点着头附和楚练。

楚赫暗暗叹了一口气,又道:“此前我们以为楚宁得皇上看重是因为她是楚家女,认为她得皇上看重是因为治好了皇上的顽疾只是无稽之谈,可今日皇上皇后安盛公主,甚至是太后跟太子都相继给她送去了丰厚的赏赐,那意味着皇上看重她并不是因为我们楚家!也意味着她治好了皇上的顽疾,为苏国公夫妇调理好了身体,以及快要治好安盛公主脸上的疤了那些个传闻都是真的!”

楚练还想反驳,但他张开嘴后,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楚临也一时沉默了。

他们从来不知道楚宁有那么好的医术。

而这个时候,楚赫继续说道:“她刚回家时是如何对待我们的,你们应该没有忘吧?你们好好想想,当时那个无比渴望亲情,无比怀念幼时时光的她,在有一手绝顶好医术的情况下,为什么要故意给祖母乱用药?”

楚练跟楚临都被问住了。



而她的所有衣裳首饰,全都出自霓裳楼。


霓裳楼在京中是数一数二的成衣楼。

其楼中售卖的所以衣裳首饰,款式质量都十分顶尖。

因此客人全都是名媛贵妇。

有不少名媛贵妇都把能买到霓裳楼最新款的衣裳首饰当做炫耀的资本。

楚莹也不例外。

且她每次出席宴会都会穿戴崭新的衣裳首饰。

她也随时都备着几套全新的衣裳跟首饰。

然而她近日因为怀孕稍稍胖了一些,此前准备的几套衣裳上身都有些紧了。

因此她让新提拔起来的大丫鬟冰清跟玉洁把那些衣裳首饰都收放回去后,吩咐那二人道:“你们去霓裳楼,让她们照例把新款都送来府里给我挑选。”

“是。”

冰清玉洁应声而去后,楚莹坐到镜前去慢慢描着眉等。

可描着描着,她突然发现自己今儿脸色格外差。

那让她心里很是纳闷。

因为每每枫哥哥来与她缠绵一通过后,隔天她皮肤都会变得格外的水嫩红润。

今儿却没有……

难道是因为她怀孕了?

她立刻让人去给府医传了话,让府医给她调配一些专门给怀孕的人使用的护肤用品送来。

谁想府医来时一站到她面前,脸色就是一变。

还直接问她,“二小姐除去脸色不好外,还有没有别的地方不舒服?比如排气增多,体味增加。”

楚莹不明所以的摇头,“没有,怎么了?”

“没有就好!”

府医暗暗松了一口气,把稍微调整了一下配方的玉露膏呈给了楚莹。

然后他前脚一走,楚莹后脚就开始放屁。

味儿还超级重。

楚莹身边侯着的几个丫鬟都差点绷不住想跑出去透气。

楚莹本人自然也给熏的不轻,同时也窘迫难当。

她从来没有在人前这么丢脸过!

就算是一群丫鬟!

因此她立刻恼羞成怒的把那些丫鬟都打发了出去,完事才想起来府医前面问她的话。

但她也没有多想。

敷上玉露膏后,躺到贵妃榻上去闭目养神了。

因为昨夜累着了,她直接那么躺着睡着了。

等冰清玉洁回来将她唤醒时,她发现冰清玉洁脸色都有些微妙。

她正要问霓裳楼的人呢,就闻到了浓浓的屁味儿……

跟前面熏的她恼羞成怒的那个味道一模一样!

她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睡着的时候又放屁了。

但她思来想去,她这两日明明没有吃任何会导致放屁增多的东西。

就绷着脸问冰清玉洁,“霓裳楼的人呢?”

“霓、霓裳楼的人说她们最近换了新东家,她们新东家上任下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往后不做我们将军府的生意了。”

“不做我们将军府的生意?为什么?”

“奴婢也这么问了,霓裳楼的霓掌柜说她们只是按东家的命令办事,没有过问缘由。”

“啧!她们的新东家是谁?赶紧找来见我!我明天得去永华公主府,必须得今天挑选好衣裳首饰!”

“霓掌柜没说,但霓掌柜说辅国大将军他们虽然得罪不起,但她们霓裳楼身后的东宫我们将军府也得罪不起。”

“东宫?”

楚莹攥紧拳头,几乎要咬碎一口银牙。

又是太子!

她最近是不是跟太子犯冲!

怎么哪儿都有太子!

宫中。

君慕沉刚送走一大批搁他御书房耗了个把时辰的老臣,就听得元公公禀:“皇上,烨王殿下求见。”

“他这个时候跑来,不会跟那群老东西一样,是来弹劾他大哥的吧?”

小说《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