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全文小说

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全文小说

喝口茶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是作者“喝口茶”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陈元朱元璋,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工资的日子,扒皮老板正等着逮小辫子好找借口扣钱,那可都是他一个月007挣下来的血汗钱!叮!根据宿主目前工作状况,系统将提供聘请板块,五险一金干一休六自由工作时间等福利,月薪100w上不封顶,每月奖金绩效根据工作效果决定,上不封顶,另外还有定期的旅游经费,食宿报销……陈元这次变成眼睛绿了,他呼吸急促的抓紧了桌子。......

主角:陈元朱元璋   更新:2024-06-11 19: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元朱元璋的现代都市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全文小说》,由网络作家“喝口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是作者“喝口茶”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陈元朱元璋,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工资的日子,扒皮老板正等着逮小辫子好找借口扣钱,那可都是他一个月007挣下来的血汗钱!叮!根据宿主目前工作状况,系统将提供聘请板块,五险一金干一休六自由工作时间等福利,月薪100w上不封顶,每月奖金绩效根据工作效果决定,上不封顶,另外还有定期的旅游经费,食宿报销……陈元这次变成眼睛绿了,他呼吸急促的抓紧了桌子。......

《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全文小说》精彩片段


帝皇自秦始,数千古风流,或名垂千古,或遗臭万年,且看以下盘点!

时间洪流之中,不知何时何刻,历朝历代中人只觉神思恍惚一瞬,一眨眼间,一块巨大的屏幕便赫然屹立在半空之中。

那屏幕虽不算接天连地,但却神妙绝伦,无论是任何人从任何地方抬头望去,都像是恰恰悬浮在正前方一般,不偏不倚。

……

与此同时,一个阴暗的房间内,电脑屏幕闪烁着幽幽的微光,映出一张苍白恍惚的男子面容。

叮!超时空历史剪辑系统激活,是否绑定?

“老子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陈元,26岁,一名普通的社畜,业余爱好剪剪历史视频发布在一个弹幕网站上,因其吐槽犀利毒辣收获了不少粉丝。

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普通夜晚,被不知名系统选中,颠覆了该男子26年以来坚定的唯物史观。

叮!默认宿主同意,开始绑定……绑定成功!

开始激活……激活成功!

宿主您好!超时空历史剪辑系统001号竭诚为您服务,请选择您将要发布的第一组视频模块!

陈元脸色发绿,“喂喂喂!强买强卖?老子可没同意!明天我还得上班呢!”

明天可是发工资的日子,扒皮老板正等着逮小辫子好找借口扣钱,那可都是他一个月007挣下来的血汗钱!

叮!根据宿主目前工作状况,系统将提供聘请板块,五险一金干一休六自由工作时间等福利,月薪100w上不封顶,每月奖金绩效根据工作效果决定,上不封顶,另外还有定期的旅游经费,食宿报销……

陈元这次变成眼睛绿了,他呼吸急促的抓紧了桌子。



宣德年间。

宣德帝朱瞻基只觉得自己眼前发黑,他不敢想象,若是自己的爷爷和太爷爷看到这一幕,到底作何感想。

“是朕教子无方,是朕御下无方……是朕对不起列祖列宗,是朕害了大明啊!!这等腌臜东西,朕怎么敢让他留在朕的儿子身边,朕怎么敢不把他趁早杀了?!朕就是死了,到阴曹地府又何来的脸面去见太祖太宗啊!!”

杨士奇身为三朝老臣,也算是把朱瞻基从小看到大的,见朱瞻基这副愧悔的恨不得饮恨当场的模样,也不由得心下叹息。

“陛下,此劫非您之过,太宗他老人家若是还在,也不会怪您的,如今我们因为天幕幸而提早得知,便绝不会再让这些事情重演了。”

朱瞻基失魂落魄,喃喃自语。

“是啊、是啊……非朕之过,那是谁呢?太监可恨,可助长这太监的气焰至此的人,岂不是更加可恨,更加该死?”

这位堪称慈父的帝王闭了闭眼睛,在他自己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心中那抹一直被压抑着的杀意悄无声息的生根发芽。

……

天幕上,视频继续播放。

像是被按了进度条一样,画面闪过的速度忽然变快了起来。

每一帧都是将士们的哀嚎和痛苦的呼救,这些画面慢慢缩小,像是卫星一样围绕在屏幕的四周,缓慢的转动着。

画面的正中央,浮现了一道极为清晰瞩目的行军路线图。

天幕前的众人随后便犹如身临其境一般,自高空俯瞰下方按了快进一般的战场。

从大同府开始,明军被不断向前挺进的瓦剌部族寸寸击溃!

瓦剌悍然发起突袭,猫儿庄守将大同右参将吴浩仓促应战,兵败战死。

又三日,阳和口太监郭敬监军,指挥将领打仗,明军全军覆没。

屏幕前的洪武大帝和永乐大帝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将士们含恨而死,一个个倒在战场上,几乎恨得睚眦欲裂!!

“王振!王振!!王振!!!”

他们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只恨不得自己化作野兽,将之一口一口咬碎了吞吃入腹!

而其他朝代的帝王也沉默的看着这一幕,隔着时空传去了一道无声的叹息。

每一个倒下的将士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家庭,他们的妻儿都在日日渴盼祈求。

君王和将领们身上扛着的是沉重无比的责任!每一道命令都要深思熟虑,每一个决定都关乎着上万人的命运!

打仗不是儿戏,战争不是玩笑。

天幕之上。

过了阳和口,瓦剌大军就一路畅通无阻的不断向前挺进。

王振没见过这样的阵仗,直接吓破了胆子,指挥着大军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跑。

不消多久,二十万大明军队就被他给折腾的疲惫不堪,丧失了大半的战斗能力。

而此时,军队又面临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粮食快要断绝了。

户部尚书冒着烈日捧起一把干涩的粮草,形容枯槁,满脸绝望。

“我本是主管后勤事务,现如今大军出行还不到大同,便已经弹尽粮绝,若是太宗还在,会砍了我的脑袋!”

户部随行的官吏也满脸颓丧,失魂落魄道。

“当初大军出行,仅仅给了户部五日的时间筹备粮草,本就过于勉强,我等已经拼命的劝诫过陛下,此战不可行啊……”

可当时一意孤行的朱祁镇压根就没在乎,反而自作主张的把户部尚书打包带走了。


此时他已然完全看不出上一个画面里意气风发拒绝帝王封赏的模样,脸上满是悲怆和麻木。


天幕前的无数帝王瞪大了眼睛,豁然起身!

朱元璋和朱棣二人更是脸色黑了个彻彻底底,暴怒的吼道。

“是谁!!竟敢这样对我大明的救国功臣!!”

【朱祁钰为帝一生最大的错误就是不仅没杀朱祁镇,还将其迎回王都,奉为了太上皇。】

宣德皇帝朱瞻基只感觉头脑一嗡,震惊的怒视着朱祁钰。

“你他娘的疯了?!!为何不杀他?!”

卧睡之榻岂容他人安枕!朱祁镇这等祸害,不杀了留着过年么?!!

然而在对上朱祁钰幼小迷惘的包子脸时,朱瞻基骤然泄气,用力的掐了一把朱祁钰的肉脸,怒道。

“罢了,此事怪爹没从小教导你,帝王之道你小子且还有的学呢!!”

一旁稍大些已经能记事儿的小朱祁镇震惊的仰头看着朱瞻基,失声道。

“爹,您不是说日后要镇儿和您学帝王之道么?朱祁钰他总是笨笨的,您不是最不喜欢他了么!娘说我以后才是皇帝,只有皇帝才需要学帝王之道!”

朱瞻基神色骤然森冷了下来,含着杀意的视线落到了朱祁镇身上。

“你娘平日里都是这样教你的?”

“是、不、不是……”

朱祁镇被朱瞻基的眼神吓得瑟缩了一下,眼里含上泪水,实在是不明白爹爹忽然间就变了,不仅让人凶狠的把自己抓来,还一直不理会他。

就连往日对他很是亲切的朝臣们时不时落在他身上的视线都让他浑身不自在。

朱瞻基伸手掐住了他的脸,语气含着蓬勃的恨意。

“你以为朕为何到此时还未杀你?”

“……你该告诉你那愚蠢又天真的娘,不是为了那点可怜的父子情分,而是因为朕想要看完你这一生,然后让你背负着全部应该背负的罪孽再下地狱!!”

朱瞻基余光看到了天幕的变化,心脏几乎快要骤停了!

有些猜测他不敢想,但就是表面的一层也快要让他睚眦欲裂。

“朕本以为土木堡之变坑杀二十万将士,叫门天子给贼带路已经是极致了,未曾想你竟到那时还没死!!告诉朕,你还打算干什么?!你还要干什么?!!能不能他娘的放过大明!!”

天幕之上。

【又六年,朱祁钰病重在床,朱祁镇联合徐有贞(初名徐珵),石亨,曹吉祥等人一同策动夺门之变,重新登上了皇位。】

【徐珵此人,当初因提议南迁之事遭到于谦当朝训斥,后仕途举步维艰,早已对于谦恨之入骨。】

画面与此同时铺展开来。

“建议南迁者,可斩!!”

遭到于谦当朝厉斥的徐珵很快失去了人心,朝臣无不对他冷眼以对,一夕之间他便成了人人喊打的懦夫。

在排挤和压抑之中,徐珵眼中的恨意越来越旺盛,常常躲在角落里满脸怨恨的盯着于谦,将一切都归咎到了于谦的身上。

“有朝一日我若得势,必杀你而后快!”

【石亨此人,小人也。】

北京保卫战前,石亨曾打过一场全军覆没的屈辱败仗,自己却活着逃了回来,因此受尽了冷眼讥讽。

北京保卫战中,于谦认为石亨有能力,于是力排众议给了石亨带兵守城的任务,事实上于谦确实是没看错人。

当时的石亨心里憋着一股气,怀着对瓦剌的仇恨和屈辱在战场上大杀四方,留下了赫赫战功!

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洪武年间。

气氛死一般的寂静。

年岁尚小的湘王朱柏还不知发生了什么,茫然的抬头看向天幕。

“那个叔叔为什么要用火烧自己呀?不会很痛很痛嘛?柏儿昨日不小心被柴火烧到了手指便疼了好一会儿呢……”

朱棣眼眶泛红,紧紧的抓住了朱柏的手。

朱标脸色则有些惨白,嘴唇蠕动了几下,似乎是有些不敢置信的模样。

大臣们眼观鼻鼻观心,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混账!!”

在一片死寂之中,朱元璋猝然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雄兽,鼻翼翁张的砸碎了手边的墨砚。

“个逼崽子!老子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天下,就是让子嗣们都能享福的!他倒是好啊,居然胆敢!!居然胆敢杀老子的儿子!废老子亲封的王!!”

“咱老朱家还真是出了个好孩子啊!!”

朱元璋慢慢的踱步出来,脸上还带着讥讽冰冷的杀意。

“怎么,这逼崽子莫非还打算效仿秦二世之所作所为么?”

此话一出,大臣们和诸王纷纷吓得脸色惨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陛下息怒!”

那秦二世可活脱脱是一个臭名昭著的亡国昏君,一手毁了他爹给他留下来的版图基业,还宰完了自己的兄弟姐妹,让他老赢家愣是断绝在他那一代。

这是历代帝王都不齿至极的反面教材,而今朱元璋竟然拿他出来类比,可见是气成了何等模样。

不过说来也是,虽然亲王制度在日后的王朝里总是留下尾大不掉的各种毛病,但在朱元璋这里,这就是个保障他的子孙后代们都能端上铁饭碗一辈子吃喝不愁的好制度。

他是端着一个破碗博出来的天下,尝过饥饿和任人欺凌的滋味,自然不愿意自己的任何一个后代沦落到那等境地。

自然,对于后世的皇帝来说,亲王制度总是要多多少少的修剪的,但朱允炆蠢就蠢在太过急功近利。

他刚接替了他爷爷的班上位,就迫不及待的把他爷爷的儿子们挨着废了废,这不是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么?

朱元璋棺材板都还没凉透呢,朱允炆也不怕他爷爷诈尸活过来抽死他!

唐朝,太宗年间。

李世民捧着肚子没忍住乐了出来。

“噗哈哈哈,这小子行啊!”

一旁的长孙无忌和杜如晦等人无奈的看了李世民一眼,叹着气摇头。

李世民乐够了,又环着胸若有所思。

“能让这小子越过自己直接登上皇位,看来这开国皇帝在朝中的威望很高啊……”

李世民口中的这位‘自己’显然指的是永乐大帝朱棣。

在他看来,朱棣无疑是一位非常有能力的帝王,哪怕是未登大宝时也绝非一届庸人。

况且他还是帝王名正言顺的子嗣,再怎么样也不会让皇位越过自己落到下一代的人手里去,除非上一代皇帝有着绝对的权柄能让他暂时按捺。

显然在唐朝,李渊是没有朱元璋那样的绝对统治地位和威慑力的,在儿子们里的威望也远不如朱元璋。

李世民自问,李渊当初只是打算把皇位传给他哥,他都没忍住直接造反逼宫,更不用说若是李渊打算把皇位传给他那些在他眼里只会吃奶的废物侄儿们了。

魏征冷着脸硬邦邦道。

“陛下,也许是这位永乐皇帝一开始并没有成为皇帝的野心呢,您与其关注这些,不如多放些心神在国政上!”

李世民被噎了一句,脸色绿了绿,指着魏征吹胡子瞪眼的。

“老子是皇帝还是你是皇帝?朕说他有他就有!”

魏征顿时气了个倒仰,看的李世民一阵舒爽。

这事儿李世民确实是有发言权的,实际上朱棣也确实不是真的一点都不想当皇帝的,他只是不想造反罢了。

这个不想造反,也仅限于不想造他爹的反,也不想造他哥的反。

至于旁人,那就不好说了。

朱允炆就是个血淋淋的例子,他还有一大错处就在于没有重视他这位权柄赫赫的叔叔,误把收敛爪牙的老虎当做了乖巧的小猫来欺辱。

汉武帝年间。

刘彻懒洋洋的摊着,往嘴里丢了个大枣,一边咀嚼一边嗤笑。

“真是个蠢材,没那个本事就敢干这种事儿,这不是找死么!他要是真有能耐压得住,甭管旁人再有意见,也半个屁都不敢放。”

卫青和霍去病在一旁点头表示赞同。

想他们打周边蛮夷的时候也没问过他们乐不乐意,手段也凌厉残忍的不止一点半点,逼死的蛮夷小王更是数不胜数,但至今谁敢放半个屁?

只会在大汉铁蹄踏来的时候哭爹喊娘的丢盔弃甲!

想到这里,卫青和霍去病无比庆幸自己追随的帝王是刘彻这样的雄主,慨然起来。

“这位后代的皇帝与陛下您比起来真是差之千里啊。”

刘彻傲然的挺起了胸膛。

“就他也配跟老子比?换成是那个永乐大帝勉强还算有点资格!”


但朱元璋却始终并未在朱棣的身上看出任何伪装的痕迹,尽管他已经用最冷酷的视线去审视,能瞧出来的只有纯粹二字。

眼泪在朱棣眼里打了个转,他咬着牙,闷闷的说道。

“爹爹,儿子不懂那么多,但若我未来会对大哥做出什么混账事儿,您便下令杀了我吧!”

“莫要胡说!”

朱标轻斥了一声,拦在了朱棣面前,视线恭敬却坚定的看向了朱元璋。

“爹,未来的事情也许并不像大家想的那样,我相信老四!况且就算真的有那一天,也必然是因为我无德无能,大明能落在得了千古一帝之称的老四手里对大明来说也是一件幸事!”

说着,朱标又拉着朱棣朝朱元璋跪了下去,深深叩头。

“儿子私以为,任何一位能被后世评为千古一帝之君必然都是带领一朝走向盛世的明君中的明君!儿子反倒还要恭喜您呢,能得老四这样一位麒麟儿!”

朱元璋久久不语。

这是何等仁义之君啊!

众臣闻言,胸中无不纷纷升起一股慨叹和敬佩,看向朱标的眼神也变得比以往更加诚恳敬畏了许多。

对待一位有可能在未来谋夺自己皇位的兄弟都能如此仁义的皇帝,对待大臣也绝不会残忍狠辣啊。

朱棣眼泪终于从眼眶里落了下来,他嚎啕大哭,狠狠给了自己几巴掌。

“爹,大哥,我真是个混账!你杀了我吧!我居然在未来做出那样的混账事儿!!我不可原谅啊!”

臣子们面面相觑,眉头无奈的蹙了又蹙。

蓝玉叹息一声,拱手站了出来。

“上位,太子和燕王殿下都是好孩子,咱们不若再瞧瞧这天幕之后怎么说再做处决吧!”

众臣子也纷纷点头应是。

朱元璋余光落在颤颤发抖趴在地上的朱棣身上,面色深不可测,未置可否的淡淡敲了敲龙椅。

朱标悄悄的观察着朱元璋的脸色,见状连忙按着朱棣的脑袋扣了个头。

“老四,还不快多谢父皇!”

朱棣毫不犹豫的将脑袋重重的砸到地上,大声道。

“多谢父皇!儿子虽不知天幕日后之事,但儿子愿意发誓绝不会背叛大哥!”

数息之后。

朱元璋平静的抬起一只手挥了挥,示意朱棣和朱标起来。

“此事暂罢。”

大臣们闻言纷纷面露欣慰之色。

朱标也满脸欣喜的连忙拉着朱棣再次叩谢后退到了一旁。

朱棣脸色苍白,腿还有些发软,直到隐到众人之后才微不可察的狠狠松了口气。

只有他这个直面朱元璋杀意的人心中清楚。

方才朱元璋是当真打算不顾一点父子情面杀了他的,若非朱标求情,只怕他此时已然身首异处了。

诚然,此前他的恳求虽是发自内心,但绝不是完全没有刻意装可怜扮柔弱的成分在内,毕竟谁都不想被还未发生的事情判定生死。

朱棣虽然此时年岁还小,但皇室长大的孩子哪有真的蠢材,更不必说他这位日后一手打造盛世的永乐大帝了!

不过他没发现的是,尽管已经嘴上松口,朱元璋的余光却如鹰隼般一直牢牢的锁在他的身上,将他方才的情状全都烙印在了眼底。

是啊,朱棣此时再怎么聪敏,却也到底不是日后百经风霜的永乐大帝,而他眼前的那位却恰恰是正值盛年的洪武帝朱元璋!

儿子终究是玩不过爹的。

但朱元璋不知为何却并未对此再说什么,只是表情始终叫人瞧不出深浅。

永乐年间。

朱棣浑身一寒,狠狠的打了几个喷嚏。

他抹了把脸,心情有些苦逼。

在某个他耶耶还活着的时代,该不会自己已经被手起刀落宰了吧?

太子朱高炽瞧出了朱棣神思不属,有心开口宽慰,却被一些两朝元老大臣死死的按住了。

事关洪武爷,这个时候怎么说怎么错,不如紧紧的闭上嘴少言寡语方能保命!

本朝好不容易有个靠谱又身体康健的太子爷,可不能因为这事儿被上位收拾了啊!

……

天幕上,视频开始播放。

一道恢弘而又肃穆的鼓点声响起,紧跟着的视角拉远,从空中俯瞰下一般呈现出了整片郁郁葱葱的大地。

镜头拉近,一位身着明黄色帝王服侍的威武男人出现在屏幕上,在其下方,一块一块的土地版图接连出现在他身后,接天莲叶一般呈现出来。

一匹雄壮的骏马驰骋到满脸野心威严的帝王面前俯下身子托他上背,紧跟着他的步伐越发加快,势如破竹一般不断向前!

直到最后,帝王一人一马一杆长枪挑掉了异族首领的脑袋,马蹄嘶鸣,鲜血迸溅!

镜头拉开,绵延不绝的山脉恢弘而又壮丽!

旁边几个大字缓缓的出现——狼居胥山。

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秦始皇年间。

嬴政冷哼一声,森然的盯着天幕。

“罔顾先帝政令,自作妄为的废黜叔叔,逼死先帝爱子,真是个小畜生!”

嬴政一甩袖子,怒声斥责。

“还好不是我大秦的后代,否则朕定要把他大卸八块!!”

蒙恬在一旁拱手跪地,恭敬道。

“陛下龙威深重,子嗣们也互相友爱,扶苏公子更是罕有的仁德,自然绝不会出现这等事端,臣恭贺陛下。”

扶苏连忙紧跟着行礼。

“父皇,儿臣对弟弟妹妹们爱重还来不及,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还请父皇宽心!”

嬴政嗯了一声,皱眉瞥了扶苏一眼,抚了抚袖子没再说什么。

他当然相信扶苏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毕竟他的性子与其说是仁德,在他眼里更不如说是优柔寡断甚至有些软弱!

这样的品德其实是不适合做一国之君的,仁德可以是国君治下的手段,却决不能是国君的品格。

嬴政心道,若是把扶苏放在自己儿时群狼环伺的处境,只怕他早就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但矮子里头拔高个,对比他其他的那些儿子们,扶苏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有他留给扶苏的那些班底,至少够他做一个老实本分的守成之君了。

……

天幕之上,视频继续播放。

画面转回到朱棣和众臣子处。

那位雄武的帝王闭着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从牙齿缝里一字一句的吐出话来。

“老子当年装疯卖傻,硬生生在猪圈里吃了几年的猪屎!才把这天下给拿了下来!!”

画面再次一转。

一个眼熟的男子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跌跌撞撞的走着,分明穿着王爷制服,但却破烂的四处沾染着腥臭万分的猪屎,周围人等无不嫌恶的让开道路。

偏偏那男子恍若未察觉一般,满脸癫狂痴呆的大喊大叫,口中说着无人能懂得话。

走着走着,他便像是走累了一般一头扎倒在地上,全然不顾满地都是脏污烂菜叶子,发出呼噜呼噜震天响的打呼声。

天幕下的众人仔细定睛一看,此人不是旁人,正是那位上一秒还眼如鹰隼,壮如雄狮一般的永乐大帝朱棣!

这是怎么回事?朱棣就算再不济时也是一位王爷,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沦落到这般田地啊。

同样的不解萦绕在天幕下的无数人心中。

但也有不少聪明人,如李世民刘彻这等帝王,眼睛一眯便明白了朱棣为何如此。

大秦。

嬴政厌恶的皱起了眉头,满脸不快。

“哼,难怪此人要造反,若胆敢有人把朕逼到此种境地,不株了他的九族朕不能泄愤!!”

这副狼狈的场景让嬴政不可避免的想到了些许自己儿时的经历,虽说不至于这般凄惨,但寄人篱下的日子哪里会好过?

就连路边的狗经过了都敢对他叫两声!

自然,嬴政手握权力之后那些曾经欺辱过他的家伙他一个都没放过,全都给活埋了!!

天幕继续播放。

画面一转,有二人隐藏在暗中冷眼看着朱棣,似乎在琢磨犹豫着什么。

甚至有人经过时踩到了他的手掌和头发,而那正呼呼大睡的乞丐般的男人仿若未觉,就这样直直的睡了足足一天一夜没有睁眼。

画面再次一转。

炎炎夏日,毒辣的太阳把地面烤的滚烫。

而有燕王府中却升腾着火苗。

朱棣嘴角流淌着口水,仍旧是那副痴呆的做派,在他面前摆放着一个燃烧着火苗的炭盆,而他自己裹着厚厚的被子颤颤发抖的凑在火苗面前,口中嘟囔。

“冻死我了!”

这是个真正的傻子!

暗中盯着他的人于是都惊呆了,得出这个结论后这才彻底放下心来,转而离开。

永乐年间。

朱高炽咽了咽口水没敢说话,一旁的臣子们纷纷对朱棣投去了敬佩不已的目光。

难怪当年朱棣能单枪匹马带着八百府兵就打出天下,实乃狠人也!

朱棣脸皮抽了抽,脚指头抠进了地面,心里头几百句脏话憋的难受。

尼玛的这天幕也不知给人留点面子,当年的黑历史当着全天下人的面这么掀出来,他朱棣不要脸面的么?!

纵然厚脸皮如朱棣,也不由得感到了几分挥之不去的尴尬。

洪武年间。

朱标此时脸色羞愧的恨不能钻进地缝里去了,他愧疚不已的走到了朱棣的面前抓住他的手道。

“老四,是我对不住你……”

朱棣张张嘴,刚想说什么,一道暗藏着风暴的声音便淡淡响起。

“允炆……老大,这是你的孩子。”

朱标闻言脸色刷白一片,扑通一声便跪了下去,狠狠的磕头。

“是,父皇,允炆是孩儿的孩子,是孩儿教子无方,还请父皇责罚!”

朱元璋语气莫测。

“哦,既然教不好,不如直接掐死了事,左右老朱家也不缺这一个孩子。”

群臣惊恐不已,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他们都是跟着朱元璋打天下的老臣,对朱元璋自然是了解的,听出朱元璋此时怕是真的动了杀意。

他是真的打算宰了朱允炆!

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突如其来的题目让天幕下的众人神情一震!

根据上次题目的经验,他们是可以通过弹幕回答来窥见些许后世评价的,这当然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但紧跟着,题目上出现的问题却让大部分永乐之前的古人懵逼了半晌。

不是,先不说朱高炽是谁,再说这父皇和征北大将军是可以放在一起的选项么?!

自然,天幕之上划过的弹幕很快为他们解了疑惑。

哈哈哈哈损不损啊,谁搞的题目啊!

朱棣:礼貌你么?

父皇!那必须是父皇啊!我举双手双脚赞同父皇!(没毛病啊)

确实没毛病,朱棣难道不是朱高炽的父皇么?(狗头)

谁整这损出选项,要是征北大将军赢了,朱棣的面子往哪搁啊(狗头)

judy:反正早晚是留给太子的班底,让他早点上手怎么了?

太子镇守朝堂,皇帝征战四方,有毛病么?妹毛病啊!

要judy说,这就叫让太子和朝臣趁早打打配合,皇帝实习课懂不懂啊(狗头叼花)

太子多监监国也有一点好处啊,皇帝出事儿不小心死了,太子直接麻溜的走马上任,多方便啊!

哈哈哈哈哈什么地狱笑话!

还别说,最后朱棣不就是不小心死路上了么,这么说大明堪称是唯一一个皇帝死外面国朝却一点动荡都没有直接换代的王朝吧!

要我说嬴政就该跟朱棣好好学学!

就是!说起来就生气!

朱棣得庆幸有个朱高炽这么靠谱的太子,治国理政一把好手,否则也不能放任他那么随便浪啊!

那是!朱高炽可是从朱棣造反的时候就帮他守着老家的,都有经验了(狗头)

往南打的时候守北平,往北打的时候守南京是吧(大拇指喷气黄豆)

哈哈哈哈哈乐死我了!

说好了,大家都选父皇!我倒要看谁不选(狗头)

啊对对对!都选父皇都选父皇!

那必须的啊!

弹幕还在拌嘴扯皮,天幕之下的秦始皇却险些气了个倒仰,急的豁然踢翻了凳子,勃然大怒。

“什么生气?为什么生气?!你们倒是接着说啊!混账!混账!!”

要知道当天幕提到嬴政的名字之时,他堪称是瞬间屏住了呼吸,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屏幕,眨眼都不愿意,生怕错过了什么关键信息。

结果呢,这群家伙居然没开始说呢就扯到另外一个话题上去了!

简直气煞人也!!

天幕的最终投票结果也在弹幕有一搭没一搭的扯皮拌嘴中显现了出来。

只见属于征北大将军那一栏的选项呈碾压式盖过了父皇,只有寥寥那么几个人选了父皇这个选项。

嘿!你们这些孙子,我就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结果一点都不出乎我的意料啊笑死我了!

朱棣震怒!judy不高兴了!judy要闹了!

唐太宗年间。

李世民的眼睛biu的亮了!

他激动不已的跳了起来,脸上一扫颓色,满是兴奋!

“对啊!朕怎么没想到呢?太子监国真是天才的举措啊!承亁!朕的承亁呢!”

魏征满脸黑线,拉住了恨不得跳出去的李世民。

“陛下,太子殿下纵然天资不错,但远远不到扛起一个国家的时候,根本无法代您监国!您别做梦了!”

李世民嘴角啪的一下就落了下来,磨了磨后槽牙,眼中闪过一抹狼光。

“凭什么人家太子就那么能干,朕的太子就不行?朕看承亁那小子还是缺乏教育啊!朕还是太努力了,让太子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啊!!”

太子殿里的李承乾浑身顿时一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狐疑的搓了搓手臂。

自然,对于多疑的帝王来说,这件事无疑是天方夜谭。

哪怕是自己的儿子,他们也绝不会愿意让其分走自己的权柄。

唯有功傲一世,强大自信无比之人,才会如此坦然毫无畏惧。

显然,李世民和朱棣都在此列。

就像朱棣再有本事也绝不敢造他爹的反一样,朱高炽就算手里权柄再多,也绝不敢对朱棣生出大逆不道的心思。

……

天幕徐徐展开。

投票的界面慢慢消散下去,新的画面紧跟着铺展开来。

朱高炽满脸隐忍的手捧奏折恭敬的跪在一旁,朱棣则像是没看见一样泰然自若的往身上穿着盔甲,气氛一时之间极为紧绷。

唐太宗年间。

魏征见状了然的冷哼了一声,旁证侧引劝谏李世民。

“陛下您瞧瞧,这太子监国果然是不行的,看这样子父子二人明显是生出了不一样的政见,太子威逼到帝王头上了!一朝不能有两个声音,太子还是只能是太子才行!”

杜如晦也叹息了一声,跟着劝谏。

“是啊陛下,您可三思啊!”

天幕之上。

朱棣穿好了盔甲,转头走到了朱高炽的面前,脸色十分严肃深沉,龙威渐渐酝酿。

在众人心口微微往上提的时候,只见这位威武的帝王忽然伸手按住了朱高炽的肩膀,咳了两声,伸出两根手指,语气像是有些讨好一般。

“炽儿转头也到了大婚的年纪了,朕看你大婚的钱太少了,给你加两百万如何?”

天幕前的众人被这突兀的反转很是大跌了几幅眼镜,这是揍嘛呢,气氛那么严肃差点以为你们要打起来呢!

堂堂帝王至尊,哪怕是语气上的微妙示弱都是千载难逢!

然而朱高炽却像是没听见一样,头又低了点,默默没接话。

朱棣眼神一转,表情努力和缓了些,紧跟着有些恨铁不成钢一样指点。

“我打完这一仗,你也着手登基吧!跟诸王和诸大臣多走动走动,多联络联络,知道么!”

“好!朕看行!就这样,谢恩吧!”

迅速说完后,朱棣毫不犹豫转身就走,脚步甚至还加快了不少,仿佛就怕有人在后面追一样!

后方,朱高炽脸上表情苦哈哈的,眼神却格外坚决。

“爹!您行行好,别拿我寻开心了!这事儿您说破了头都不行!塞外苦寒,您不能再去了啊!”

“实在不行,您就在长城外头捡个软柿子捏捏得了!您年纪大了,经不起这么北上劳累了!”

朱棣闻言,脸皮顿时又綳了起来,怒气冲冲的拂袖转身,语气沉沉的指了指朱高炽。

“这满朝文武,就你小子带头唱反调!老子是你爹!”

朱高炽哆嗦了一下,咬紧了后槽牙不肯松口。

“您还是大明的皇帝!”

朱棣怒而摔了手里的软甲,大声嚷嚷。

“朕说了马上就是你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