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怀崽后,财阀大佬把我娶回家精选小说推荐

怀崽后,财阀大佬把我娶回家精选小说推荐

梨花满园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热门小说《怀崽后,财阀大佬把我娶回家》是作者“梨花满园”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颜茸茸司伯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直接转身就走。颜茸茸从沙发上跳下来,想要追出去,却见司伯珩回头“在家待着,我很快就回来。”靳铭尘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司伯珩居然会因为网上那些事来找他。“什么?你要把这些人全告了?”靳铭尘看着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觉得司伯珩现在非常冲动,当然,人家也有冲动的资本,他要告这些人,肯定一告一个准。他给......

主角:颜茸茸司伯珩   更新:2024-06-11 19: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茸茸司伯珩的现代都市小说《怀崽后,财阀大佬把我娶回家精选小说推荐》,由网络作家“梨花满园”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热门小说《怀崽后,财阀大佬把我娶回家》是作者“梨花满园”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颜茸茸司伯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直接转身就走。颜茸茸从沙发上跳下来,想要追出去,却见司伯珩回头“在家待着,我很快就回来。”靳铭尘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司伯珩居然会因为网上那些事来找他。“什么?你要把这些人全告了?”靳铭尘看着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觉得司伯珩现在非常冲动,当然,人家也有冲动的资本,他要告这些人,肯定一告一个准。他给......

《怀崽后,财阀大佬把我娶回家精选小说推荐》精彩片段


见司伯珩盯着他,郑远不敢有丝毫耽搁。

“是,我马上去办。”

司伯珩转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宽阔的视野,给颜茸茸打电话。

可是却听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他扯了扯领带,再次拨过去,还是一样的结果,关机了。

他沉吟了一会儿,给温姨打了过去。

“温姨,茸茸在干什么?”

温姨正在给他收拾书房,闻言出去看了看。

“茸茸在沙发上看电视呢,怎么了?”

司伯珩一愣,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难道帮别人撤了热搜?

可是会说他温柔体贴,还姓颜的,就应该是茸茸啊。

司伯珩走到椅子旁拿了外套,径直离开了公司。

颜茸茸被骂的自闭,终于是不敢在微博冒泡了,连手机都不敢开了,直接关机,然后就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因为她不会弄这个电视机,温姨就给她直接打开了,没再让电视缩回去。

温姨收拾完书房出来,还站在客厅观察了一会儿颜茸茸,见好像脸色确实不太好,想着这是小两口吵架了?她准备找机会再给颜茸茸时好好说说她家少爷的好。

不过她还没找到机会呢,司伯珩就回来了。

温姨很识趣的当透明人,躲去隔壁了,小两口自己解决挺好。

颜茸茸从沙发上起来,这次她很听话的记得穿上拖鞋,小跑着到了司伯珩面前,很自然的接过他手里的外套,挂在了衣架上。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这下午上班才没一会儿吧?”

司伯珩看着她,问道。

“你手机为什么关机了?”

颜茸茸眼神飘忽。

“哦,我……没什么,就是新手机不习惯,要充电,我就拿去充电了。”

“那你没上网吗?没看到什么消息?”

颜茸茸观察着司伯珩的表情,心里却在嘀咕,他这么问,是希望她看到呢?还是不希望她看到?肯定是有目的的,不然怎么会来专门问她?

难道知道自己在微博跟人吵架了?不知道司伯珩会不会很反感,她有些心虚,便垂着头,没回答。

见她这样,司伯珩又问。

“那个小颜瓜瓜是你?”

颜茸茸猛的抬头。

“你……你怎么知道?”

被司伯珩盯着,颜茸茸悄悄垂眸,

“我,没想乱说来着,就是……回复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么多人回复我。”

看到司伯珩伸手过来,颜茸茸下意识的往后躲,以为要挨揍呢。

司伯珩白皙的手指停在她眼前。

“手机给我”

颜茸茸从沙发上把手机摸出来,放到他手上,心里却在想着自己之前好像没说啥司先生的坏话,她说的都是司先生的好,所以才被那些酸人给找茬了。

司伯珩打开手机,点进去微博。

小颜瓜瓜的热搜已经没有了,他看到私信居然满屏的红,脸色越发阴沉。

随意点开两条,就看到连珠炮似的谩骂,他捏着手机,直接转身就走。

颜茸茸从沙发上跳下来,想要追出去,却见司伯珩回头

“在家待着,我很快就回来。”

靳铭尘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司伯珩居然会因为网上那些事来找他。

“什么?你要把这些人全告了?”

靳铭尘看着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觉得司伯珩现在非常冲动,当然,人家也有冲动的资本,他要告这些人,肯定一告一个准。

他给司伯珩倒了一杯茶,在他对面坐下。

“阿珩,你肯定不怕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话,但你家小孩可不一样,这可是好几百人,全告了,你就是给她树立了几百黑粉,这些人会不遗余力的黑她。”


齐悦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你以前很能吃辣啊,这怎么反应这么大?”

颜茸茸苦笑,可能是最近司先生家的饭菜都很清淡,吃辣让她一时不适应。

她吐着舌头吸了几口气,摇摇头。

“我没事,你也赶紧吃。”

齐悦又剥了两个放到她盘子里。

“你先缓缓再吃,我先开吃了。”

周楚序手中也剥着一个虾,剥完之后居然也放到了颜茸茸盘子里,颜茸茸皱眉,忍不住看向他。

这人有毛病吧?他约会的对象不是齐悦吗?给她干什么?

齐悦也看着周楚序,神色不是很好看。

颜茸茸说道。

“谢谢周学长,不过我还是喜欢吃悦悦给我剥的虾。”

周楚序像是根本没发现事情不对劲,竟然还笑着说道。

“看来你们真的关系很好,以前在学校见你们就是不管去哪儿都一起。”

齐悦眉头叠起,笑着问道。

“学长,你在学校的时候就认识我们吗?”

周楚序的眼睛下意识的去看颜茸茸,随后拿了纸巾擦了擦手,点头道。

“是啊,你们俩都长的这么漂亮,在学校很出名的。”

颜茸茸并不知道自己很出名,齐悦倒是确实名气挺大,因为她长的漂亮,性格又活泼开朗,人缘很好。

齐悦眼睛亮了亮,歪着头对着周楚序笑的明媚。

“学长,原来你这么关注我啊?难道你喜欢我?”

周楚序神色微僵,目光又下意识的去看颜茸茸。

齐悦又不是傻子,这会儿要是再看不出点儿什么,那就不对劲了。

颜茸茸自然也感觉到了这不对劲的气氛,她现在看这个周楚序特别不喜,这叫什么事儿啊,他不是跟齐悦约会吗?怎么还牵扯上她了?

齐悦脸上的笑慢慢收敛,脸色变得严肃。

“学长,你在跟我说话,为什么老看茸茸?”

“我……”

周楚序语塞,可是他的眼睛像是不听使唤,居然又朝颜茸茸飘过去。

颜茸茸握住齐悦的手,想要开口解释解释,她在之前真的不认识这人,齐悦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不想因为这么个人让齐悦误会什么。

齐悦没理会颜茸茸,而是看着周楚序,问道。

“所以,你喜欢茸茸?”

周楚序看着满桌子的小龙虾,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抱歉的看着齐悦。

“对不起,我知道你们关系好,所以再遇到你,我特别高兴,今天……”

“颜茸茸,你怎么不听话?”

突然出现的低沉男声打断了周楚序的话,几人全都回头,就看到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径直朝他们这桌走了过来。

他挺拔高大,领带被扯开了些,却并不显凌乱,一双锐利的眸子扫过满桌子的红辣椒,随后落在颜茸茸身上。

颜茸茸立刻站了起来,微微垂眸。

“司,司先生,你……你来了?”

她双手交握着,站在那儿很是心虚的样子。

颜茸茸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心虚,她跟这司伯珩说到底其实没什么关系,只是有个意外来的宝宝,那也只是在宝宝生产前,生产之后可能都不会再有交集。

想不明白,颜茸茸归结为,司先生气场太强大了,她这个小人物被他的气场震慑了。

齐悦跟周楚序也都站了起来,齐悦看到颜茸茸好像很怕这个男人,便心头警铃大作。

她下意识的往前挪了一步,站在了颜茸茸身前,看着司伯珩问道。

“请问你是谁呀?刚才那话什么意思?”

周楚序盯着司伯珩的脸看了好一会儿,他总觉得这人很有些眼熟,可是却想不起来到底是谁,听对方刚才直呼茸茸的名字,他心里也有些恼怒,所以也说道。

“这位先生,不管你是谁,这样喊一个女孩子总是不礼貌的。”

司伯珩看了周楚序一眼,眼神中带着审视,还有几分只有周楚序才能感觉到的敌意。

“你又是谁?”

周楚序微笑,耐着性子准备自我介绍一下,司伯珩却淡淡道。

“算了,不重要。”

他径直走到颜茸茸面前,把自己的手送了过去。

“回家,”

颜茸茸下意识的捏住他的袖子,司伯珩对于她这个举动很满意,一直冷着的脸终于缓和了些,然后看向了齐悦,问颜茸茸。

“这位是你同学?”

颜茸茸点头,赶紧说道。

“对,齐悦,悦悦,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俩从初中开始也是同班同学。”

她又对齐悦一笑。

“悦悦,这是司先生,我现在……”

颜茸茸立刻抿唇,她现在住在司先生家好像不能说,她在齐悦面前向来随意惯了,险些就直接脱口说出来。

司伯珩挑眉一笑,手指微微碰了碰颜茸茸的手心,对齐悦道。

“她现在在我这儿上班,是我的员工。”

齐悦满脸惊讶。

“茸茸,你上班了?你之前不是说,你妈让你去店里干活儿吗?我那时候就说嘛,你还不如去外面找份工作呢,最起码不用受你妈的气,真的太好了,你终于想通了。”

颜茸茸看了司伯珩一眼,眼神有些感激,她含糊的应付了齐悦几句,不敢多说,怕自己说漏嘴了。

周楚序看着三人聊的愉快,眼神阴沉了几分,不过他还是极力忍着,面上却温和知礼。

“茸茸,你不是才参加完高考吗?怎么就上班了?是兼职吗?其实你要是假期做兼职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工资每个月能有两千多,你干两个月也能挣四千块钱,你现在工资多少啊?不行的话,来我朋友这边吧。”

这话说的就有点儿不妥了,尤其当着司伯珩的面,齐悦也不禁皱眉,她发现这个上学的时候,她认为温文尔雅的学长,其实跟她想象的并不一样。

司伯珩斜睨了他一眼,就要开口。

不过颜茸茸却先他一步说道。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现在就挺好,不用麻烦你了,还有我们并不是很熟悉,你还是别这么叫我吧,”

周楚序的一张脸顿时涨红,颜茸茸在这么多人面前真的是相当不给他面子了,他即便再有风度,此时也有些维持不住,他努力扯动嘴角笑了笑。

“好,我明白了。”


司伯珩驱车赶到聚会酒店时,人都到的差不多了,他一进门,就被好几个名媛环绕,不过他也就礼貌的寒暄了几句,目光朝四周扫过,发现了自己的几个发小,便径直朝他们走了过去。

“阿珩,果然每次你都到的最晚。”

一名穿着花衬衫的年轻男人举着一杯红酒,百无聊赖的对着司伯珩笑。

他身旁还坐着一男人,穿的正式很多,燕尾服,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举手投足间都尽显贵气。

“阿珩,其实这样的聚会你如果不想来,可以直接拒绝嘛,反正你家也不是非要指望你联姻。”

司伯珩在两人身旁坐下,拍了拍花衬衫道。

“小奕,帮我调查一些事,”

“什么事?”

“颜茸茸,就是那天我们在酒吧遇到的那个女孩,我想知道她家里的事情,最好能详细些。”

元奕跟靳铭尘全都一愣,两人看司伯珩的眼神都特别惊讶。

靳铭尘问道。

“那个女孩,你那晚不会……真做什么了吧?”

他们都是跟司伯珩一起长大的发小,彼此家族之间有生意往来,司家最强,不过他们几个朋友的感情却并不是因为家族,而都是真心实意的交情。

面对自己的哥们儿,司伯珩也并没隐瞒,他点点头。

“做了,那孩子……”

他似乎觉得用孩子称呼颜茸茸不太好,毕竟她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呢,便改口道。

“那女孩怀了我的孩子。”

“什么?”

元奕惊的一声高呼,桌上的酒杯咔嚓,掉地上摔了个粉碎。

靳铭尘有些无语的撇了他一眼,元奕也感觉自己反应太大,好像也让不少人关注了他们这里。

可是这个瓜实在太大了,他真的震惊的无以复加啊,司伯珩啊,这个时常被他们调侃是不是身体有问题的家伙,竟然有孩子了?

靳铭尘其实也一样震惊,不过他不像元奕那样一惊一乍的,他看着司伯珩,怎么也想不到,那天他居然会跟那个女孩发生什么,那种青涩的豆芽菜,应该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啊!

司伯珩被两个发小看着,也很无奈,他给自己倒了杯酒,喝了一口才道。

“我没跟家里说,所以你们也都得给我保密。”

元奕跟靳铭尘都点点头,靳铭尘问道。

“那那女孩现在在哪儿?肚子里揣着你们司家的长孙,那可不能出岔子。”

“我自然知道,现在她住在我那儿。”

元奕看着司伯珩,小声问道。

“那你准备怎么办?去母留子?”

随后他又自顾自的说道。

“不应该,这种事像我能做出来的,你司伯珩应该做不出来,那你准备就这么养着?”

靳铭尘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刚要再跟司伯珩说话,便有一名穿着浅蓝色晚礼服的千金小姐朝他们走了过来。

“司少,可是好久不见你了呢,你自从接管公司,我们这样的聚会都不太出席了,真是让人伤心。”

司伯珩淡淡的看了那千金小姐一眼,敷衍了一句。

“是挺忙的。”

靳铭尘举起杯子跟那千金碰了碰。

“赵小姐今晚真是光彩照人。”

赵小姐虽然跟他碰杯,可眼睛一直在司伯珩身上,不过司伯珩显然并不想跟她喝酒,她站在那儿一会儿,也没人邀请她坐下,毕竟都是豪门圈儿的人,她也不好意思再赖在这儿,好在靳铭尘给了她几分面子,陪她喝了杯酒。

不过那赵小姐要走时,却见一道曼妙的身影也正款步走了过来。

她穿着一袭亮黄色紧身长裙,玲珑曲线被勾勒的淋漓尽致,她妆容径直,眉眼妩媚,一双春眸紧紧 盯着司伯珩,温柔娴静,却又妖娆多情。

“司少爷,我是陈诗婉,见到您真荣幸。”

她落落大方,即便站在靳铭尘他们这几个豪门公子哥之间,也很从容。

司伯珩抬眸,看着陈诗婉。

这可让赵小姐气的不轻,刚才她过来敬酒,司伯珩连眼皮都没抬,现在对这个小明星到是另眼相看,她狠狠盯着陈诗婉,一个小明星也敢肖想司伯珩,简直是找死。

陈诗婉其实心里也很激动,手指用力的抓着自己的包,面上却是从容大方,看不出一丝紧张,司伯珩,这是她一直都肖想的男人,陈诗婉觉得今年能见到他,那她付出的那些代价就是值得的。

靳铭尘微微蹙眉,要说话时,元奕却比他快了一步。

元奕把一瓶红酒放到了桌子上,斜睨着陈诗婉。

“你是来喝酒的吗?我们哥们儿喝酒可都喜欢用瓶子,你行不行?”

靳铭尘趁机扯了司伯珩一下,在他耳边低声道。

“你别忘了你还有一个麻烦没解决呢。”

司伯珩无语的撇了他一眼。

他刚才多看了陈诗婉两眼是因为他想起了颜茸茸,女孩用一双怯怯又不安的眼神问他会不会对宝宝好。

那天她会那么不安,就是因为这个明星炒作,陈诗婉司伯珩其实记得,好像是一次慈善晚宴上喝过一次酒,不过当时来给他敬酒的人很多,这个陈诗婉他之所以能记住,是因为一枚胸针。

木槿花,他喜欢木槿花知道的人很少,就是那些打探他喜好的名门小姐们也不知道他喜欢木槿花,所以当时看到陈诗婉胸前别着一枚木槿花胸针,他还真以为是这女孩子跟他有着一样的喜好。

所以便多跟她说了几句话,不过现在看来,大抵也是刻意为之吧。

陈诗婉想要接近司伯珩,对于他身边的朋友自然也都了解过,这个喜欢穿花衬衫,一看就是一副海王模样的人肯定就是元奕,家里是做房地产生意的,但听说他自己喜欢极限运动,组了个俱乐部。

元奕似笑非笑的看着陈诗婉,眼中的戏谑不加掩饰。

陈诗婉咬了咬唇,目光下意识的去看司伯珩,可是司伯珩的目光却早已经不在她身上,他正在跟身旁的靳铭尘在说话。

赵小姐一直就站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也不由笑了。

“陈小姐,元奕可是很喜欢能喝的女孩子呢,你要是能陪他喝尽兴了,说不定能得到他的青睐哦。”


可是想到昨晚自己偷偷查的,说医院做手术需要父母签字,她哪儿敢让爸妈去给她签字,他们要是知道她怀孕,一定会打死她。

她的目光忍不住落在司伯珩身上,这个大叔那天虽然救了她,但是孩子他应该也有责任吧?颜茸茸在心里天人交战,看司伯珩的眼神很纠结。

司伯珩被那双湿漉漉的眼睛盯着,脑子里便想起那天把这个女孩弄的浑身都是淤青红紫的凄惨模样。

说话语气又温和了不少。

“那天的事,我有责任,我可以给你一些相应的补偿。”

颜茸茸看着他,摇摇头。

“我不要什么补偿,我能不能求你帮个忙?”

司伯珩见她小心翼翼,刚才又纠结了那么长时间,看来是遇上了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

“行,这太阳太大了,走吧,去车里说。”

他把颜茸茸带到那辆黑色宾利车旁,伸手把副驾驶上的发小拉出来。

“你自己先进去,替我祝老阎新婚快乐!”

他发小太震惊了,也太好奇了,司伯珩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可是属于禁欲系钻石王老五,至今还保留着老处男之身。

他忍不住趴在车窗上想看看那个女孩到底得美成什么样,难道老铁树真的要开花了?

司伯珩直接把玻璃升上去了,不管外头那个敲玻璃的人,回头看向颜茸茸。

他迟疑了一下问道。

“你多大了?”

他看着颜茸茸脸颊上还有未散的奶膘,还真怕自己睡的是个未成年,那可就犯罪了,他良心上也过不去。

“十九”

司伯珩悄悄松了口气,还好,成年了,他没成罪犯。

然而下一刻,他就被颜茸茸一句话弄的险些摔到座椅底下去。

“大叔,我怀孕了。”

司伯珩皱眉,这熟悉的话术,通常这种的就是想要钱或者想上位,他的哥们儿曾经也遇到过这种事,拿钱解决了。

“你想要多少钱?”

颜茸茸看着司伯珩冷下来的脸,抿了抿唇,解释道。

“我不要钱,大叔我知道那天是你救了我,我没有要你负责的意思,只是现在我一个人解决不了,钱也不用你花,你能不能……帮我在医院手术单上签字?”

“你说什么?你什么意思?”

司伯珩直接从驾驶座上下来,拉开后车门坐了进去。

他忽然的靠近让颜茸茸不安,她慌乱的往旁边挪了挪,跟他拉开一点儿距离。

“我不是想用宝宝威胁你的,给你带来困扰我很抱歉,只是做流产手术要家长签字,我……不能让我爸妈知道这件事。”

“流产?”

司伯珩的目光落在颜茸茸平坦的小腹上,他真的不相信,此时那里孕育着他的孩子?

司伯珩是真正的豪门大少,二十二岁接手集团,打理的井井有条,公司并且在这八年内不断扩张,给司家的豪门更添辉煌。

颜茸茸看他脸色难看,一双漆黑眸子此时泛着寒光,她死死咬住嘴唇,告诉自己不能害怕,她真的需要他的帮助,不然她一个人没办法解决这件事。

“你不用管别的事,只要帮我签个字,以后我肯定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不会影响到你。”

颜茸茸还在试图劝说,因为她真的怕这个人不帮自己,那她该怎么办?她甚至想到直接撕破脸皮去告他强奸,可这样的事她做不出来,人家那天救了她,要不是司伯珩出现,其实那天她可能会更凄惨。

司伯珩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儿,把她还想往远躲的身子拉到近前。

颜茸茸一惊,可力气跟这人相差太远,被轻松的拉了过去。

“你要做什么?”

司伯珩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样子有点儿吓人。

他发现这女孩太瘦弱了,刚才他几乎没用什么力气,此时看着那双如小鹿一般惴惴不安的眼神,他又不自觉得放柔了声音。

“你能确定你怀孕了吗?你去医院检查过了?”

颜茸茸眨巴了两下眼睛。

“没去医院,我买了试纸,两……两条线。”

司伯珩盯着她看了会儿,快速回到了驾驶座,直接发动了车子。

颜茸茸一惊,急道。

“我的车,我的三轮车还在那儿,你要带我去哪儿啊?”

“医院,你那车一会儿回来取,”

车子在宥尼医院停下,颜茸茸知道这是一家很有实力的私立医院,很多明星跟富豪都在这家医院就诊,不过一般人肯定在这儿看不起病。

感觉手腕儿一紧,她低头就见司伯珩的大手正抓着她,微凉的触感,并不疼。

见这男人脸色又变得很不好看,她也没敢反对,乖巧的跟着他走进去。

司伯珩带着她直接坐电梯上了顶层。

宥尼医院的院长跟一些高层本来正在开会,听到助理医生进来说大老板来了,顿时惊的赶紧散了会,匆匆回到办公室。

司伯珩指着颜茸茸说道。

“帮她做个检查,看看是不是怀孕了。”

院长惊讶,但却很识趣的没有多问,而是亲自去给颜茸茸做检查。

司伯珩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着,眼睛却一直看着门口,他到现在都觉得不可思议,可是心里又隐隐有些期待。

孩子,他司伯珩居然有孩子了?他自己都没发觉自己笑了,发自内心的笑。

这边颜茸茸跟着院长做完了检查,回办公室的时候,她小声问道。

“院长,在你们医院做流产手术得多少钱啊?”

她怕自己身上的钱不够,这家医院可是出了名的贵啊,她觉得自己去一家小点儿的医院做就行。

院长震惊的看着颜茸茸。

“流产手术?你不要这个孩子?这可是个金疙瘩啊!”

颜茸茸想到司伯珩那张冷酷到生人勿进的脸,又想到父母面对她时,总是横眉冷对的样子,她就算很想要这个宝宝,她也没能力抚养啊!

院长真的不太理解了,但想到或许是大老板不要这个孩子,毕竟司家的孩子,不是什么人都能生的。

这么想着,他看向眼前这个女孩的眼神都有些怜悯了,作孽呀,这么小,以为怀了孩子就能上位进司家吗?那样传承久远的大家族,哪儿是平民能嫁进去的?


颜茸茸握着手机,本来满心的欢喜一下子就没了,道歉?她回去道歉就管用吗?她摸摸自己的肚子,她现在还不能回去,回去肯定会挨打,万一宝宝有什么事,她该怎么跟司先生交代?怎么跟宝宝交代?

她又点开齐悦的信息,她居然大着舌头在哭,哭诉自己的深情喂了狗,哭诉周楚序不是个东西,居然敢觊觎她闺蜜,简直就是个混账。

看时间是昨天半夜她发过来的,那时候颜茸茸的手机已经坏了,所以没看到。

齐悦还给她发来一条视频,是她一个人抓着个酒瓶,站在桌子上唱歌,那声音嚎叫的怕是整栋楼都能听到。

颜茸茸赶紧给她打了个电话过去,本来想安慰安慰她,却没想到齐悦已经生龙活虎的去蹦极了,还让颜茸茸也过去。

颜茸茸吓的赶紧找了个借口挂了电话,她就是没怀孕的时候也不敢玩儿那种刺激的游戏,何况现在她还怀着宝宝,关键她家宝宝还这么乖。

她听说很多人怀孕会特别难受,但她却没感觉,能吃能睡的,就是昨晚哭了一场,有点儿精神不好。

温姨给她端过来一盘水果,看了一眼她手里的新手机,笑眯眯的道。

“少爷买的?”

颜茸茸才打开微博,还没来得及看,闻言抬头看了温姨一眼。

温姨笑的特别贼,对颜茸茸道。

“我家少爷还是挺体贴的吧?其实他就是不太会照顾人,其实人可好了。”

“嗯?不会啊,我觉得司先生很会照顾人的。”

温姨笑的更加意味深长了,点点头。

“对,会照顾人,”只会照顾你而已,你个小妮子早点儿开窍吧。

颜茸茸用牙签扎着水果吃,刚吃了一块火龙果,她眼睛就顿住了。

只见微博热搜第八。

【大总裁亲自买手机!】

颜茸茸之前还不知道这司伯珩的热搜,所以也没点,而是被下面一个热搜吸引。

【司少是要官宣了吗?】

颜茸茸点进去之后,发现两个热搜居然关联了,然后她就看到她跟司伯珩在手机店的照片,尤其那照片还有拍的特别刁钻的,就是司伯珩搂着她肩膀护着她的照片。

颜茸茸仔细翻了好几个帖子,发现没有拍到自己的脸,稍稍松了口气,她没想到司伯珩不是明星,居然有这么大的热度,买个手机都上热搜。

但是后面一条点赞评很多的帖子却让她又忍不住皱眉。

“被司少护着的这位看着跟陈诗婉好像啊,身高,头发,诗婉现在也是长发,黑色,虽然看不见脸,大家看身材,还有脚腕儿,真的好像啊!”

颜茸茸不由看了看自己的脚脖子,哪里像了?这些人怎么尽造谣呢?

“我跟你们说,肯定就是陈诗婉,不然要是素人的话,谁会把自己裹的这么严实?而且昨晚的那条消息你们还记得吗?指路……”

后面是一个链接,颜茸茸点进去。

@圈儿内新闻早知道

“司少最近确实有个交往的女友,可能马上就会官宣,大家期待吧。”

颜茸茸看的一头雾水,交往的女友?她怎么不知道?司先生没说过啊,现在她住在这儿,他要是有女友的话,应该会说一下的吧?

下面一堆都在cue在陈诗婉,还有艾特她的。

然后颜茸茸就又被指路了一个链接,点进去后发现居然是司伯珩跟陈诗婉面对面说话的照片,那个地方看起来像是酒店的宴会厅。

小说《怀崽后,财阀大佬把我娶回家》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两人“深情”对视,似乎在热聊,陈诗婉脸上挂着甜蜜的笑。

看他们的粉丝说是昨晚的照片,昨晚,司先生确实出去过,是去见陈诗婉了?

刚这么想,却看到一条热搜以坐火箭的速度窜上了榜首。

【司伯珩亲自打假,他跟陈小姐并不熟。】

颜茸茸之前没看到司伯珩的微博,没想到他微博粉丝数还不少,有一千多万,他的微博头像居然是原始头像,微博数也少的可怜,一共也就三条。

最近一条就是刚刚发的。

“跟陈小姐不熟,请勿造谣。”

果然是简单粗暴,莫名的,颜茸茸觉得心里好像舒服了很多,她自己也没深想。

看到下面评论很多,她点开一看,却发现前面几条竟然全是骂司伯珩的。

什么说他不识好歹,人家陈诗婉怎么了?女方还没说什么呢,他居然就先出来辟谣,还有一条居然说是因为陈诗婉拒绝了他的潜规则,所以他才会在微博这么下她的面子。

颜茸茸实在忍不住了,就在这条微博下面回复道。

“某些人的粉丝真是够了,司先生长得帅,人品好,还温柔体贴,多金还是他最不起眼的优点,他要是想潜规则,你家姐姐得高兴的放三天鞭炮吧?他会回应明明是因为某些人倒贴的太厉害了,人家嫌烦,免得一些人被骗着磕cp。”

颜茸茸之前就看到过他们俩的CP,粉丝还不少,那些粉丝到处刷陈诗婉要嫁入豪门了,司伯珩为了陈诗婉怎么怎么样。

颜茸茸作为路人的时候还差点儿被骗了,可是自从司伯珩那天亲口告诉她,他跟陈诗婉没关系,颜茸茸再看到这些误导的话,她就气愤。

回复完,她觉得舒服了,便放下手机去厨房帮温姨一起准备午饭。

谁知道等她吃完午饭,回卧室准备睡午觉的时候,打开手机发现她的微博上居然有好几百条的回复。

颜茸茸都惊了,她这个微博其实没怎么用过,最多就是上来刷刷热搜,所以她的微博一般都没什么人。

一下子这么多回复,还有好几百条私信,她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不过等她看过那些回复跟私信之后,她气的睡不着了,居然大多数都是骂她的。

“梦女别做梦了,以为这么夸司伯珩,司伯珩还能看上你吗?”

“就是啊,你也真说得出来,司少那是高冷矜贵型的,温柔体贴?你梦里的他吗?”

颜茸茸气不过,回复。

“当然不是,你们没见过只能说明你们没那个福气见到他温柔的一面。”

这时候还在自己私信里跟网友吵架的颜茸茸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顶上热搜了。

【司伯珩温柔体贴?】

这个词条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词条,点进去一堆嘲笑的帖子。

“这个小颜瓜瓜到底是拿了多少水军费啊?这文案也写得出来?司少是什么性子,全网都知道好不好,你也真敢夸。”

颜茸茸的微博名就叫小颜瓜瓜,下面一长溜都是连着她跟司伯珩一起嘲笑的。

“肯定是职业水军,文案都是提前写好的,大家要仔细盯着点儿,说不定还有一样的文案呢。”

“大家发现没有,这个小颜瓜瓜是带粉籍的,她是顾延之的粉啊,”

“是啊,大家点进她微博看,有她给顾延之打榜的记录啊,不过貌似是个白嫖,没见晒单。”


“司先生,你……能不能别老这么抱……”

话还没说完,已经被司伯珩打横抱了起来,司伯珩把她放到床上,拉了椅子坐在她身边,打开药箱给她的手指消毒,上药。

颜茸茸看着认真给她处理伤口的司伯珩,心里有些莫名的黯然,又想到网上那些关于司伯珩的评价。

冷漠疏离,矜贵淡然,对女人从来不假辞色。

那些人太会造谣了,明明司先生这么温柔,这么好,他将来的妻子肯定会很幸福!

司伯珩用创可贴把伤口包上,叮嘱道。

“这几天别碰水,小心伤口发炎。”

颜茸茸笑笑,以前受的伤比这严重多了,也没遇上发炎这种倒霉事。

不过,司先生这么说,是关心她,她很感激,也很听话。

“好,我知道!”

司伯珩抬头,却正对上颜茸茸那双澄澈的眼睛,他微微发怔,一时间竟然没了动作。

颜茸茸被他一双黑眸盯着,莫名觉得脸有些发烫,她轻轻抽了抽手,没拉动,司先生紧紧捏着她的手腕儿没松开。

“司先生”

司伯珩回神,赶紧松了手,站了起来。

“哦,我,那个,买了提拉米苏,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颜茸茸惊喜。

“喜欢啊,特别好吃,就是不便宜。”

司伯珩看着她的笑,眼神不自觉的柔和下来。

“喜欢就好,以后想吃我再给你买。”

司伯珩把提拉米苏打开,捧到颜茸茸面前,把勺子递给她。

“尝尝。”

颜茸茸闻着味道就觉得特别香,这个真的很好吃,可惜以前她不舍得买,她吃了一口,入口就化,满满的甜香味。

她又挖了一勺子,送到司伯珩嘴边。

“司先生,你也尝尝,特别好吃。”

司伯珩看着她的笑,像是被蛊惑般,张嘴吃了,见颜茸茸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他点点头。

“嗯,味道不错。”

他其实不喜欢吃这种甜腻腻的东西,可今天却发现,好像挺好吃的。

颜茸茸自己又连着吃了好几口,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刚才喂了司伯珩,而且还是用的她用过的勺子。

一下子,她就僵在那儿了,脸通红一片。

司伯珩见她突然不吃了,疑惑的看她,发现她脸很红。

“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伸手轻轻摸了摸颜茸茸的额头,好像温度不高,可看颜茸茸的样子,却明显不太对劲。他还以为这蛋糕有问题呢。

“茸茸,别吃了,你告诉我哪儿不舒服。”

颜茸茸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眼神乱飘。

“没……没不舒服,很好吃。”

司伯珩轻轻皱眉。

“真的没事,你……”

忽然看到颜茸茸眼中的羞涩,他终于明白过来,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站起来道。

“那你……吃吧,我还有些工作。”

颜茸茸轻轻点了点头,等门关上了,她才悄悄抬起头,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她好像不太对劲,怎么会心跳这么快呢?

司伯珩一个人在阳台上站了会儿,才进了书房。

温姨把厨房收拾好,给司伯珩送进去一杯热茶。

“少爷,你晚上……睡屋里吗?”

“不是,我睡沙发。”

温姨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她就说嘛,看颜茸茸对她家少爷那么客气,果然她家少爷还没得手。

“少爷,隔壁那房子我下午的时候就过去收拾好了,那边房间多,要不您住那边?这睡沙发对腰不好。”

司伯珩抬起头,端起茶喝了一口。

“不用,颜茸茸还小,她万一晚上有什么事,找不到人怎么办?”

温姨脸色更纠结了。

“少爷,你是不是把茸茸当小孩子了?她是大人,晚上睡着了不会出啥事儿的,您每天要上班,这睡不好怎么行呢?”


说到这儿,他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八卦之火,低声问道。

“阿珩,你这是准备给她个名分了?”

司伯珩并没回答元奕的问题,直接挂了电话。

颜茸茸其实睡的很不安稳,她梦到自己被追着骂,一张张陌生的面孔,骂她痴心妄想,骂她以为当舔狗能有什么好下场吗?就算舔司少,司少会正眼看你一眼嘛,司少都不认识你好不好?

各种难听的话在她脑子里回荡,像是在睡梦中都要束缚住她一样。

她猛的睁开眼睛,只看到满屋子的黑暗,她摸了摸头上的汗,抱着膝盖缓了好一会儿,才算是平静下来。

她下地开了灯,走到门口时,听到隔壁书房有开门声,她立刻打开门。

见司伯珩出来,朝沙发走过去。

“司先生”

司伯珩回头,看到颜茸茸微愣了一下。

“你怎么醒了?”

他朝颜茸茸走过来,目光落在她的脚上,眉心微蹙。

颜茸茸立刻垂眸,脚趾动了动。

“我马上回去,那个……你,别睡沙发了,你每天要上班,沙发睡不好。”

司伯珩不由想到昨晚往他怀里钻的颜茸茸,少女的体香可是折磨的他一整晚都没睡好,早上怕颜茸茸醒来惊慌,他又早早的起了。

颜茸茸见司伯珩犹豫,手指捏紧睡裙,低声道。

“床……挺大的,我睡觉很老实的,不会……占太大地方。”

司伯珩嘴角微动了下,老实?这丫头是对自己有什么误解吧。

看小丫头羞涩又紧张的模样,司伯珩轻笑了一声。

“好,那我,一会儿回屋里睡,你先去睡觉。”

“那你呢?”

颜茸茸脱口问道。

“我去洗澡。”

颜茸茸转身回屋,砰的一声关上门,然后靠在门上抓头发。

自己这个笨蛋,为什么要问?大晚上的还能去干什么?不会让司先生误会什么吧?

她懊恼的抓抓头发,回到床上,习惯性去床头柜摸手机,没摸到,又找了找枕头下面,也没有,难道……

她忽然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自己好像不是在卧室睡着的。

她睡着之前在……哭?

司伯珩抱着她?

颜茸茸捂脸,耳根都发烫。

她忽然想到噩梦里那些骂她的话,说她舔狗,舔狗没什么好下场。

她的脸又白了白,她一开始也没想跟司先生有什么呀,只是她想让肚子里的宝宝活着而已,她真的没舔。

听到敲门声,颜茸茸赶紧把被子往身上拉了拉。

“进来吧。”

司伯珩推门进来,他穿着一身居家服,胳膊跟小腿露在外面,他肤色很白,胳膊上肌肉线条流畅,站在那儿真的,有点儿引人犯罪。

颜茸茸扭开头,没说话。

她听到司伯珩的咳嗽声,然后就听到司伯珩走了过来。

“那个,你如果不习惯的话,我可以……”

“没事的!”

颜茸茸抬头看着他,抿了抿唇。

“我没事的,别睡外面了。”

司伯珩点点头,在床边坐下。

“那……睡吧。”

颜茸茸立刻就躺下,占据一边,但其实她身形纤瘦,真的只占据了很小的一块地方。

这张床有两米四五,两人一人睡一边,中间其实还能再睡下一个人。

司伯珩的被子是前两天就拿出来的,所以两人一人一个被子,睡的倒是真的泾渭分明,可以完全不接触。

颜茸茸手紧紧抓着被角,注意力不自觉的就全部放在了身后,听着司先生的呼吸,还有司先生偶尔的翻身。

她刚才睡了一觉,这会儿真的睡不着。

她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