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精品篇

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精品篇

落第散人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完整版古代言情《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李夏姚景瑜,是网络作者“落第散人”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说着把手上准备的臭鸡蛋扔了出去。吕受益捧着盒饭坐在一边,乐呵呵的看着这场闹剧。铃铃铃…电话响起。……李夏揉了揉发胀的额角。一口气写了这么多,他感觉有些累了。虽然那些电影画面都在脑海里,可真落笔写的时候才发现没那么容易。还好这个世界的AI发展非常夸张,帮......

主角:李夏姚景瑜   更新:2024-05-12 20: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夏姚景瑜的现代都市小说《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精品篇》,由网络作家“落第散人”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完整版古代言情《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李夏姚景瑜,是网络作者“落第散人”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说着把手上准备的臭鸡蛋扔了出去。吕受益捧着盒饭坐在一边,乐呵呵的看着这场闹剧。铃铃铃…电话响起。……李夏揉了揉发胀的额角。一口气写了这么多,他感觉有些累了。虽然那些电影画面都在脑海里,可真落笔写的时候才发现没那么容易。还好这个世界的AI发展非常夸张,帮......

《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精品篇》精彩片段


医院里,程勇被医生的一通电话叫了过去。

原来他的父亲病症发作,晕倒在养老院,被人送了过来。

“医生,医生,我父亲的病怎么样?”

医生刚从手术室里出来,摘掉手套,在护士递过来的文件上签了字。

“病人情况不容乐观,要尽快准备手术。”

这样生老病死的情形,医院可太常见了,医生说话的时候都没有一丝的情感波动。

“医生,这手术费用也太贵了吧,隔壁医院也才八万啊。”

“隔壁便宜那你就去隔壁做。”医生懒得搭理他,转身就走。

程勇赶紧追了过去,“哎哎哎,那不是因为您是权威么。”

说着他把手里提前准备好的礼品递了过去,“医生,能不能通融一下啊。”

医生抬手推开礼品,“医院有医院的规矩,病人的血管瘤一旦破裂,就没救了,你抓紧筹备手术费用吧。”

……

“兰老师神预测啊!”

“666”

“我预判了你的每一步。”

“遇到这样的评委,不知道是选手的好运还是霉运哦。”

兰小龙看到剧情如自己所料,笑呵呵的看着其他人说道,“我说什么来着?这样的剧情我见过的太多了,我用屁股想都能知道主角下一步要干嘛。李夏这位选手还是太年轻啊。

“我跟你们说,他下一步的计划,一定就是联系那个病人,然后开始走私。你们看着吧,一步不会差的。

“唉,可惜啊,年轻人,你这个剧本要是投稿给普通的公司,没准人家还会要。但是你在我这里,已经被淘汰了。”

另外几名评委互相看了看,没有说什么。

但是他们的想法其实大差不差。

这个剧本,太普通了。

后续的剧情果然如兰小龙所料。

程勇急需手术费用,他在夜市买了几瓶啤酒,坐了一晚上,最终下定决心走私药品。

可是回到他店里一看,铁帘门竟然被房东给锁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打破窗户翻了进去,借着手机的照明在桌子上翻找了半天,终于看见那张写着电话号的卡片。

另一边。

病友自发组织了对医药公司的抗议活动,希望药厂能够降价。

可药厂代理非常傲慢,“我们的药品,是自主研发的,所以它的定价是合理而且合法的。你们要是聚集闹事,我们就报警了。”

病友们情绪非常激动,“我命都没了,还怕你这个?”

说着把手上准备的臭鸡蛋扔了出去。

吕受益捧着盒饭坐在一边,乐呵呵的看着这场闹剧。

铃铃铃…

电话响起。

……

李夏揉了揉发胀的额角。

一口气写了这么多,他感觉有些累了。

虽然那些电影画面都在脑海里,可真落笔写的时候才发现没那么容易。

还好这个世界的AI发展非常夸张,帮了不少忙,这才让剧情得以完整的展现出来。

李夏抻了个懒腰,打算出门去吃点东西。

直播间里,一直追读的观众不满意了。

“不是哥们,你电话都响了,你不接就去吃饭了?”

“啊啊啊,虽然我能猜出后续的剧情,但是你在这断了我真的很难受好么?”

“编写剧本没有吃饭!你给我回来写啊!”

李夏当然看不到这些弹幕,他跑到酒店餐厅晃悠了一圈,发现这里的伙食也出乎意料的好。

‘清蒸帝王蟹’

‘蟹黄拌面’

这些伙食他上辈子都没吃过好嘛。

当下他把没吃过的东西全都点了一个遍,反正在这吃多少都不要钱,只要不浪费就行。

直播间里,一众人看着李夏在餐桌上大快朵颐的样子,喉咙都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他们伙食这么好的么?”

“这吃的我都饿了啊。”

“到饭点了,我也去吃饭了,同志们一会见。”

李夏一手攥着蟹腿,蘸了蘸酱汁塞进嘴里,另一只手盛了一勺蟹黄放在面里拌了几下。

他这暴发户的吃法竟然反而让直播间的观众数量涨了上去。

“看他吃饭我手里的馒头都香了不少啊。”

“这选手要不改行做吃播吧,他写的剧本也一般,不如吃播赚钱。”

“楼上的话太扎心了吧。”

“哈哈哈哈,我也觉得吃播好。”

李夏不知道自己直播吃了一顿饭,直播间的粉丝反而增加了。

回到屋里,他继续开始码字。

……

吕受益接到了程勇的电话,再次来到了他的神油店里。

程勇看着他,“这药真能赚钱?”

“能!我这边就有十几个病人,只要你带回来药,肯定能卖出去!”

程勇沉默了半晌,“我可以去跑一趟,但是你要先付钱。”

印度。

程勇之前来过这边,他的神油就是这么进的货。

他去街边的药店买了一瓶药,又根据药瓶上的信息找到了这家药厂。

“五百?!”

药厂办公室内,传来了程勇惊讶的声音。

“那是药店零售价。”

一旁的翻译解释道。

程勇听到这个消息乐得嘴都合不拢了。

国内卖三万七,这边进货就五百?

七十倍的利润啊!

七十倍啊!

这简直是在捡钱啊!

程勇指着药厂老板,看向翻译说道,“那你告诉他,我我我要买一些。”

药厂老板的表情没什么变化,“我们只对代理商发货,零售你可以去药店买。”

“那你们有中国代理么?”

“没有,你是第一个到这来的中国人。”

程勇一听,又乐了,“那我可以做中国代理啊。”

“据我所知,这个药在中国是禁售的,给了你也卖不出去。”

程勇当然知道自己是在干嘛,要不然他就不会来这一趟了。

“那你别管,你给了我药,我就能卖出去。”

药厂老板想了想,“好吧,那你想要多少?”

“一百瓶。”

这个回答直接让药厂老板笑了。

程勇赶忙解释,“我知道你嫌少,我这次带的钱只够买这些,但我保证下一次绝对不是这个数!”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在中国有很多人吃不起正版药,他们等着我把药带回去救命!”

药厂老板来了兴趣,他坐直了身体,调侃着说道,“啊哈,所以你想做一个救世主?”

“哈哈哈哈,”程勇也笑了,“我不要做什么救世主,我要赚钱。”

他扭头看着翻译,“你告诉他这个药在中国有很大的市场,有很多人指望着它去救命。”

程勇再次看向药厂老板,压低声音,“命,就是钱!”


包间里,沈局坐在桌边,思考良久。

可是这个事情牵扯很大,他一个人没法拍板。

鬼使神差之下,他掏出来手机,搜索起编剧大赛。

“让我看看那个剧本到底写了什么,连老郭都主动找上我了。”

雨水随着夜幕一起降临,清刷着一天的烟尘。

街上行人三三两两,打着伞匆忙赶路。

王子神油店铺内,却是一片火热的气氛。

众人围绕在一起,火锅咕嘟嘟的冒泡。

“喝喝喝!”

“我不怕你的,你跟我喝!”

吕受益明显有些上头了,“哥哥很早就出来喝酒了,你喝点酒!”

刘思慧跟着起哄,“倒上,倒上!”

黄毛立刻端起酒瓶,把杯子倒满。

老刘禁不住众人这么劝,被迫拿了一杯啤酒。

“你喝点酒,上帝会安慰你的!”

“喝一点,喝一点!”

刘思慧继续拱火,“哎呀,刘牧师今天这么高兴就多喝点。”

程勇手里拿着烟,看着眼前众人其乐融融的样子,勉强着让自己露个笑脸,但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来来来!”

众人一起干杯庆祝。

“大家加油啊!”

“生意兴隆,生意兴隆!”

“再接再厉!”

“哈哈哈。”

程勇的心思没在酒上,象征性的喝了一口,放在桌上。

他最终还是开口了,“我跟你们大家讲一个事情啊。”

众人都放下筷子,看向程勇。

“认识大家呢,算是缘分一场,咳。”

“你们叫我一声勇哥,我也很谢谢大家。”

黄毛,“勇哥。”

吕受益,“勇哥。”

刘思慧,“勇哥!”

众人都笑得很开心。

程勇接着说道,“但是天下呢,没有不散的宴席。”

这句话一说,刘思慧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这个药呢,从明天开始,我就不卖了。”

……

李夏放下了手中的笔,伸了个懒腰。

好累啊,原来高强度码字消耗这么大。

李夏记得酒店好像有点餐服务,可以直接把夜宵送到房间。

他拿起床头柜上的立牌,拨打了餐厅的电话。

直播间里,追读的观众们不乐意了。

“不是哥们,你什么时候吃不行,非要在剧情高潮的时候断章吃饭么?”

“啊啊啊,我好痒,浑身仿佛猫抓猴挠了一样,我要看后面剧情!”

“快更啊,快码啊,快写啊,快编啊!!”

“到底卖不卖了,这药能不能卖了?”

餐厅的服务非常迅速,几分钟后,李夏点的虾仁扇贝海鲜粥配上一笼蟹黄汤包就被送了过来。

整个直播间数万名观众被迫看着李夏吸溜完粥又吸溜汤包。

“这夜宵吃的也是没谁了…”

“我第一次见有人用吸管喝粥,难他天…”

“哥,亲哥,好哥哥,吃完了该码字了啊!”

李夏吃饱喝足,可刚要码字,又感觉有些困,毕竟刚刚吃了不少。

他决定洗个澡再清醒一下。

“???”

“还来?”

“懒驴上磨屎尿多!!”

直播间的众人硬生生的熬了一个半点,才等来后续的剧情。

……

王子神油店铺内。

一时间,场面冷住了。

屋子里只有火锅咕嘟冒泡的声音。

所有人都没想到程勇会说不卖了!

吕受益左右看了看众人,打了个圆场,“酒又喝多了!”

刘叔忧愁着看向程勇,“这个不好开玩笑的啊。”

刘思慧也试图用开玩笑的方式劝说,她拍了一下程勇,笑着说道,“说啥呢!啥玩意儿啊!”

程勇再次掷地有声的重复了一遍,“从明天开始这个药我就不卖了。”

他的声音不大,可每一个字都捶到了众人的心里。

“但是呢有其他人在卖。价钱贵一点,一万块一瓶,但是我跟他讲好了,给你们几个还是三千块钱。”


大会堂。

一位系着领带,穿着医生白马褂的男子,站在讲台上,用麦克风说道,“有用过我们德国格列宁的,请举一下手。”

场下顿时有小半数的人都举起了手。

男子非常欣慰,笑着看了看众人。

随后,他三步并作两步从讲台上下来,走到前排一位老人面前,“阿婆,您用过我们的药有什么感受么?”

“张院士,你好。”阿婆站起来回答,“你看我现在的身子轻快了,斑也退了,感觉比以前好多了,谢谢张院士!”

阿婆感激的握着张院士的手。

“谢谢您阿婆!您请坐请坐。”

张院士看到阿婆的气色这么好,欣慰的不能自已。

他调整了一下情绪,对着众人说道,“看到病友能够康复…我很欣慰!说明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我们彻底的消灭了,慢粒白血病!!”

随着话音落下,场内掌声雷动!

张院士挥舞着双手回到了讲台上。

这时一旁的助理忽然上去叫住了他,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真的啊?”

张院士有些意外的问道。

助理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绽放开来。

“各位病友!”得到答复的张院士,激动的对众人说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刚刚接到总公司的通知,凡是今天在现场买药的病友,我们三千元的药,只卖两千!!”

场内众人听到这个消息,全体起立,鼓掌致敬!

助理在一旁接过话筒,“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感恩德国格列宁!感恩张院士!”

……

弹幕上。

“咦?主角有同行了?”

“这算是引入事业上的危机?他们卖两千一瓶啊,主角卖五千,贵了两倍多。”

“不是,楼上的是真傻还是假傻,这一看就是骗子啊!”

“啊?”

“不会只有我一个人被这样骗过吧…”

“我也…而且还是电视直播里被骗的…”

“和主角一比,他们才是真正的社会毒瘤啊。主角的药好歹是真药,能救命。他们这纯是骗人的救命钱,真是丧良心啊。”

“就是啊,骗谁不好,他们看中了患病的普通百姓吃不起药,骗人家救命钱,心黑透了,这要下地狱的!”

“真该死啊!”

“你们骂人这么没力度我可是会生气的。”

评委席上。

兰小龙此时的心态仿佛鸵鸟,只要我看不到李夏的剧本就不用想是不是我判断错了。

看不到,我看不到。

他故意略过李夏的剧本,接着看其他人写的内容。

刘何平自动接过点评的角色,看向其他两位评委,“两位老师有什么看法?”

张国利想了想,“这位选手的剧本,看到现在我们可以明确,假药这个元素才是贯穿前后的主线,一切故事也是围绕这个假药展开的。”

周凯伦接过话,“主角已经通过卖假药赚到了足够的钱,但是我们可以从李夏选手的伏笔中得知,警方已经开始追查这批假药了,现在又发生了同行破坏市场这件事,所以我认为之后的剧情可能围绕着保护假药市场来展开。”

刘何平点了点头,没有反驳。

他认为李夏花费了大量笔墨去刻画程勇的性格,一定是有特别的用意。只是不知道他期待的那个拐点什么时候能到。

……

王子神油的汽车里。

程勇点了根烟,忿忿道,“真能忽悠,还那么多人信。”

“便宜啊。病急乱投医嘛。”

吕受益默默的来了一句,“我觉得他说的蛮真的啊。”

“真个屁啊你个傻子,那么快被洗脑了,报警吧。”

程勇刚要启动汽车回去,吕受益问了一句,“等等,老刘呢?”

大会堂里。

数不清的患者排队购买药品。

所有人都没注意到,老刘悄悄的走到了讲台,拿起了话筒。

“大家请安静一下,各位病友好。”

张院士忙着卖药,扭头一看讲台上站着个陌生人,“这谁啊?”

助理也一脸懵,她也不知道啊。

“我想跟大家说的是,”老刘缓缓说着,“这位张院士啊…”

张院士一听,还以为是自己的老顾客,立刻笑着鞠了一躬。

“是假的,是骗子!这位大姐是托!这些德国格列宁都是假药!”

张院士的脸唰一下就变了,立刻指挥保安去控制对方。

老刘面对冲上讲台的四五名保安,辗转腾挪,嘴里还不停的说着“我教会里的人就是因为吃了他们的药才吃坏的!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你们千万不要被假药贩子骗了!你们骗病人的钱是要下地狱的!你们这是谋财害命啊!”

程勇几人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老刘被一众保安抬下去的场面。

“你们会下地狱的!!”

老刘纵使被控制住,嘴里仍然不停的喊着。

张院士走过去给了老刘一巴掌,“下尼玛的地狱啊!弄出去!”

他重新拿回话筒,转身解释道,“各位病友…”

可这话还没说完,黄毛早就大步奔来,凌空一脚踹翻了他。

保安们又忙着对付黄毛。

刘思慧轻步从人群中穿过,抬手扎起头发,优雅的从旁边拿起一个折叠椅,对着保安的后背抡了下去。

吕受益呆住了,“怎么办?”

程勇满脸愁容,把嘴里叼的烟一摔,“还能怎么办,上吧!”

几人的打斗越来越激烈,会场里布置的立牌,横幅,药桌全都成了几人争夺打斗的物品。

吕受益在打斗中被激发了急智,他一把推翻药桌上的药品,大喊,“抢药啊!!”

黑压压的人群瞬间冲着药品涌了过去。

闹剧彻底一发不可收。

……

“哎哟不行,逗死我了。”

“老刘不愧是信上帝的啊,有事他是真上啊。”

“就是啊,为了自己教会的病友不被骗,他也是豁出去了。”

“黄毛这一脚真帅,凌空抽射!”

“你们不觉得刘思慧才是最帅的么?优雅的扎头发,从容的拿起椅子,再狠狠的砸下去,这反差感我好爱啊!”

“+1,我也觉得,刘思慧在这段里展现出少有狠辣的一面,针不戳哇。”

“吕受益这个呆子竟然也有机灵的一天啊,要不是他喊话抢药,整不好他们几个要被揍的很惨。”

“这就叫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

“你可别瞎扯,那纯粹是一帮被骗的傻子抢一堆吃了没准出毛病的假药。”

“哈哈哈,楼上的嘴也太毒了。”

“这些被骗的人都是贪便宜,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啊!!”


这不是董事长的贴身秘书么!

他怎么来了?

饭店经理差点被吓得—个趔趄,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哪没做好,要被总部问责。

可转头—想,对方地位实在太高了,自己就算捅出天大的篓子,对方估计都懒得看—眼。

“刘先生,您来这里是有什么吩咐?”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先跑过去问问情况。

小刘看了他—眼,“你认得我?”

“认得认得,您是郭董的秘书嘛。”

小刘点点头,认识他就好办了。

“你们这是不是有—个兼职打工的姑娘,寸头的。”

饭店经理想了想,“是招了这么—个人,现在正在后厨干活呢。”

“你把她叫来。”

饭店经理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做了。

不—会,手上还沾着洗洁精的小兰出来了。

她有些懵,经理把自己叫到这是干嘛?

随即,她看到了小刘。

“咦,是你?”

小刘面对这个姑娘时,脸色缓和了很多,露出—个笑容,“郭董有话想跟你聊聊,你跟我过去—趟吧。”

小兰更懵了,“啊?”

程勇再次来到了教堂。

“老刘。”

刘牧师正在教堂分发宣讲手册,回头看见了程勇出现在大门口。

空荡的教堂里,两人随便找了个座位。

程勇是想让老刘帮忙重新沟通印度药厂。

“说是你已经没有代理权了,不能拿药。”

老刘放下了程勇的电话。

“我再去趟印度吧,给他从药店买。”

老刘摇摇头,“不行的,现在特别严,你—瓶也带不进来。”

“那就只能从海上走了,之前那条线应该还能用。”

程勇立刻出发,晚上就已经赶到了机场。

可他不知道的是,医院已经给吕受益判了死刑。

医院里,弟妹坐在主治医师的桌前,听到了噩耗。

“进入急变期了,药物已经起不了作用。”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医生缓缓抬头,“有—个。就是硬上骨髓移植,但是成功率很低,他能不能挺过化疗都很难说,我个人不建议。”

弟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打断了医生的话,“大夫,我们做。”

当天,吕受益就做了全身扫描CT。

可他的眼睛里,早已没了光。

夜晚。

吕受益若有所感,从病床上挣扎起身。

此时的他就连下地这种简单的动作都异常费劲,他扶着墙,大口的喘气。

由于长期被病痛折磨,头发也几乎掉光。

他回头看到自己的妻子正搂着孩子熟睡。病房不大,她们母子俩只能打地铺。

吕受益看着这—幕笑了。

这是他心里最后的牵挂。

印度。

程勇从药店买了几瓶盗版药,装到背包里。

离开药店的时候,发现外面不知道在做什么,升起了阵阵浓雾。

他拿出自己的手帕,捂住了口鼻,走进了迷雾之中。

叮叮当当的铃声响起,—尊四臂迦梨女神从他面前缓缓而过。

铃声仿佛有某种魔力,程勇望着女神,身陷迷雾,周围的—切都变得模糊而又缓慢。

周围众生的表情,姿态,眼神都落入他的眼中。

几名印度小伙拿着奇怪的设备,不停的喷洒着迷雾。

附近的居民也都捂上嘴巴。

铃声又近。

程勇抬头看去,这是—尊八臂湿婆神像,黑面怒目,脖子上挂着—串人头,手上则拿着各式的武器。

湿婆神像从他面前出现,又再次隐入浓雾之中。

程勇怔怔得看着两尊神像远去,放下了手帕。

……

直播间里。

“完了,老吕彻底没救了啊,医生都说药没用了,程勇就算能带回来也没办法了啊!”

小说《济世,未必只有站在光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