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浏览过分贪恋

全文浏览过分贪恋

江蓝蓝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网文大咖“江蓝蓝”大大的完结小说《过分贪恋》,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沈时砚沈鹿溪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朝刘禹凡的方向一扬,“你的狗,看好,下次要再放出来,保不齐就废了。”话落,他抱着沈鹿溪转身,迈开长腿大步离开。......

主角:沈时砚沈鹿溪   更新:2024-06-11 19: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时砚沈鹿溪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浏览过分贪恋》,由网络作家“江蓝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网文大咖“江蓝蓝”大大的完结小说《过分贪恋》,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沈时砚沈鹿溪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朝刘禹凡的方向一扬,“你的狗,看好,下次要再放出来,保不齐就废了。”话落,他抱着沈鹿溪转身,迈开长腿大步离开。......

《全文浏览过分贪恋》精彩片段


“为了一个女人动这么大气,至于嘛!”

刘禹凡扭头扫向拦住自己的人,正要发飙,一眼看清楚是谁,立马就怂道,“表哥,您是不懂这个烂货臭婊子有多贱,我各种甜言蜜语哄了她整整一年,她连嘴都没有让我亲一下,却跑到这里来伺候别的男人。”

路铭闻言一笑,“那还不是你惯的。”

“您说的对,所以不能惯了,我现在就要弄死她。”

说着,刘禹凡直接拽着沈鹿溪的马尾往外拉。

沈鹿溪整个头皮痛的都麻了,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为了减少痛苦,只能主动配合着往外走。

此时此刻,她才彻底清晰的意识到,以前的刘禹凡在她的面前,那都是装出来的。

真实的刘禹凡,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幸好,她没让他碰过!

“注意点,别弄出人命来。”路铭在身后叮嘱。

“表哥放心!”刘禹凡应一声,直接拉门出去。

徐姐刚好从对面包厢出来,看见沈鹿溪被人拽着头发拎出来,当即一惊,立刻过去,拦在刘禹凡面前,笑嘻嘻道,“这位老板,这是怎么啦,是不是我们鹿溪——”

“你他妈谁呀,给老子滚!”

在酒精的刺激下,刘禹凡人渣的本性暴露无疑,除了他要仰仗的表哥外,他谁都不放在眼里,谁都可以弄死,所以徐姐话还没说完,他就直接一把将人推开了。

徐姐也是没料到刘禹凡这么不给面子,被他重重一推,脚下的高跟鞋一崴,人直接摔倒在地。

沈鹿溪看到倒在地上面色痛苦的徐姐,忽然就一把抓住刘禹凡的胳膊,张嘴便狠狠咬了下去。

“啊!”

刘禹凡顿时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面目霎时变得狰狞起来。

“贱人,你敢咬我——”他吼着,松开沈鹿溪的马尾,抬腿便直接朝沈鹿溪的肚子踹了过去。

他这一脚,用了十足的力道,沈鹿溪当即被踹的不断往后踉跄,最后“嘭”一声,后背重重撞在墙壁上才停了下来。

痛,好痛!

下意识地,她双手捂住肚子,然后身体沿着墙壁,一点点滑了下去,脸色迅速变得苍白。

刘禹凡低头,看着自己被咬的血淋淋,几乎被撕下一块肉来的胳膊,双目顿时赤红,彻底疯了。

“臭婊子,老子今晚干死你!”

吼着,刘禹凡朝沈鹿溪冲过去,再次抬起脚朝她身上踹去——

“啊!”

谁料,刘禹凡的腿还没有落下,另外一条长腿踹了过来,直接一脚将他踹飞出去。

刘禹凡一声大叫,重重跌落在地,一时半会儿痛的根本缓不过劲来。

沈时砚看着眼前脸色煞白煞白,捂着肚子疼的一张小脸几乎都快要皱成一团的沈鹿溪,二话不说,俯身下去直接将人打横抱起,转身便大步离开。

“我去你妈的小白脸,给我站住!”

刘禹凡反应过来,见沈鹿溪被抱着离开,直接扑过去,抱住沈时砚的腿,又吼道,“她是老子的女人,你给老子——啊!”

结果,他话音未落,又被沈时砚一脚直接踹到了3808的包厢门上。

保安和其他的服务生跑了过来,看着就一幕幕,也不知道沈时砚和刘禹凡哪个更有权势,所以都只看着不太敢上去帮忙,怕帮错了自己遭殃。

3808包厢里玩的正嗨的众人终于发现了外静不对,个个起身过来查看情况。

刘禹凡费力扑过去,抓住路铭的裤腿,表情极其痛苦的央求,“表哥,那个小白脸抢……抢我的人,帮我……帮我弄死他!”

路铭顺着刘禹凡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当一眼看清楚抱着沈鹿溪的人是谁时,霎时浑身一抖,立马就踢开刘禹凡,朝沈时砚小跑过去,笑眯眯点头哈腰地道,“二少爷……不……不是,小舅舅,您来御都会,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众人看着就一幕,当即都傻了眼。

我靠!小舅舅……什么情况?

“怎么,我的行程要向你汇报?”沈时砚原本冷峻的面色此刻如染了霜般,冷的瘆人。

“不……不,不需要!”路铭赶紧摇头摆手,“就是您要来御都会,提前吩咐我一声,我一定替您把什么都安排妥当。”

沈时砚完全不想听他废话,低敛双眸睨一眼怀里表情分外痛苦的沈鹿溪,他下巴朝刘禹凡的方向一扬,“你的狗,看好,下次要再放出来,保不齐就废了。”

话落,他抱着沈鹿溪转身,迈开长腿大步离开。


“嗯,回来了。”视频里慕夏重重地点头,“要不要现在见我?”


“要要要。”沈鹿溪高兴的不行,“定位发过来。”

“嗯,带上小艺一起吧,我也想小艺了。”慕夏完全不知道沈鹿溪奶奶和妹妹出事,笑嘻嘻提沈锦艺。

提到妹妹,沈鹿溪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说,“小艺现在不方便出门,改天我再带你去看小艺吧。”

想到沈锦艺先天的自闭症,慕夏也就没有多问了,笑着说“好”。

两个人结束视频通话,沈鹿溪立马就收到了慕夏发来的定位,离晋洲湾一号还挺近,她直接打了个车过去。

慕夏在一家新开的海鲜餐厅。

她知道沈鹿溪超喜欢吃海鲜,但是自从她爸爸入狱,被罚款一百多万,她妈妈抛弃她们姐妹俩个一走了之后,她家的经济条件就一落万丈,再也吃不起海鲜了。

也不是再也吃不起海鲜,至少是吃不起好的海鲜了。

“沈鹿溪!”

慕夏就在餐厅门口等着,看到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沈鹿溪,她高兴的大叫一声,飞奔过去。

沈鹿溪顺声看去,看着仍旧跟以前一样,还是那个没心没肺模样的慕夏傻姑娘,不由的灿然一笑,张开双臂,两个人抱在一起。

“我去!”两个人在街边,肆无忌惮搂搂抱抱好一会儿后,慕夏才松开沈鹿溪,上下打量她,一本正经地道,“我知道为什么这一年多,你从来不主动跟我视频了。”

沈鹿溪笑,“为什么?”

慕夏瘪嘴,“因为你一个人在偷偷变美,不想让我看到,你太没良心了吧。”

沈鹿溪配合着一本正经地点头,“是呀,居然被你发现了。”

慕夏斜眼嗔她,一边拉着她往餐厅走了一边道,“待会儿老实跟我交往哈,我没回来的这一年多,你都干了些什么,又是怎么偷偷变的这么漂亮的。”

沈鹿溪笑着点头,“嗯,绝对你问什么我答什么。”

沈鹿溪和慕夏,从初一开始就是同班同学,不仅如此,她们俩还是班上公认的最漂亮的女孩儿。

有人说沈鹿溪更漂亮,也有人说慕夏最美。

一般两个女孩被同学这样比较,都会成为对手,暗自较劲儿。

可沈鹿溪和慕夏不是。

她们不仅从来不较劲儿,还成为了最要好的朋友。

她们当时就读的,是贵族高中,那个时候,沈鹿溪家里还算有钱,完全能支付得起她的学费。

不过,那时候慕夏成绩不太好,沈鹿溪则是班上甚至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学霸,但这丝毫都不影响两个人的友谊。

中学六年,两个人好的能穿同一条裙子,喝同一杯奶茶。

慕夏拉着沈鹿溪直接进了一个最豪华的包厢,根本还没点菜,她们进去还没一会儿,服务员就端着各色的海鲜鱼贯而入。

沈鹿溪看着不由惊了惊,“怎么上这么多?我们不是没点菜吗?”

慕夏大手一挥,“这家海鲜餐厅是我妈新开的,今天敞开了肚皮吃。”

沈鹿溪,“……”

“夏夏,你是打算喂猪么?”

“哈哈哈——”慕夏笑的特别开怀,伸手去挑起沈鹿溪的下巴,朝她挤眉弄眼,“宝贝儿,你要是愿意当那头猪的话,我肯定愿意养你。”

沈鹿溪,“……”

……

两个人吃饱喝足,一看时间,还挺早,慕夏拉着沈鹿溪想去酒吧。

沈鹿溪其实不太想去,但不想扫了慕夏的兴,就一起去了。

她们去的酒吧环境气氛都还不错,两人到吧台坐下,先点了两杯红粉佳人。

调酒师给她们调酒,慕夏往舞池里张望,看了几秒,趴到沈鹿溪的耳边问,“要不咱们也去跳舞吧?”

沈鹿溪摇头,“我不太会。”

“切!”慕夏斜她,“骗鬼你,你学了那么多年的芭蕾,就这群魔乱舞的,能难得住你?”

沈鹿溪笑,“你等我一会儿,我去个洗手间。”

“嗯。”慕夏点点头,“去吧,等你回来咱们就去跳。”

沈鹿溪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反正先去了洗手间。

等沈鹿溪刚才没几秒,两杯调好的红粉佳人就被端了过来,慕夏随意端起其中一杯,喝了起来。

她酒量挺好的,反正自从高中开始偷偷喝酒起,她就没有醉过。

不过,这会才半杯鸡尾酒下肚,她就感觉到有些头晕目眩,连坐都有些坐不稳了。

当她放下酒杯,正抚着额头休息的时候,一个高大的男子来到她的身边,扶手搂住了她。

沈鹿溪在洗手间里接了个电话,回到吧台的时候,已经不见了慕夏的人。

只以为她等不及,自己先跑去跳舞了,所以,沈鹿溪不断在舞池里张望搜寻,可却看不到慕夏的半丝身影。

正当她疑惑的收回视线,准备给慕夏打电话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无意瞟到,不远处角落的楼梯里,一个身形高大魁梧的男子正搂着一个身影无比熟悉的女人往楼上走。

那女人是——



沈时砚将沈鹿溪推进了旁边一间没人的包厢里,动作挺急的。

沈鹿溪被他困在胸膛与门板之间,慌忙去阻止他。

她埋着头,低低央求,“可不可以不在这儿?”

沈时砚低头轻啄她的鼻尖,红唇,呼吸滚烫,哑着嗓子问,“那你想在哪?嗯——在外面浪了两天,没浪够是不是?”

“我没有浪。”沈鹿溪脑袋仍旧埋的低低的,有一丁点儿委屈,“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沈时砚闻言,所有急切的动作霎时一顿。

他黑眸无比灼亮地睨着她,长指勾起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头来,让她看着自己。

“沈鹿溪,你跑去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的,结果倒打一耙,说我不要你了?”

沈时砚勾唇,嗓音戏谑,忍不住低头又去啄一下她的红唇,“我怎么不知道,原来你胆子这么大,敢玩我?嗯——”

“我……”沈鹿溪轻咬下唇角,望着沈时砚的一双眸子清凌凌澄亮亮的,“我没玩你,是你跟陈以恩说,我是小偷。”

沈时砚拧眉,“所以,你这是怪上我了?”

沈鹿溪望着他,迟疑两秒,点头“嗯”了一声。

“嗤——”倏地,沈时砚笑了,头又压下去,吻住她,低低哑哑的嗓音有模糊道,“你可不就是小偷么,偷人的本事一流,偷的我天天抓心挠肝的,只想干你。”

沈鹿溪缩在那儿,不回应他,又去抓住他滚烫作乱的大掌,像只奶猫儿似的控诉,“你别扯我衣服,等下扯坏了。”

沈时砚动作再次停下,黑眸明明灭灭,沉沉睨着她,快被她给气炸了。

他磨了磨后牙槽,再次勾起她的下巴来,几乎是有点儿咬牙切齿地问她,“是你这身衣服重要,还是我重要。”

沈鹿溪轻咬着唇角犹如一只惊恐的小鹿般望着他,似在纠结,几秒后弱弱说,“那我自己脱。”

“呵!”沈时砚又笑,被她气的实在是没脾气了。

下一秒,他双臂撑到门板上,稍稍支起身体来,放开她,扬扬下巴说,“那脱吧,我等着。”

沈鹿溪“嗯”一声,抬手去解自己的衬衫扣子。

……

除了外面能看得到的抓伤,沈鹿溪的背上腰上,还有几处明显的淤青。

她衣服不脱的时候,谁都看不到,脱下之后,那几处淤青可就太扎眼了。

她原本皮肤白,又嫩的不行,沈时砚稍微不注意掐她一把,都能留下红印子,好几天不消。

这会儿看着她身上那一道道的抓痕和一块块的淤青,沈时砚也没了太大的兴致折腾她,于是速战速决。

但沈鹿溪真的就是只妖精,而且是顶级的那种狐妖变的。

她稍稍一主动,沈时砚就又欲罢不能了。

真想溺死在她身上算了。

但毕竟这是餐馆包厢,虽然沈时砚打了招呼,不会有人闯进来,可沈鹿溪是跟着人来吃饭的,不能在这儿耗太久。

果然,正疯狂,沈鹿溪手机响了。

一看,是周阳打过来的。

她当即就要从沈时砚身上下来,但才动,腰就把一把扣住了。

沈时砚命令她,“继续。”

沈鹿溪眉眼拉着丝般的瞧他一眼,当即接通电话,毫不含糊地说,“对不起老大,我遇到我远房堂哥了,我跟他再聊会儿就回去。”

远房堂哥。

四个字,成功激起了沈时砚想要弄死她的心思。

沈鹿溪慌乱之中挂断电话,余下的,就只有求饶了。

心满意足后,沈时砚拿沈鹿溪的衣服给她穿,揉她的脑袋,又埋头下去咬她,然后磨着后牙槽警告,“除了我允许,你再乱叫哥,我弄死你。”

沈鹿溪小嘴儿鼓鼓的,撇开头忍着不叫也不看他,只有那密密长长的睫毛上挂着的泪滴,将掉未掉,看得人心烦意乱。

沈时砚给她穿好了衣服,捏了捏她鼓鼓的脸颊,冲着门口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先出去。”

沈鹿溪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站住。”

等她走到门口,正要拉门,沈时砚又叫住她。

他点了根烟,满足地吸了一口,眯着沈鹿溪纤纤柔柔的背影问,“晚上知道回哪儿吗?”

沈鹿溪回头,幽幽怨怨地瞪着他。

对上她的目光,沈时砚又“嗤”一声乐了,说,“放心,晚上不动你。”

……

沈鹿溪回到包厢的时候,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没走,是因为都在等她。

她很不好意思,埋头随便扒拉完一碗饭,然后大家一起离开。

出了餐厅,刚上车,车子还没开出去,就看到沈时砚和陈以恩他们一行人也从餐馆走了出来。

司机把车子开到了餐馆门口,服务生拉开了车门,沈时砚坐进去,后面陈以恩也要跟着坐进去。

可不知道怎么的,她才抬腿,又顿住,然后腿又缩了回来。

下一秒,车门关上,车子绝尘而去,只留下陈以恩一个人站在了餐馆门口。

等车子开走,没有了遮挡,沈鹿溪这才看清楚,陈以恩的衣服被弄脏了一大片。

不仅如此,她眼里还含着两泡泪,模样儿好不委屈。

“那不是新来的小沈总秘书嘛,怎么被丢下了,要不咱们顺她一程?”周阳也看到了,稍微有点儿怜香惜玉。

“嗯。”沈鹿溪毫不迟疑地答应,“老大你真好心。”

周阳一笑,把车开过去,邀请陈以恩上车。

陈以恩原本正想去拉车门,不过,当后座车窗降下来,露出沈鹿溪那张被滋润的白里透红红里透亮,亮里还透着小得意的脸时,她一张脸顿时就黑了。

“谁要坐你们的车,滚!”

骂完,陈以恩转身就走。

这么不识好歹,有史以来周阳也是第一次遇到。

低低的,他“艹”了一声,将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从陈以恩身边开了过去。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