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巨作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

畅销巨作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

80年代的风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叫做《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是作者“80年代的风”写的小说,主角是司马兰夏天。本书精彩片段:坞堡内院中。司马兰房间中。烛火通明,人影成双。司马戈恭敬的站在自家小姐面前,汇报松树林的情况:“小姐,那杀手女头领貌美如花,至少是二流武者,却被人用巨力扭断的颈骨,死不瞑目!”“根据现场的打斗痕迹来看,是荒亲王与她进行了殊死搏杀!”“结果,荒亲王活,女杀手死!”司马兰秀眉微微一皱:“是王爷杀了那个女杀手......

主角:司马兰夏天   更新:2024-07-13 11: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司马兰夏天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巨作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由网络作家“80年代的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叫做《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是作者“80年代的风”写的小说,主角是司马兰夏天。本书精彩片段:坞堡内院中。司马兰房间中。烛火通明,人影成双。司马戈恭敬的站在自家小姐面前,汇报松树林的情况:“小姐,那杀手女头领貌美如花,至少是二流武者,却被人用巨力扭断的颈骨,死不瞑目!”“根据现场的打斗痕迹来看,是荒亲王与她进行了殊死搏杀!”“结果,荒亲王活,女杀手死!”司马兰秀眉微微一皱:“是王爷杀了那个女杀手......

《畅销巨作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精彩片段


就在此刻。

“王爷......”

卢树、高飞的声音从松林外传来。

夏天心中涌起一股暖意:“我在这里!”

卢树和高飞能在极短的时间找到此处,说明是真的担心他。

同时,追踪之术也很厉害!

这,真的很好!

这时。

卢树和高飞率领一群伤兵冲了进来,兴奋的吼道:“王爷在这里,安全!”

“嗖......”

司马戈那火爆的曼妙身影出现,看见夏天,神情一松:“王爷没事就好!”

“我现在可以回去和小姐交差了!”

忽然。

“咦......”

司马戈水汪汪的大眼盯着二圣使尸体:“黑衣杀手头领?”

准备转身离去的她走到尸体前,蹲下身子,眼中泛着异彩,仔细检查了一遍。

然后。

她站在夏天面前,两抹遮不住的腻白映入夏天眼帘:“王爷,你杀的?”

有的风景,在松林中独好!

夏天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我说不是......你会信吗?”

司马戈认真的点点头:“我信!”

“我也会这样告诉小姐,至于她信不信,我就不知道了?”

说完。

司马戈带着十名死士转身就走:“王爷,你可真有力,这个美女杀手的颈骨都碎了!”

“还有,你也真不懂怜香惜玉,对这样的小美人下手,毫不留情!”

“真是无情的男人啊!”

夏天嘴角禁不住抽动了几下,不做回答:“卢树、高飞,清点这树林里的战马,全部拉回去!”

“从现在开始,这些战马就是我们的了!”

“是!”

高飞很兴奋:“王爷果然神机妙算,这些杀手果然是我们的送马使者!”

卢树没有说话,牵过马群中的头马,看着夏天,眼中也满是崇拜之色!

王爷是可以预知未来之事吗?

真是高深莫测啊!

“王爷,这一战,所有的缴获已经集中在坞堡中,请您回去检查!”

夏天脸色一喜:“有多少收获?”

桃花坞堡内院中。

司马兰房间中。

烛火通明,人影成双。

司马戈恭敬的站在自家小姐面前,汇报松树林的情况:“小姐,那杀手女头领貌美如花,至少是二流武者,却被人用巨力扭断的颈骨,死不瞑目!”

“根据现场的打斗痕迹来看,是荒亲王与她进行了殊死搏杀!”

“结果,荒亲王活,女杀手死!”

司马兰秀眉微微一皱:“是王爷杀了那个女杀手?”

司马戈也不敢肯定:“应该是!”

“应该?”

“对!”

司马戈有些拿不准:“现场没有发现第三人出现的踪迹,所以,理应是荒亲王所杀。”

“但是,蹊跷之处就在这里......荒亲王体内明显没有内家真气,怎么能杀死一个二流武道强者呢?”

“还是用扭断脖子的方式!”

司马兰想了想,眉头舒展开来:“也许,那里出现过第三人,但是,没有留下踪迹。”

“应该是这个第三人杀死了黑衣杀手!”

司马戈微微一愣:“小姐高见!”

“完全有这可能!”

“不过,能在雪上不留痕迹的高手......非达到宗师级境界不可!”

司马兰高深莫测的道:“不一定!”

“民间有很多奇人异士,能练出踏雪无痕的轻功也是有可能的。”

司马戈点头:“是有可能!”

忽然。

司马兰又皱起了秀眉,心中涌起更多疑问:“王爷明知道那个黑衣女杀手比他强,为何要跟上去呢?”

司马戈摇头!

“王爷为何不怕她?”

司马戈继续摇头。

“那个出现的第三者又是谁?”

“难道王爷暗中还有保护者?”

司马戈被问得有些头晕:“小姐,你去问他啊!”

“我可不知道!”

“噗嗤......”

司马兰忍俊不禁,笑得花枝招展:“小戈说得对,这些事情,与其在这里猜,不如问他要个答案。”


夏天摇头。

他只知道大夏第一美女夏天,天下美女排行榜上,她排第三。

“嘿嘿嘿......”

太子眼中冒出一股邪火:“九弟,你可真是书呆子。”

“太子哥哥告诉你......天下第一美人叫做呼延朵儿,是天狼帝国的大公主。”

“封地就在你的大荒州隔壁--天雕州。”

“只要你到封地,估计就能看见她带兵杀入你领地的曼妙身姿。”

夏天眼神一凝:“是吗?”

“肯定!”

太子一脸“拱火”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贱贱的:“九弟,每年冬天结束之后,天雕州的天狼大军都会杀入大荒州抢粮、抢人。”

“只要你乖乖的坐在大荒州,就一定能见到那天下第一美人。”

“传说中,这天下第一美女呼延朵儿不仅长得国色天香,美如天上仙女,还是天狼帝国排名前三的名将。”

“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

“若你被她抓去......嘿嘿嘿......九弟长得这么英俊,说不定就成驸马了!”

“可以让她养着你呢!”

太子想用大荒州之痛来刺激夏天。

他瞟了瞟远处的夏天,嫉妒在啃食他的心。

“呵呵呵......”

夏天脸上笑容不变:“谢太子哥哥指点。”

“等我去大荒州后,就将那天下第一美女呼延朵儿抓过来做通房丫鬟。”

“九弟我定然不会坠了大夏皇族的威风。”

这回答,出乎太子意料之外。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书呆子还真敢想。

“九弟,如果你能抓到呼延朵儿做通房丫鬟,我就将太子府门前的石狮子吃掉!”

“好!”

夏天打蛇随棍上:“赌约成立!”

“太子哥哥,我等你吃石狮子的那天!”

太子被噎,无话可说。

“咳咳咳......”

夏天却一脸关心的问:“太子哥哥,那天你在雪地里吓尿后......没有落下什么病根吧?”

这是夏天的反击!

哪壶不开提哪壶!

打人就打脸!

果然。

“轰......”

太子闻言心态炸裂,双目中满是凶光,死死的盯着夏天,宛若盯着不共戴天的仇人。

如果眼光能杀人,夏天之身早就千疮百孔,人流血而亡了!

太子脸沉如墨,阴森森的道:“不劳荒亲王关心,本太子身体强壮得很!”

夏天一脸欣慰状:“那就好!”

“不过,你和几个皇嫂辛勤耕耘这么多年,却生不出一儿半女......你是不是身体不行啊?”

“你......”

太子双拳紧握,脖子上青筋直冒,鼻孔里喷火,愤怒得想原地爆炸!

不,拔剑在夏天身上捅出九九八十一个血窟窿。

先捅后杀!

再捅再杀!

杀了他!

一定要杀了他!

太子内心在疯狂咆哮!

他已经三十岁,拥有侧妃好多位,但却没有孩子。

这是太子心中之痛。

城门前。

忽然间,连风都安静了下来。

只有太子愤怒的急促喘息声。

城门洞中。

一辆华贵的马车停在里面。

马车中,坐着一个俊逸的中年男子。

他静静听着太子与夏天的对话,眼中神色复杂,口中喃喃的道:“原来你是这样的九皇子啊!”

“难怪兰儿对你产生了好奇!”

“太子这秉性......难成大器!”

此人正是左丞相司马剑:“出去送小姐吧!”

“是!”

身材魁梧的车夫驾驶马车缓缓走出城门,停在太子座驾旁边。

司马剑跳下马车,拱手行礼:“司马剑见过太子殿下!”

太子僵硬的脸色一缓,强笑道:“左丞相免礼!”

“你也是来为荒亲王送行?”

“是!”

司马剑举止潇洒,笑容灿烂:“皇帝陛下昨夜下旨,将小女夏天赐婚荒亲王,老臣身为人父,自当来送他们一程!”

“太子殿下以为可否?”

昨夜。

满朝文武都知道九皇子差点跪死在雪地。

紧接着,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皇帝为荒州王赐婚夏天!

左丞相司马剑在朝堂上权势滔天,就连太子都在费力拉拢,还放出风......想娶司马府两女。

若他能够娶到司马梅和夏天,得到司马家的支持,太子之位就固若金汤,无人可动摇。

但是,皇帝偏偏将夏天赐婚夏天,这出乎朝中文武百官的意料之外。

一个个都在猜皇帝的心意。

司马剑却看得很通透!

皇帝给了他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是......为了女儿的幸福,暗中杀掉夏天,借他的手中刀杀人。

若他如此选择,杀皇子之事......就是捏在皇帝手中的小辫子,只要皇帝需要,随时可用此事灭他司马家。

从此以后,他只能忠于皇帝。

第二个选择是让夏天跟夏天走。

若是这样,司马家联姻最不可能坐上太子位的夏天,不可能再支持太子,也不会让太子坐大。

司马家也会老老实实的为皇帝卖命。

对于皇帝来说,这是一石二鸟之计。

无论司马家的选择是什么?

皇帝都是赢家!

此时。

太子一脸讨好之色:“司马丞相送女远行,乃是人之常情,当然可以。”

不过。

他还是忍不住挑拨:“但是,大荒州乃是蛮荒凶险之地,左丞相真要将夏天小姐送入那险地中?”

“呵呵呵......”

司马剑淡淡一笑,一推了事:“有劳太子挂念!”

“是皇帝陛下亲自赐婚,并下旨同行,若是老臣阻挡,那可就是抗旨了!”

“若是如此,恐怕老臣的人头不保啊!”

太子脸色尴尬:“当然不能抗旨!”

“当然不能!”

这时。

夏天才拱手行礼:“小王见过左丞相。”

司马剑连忙还礼:“哪有亲王先给老臣行礼的......老臣见过荒亲王。”

“请荒亲王应允我与兰儿告别。”

夏天欣然应允:“左丞相请!”

司马剑举步向夏天走去,父女两人互相叮嘱,一派父慈女孝的做派。

这时。

太子黑着脸进入马车,冷冷的道:“本宫今日就送到这里,荒亲王一路走好!”

“走!”

“驾......”

车夫调转马头,回城而去。

夏天恭敬对马车行礼:“臣弟恭送太子哥哥,替我向三位皇嫂问好!”

“愿太子哥哥早日做父亲!”

“儿女成群!”

城门洞中。

“噗......”

太子郁结在胸中之血再也控制不住,喉咙一甜,喷在马车内,压抑的吼道:“夏美人!”

一个曼妙的黑色身影出现在车窗外,声音轻柔婉转,宛若黄鹂说人言:“太子殿下,有何吩咐?”

太子面目狰狞:“杀了他!”

“立即杀了他!”

曼妙身影一愣:“太子,若是立即动手......我们这段时间费尽心思的布置,可就白费了?”

“那就白费!”

太子拔剑挥舞,咬牙切齿的道:“本太子一刻都不能等了!只想以最快的速度送他去阴曹地府!”

“是!”

曼妙身影有些为难的答应:“我马上重新制定刺杀计划!”

片刻后。

太子马车驶出昏暗的城门洞。

车窗外并无人影。

刚刚的一切,仿佛都是幻觉。

另一边。

城门前。

司马剑还是忍不住问:“王爷,你为何一定要激怒太子?”

夏天一脸谦恭:“司马叔叔,不要叫得如此生疏,直接叫我贤婿就好!”

夏天的俏脸红如苹果。

她娇媚的瞪了夏天一眼。

司马剑一愣:“贤婿?”

夏天反问:“难道不是这样叫?”

司马剑脸色不变,坦率直言:“若是王爷能够活着入主大荒州,老臣一定遵命!”

“不过,老臣想知道......你为何要激怒太子?”

夏天淡淡一笑:“在本王去大荒州的路上,太子定早就布置好了杀我的手段。”

“若是能激怒于他,让他忍不住自乱阵脚......对我最为有利。”

“哈哈哈......”

司马剑摸着额下三缕胡须,一脸欣赏之色:“看来王爷不仅知兵、懂兵。”

“还深谙兵法。”

“好!

“现在,老臣想与王爷打个赌......如果王爷能够在开春后击退天狼大军,立足大荒州,司马家将尽全力辅助王爷。”

夏天欣然应下:“谢司马叔叔!”

司马剑不再抗拒这个称呼:“王爷,等你在大荒州站稳脚跟后,再言谢吧!”

夏天拿出态度:“司马叔叔,就算没有你这个赌约,为了大荒州子民,我也要将那呼延朵儿打回去!”

“好!”

司马剑想了想,若有深意的问:“王爷,你的志向是什么?”

夏天早就有准备!

只是在这帝都城门论志,可能会传入某些人的耳朵,有冒一定风险。

但,如司马家族这样的庞然大物,不缺钱财,不缺权力。

除了不是皇族,家中没有皇帝,什么都有。

他们若投资一个皇子,主要是看这个皇子有没有未来?

首先听志观行!

夏天双手后背,身形如剑,朗声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这片大地上,有和华夏历史中一样的三皇五帝时期。

有和华夏历史中一样的夏朝、商朝、周朝、春秋战国、秦朝时期。

但在秦朝后,不是大汉朝,而是现在的大夏朝。

大夏的文人喜欢诗词歌赋。

但,却无华夏五千年那些传世佳作。

论立志,这“四为”足以惊天地,泣鬼神。

司马剑和夏天脑子里宛若被投下四颗核弹,震惊得魂海激荡。

他的心好大,是要做圣人?

还是想做皇帝?

果然。

司马剑眼中精光爆射:“好志向!”

“王爷果然深藏不露!”

他不再多说,只是叮嘱:“兰儿,好好帮助王爷入主大荒州。”

“若是遇到困难,直接传信家中,为父自会安排。”

夏天惊醒过来:“是!”

“父亲多保重!”

司马剑颔首,叮嘱道:“王爷,兰儿就拜托王爷照顾了!”

“祝王爷顺利入主大荒州!”

“老臣在帝都等您的好消息!”

夏天拱手行礼:“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请司马叔叔静待佳音!”

“我定会照顾好司马小姐,定不辜负司马家!”

司马剑潇洒转身离去,眼望虚空,心潮澎湃:“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世人都看错九皇子了!”

这时,夏天的声音穿透虚空:“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司马剑眼中满是异彩:“好!好一个荒州王……无畏风雨打身,无畏头上是否天晴?该走的路,披荆斩棘也前行!”

“有大志!有决心!我司马剑就在帝都看你一路起风云……”


桃花坞堡,临时浴室中。

一桶桶清澈的热水送进房中,冲洗过众人的身体后,变成了污水。

大雪天能洗一个热水澡,真是美的很!

伤兵们感觉身子都轻了几分。

这时。

一些香精的味道在浴室中弥漫。

夏天将皇子专用的猪苓拿了出来,与众人共用!

何为猪苓?

是一种中药材,有利尿治水肿之功效。

但用于洗澡,功用就相当于香皂和肥皂。

在大夏朝,猪苓是有钱人、贵族、官员的洗澡之物!

夏天所用的猪苓,更是皇室专供,只有宫中才有。

有钱也买不到,是身份的象征。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无比珍贵。

卢树、高飞和战士们都有些惶恐!

不敢伸手拿!

更不敢往身上抹!

夏天早料到众人会拘束,温和一笑:“你们不敢用?”

“嘿嘿嘿......”

猥琐老兵的笑声很干:“王爷,我们都是一些粗鲁汉,用皂角抹抹身子就好!”

“用您的猪苓就是浪费!”

“对!”

“对!”

“对!”

众老兵忙点头,如同几只小鸡吃米:“老鬼说得对!”

夏天摇摇头:“老鬼说得不对!”

“战友是不是应该同甘共苦,生死与共?”

“啪啪啪......”

“那当然!”

众将士将胸脯拍得震天响:“我们定会与王爷同甘共苦!”

夏天嘴角勾起一丝神秘微笑,如同逮到鸡的狐狸:“很好!”

“既然要与我同甘共苦、生死与共,为何我的东西,你们却不用?”

“这是何道理?”

他脸色一肃:“难道你们想让天下人以为本王是那种过河拆桥,只能共苦,不能同甘之人?”

卢树也神色一肃:“不敢!”

“王爷,在所有将士心中,您身份尊贵,与我们的身份有天壤之别,判若云泥!

“能追随一个有封地的亲王,已经是我们祖坟冒青烟,三生修来的福气!

“就算是为王爷而死,也是不枉来了人间一趟。”

夏天打断他的话:“不!”

“在这里,我们是患难与共的兄弟,是生死相托的战友!”

“我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猪苓,只是用来洗澡的凡俗之物,不用多想!”

“等到了大荒州,本王制造出的洗澡之物,会比这个精美、实用百倍!”

“到时候,这种低级的猪苓就不用了!”

老鬼脸上猥琐之意消失,好奇问:“王爷,真能做出比皇室猪苓更好的洗澡之物?”

“当然!”

“给我们用!”

“当然!”

“那我们的身子……岂不是比宫中那些娘娘更珍贵?”

说完。

猥琐老鬼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他连忙捂住大嘴,乌溜溜的黑眼珠乱转,一脸心虚的请罪:“王爷,我老鬼失言,犯了大不敬之罪,请责罚!”

夏天毫不在意:“没错,到时候,你用上那些东西,身子就比那些后宫娘娘更珍贵!”

“你没有说错,何罪之有?”

“不过,在外面,可要管住你的大嘴,不能乱说!”

“是!”

老鬼这才松了口气!

夏天脸色一松:“其实,之所以让你们用我的猪苓来洗身,是因为这东西能最大程度的将你们身子洗干净......”

说到这里,夏天停顿了一下,目光变得有些古怪,一一扫过众人。

“哈哈哈......”

众人不仅没有多想,还放松的大笑出声。

“嘿嘿嘿......”

猥琐老鬼第一个拿起猪苓,抹上身:“王爷,你不是好男色之人,就不要恐吓我们了!”

夏天摇摇头:“无趣!”

“哈哈哈......”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看着夏天:“王爷,你说话不能只说半句......最重要的是什么?”

夏天继续说道:“更重要的是……要将你们的伤口洗干净,减少感染的风险,让你们的伤口不恶化,减少你们的痛楚!”

众人不懂“感染”是什么意思?

但他们没有问!

因为。

传说中的大夏人,是龙的传人。

王爷是龙子,这听不懂的词语......很有可能就是龙语。

所以,无须问。

不懂就不懂。

王爷懂就好。

反正“感染”这两个字很厉害就对了!

是为他们好就对了!

一种被关爱的感动,在众人心中酝酿,渗透入全身每个细胞。

很温暖!

也很舒服!

这时。

夏天穿上衣衫,安排道:“浴室门口,白总管已经拿来了烈酒,等一下,他就会端酒进来,你们将身体洗干净,擦干后,他会为你们的伤口消毒!”

“吃完午饭后,我会为你们疗伤!”

“是!”

这时。

小白抱着酒罐进入浴室:“伤口擦干者过来抹酒消毒!”

“谢白总管!”

不久后。

卢树和高飞穿着新发的军服走出浴室,一路交谈:“高飞,王爷的行事作风,不像是从小生长在皇宫中的皇子!”

高飞笑着反问:“那像什么?”

卢树想了想:“更像皇宫中那些有大智慧的供奉!”

“一言一行,都让人愿意亲近他。”

“愿意跟随他!”

高飞笑意更浓:“这样不好吗?”

“卢大统领,你知道苟富贵,勿相忘是什么意思吗?”

卢树虎眼一瞪:“高副统领,我虽然读书不多,但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如果将来你有享受荣华富贵的一天,不要忘记曾和你一起共患难的人!”

高飞认真的问:“这世间,能够共患难的人多吗?”

卢树点头:“应该不少。”

“但能共富贵的极少!”

“特别是皇族之人!”

高飞点头赞同:“但,我觉得……我们王爷是可以共富贵的主子!”

“卢树,不管你怎么想......我的心已经被王爷收买,已经决定追随他一生,虽死无憾!”

“呵呵呵......”

卢树笑着伸出手掌:“我追随王爷的心坚如磐石!”

“来,我们约定......一起尽心辅佐王爷,拼一个未来!”

“啪......”

高飞重重的握住卢树之手:“好!”

“拼一个未来!”

两个将门子弟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大厅前。

“滋滋滋......”

金黄的肉在树架上冒着油花,香味在空气中传播。

“咕噜噜......”

穿戴一新的老鬼看着烤肉双眼冒绿光,如同一头饿极了的狼。

不!

是一群!

一群穿着暖和新军服的“饿狼”,正在围观食物。

此时的锅中,煮着面。

夏天站在锅前,抡起大勺,盛了大半碗面,放入粗粗的盐粒。

然后。

他又从另一口锅中舀起一勺滚烫的牛油,泼在面上,让碗中面随油沸腾了起来。

紧接着。

第二勺油!

第三勺油!

最后。

夏天从烤架上割了几块半肥半瘦之肉,放在面上。

就这样,油泼面在这个时代横空出世。!

夏天递给猥琐老鬼:“饿坏了吧!快吃!”

猥琐老鬼伸手接过,深深看了夏天一眼,没有道谢,走到旁边蹲下,也顾不得油泼面之烫,稀里呼噜的吃起来!

并没有说惶恐或者感谢之话。

香得很!

美得很!

老鬼眼神大亮:“王爷,这面有名字吗?”

夏天笑答:“有,叫油泼面!”

“好名字!”

老鬼大喊道:“兄弟们,王爷做的面真好吃呢!”

“可不能错过!”

已经洗漱完,穿上暖和新军服的伤兵们排成了长队,有序的从夏天手中接过油泼面!

也没有客气。

夏天笑得很灿烂……老兵们从潜意识里接受他是自己人了!

最后。

卢树和高飞坐在门槛上,吃得酣畅淋漓。

夏天端坐一碗油泼面,蹲在老鬼旁边,也是狼吞虎咽,模样与众将士并无差别。

但,将士们看夏天的眼神却更加崇敬!

夏天一边吃,含糊不清的问:“老鬼,还吃吗?”

老鬼喝完最后一口汤:“心中还想吃,但肚子塞满了!”

然后。

老鬼瘫倒在雪地上,望着天上的乌云:“王爷,我已经好久不曾吃饱了!”

“现在有新衣穿,有面有肉,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啊!”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现在竟然有心思想女人了!”

“嘿嘿嘿......”

“王爷,你说我这人是不是天生不正经啊?”

“啊哈哈哈......”

众人闻言,齐声爆笑:“老鬼,你终于醒悟了啊!”

夏天也笑:“正所谓孤阴不长,孤阳不生,其实,男人想女人是很正常的!”

“老鬼,如果我们能活着在大荒州扎根,我们就将大荒州建设成为一个能吃饱穿暖,人人都能娶上媳妇的世外桃源!”

“怎么样?”

老鬼眼神大亮:“王爷,那我们就这么干吧!”

“我们将大荒州打造成一片乐土!”

夏天认真的答应:“好!”

“我们就这么干!”

老鬼兴奋起来,一个鲤鱼打挺起身:“王爷,今晚之战,怎么打?”


“起来吧!”

“是!”

“你们在进行极限耐寒训练?”

“是!”

“还要进行多久?”

“十天!”

“藏一,现在是你领队训练吗?”

“是!”

“训练你们的那些师父呢?”

“死了!”

夏天眨了眨眼睛:“怎么死的?”

“这次进行极限耐寒训练时,遭遇了有史以来最极端的暴雪天气,师父们都被冻死了!”

夏天有些无语!

果然,猎犬终须山上丧,将军难免阵前亡!

不过。

他更好奇的是:“你们为何能活下来?”

藏一:“师父们说我们的意志比他们坚定,身体气血旺盛,心火如炉,所以能活过来!”

“而他们年纪大了,气血枯萎,心中杂念太多,心火已经逐渐熄灭,所以会死!”

藏一语气依然波澜不惊,仿佛根本没有把生死放在心中。

此刻,夏天有些震撼。

藏剑死士,真与常人大不相同。

这些藏剑少年,也都是值得培养之人。

既然,他们的生死系于自己之身,护佑自己这个王爷,那就送他们一场不一样的人生,相互成就,相互护持走过最寒冷的人生冬季。

“小白!”

夏天眼波一转:“安排好藏一他们的生活,只要是他们训练所需的资源,都要想尽办法搞来!”

“是!”

小白领命,转身吼道:“藏一领头,藏二到藏一百,排好队进堡,领取物资!“

“是!”

夏天转首:“卢树!”

“在!”

“将他们编入亲卫营,单独组成百人队,由我直接指挥,队长为藏一!”

“是!”

旁边。

司马兰一直静静旁观,此时才开口问:“小戈,这些藏剑死士比之你们如何?”

司马戈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小姐,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虽然这些藏剑少年现在的战力还弱于我们!”

“但若他们练出内家真气,进境就会一日千里,到那时,我们的人不是对手!”

说到这里。

司马兰颇感奇怪:“小戈,这些藏剑少年既然都是万里挑一的天才,为何到现在还修炼不出内家真气呢?”

司马戈望着长长的入堡队伍,神色凝重:“小姐,他们早就可以破境武道之门,修炼内家真气!”

“但他们一直憋着这口即将破境之气打磨身子,就是想将肉体打磨到极致,一旦破入武道内境,内家真气就会无比霸道,成长就会无比迅速。”

“他们的目标,是宗师!”

“原来如此!”

司马兰美目中星光闪闪:“藏剑死士,果然不走寻常路。”

忽然。

“呵呵呵......”

司马戈笑得有些浪:“小姐,原本我有些担心,那百名伤兵虽是骑兵,用在战场上冲杀没有问题,但在山林中与恶匪作战,怕是会吃亏!”

“现在好了!有这半吊子的藏剑死士,若杀手和土匪再懵懵懂懂的冲来,估计怎么死得都不知道!”

司马兰嘴角勾起一丝深意:“那就让他们来!”

“嗯!”

司马戈恶狠狠的点了点螓首:“小姐,太子一直垂涎你的美色,恶心之事做了很多,现在,小戈想看他在东宫暴跳如雷的身影,听他气急败坏的声音!”

司马兰伸出玉手轻点司马戈的眉心:“调皮!”

“王爷还在这里,也不怕失礼!”

“咳咳咳......”

夏天轻咳了几声:“本王什么都没有听到!”

司马戈的眸子灵动了转了几圈,故意大声问:“小姐,要将王爷有百名藏剑死士之事,用密函告诉老爷吗?”

夏天静静看着司马兰......真是秀色可餐,好看!

但,她会怎么做?

司马兰也看着夏天,四目相交,仿佛在交流着什么?

忽然。

司马兰玉脸一红:“不用!”

“藏剑死士是王爷的底牌,只有出其不意,才能杀敌人措手不及!”

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80年代的风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这本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穿越、魂穿、历史、佚名穿越、魂穿、历史、 的标签为穿越、魂穿、历史、并且是穿越、魂穿、历史、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424章 夏帝变了,写了3248171字!

书友评价

看了五章开头.哎失望.纳闷这高分怎么评出来的

这中二之魂,熊熊燃烧。怎么刷到9分的

算了 下架!写这么要等到猴年马月……

热门章节

第1269章 各家亮底牌

第1270章 地宫门欲开

第1271章 血在流

第1272章 鼎碎

第1273章 谁先入地宫?

作品试读


“说来真是惭愧!”

夏天看懂了老鬼的心:“你之所以告诉本王这些,并不是想借本王之手去为你报仇吧!”

老鬼费力的摇摇头:“不是!”

夏天脸上的笑意更甚:“你是想告诉我......我们这一路上的恶匪大部分都很富裕吧?”

老鬼一脸开怀:“是!”

“王爷,我们现在得了百匹汗血宝马,一路上可以用土匪练兵,既提升我们的战力,也可以为我荒州王府聚财,一举两得!”

老鬼的想法与夏天的想法不谋而合。

“哈哈哈......”

夏天开怀的笑了几声:“两位统领怎么看?”

卢树和高飞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王爷,英雄所见略同!”

“哈哈哈......”

四人互相看了一眼,均酣畅大笑。

一切尽在不言中。

就在这时。

一个独眼伤兵跑进内院:“王爷,坞堡外有人求见!”

夏天笑容一收:“谁?”

伤兵眨了眨独眼:“她说她叫潜龙!”

潜龙两字,一下子就让夏天想到了潜龙会。

他嘴角勾起一丝好奇之意:“今晚还真是热闹啊!”

“老鬼,好好养伤,可不要错过猛虎山之战!”

“是!”

“走,去看看!”

“是!”

卢树和高飞连忙陪着自家王爷而去。

坞堡门口。

一个白纱蒙面女子傲然而立,正是松树林中出现的神秘女子。

她身后,跟着一群半大孩子,年龄大都在十四五岁左右,个个面黄肌瘦,衣衫单薄,身背一个大包裹,冻得脸色乌青,浑身发抖。

坞堡城墙之上。

夏天眼神一亮:“是你?”

蒙面女子并不说话,伸出玉指,轻轻一弹。

“嗖......”

一道金光落入夏天手中,是一个金色令牌,上面刻画着一个腾云驾雾的金龙,旁边刻三个字:“潜龙令!”

然后。

只见那蒙面女子身形一闪,消失不见,留下话语:“荒亲王,我受人所托,将这些孩子带给你!”

“山高路远,我们大荒州再见!”

话音落,蒙面女子那曼妙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夏天眼中满是遗憾,喃喃的道:“若是我到不了大荒州,也就见不到了你!”

“为何你也在赌我能不能活着走到大荒州?”

“你,是潜龙会的人吗?”

风在呼啸,无人回答。

“潜龙会送这群少年来做什么?”

风也无言。

这时。

小白靠近夏天,躬身递过一本册子:“王爷,这是潜龙会遗孤的名册,上面有这群潜龙会遗孤的资料,我们按照名册点人,对出身资料进行考问,回答不上来者,就是被安插进来的谍者!”

“不过,这些人从小就生活在一起,若是有外人混进来,他们会发现的。”

夏天接过潜龙会的名册,眼睛微眯:“小白,原来你也是潜龙会的人?”

小白语气认真的摇头:“不是!”

“不过,我是大公主的人,进入宫中就为伺候王爷!”

“但,我不是潜龙会中人!”

“只是知道一些潜龙会的事情。”

“大公主也让传递一些信息而已。”

小白说的大公主,是指夏天之母秦贵妃,前朝大公主。

夏天瞄了瞄小白的双腿之间:“为了伺候我,就让你断绝子孙根,进宫做了太监?”

“这也太残忍了!”

“呵呵呵......”

小白掩嘴一笑:“王爷,有的事情,是小白心甘情愿的。”

这一笑,有几分妩媚。

小白白面无须,也无喉结,这一笑,宛若一个娇俏顽皮的少女。

历朝历代,皇宫中的太监分为两种:一种是还未发育时入宫被阉割,是不会长胡须和喉结的。

第二种是发育后进行阉割的太监,会有明显的喉结。

从小白入宫的年龄来计算,是属于第一种情况。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棠梨读物回复书号5092

小说《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