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钓系美人重生后甜度超标了

钓系美人重生后甜度超标了

落云弦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裴先生,想请你帮个忙,明天领证,而我缺个新郎。”江城豪门圈子里都知道,谢虞两家联姻。但没想到虞楚却成了裴宴城的太太!☆见过裴宴城的人都说,他阴暗、偏执、绝情,是个不要命的疯子;知道虞楚的人都说,她惹火、明艳、放肆,是个要人命的妖精。这两个人在一起,直接炸锅了。圈子里私下设了一场豪赌,九成的人都觉得,他们的婚姻不会长久,多半是逢场作戏。

主角:裴宴城虞楚   更新:2022-09-11 12: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裴宴城虞楚的其他类型小说《钓系美人重生后甜度超标了》,由网络作家“落云弦”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裴先生,想请你帮个忙,明天领证,而我缺个新郎。”江城豪门圈子里都知道,谢虞两家联姻。但没想到虞楚却成了裴宴城的太太!☆见过裴宴城的人都说,他阴暗、偏执、绝情,是个不要命的疯子;知道虞楚的人都说,她惹火、明艳、放肆,是个要人命的妖精。这两个人在一起,直接炸锅了。圈子里私下设了一场豪赌,九成的人都觉得,他们的婚姻不会长久,多半是逢场作戏。

《钓系美人重生后甜度超标了》精彩片段

“楚楚,抱歉,我在京市临时有事请抽不了身,明早我怕是赶不回来。”


 正在通话中的手机搁置在梳妆台上,男人清越的嗓音在话筒里面响了起来。


 素白纤细的手取下一对珍珠耳饰放在桌面的绒布上,听到这句话,镜中那人红唇微勾。


 “不用不好意思,回不来就算了吧。”


 语气平缓,似乎没有什么起伏,倒是叫电话那端的人松了一口气。


 “家长那边,我来解释就好了。”


 “是需要你来解释。”


 “楚楚……”


 也不等对面的话说完,虞楚抬手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立马拉黑。


 退出通话界面的手机屏幕上,是微博的热搜,好大三个黑红“爆”字挂在最上面,在一众热搜里面,显得尤其瞩目。


 #傅筝私生#爆


 #傅筝受伤#爆


 #傅筝工作室声明#爆


 底下是一种粉丝“嗷嗷嗷”地叫,骂私生的,心疼姐姐的,闹工作室的,当真是好不热闹。


 “嘁,什么玩意儿。”


 虞楚冷嗤一声,站起身来。


 真没意思。


 镜子里面映着她,一身墨色繁花旗袍将她堪称完美的身形勾勒得淋漓尽致。


 随着她解开扣子的动作,旗袍顺着她顺滑的肌肤落在地毯上,虞楚赤着脚,径直去了浴室。


 墙壁上的时间指向晚上十点半,她重生的第三个小时。


 刚才来电话的那个人叫做谢屿,爷爷给她找的未婚夫。


 按时间来说,明早应该是她和谢家二公子谢屿领证的日子,但是从刚才的那通电话来看,领证的计划应该是泡汤了吧。


 本来,虞楚就没打算和他有什么,领证,是上辈子都没有的事情,这辈子就更不可能了。


 这个名头上的未婚夫,就到此为止吧。


 不然,有的人真的要泡进醋海腌入味儿了,会不好哄的。


 初秋的夜,到底还是有几分凉意的。


 随着浴室门的打开,里面氤氲的水汽也似乎泻了部分出来。


 梳妆台上的手机不停地震动着,似乎是有什么消息。


 不出所料的,刚才那个男人好像发现被自己给拉黑了,发过来不少道歉的话。


 虞楚没有犹豫的,将这个人所有的联系方式拉黑删除一条龙。


 干脆利落,不带丝毫拖泥带水。


 通讯录显示有好友添加,不出意外的,这个人和刚才包揽热搜前三,今晚讨论度最高的那位女明星,是同一个人——傅筝。


 按照血缘关系来说,虞楚应该是她的姐姐。


 她的聊天框也很热闹,不过这个时候,虞楚可没有那么多的功夫去唠嗑。


 打开通讯录,下意识要去寻找那个置顶的人,但是没有。


 其实也没关系,她记得号码就行。


 虞楚拉开窗帘,裹紧了浴袍,走上露台。


 夜里的风凉,吹得她头脑清醒。


 “嘟……”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对方给接了起来。


 可是,两边都没有人开口,却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终于,那边先一步妥协。


 “请问你是……”


 磁性沙哑的声音夹带着轻微的电流,落在虞楚的心尖尖上。


 压下喉间泛起来的酸涩,虞楚轻笑。


 “裴先生,我是虞楚,最近遇到点麻烦,不知道能否请你帮忙?”


 半晌,那边开口,“什么忙?”


 “我呢,明天领证,但还缺个新郎,不知道裴先生帮我这个忙吗?”


 “你……开什么玩笑?”


 “没开玩笑,你帮帮我好不好?”


 倏然间软下来的声音,“裴宴城,求求你了。”


 顺着电话线传过去,就好像她伏在耳畔向他撒着娇。

  翌日。


 “裴宴城,你看,我没有骗你是不是?”


 虞楚扬了扬手上的红本本,抬眸看他,笑靥如花。


 月牙黄的旗袍贵气雅致,冲淡了三分她原本明艳且张扬的气质。


 裴宴城垂下视线,看她。


 她本就生得个好看,是圈子里公认的顶级大美人,走哪儿都是璀璨夺目的焦点。


 此时此刻,却站在了他的身侧,好似是在做梦一般。


 直到从民政局出来,手中拿了证了,裴宴城都觉得不真实。


 他所知道的,今天应该是她和谢屿领证的日子,但事实却是将谢屿换成了他。


 昨夜听见那个电话,分明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