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枭雄崛起之黑道时代由我统领!畅销小说推荐

枭雄崛起之黑道时代由我统领!畅销小说推荐

贝才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小说《枭雄崛起之黑道时代由我统领!》,主角分别是雷震苏凤仪,作者“贝才”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训的是……”刚转头,二毛就看到雷震提着旱冰鞋走到太子跟前。“啪!啪!啪!……”一下接着一下砸,面无表情,狠的让人发慌。直到混混们把旱冰场打扫干净,雷震才停手。而此时的太子跟死人似的,估摸着凶多吉少。“抬走吧。”雷震摆摆手,看着混混们抬着太子离开。该收点人了……......

主角:雷震苏凤仪   更新:2024-07-10 22: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雷震苏凤仪的现代都市小说《枭雄崛起之黑道时代由我统领!畅销小说推荐》,由网络作家“贝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市小说《枭雄崛起之黑道时代由我统领!》,主角分别是雷震苏凤仪,作者“贝才”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训的是……”刚转头,二毛就看到雷震提着旱冰鞋走到太子跟前。“啪!啪!啪!……”一下接着一下砸,面无表情,狠的让人发慌。直到混混们把旱冰场打扫干净,雷震才停手。而此时的太子跟死人似的,估摸着凶多吉少。“抬走吧。”雷震摆摆手,看着混混们抬着太子离开。该收点人了……......

《枭雄崛起之黑道时代由我统领!畅销小说推荐》精彩片段


“哗!”

卷帘门关上,旱冰场的光线一下就暗下来。

太子这些人顿时慌乱不已,不知道接下来对方还要怎么收拾自己。

“震哥,沉水库?”二毛问道。

听到这句话,混混们赶紧求饶。

“震哥,我们错了,再也不敢了!”

“您大人有大量,以后您的场子我们绕着走……”

徽安市有个大水库,每年都能从里面捞出不少尸体,多数都是帮派寻仇扔进去的。

把人用麻袋一套,里面装几块石头系紧口子扔进去,等到再飘出来的时候尸体早就泡的稀烂。

“我又不是赶尽杀绝的人。”雷震笑道:“场子的卫生打扫干净就行,速度一定要快,可别流血过多死在这里。”

“谢谢震哥!”

“谢谢震哥!”

十多个混混捂着脑袋以最快的速度打扫卫生,唯恐对方一个不满意把他们沉水库。

至于太子,这家伙伤的太重,到现在还躺在地上。

“要不把太子沉了?”

“杀人不是个好事。”雷震摇摇头:“出来混求的是财。”

“是,震哥教训的是……”

刚转头,二毛就看到雷震提着旱冰鞋走到太子跟前。

“啪!啪!啪!……”

一下接着一下砸,面无表情,狠的让人发慌。

直到混混们把旱冰场打扫干净,雷震才停手。

而此时的太子跟死人似的,估摸着凶多吉少。

“抬走吧。”

雷震摆摆手,看着混混们抬着太子离开。

该收点人了……

躺在椅子上,雷震琢磨着收点人,因为接下来靠自己一个人根本不行。

其实这个事不难,只要他吆喝一声,有的是人愿意跟他,比如六中十三鹰。

但雷震要求高,不想随便收一群学生混子。

挺头疼!

就在这个时候,一双冰冰凉凉的小嫩手按在他的太阳穴上,耳边更是呼气如兰。

“震哥,舒服吗?”

“唔……”

雷震发出舒服的声音。

这是场子里的另一个女孩小冉,卸妆之后妥妥的美人胚子,不知道为什么这会还没走。

“震哥,我能跟你吗?”

耳边传来少女羞涩的声音。

这个跟不是小弟跟大哥的跟,而是要女人要跟大哥睡觉的跟。

雷震睁开眼,看着小冉漂亮大胆的眼睛,要说不冲动那是假的,毕竟这种送上门的玩了也就玩了。

但小冉有问题!

“小冉,我记得你17岁对吧?”

“是,震哥。”小冉低声道:“我还没谈过男朋友。”

“来半年了吧?”

“嗯。”

“你以为你干的事我不知道吗?”

小冉顿时花容变色,本来按摩的嫩手也下意识收了回去。

雷震坐起来,面色不善。

“震哥,我没干什么事呀……”小冉心虚的低着头。

“你是自己说出来呢,还是让我说出来?”雷震叼上根烟冷声道:“要是等我说出来的话——”

17岁的小女孩哪儿经得起这种吓唬,小冉一下哭出来,跪下雷震面前。

“震哥,我错了啦,再也不敢啦,呜呜呜……”

“哪儿错了?”

“我不该偷场子的钱,呜呜……”

雷震其实根本不知道她偷场子的钱,但这个小妞的举动太稚嫩了,一眼就能看穿。

“继续说。”

“半年前我开始做假账偷了场子五千块钱……”

小冉一边哭一边原原本本把事说出来。

半年前的时候,旱冰场的生意非常火,每天的流水也很多。

辍学的小冉来到这里,因为聪明乖巧,之前负责场子的干脆就让她记账。

然后这妞儿就通过做假账,把场子里的钱贪了五千多块,直到场子的生意越来越差。

“怎么做的假账?”雷震问道。

“我虚报成本,又在采购的项目上做手脚……”

小冉把自己怎么做账的,如何将钱套出的全都说出来,听的雷震目瞪口呆。

这一系列的操作用几十年后成熟的做账手法来说,包含了成本费用互化、费用名目转化等等方式。

别说场子察觉不到,这套手法就算拿到几十年后,税务部门也没法子。

这是人才!

“钱呢?”雷震面露凶狠。

“震哥,钱都花了,但我会还的……”

“五千块呀,得卖多久才能还上?呵呵呵。”

小冉彻底被吓到了,泪眼中全是恐惧,她清楚被揪出来的后果,绝对会被送进舞厅里卖。

“震哥,我求求你了,千万别把我送去卖,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呜呜呜……”

雷震弹弹烟灰笑了。

这种人才他可舍不得送过去卖,自己要搞摸奖,而且以后接触的黑钱更多,正需要小冉这种人才做账。

必须为我所用,而且必须忠心耿耿。

“你有一天时间做逃跑的准备,能跑掉是你的本事。”雷震捏着她的下巴说道:“可如果被我抓到的话,就不是去卖那么简单了,回家做准备去吧,哈哈。”

“是……”

看着满眼恐惧的小冉离开,雷震笑了。

收人容易收心难,想让一个人忠诚,无非就是恩威并用。

他也不担心这小妞跑掉,一是年龄小经不住吓唬,二是这个年代的特性。

良家被逼出去卖的比比皆是,欠债不还祸及家人的到处都有,年轻人对混社会的恐惧远远超过父母。

“我终于从血屠夫变的有点像坏蛋了,真不容易呀……”

感慨声中,雷震走出滑冰场,决定回去之后跟淑英好好庆贺庆贺,比如今晚让彼此再进步一点点。

只是刚要离开,就被一个铁塔般的身影挡住去路。

“豹子头?”

看到来人,雷震挺意外。

他记得昨天砸红场就邀请了那个中年人,没想到南城战力天花板来了。

“我不服!”豹子头盯着他道:“所以来找你了,咱们再单挑一场!”

雷震乐了,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他正愁没人给自己看场子,结果这就来了。

“手下败将,有什么不服的?”雷震笑道:“想跟我单挑可以,输了总得留下点什么。”

“你说!”

豹子头眼睛一瞪。

他就不能想昨天的事,十秒就被打晕,心里怎么都过不去这个坎。

所以今天来了,必须再单挑一次。

“你要是输了,带着你的人给我看一个月场子。”雷震说道:“要是能行,我就陪你单挑。”

“行,没问题。”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雷震笑了,他就喜欢这种朴实的汉子。


静!

偌大的红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这是南城战力天花板,是把电厂老大赵红兵追砍到无处可逃、以一敌百的狠人豹子头!

可这会却被人十秒干翻,毫无反抗之力……

上百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雷震,瞳孔中尽是难以置信的畏惧。

“豹哥?”

“豹哥!”

“兄弟们,抄家伙!”

十多个小弟抽出砍刀,满脸怒火的冲过来。

“冷静。”雷震吐出俩字。

小弟们眼露惊恐,立即停下脚步,盯着他的手中的钉子,正往豹子头的眼珠子移动。

稍一用力,这只眼立马就废。

“放了豹哥,否则砍死你!”

“你要敢伤豹哥,就等着……”

狠话还没说完,他们就看到钉尖贴在眼球上。

“兄弟,有话好说!”负责红场的中年人焦灼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没必要把事搞大吧?”

“求人得有求人的态度,得跪下。”

雷震面无表情,低沉的声音满满的全是杀气。

“你脑子有病吧,让我们跪下求你?”

“信不信……”

“闭嘴!”中年人恼火道:“都他妈给我少说两句,向人鞠躬道歉!”

小弟们很不情愿,但还是冲雷震鞠躬。

“对不起,我们错了。”

“求您高抬贵手放了豹哥吧。”

“……”

周围的人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对方一个人跑来成功把场子砸了,现在还得给人道歉,简直杀人诛心呀。

“不够诚意,得跪下。”雷震歪头一笑:“友情提示,在我面前别动刀,对身体不好。昨晚刘黑狗跟我动了,现在身体很不好。”

嘶——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原来这是昨天晚上一个人砍翻刘黑狗数十人的狠人呀!

难怪敢如此嚣张,单枪匹马过来砸场子。

中年人也瞳孔收缩,走上前冲雷震抱拳。

“兄弟……”

“我叫雷震。”

“雷震兄弟!”

“我不是你兄弟。”

“……”

中年人颇为尴尬,但豹子头在对方手里,不管怎样都得保证其安全。

“我们南城跟文武公司虽小摩擦,但一直井水不犯河水。你这么一来,是要掀起双方的火拼吗?”

“你们能拼过吗?”雷震嘲讽。

“你这……”

“跪下!”

雷震一声吼,杀气弥漫。

十多个小弟顿生恐惧,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只知道眼前这位真敢就地杀人。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们膝盖弯曲,眼看就要屈辱的往下跪。

“哈哈哈,开玩笑呢,当真啦?”

雷震大笑,身上的杀气消失的无影无踪,狠戾凶残也潮水般褪去,斯文重新浮在脸上。

他转头看向中年人。

“这位老哥,你是体面人,刚才还给我拿五块钱看脑子,我雷震感激不尽。”

中年人嘴角抽了抽,不知道这是好话还是坏话。

他要是知道这家伙是昨晚砍了刘黑狗的人,绝对不会做这种傻逼事。

“今天我给你面子,这件事算了。”雷震满脸大气。

“那就多谢了。”中年人再抱拳:“我保证今天的事到此为止,不会有任何人找你麻烦。”

“可我的面子呢?”

“今天所有人都听到你说我脑子有病,要是传出去,我还有脸混吗?”

“你想怎样?”

中年人盯着他,内心极度不爽,可豹子头都被人家十秒干翻,他们就更不行了。

雷震伸出五根手指。

“拿五百块,权当我老陈请喝酒了。”

“我的名誉只值五百?五千!”

“雷震,你不要欺人太甚!”

中年人怒了,他真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欺人不甚,还欺负人干嘛?”雷震笑道:“我现在是笑着跟你说,别等我不笑,呵呵。”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

不不不,这是在他们的地盘,被迫向过江猛龙低头,偏偏还得硬吞下这份屈辱。

“拿五千。”

负责卖票的妹子赶紧取出五千块钱送过来。

“老哥,你是个人物。”

雷震接过钱,眼睛落在妹子身上,伸手在她的翘臀上重重拍了一下。

“啊!”

妹子惊呼。

“手感不错,赏!”

雷震把五千块钱塞进妹子胸衣,硬是把小A撑成了大D。

“我他妈砍死你!”

一个小弟再也忍不住了,操刀砍过来。

雷震眼神一凛,起腿踹出。

“嘭!”

小弟口喷鲜血倒飞出去,还没落地就已昏死过去。

这恐怖的战斗力!

在所有人敬畏的目光中,雷震往嘴里甩根香烟,一步一晃的朝外走去。

没人敢拦,哪怕中年人双目喷火。

“对了——”雷震突然转头中年人招招手:“老哥,闲的时候过去找我玩,你这个人能交。”

扔下这句话,他才笑眯眯的走出红场。

看着雷震消失的背影,中年人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小弟们则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不知道该不该提刀去砍。

至于一百多在这里玩的人,全被雷震的气场震住。

砸场子、干翻豹子头、让人下跪、伸手要钱,顺便再调戏下场子里最漂亮的妹子。

最后走的时候还邀请人过去玩……

这得嚣张成啥样呀?

别人最多就是狠狠削个面子,这大哥是把人的脸皮撕掉扔在地上,疯狂踩踏加碾压。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个事大了。

“今天停业。”中年人眼神阴鸷道:“大家请回吧,想继续玩的可以去北面。”

众人赶紧离开,唯恐走到最后。

当他们出了红场,一眼看到雷震笑容可掬的站在那里,脸上洋溢着满满的热情。

“散场啦?”

“怕你们不相信我那里七天免费,所以专程在这里等你们。走走走,到我的那里玩,呵呵。”

这些人面带苦相。

刚才中年人让他们去北面玩,那是气急的反话。

谁敢去?

可现在被雷震堵在门口,热情相邀。

谁又敢不去?

“一个不准落下,全都去。”雷震眼睛一瞪:“白嫖都不抓紧,不是废物就是脑残,都给我快点走。”

他押着一百多号人,全部涌进自己的场子。

二毛愣住了,俩妹子也懵了,随即手忙脚乱的发放旱冰鞋。

“小鸡仔们?”

雷震瞅着畏手畏脚的六中十三鹰。

“震哥,我知道杜甫!他是现实主义诗人,与李白合称李杜,被誉为诗圣!”

“我也知道李白是诗仙……”

条件反射,相当敏锐的反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