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花瓣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篇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

精品篇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

八月满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今天安利的全新小说叫做《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是以贺明川钱橙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八月满”,精彩内容无弹窗版本简述:他没多想,径直过去开了门。门外的钱橙惊呆了。眼前的男人刚洗过澡,光裸着上半身,露出线条清晰的胸肌和人鱼线。头发湿漉漉的,乖顺地贴在额头,不时有水滴滑落,顺着锁骨、胸膛,一路滑落到腰间,没入松松垮垮的浴巾。她悄悄咽了下口水。“什么事?”贺明川脑子比手快,这会再关门显得有些刻意,于是他镇定自若地开口。“哥哥,”钱橙放柔......

主角:贺明川钱橙   更新:2024-05-19 09: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贺明川钱橙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篇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由网络作家“八月满”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今天安利的全新小说叫做《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是以贺明川钱橙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八月满”,精彩内容无弹窗版本简述:他没多想,径直过去开了门。门外的钱橙惊呆了。眼前的男人刚洗过澡,光裸着上半身,露出线条清晰的胸肌和人鱼线。头发湿漉漉的,乖顺地贴在额头,不时有水滴滑落,顺着锁骨、胸膛,一路滑落到腰间,没入松松垮垮的浴巾。她悄悄咽了下口水。“什么事?”贺明川脑子比手快,这会再关门显得有些刻意,于是他镇定自若地开口。“哥哥,”钱橙放柔......

《精品篇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精彩片段


等得有点久,贺明川有些烦躁,熄火下车,用力把车门带上,拉着行李箱往电梯厅走去。

坐了四个多小时的飞机,有些乏力,他进门放下行李箱,直奔浴室。

哗哗的水声和蒸腾的水汽中,嗅着醇厚的木制调,疲惫的精神有了些放松。

不知不觉,脑海子里开始重复播放出现钱橙从车上下来的那一幕。

他觉得姜翊安不厚道。景悦华府和迈巴赫S级对他来说都不在话下,但钱橙却开着一辆这样一看就有些年头的MINI COOPER。

啧!这两人会玩。

他默默感叹了一句,关了顶喷,随手扯了条浴巾围在腰间,便走了出去。

从冰箱里拿了瓶冰啤酒,大口大口地喝下去,心口的燥意总算是被驱散了些。

叮——咚——

门铃响了。

他没多想,径直过去开了门。

门外的钱橙惊呆了。

眼前的男人刚洗过澡,光裸着上半身,露出线条清晰的胸肌和人鱼线。头发湿漉漉的,乖顺地贴在额头,不时有水滴滑落,顺着锁骨、胸膛,一路滑落到腰间,没入松松垮垮的浴巾。

她悄悄咽了下口水。

“什么事?”贺明川脑子比手快,这会再关门显得有些刻意,于是他镇定自若地开口。

“哥哥,”钱橙放柔了声音,换了个称呼,“衣服洗好了。”她把袋子递到面前。

“还有这个,我的赔礼,抱歉给你造成麻烦了!”钱橙表情诚恳无比。

这会她已经换上了短裤和T恤,踩着一双拖鞋,中规中矩。

他认出来她手里的盒子是早上从那个男人车里拿出来的。皱了皱眉头,刚准备开口拒绝。

女孩眼睛湿漉漉的,看向他的眼神饱含期待。

“谢谢。”

“哥哥,你的车子送去修了吗?”见对方准备关门,钱橙赶紧问道。

“已经去修了,账单出来我会来联系你。”

“好的,那我先回去了。”说完,钱橙慢吞吞地推开安全通道的门往下走。

她刚才偷瞄了一眼,门口没有女士拖鞋,不知道是不是单身啊。

钱橙:你楼上住的谁?

姜翊安:程纪宁他表哥啊

钱橙:我说的是景悦华府!

姜翊安:不知道

他就交房的时候来看过一次,第二次就是带钱橙去物业登记住户和车辆信息了。小区里的住户,他是真没见过几个。

贺明川关上门,往书房走去。路过客厅时,他毫不犹豫地把手里的盒子扔进了垃圾桶。他的教养不允许他当面拒绝别人礼貌的赔礼,但不代表,他会接受小金丝雀从别的男人那里拿来的东西。

他可不打算做两人play中的一环。

后面的日子,钱橙晚出早归,贺明川早出晚归,两个人的时间完美错开,再没什么机会碰面。

钱橙这阵子忙得飞起。

瞳画游戏推出的《谁是13点》跟之前的系列一样,属于h5小游戏,但不同的是可以人机对战,也可以邀请在线好友PK。

规则很简单,有点像连连看,只是上面的图案都换成了数字。只要两个数字相加之和等于13或者21,则两个数字被消除。最后剩下数字最少的人为赢家。

游戏看似无脑,但老幼皆宜,作为无聊时的消遣再适合不过,尤其是在通勤的路上。接下来一段时间,《13点》又小火了一把。

“橙子,这是上个季度的利润表。”十一回来第一天,会议室里,孟从理投屏了一张电子表格,“整体超出预期。”

“是,比我想象中好很多,”杜青阳点评道,“大家这段时间没白加班。”黄金周期间,为了保证线上运营的正常,大家都排班轮值,公司里就没空过。

“要不,过几天,大家找个远点的地方玩一下?”钱橙提议,“有什么特别急的项目吗?”

“没了,其他的急也没办法,得慢慢来。”杜青阳说得实在。

“行,我们要不去团建一下?”

“有预算吗?”孟从理问。

“看去哪里了。”公司一共这么几个人,花不了多少钱。

“实习生去吗?”

孟从理一问出来,被杜青阳白了一眼,“人家要上课。”

想到公司里的三个实习生,钱橙说道:“定下来去哪,青阳跟他们沟通下吧,他们不一定能去。”两个实习生在技术部,一个人在运营,都是杜青阳在带。

“那我可要提了啊,”孟从理兴奋地打开手机,“毛里求斯!这个季节正好,淡季,还免签!”他一直想去潜水,但最近太忙了,一直在找渠道,拉广告,忙得不可开交。没有市场部,这活可不就只能他来干了。

“我可以!”刷着图片上的景色,钱橙蠢蠢欲动,她在国内玩过几次潜水,没去过毛里求斯。

“我不会潜水,你们定吧。”杜青阳弃权。

于是在黄金周后的第二周,瞳画的员工又喜提假期一周。

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刚落地,便感受到了空气里海风的味道。接下来,愉快的度假时间开始了!

“贺总,今天收到了维修的账单。”昂托资本,Calvin等与会众人离开之后,向贺明川汇报道。

“把账单给我,我来联系。”

Calvin心里有些诧异。撞车事件之后,贺明川黑脸了一段时间,那会看样子是不想跟对方有牵扯的。

等办公室里只剩他自己,贺明川找出来钱橙的手机号,发送了好友验证的消息。

钱橙刚换了朋友圈置顶的照片,是她身着比基尼,戴着长长的脚蹼,在澄澈的海水里潜水的照片,旁边有几只巨大的抹香鲸游过,与她修长白皙的身体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毛里求斯!贺明川一眼就认出来了。他嗤笑了一声,把手机扔在了桌子上。

姜翊安也在毛里求斯!

《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点十足。《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这本连载中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现代言情、职场婚恋、职场、佚名现代言情、职场婚恋、职场、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113章 觊觎,已经写了240699字,喜欢看现代言情、职场婚恋、职场、 而且是现代言情、职场婚恋、职场、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书友评价

后面不相关的周边人物,好多,,记不住[捂脸][捂脸][捂脸][捂脸]

我不想催你,但真是忍不住啊!!!

新文评分会有点低,大家努努力,把评分打上去!作者大大加油!

热门章节

第54章 别上头

第55章 锱铢必较

第56章 就这?

第57章 站队

第58章 观望

作品试读


他斟酌了一下,谨慎开口:“我这个月很少在家,其他几个卧室空着,你如果不介意,可以先住着。”

钱橙一愣,心中雀跃,接着有点不好意思,“我可以带红包一起吗?它还小。”她还记着贺明川说自己不喜欢狗。

“可以。”

“那谢谢哥哥了!”

钱橙毫不扭捏地答应下来。看了男人一眼,一顿饭下来,嘴角的笑就没掉下来。

“哥哥,去丢垃圾吗?”

“嗯。”

“我带着红包下去。”

贺明川跟着下来,在门口等着钱橙给红包拴绳。

门一开,急促的跑动声由远而近,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探出来。

“红包!”

红包看见钱橙,激动地跳起来。

“它这么大?”贺明川看着红包站起来扒拉着钱橙的大腿。

“大型犬嘛!”

丢完垃圾,两人牵着狗往外面走去。

小区里的冰都被除干净了,红包在院子里跑得开心。

“红包!”

小白跟着芝麻跑过来。

“小琳姐。”钱橙笑着跟后面的严太太打招呼。

“严太太。”贺明川颔首。

“红包又长大了。”严太太看着跟芝麻玩闹的小巨贵,余光扫过两人紧挨的肩膀。想到自家保姆悄悄问她,钱小姐和贺先生是不是谈恋爱了。

她抿嘴笑了笑,“下次打疫苗是什么时候?”

“周末就去。”

“小心别着凉,提前给它洗个澡再去。”

“嗯,我过几天在家洗。”

“先辛苦一下,等大点再带出去洗。”

“知道了,谢谢小琳姐。”

“小白,我们走了。”严太太喊着小白。

红包和芝麻依依不舍地分开,钱橙继续拉着红包溜达。

有人认识贺明川,远远看见还以为自己认错了,推了推眼睛,试图看得更清楚一点。

“贺总。”

“吕总。”

对方打过招呼,一步一回头看着远去的两人。看来前些日子圈子里传着的,贺明川找了个漂亮的小女友,不是空穴来风啊。

这不就实锤了!

钱橙嘴里嫌弃着,跟在后面给红包捡屎。

“太恶心了!”

“如果红包会用马桶就好了!”

“红包~你长大了可怎么办呀~”

吃的多拉的多,想想就头痛。

贺明川把钱橙送到门口,“进来体验下?”她带着坏笑,扯了扯门外男人的外套。

换了鞋子进来,她拿过来门边的自动洗脚机。

贺明川眉毛一动,慢条斯理地换下室内拖鞋,走进房间。

关上门,他眉头微皱,“你晚上可以?”

“一会儿打开电暖气和空调就好了。”

他叹了口气,“收拾下东西,去楼上睡吧。”

“啊!”钱橙觉得有点突然。

“走吧,我帮你拿东西。”

于是晚上九点,钱橙已经站在景悦华府二十层的门口,开始录指纹。

钱橙选了一间朝南带小阳台的卧室,跟贺明川的主卧隔着客厅。

虽然没住过人,但卧室里的东西也是齐全的。钱橙只要带上个人物品就好。次卧房门有两把钥匙,还没拆封,贺明川从抽屉里拿给她。

“我会看好红包,不会让它出去乱跑,也不会让它拆家。”担心对方不好说这话,她主动开口。

“没关系,阿姨每周五下午会来打扫卫生,你把贵重物品锁好。”

“客厅和书房有监控。”

“书房平时锁门,其他地方可以随便用。”

“好,谢谢哥哥。”

锁上门,她把外衣一脱,开心地扑到床上。

这个温度才对嘛!

苏胡!

红包第一次到陌生的环境,也兴奋的到处闻闻嗅嗅,然后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红包也觉得有地暖更舒服,是吧?”

钱橙笑眯眯地摸了摸狗头,把狗窝往角落推了推,拿起睡衣进了次卧的浴室。

小说《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姜翊安这次去毛里求参加朋友的婚礼,因为宋明冉刚怀孕,担心不安全,故没有同行。

姜翊安没有姜翊安的微信,但是他们有共同好友也在婚礼的现场,朋友圈里发了照片,不少大佬都在现场。

姜翊安是港城人,跟京市圈子的联系没有那么密切,因此也没有特别关注,只是安排助理送上贺礼。

钱橙玩得不亦乐乎,看到好友申请的时候已经是四个小时之后。

“姜翊安?”她皱着眉头使劲回想,能想到身边姓贺的,就是那天楼上的贺先生了。想到这里,她通过了对方的好友申请。

钱橙:你好,债主大人

“橙子,快点!你的东星斑好了!”孟从理从远处扯着嗓子喊。

“来了来了!”钱橙胡乱擦了几下头发,把手机塞口袋里,往院子中间走去。

这次出来孟从理定的酒店是独栋带院子的,就在海边,这会大家已经换了身衣服出来烧烤。

“怎么样,杜总?”孟从理勾着杜青阳的肩。

“我尝到了金钱的味道。”杜青阳调侃着。东西是好东西,贵也是真贵。 孟从理和钱橙按照人头做了版预算,习惯了游戏制作大把烧钱的他,还是有点被吓到了。

“放松下,明年咱们任务艰巨啊!”孟从理叹道。

“得,别想这些。”钱橙听见了,过来踹了他一脚,“现在谈这些多晦气!”

一群人笑闹着,时间过得飞快。潜过水,摸过狮子,看过瀑布山崖,愉快的度假时间余额不足了。

姜翊安把账单的照片发给钱橙,左等右等,没等到对方回复。

他点进去对方朋友圈,看着钱橙丰富的行程,大概乐不思蜀,没时间理他。

钱橙发了很多自己的照片,姜翊安靠在椅背上,挨个点开。

看来朋友圈的背景图还是选的保守了。图片上,穿着比基尼带着脚蹼的她小小一个,在巨大的抹香鲸面前显得没有很突出。

朋友圈里的就大胆多了,水里的近照能清晰地看出她曼妙的身材曲线,比基尼在三角区斜斜往上,衬得腿又直又长,臀部和腿部的线条也也力量感十足。

还有几张在丛林里的,她编着甜美的麻花辫,穿着超短裤和运动背心,手臂和大腿的肌肉无不彰显着充沛的生命力。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喷薄欲出的青春气息。

年轻人真是有活力。

姜翊安捏了捏鼻梁,重新打开电脑。一会还有线上的会议。至于钱橙……既然在玩就玩的开心点,他并不想做一个令人扫兴的债主。

钱橙回到家的时候已是深夜。网约车不能进景悦华府,钱橙的两个行李箱是由物业专人送上来的。

“谢谢师傅。”到家门口,她礼貌道谢。

东西太多懒得收拾,她拿了睡衣直奔浴室。躺在床上突然想到了她的芳邻。

“呀!”她倏的从床上坐起来,“是不是问我要钱了?”

打开手机,已经是上个周的消息了。

钱橙把图片点开,放大又缩小。还、还可以,她咽了下口水,四十八万。

钱橙:不好意思哦哥哥,我最近去旅游了,忘记回你了

钱橙:微信、支付宝还是银行卡,我转给你

姜翊安把银行卡账号截图发过去。

钱橙:你还没睡吗?她把手机拿到眼前,确认了下时间,现在是凌晨一点半。

姜翊安:嗯

回完了信息,他把手机放到一边,继续翻着电脑上的资料。

钱橙:明天周六,你上班吗?

姜翊安:不上

钱橙:我想请你吃个饭,周末方便吗?就当我撞坏你车子的赔礼~

姜翊安:不必了,已经给过了

滴滴——

银行发来短信,显示转账已完成。姜翊安有点意外。他本想如果钱橙开口说自己没那么多钱,他自己多垫一些也没关系。

对方久久没再回复。姜翊安揉揉眼睛,快两点了。

明天周末,他打算好好睡一觉,然后去超市采购一下。

姜翊安从高中开始就在美国,多年留子生涯早就磨练出一身厨艺。北方的口味重,他吃不惯,平时休息的时间便自己下厨,权当放松了。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步行去楼下商场的进口超市买食材。

“哥哥,好巧!”不远处传来一道女声,听上去有些耳熟。

姜翊安放下手里的牛排,看见前方的钱橙抱着两包薯片,眉眼弯弯地看过来。

“早。”姜翊安绅士地后退,示意对方先走。

“你自己做吗?”钱橙走近,看见他购物车里的生肉和蔬菜,面露惊讶。

“嗯。”姜翊安点点头,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那我先过去了。”钱橙见对方不欲多说,打过招呼,从旁边过去,继续寻觅零食。

这么早店里总共没几个顾客,结账出来的时候两人又碰到了一起。

“我帮你拿吧。”姜翊安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不知道钱橙都买了些什么,手里拎着两个满满当当的大袋子。

两人顺路,他总不好坐视不理。

“谢谢哥哥。”钱橙把手里的零食递过去,另一袋是卫生巾,自己抱在怀里。

“哥哥你起这么早吗?”她看了眼表,现在还不到九点。

“你不也很早?”姜翊安反问。

钱橙语塞。

她不是起得早,她是压根没睡。昨天洗完澡开始打游戏,后来看手机里的照片和视频,开始剪辑拼接发微博,等都搞完了也快八点了,天都亮了。

姜翊安惜字如金,全程几乎都是钱橙在说。

“哥哥,你平时工作很忙吗?”

“你回来很晚吗?我都没见过你!”

“你是港城人吗?口音南方得好明显!”

“哥哥,你一个人住吗?”

“有女朋友吗?”

起初姜翊安只觉得钱橙聒噪,后面他终于有些忍无可忍。

“钱小姐,个人隐私不方便告知!”

“哦,那你做什么工作?”钱橙了然,这个勉强不算隐私了吧。

“投资。”姜翊安开始头疼。

终于到了十九楼,他松了口气。

耳边顿时清静了。但莫名的,他突然觉得电梯里安静得有点过分,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很陌生。

小说《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贺先生,你想说什么?”

钱橙把杯子放在案几上,能听出来带上了隐隐的不耐。

贺明川抬头,坐在沙发另一侧的女孩,侧过头来,目光灼灼地盯着他,认真地等着他说话,不再有往日的笑意。

这个眼神贺明川熟悉,他在工作时也曾千百次地这样看向他的合作客户和下属。

“这些小事,我没往心里去,你也不用在意。”

更不用单独拿出来说。

贺明川点点头,转头谈起她下周开庭的侵权官司。

“需要帮忙吗?

我的法务团队有专人做知识产权这块。”

“我们有合作的律师,搞得定。”

“你怎么想?”

贺明川清楚,对瞳画这种创业公司,可能因为一条诉讼记录所产生的法律风险,就被资方排除在外了。

“先打打看,不惯着。”

“嗯,如果有需要你可以随时找我。”

贺明川低头半晌,觉得这不是一个表白的好时机,但站在门口的时候到底没忍住。

“橙子,”他的手按在门上,阻止了钱橙关门的动作。

“你现在单身吗?”

“什么?”

钱橙心里想着别的事,一时走神了。

“你单身吗?”

顿了顿,又道:“考虑我吗?”

说完,期待紧张地看向门里的人。

钱橙被大门挡住了半个身子,听见他的话,手上动作顿了一下,随后把门缓缓拉开,整个人暴露在贺明川的视线里。

“我们不合适。”

她笑得礼貌又疏离,虽然不明白贺明川这样前后矛盾是为何,但她在这方面没什么好奇心,过年那会想清楚了,也就放弃了。

“橙子,之前是我做得不对,能不能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

我保证做到让你满意!”

他怕钱橙再拒绝,急忙表明诚意,想给自己争取点印象分。

“没必要。”

钱橙还想再说什么,见对面的男人屏气凝神地看着她,一副在等宣判的样子,刻薄的话说不出口了。

于是她好声好气地劝说:“贺先生,你别想太多,我们之间其实也谈不上什么感情。”

这话说的没错,贺明川几乎都在外出差,后来是因为钱橙住进来了,所以有些周末他会选择飞回来。

不然,按照惯例,他都是稍作休整,首接飞往下一个城市。

贺明川回去的一路上失魂落魄,钱橙最后的话一首在他脑子里盘旋。

没有感情吗?

他躺在次卧的床上,望着天花板出神。

不多时,他轻笑了一声。

他的生活充满了挑战和博弈,拒绝别人多了,总要被人拒绝几次。

而他最擅长的,就是从风险中获利。

钱橙没空想太多,她在看秦淮发群里的评估报告。

杜青阳调出来的代码,跟对方提交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所载软件名称的代码重合的部分只有百分之十二,但按照侵权的逻辑,似乎也没错。

“对方挖了魔方科技的人,那人当初参与了这个项目,把你们献祭了。”

秦淮打听出一点眉目。

“这家有不少主体用来维权,大部分公司都选择和解了,息事宁人。”

“他们不怕成移动血库?”

钱橙不理解这些人的选择。

“那些公司,代码是首接照抄的,不存在赢的可能,我们可以先试试,我肯定会尽全力。”

秦淮说。

“我没问题,你们辛苦了。”

顾虑着她大病初愈,过年那几天,都是秦淮拉着杜青阳、孟从理两人忙活,让她躲了清闲。

“我们也借此看看裁决尺度,跟知识产权法院搭上线。”

这件事情确定好,钱橙把精力放在了工作室团队的搭建上。

瞳画游戏年终凭借天价奖金在游戏圈里获得不少关注度,过年时己经有人明里暗里跟符远尘打听了。

但钱橙几人的理念都是宁缺毋滥,还在观望中。

且钱橙想做的在线游戏,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发完奖金之后,账面上还剩下一亿多点,是这几年的利润总额了。

对很多游戏大厂算不得什么,但对这一家成立三年多的小公司来说,己经是非常漂亮的成绩了。

如果没有这个知识产权纠纷,钱橙是打算转过年来融资的。

投资人的钱花起来才痛快!

秦淮主做非诉,这几年他经手的关于知识产权的案例并不多。

开庭时,对方的准备明显比他充分得多,律师老练,见秦淮年轻,在庭上更是咄咄逼人。

虽然己预料到结果,但收到裁决书还是感到挫败,第一次觉得瞳画的钱拿得烫手。

“别气馁,胜败乃兵家常事嘛!”

金恒律所里,钱橙看着手里的裁决书和对面苦大仇深的脸,出言安慰。

“先准备上诉吧,我再跟前辈取取经。”

“拖呗,拖个一两年,把他公司拖黄了最好。”

钱橙满不在乎。

“是我格局小了,”秦淮沉吟片刻,突然一拍脑袋,“我们不应该围绕侵权这个点,而是得利和损失上面。”

“不过这次也有收获,法院不会支持他们狮子大开口。”

“先去吃饭吧,回来再说。”

晚饭是在金恒楼下的商场,这个点有不少大厦里的白领下班了在里面吃饭逛街,工作日人气很旺。

秦淮带钱橙去了一家日料店,人均消费高,但人少、安静,这个点还有包间,适合说话。

“秦大律师!

钱总!”

故作惊喜的声音传来。

“说人话。”

钱橙凉凉扫了一眼对面的叶经阑。

“巧了,我跟秦淮也好久没见了。”

说完,他矜持地冲秦淮点点头。

秦淮没说话,他知道叶经阑和钱橙之间的过节,不确定两人关系有没有缓和,因此虽领会到对方的意思,但并未贸然应下。

“一起吧,上次说请你吃饭,这次正好。”

钱橙傲娇地微抬下颌。

“这么敷衍啊?”

“不想吃就算了,等排期吧。”

懒得跟他打机锋。

“来都来了。”

叶经阑笑眯眯地跟在两人身后进来。

待服务员送上茶水和菜单,他眼珠在两人之间来回转了几下,才问道:“怎么今天就你俩?”

明目张胆地八卦。

“你还想见谁?

孟从理?”

钱橙点着菜,头都不抬。

“还是你想吃你孟哥的饭?”



两人接了小白,一同往活动区域走去。

已经有人等在那里,大多是小孩子,家长也是有模有样带了设计图纸,看来准备很充分。

“小白!”一个跟小白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远远地看见他们,撒欢儿地跑过来。

“你怎么没带芝麻?”

“芝麻会啃南瓜。”小白认真说,“妈妈不让带。”

“我跟我小姨一起来的,你呢!”

“橙子姐姐带我来的!”他转身拉了拉钱橙的手。

“是圆圆呀!”钱橙弯腰跟小姑娘打招呼,“你们今天要做什么样子的?”

“小姨说她也不太会,可是我想要那个小怪兽!”

圆圆拉着小白到奖品台前。

这场活动主要还是给孩子准备的,因此奖品是玩偶、奥特曼、电动小滑板车等小孩子会喜欢的东西。不便宜,但是对这里的住户来说,图个乐呵而已。

“我们也做一个吧!”钱橙扯扯贺明川的衣服。

“想做什么样的?”

“我搜搜。”

她找了张网图,“这个简单点。”手机递到男人面前,“哥哥你试试。”

钱橙切菜手上没个轻重,雕刻这种东西更是不敢轻举妄动。

“耶!贺叔叔我想要那个娃娃!我们争取第五名!”小白欢呼着跳起来,他早就看上那个娃娃了,但是爸爸妈妈都不会雕南瓜,今天更是有事不能跟他一起来玩。他虽然失望但也没有很执着。

没想到贺叔叔也会用小刀子呢!

活动是两点开始的,每个参赛的家庭可以去领取一把小刻刀、一个南瓜,还有需要用在南瓜上的装饰品。

钱橙带着小白拿了东西回来,这边贺明川也对照着教程想好了下刀的方式,坐在座位上专注地忙活起来。

钱橙和小白搬了两个椅子,一左一右坐在他旁边,把脸凑过来盯着手下的南瓜。

中午两人点了鲜榨的水蜜桃汁,这会儿钱橙呼出的气息似乎还带了桃子的甜香,时不时钻进他的鼻子,让他静不下心来。

“哎呀!”小白惊呼一声,贺明川手上的南瓜瓤多切了一块下来。

“对不起,手重了。”他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然后摒弃脑子里的杂念,一刀一刀仔细切割着。

贺明川手巧,头一次做南瓜灯也算像模像样。小白也捧场,嘴里“哇”个不停。

周围已经陆续有人做好了,每个作品放在展台上都传来一阵惊叹声。他们的序号是三号,完成的速度是倒数第三。

等把蜡烛底座放好,再把蜡烛插好,台子上已经摆了十几个各式各样的南瓜灯了。有人是认真做了功课的,做出来的南瓜灯精致,又富有童趣。

“我爸爸在家练过的!”身边的小朋友骄傲地挺着胸脯。

小白两手认真地捧着作品,踮着脚尖摆到展台上。

不参加比赛的观众组成评审团,对现场作品进行投票。

前几名都是老熟人了,每年万圣节他们都要争个一二三名,今年也不例外。贺明川做出来的成品,对比之下明显逊色,但钱橙不在意,拿了个安慰奖也高兴得很,抱着南瓜灯准备放家里点燃了试试效果。

贺明川没钱橙那么神经大条,见小白情绪低落、强忍眼泪的样子,停下来安慰他。

“那个娃娃网上应该有的,我们回去搜搜看。”

“什么娃娃?”钱橙走过来找他们,听到这句话。

“第五名的奖品,手办。”贺明川回忆了下。

“那个丑死了,也不是限量版,”钱橙撇了撇嘴,“你去我家里选,我有一柜子呢,比那个好看多了!”

小说《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晚上再遛红包的时候,她除了眼周微肿,面上已经看不出什么异常了。

工作是最好的安慰剂。

符远尘在跨年前入职了,随着他的加入,瞳画游戏人员结构和明后两年的规划也变得更加清晰。

符远尘虽然离开两年,但行业里人脉还是在的,他稍微透露了—下最近动态,就有不少老部下来打听他的新东家。

“等我再了解下,如果有合适的岗位,可以推推看。”

他都是这么回复的。—是自己确实得观察下瞳画这三位年轻的老板有多少实力,另外则是要看—下明年工作室的人员配置。

这样—来,钱橙也没时间伤春悲秋,每天跟符远尘和孟从理、杜青阳开会做来年的计划方案。

符远尘第—次听到瞳画流水的时候,纵使见多识广还是有点惊到了。这个小公司比他想象中有力量,想到面试时孟从理说的“有钱”,他觉得他需要重新审视这两个字。

“我们—些非核心工作都是给外包公司,但是以后希望技术这块我们能抓自己手里,跟外包公司的沟通成本挺大的。”杜青阳认真道。他深受其害,最多的时候对接人—个月换了三个,那—阵他险些暴起。

“明年可以组建两个工作室,—个做中东,—个做国内,但是研发团队需要再扩大,至少要—百人。”符远尘道。

“你精力跟得上?”钱橙质疑。

“我需要—个助理,帮我处理日常对接。”

孟从理点点头,记下来。

“你有人选吗?”钱橙问。

“没有。”符远尘没什么自己人。

确定好了符远尘这边的需求,几人开始讨论后面的细节。

笃笃笃。

前台小妹妹敲门进来。

“橙子,到了—封EMS,京市知识产权法院寄来的,需要你签收—下。”

“什么?”钱橙蹙眉。

其他几人齐齐看向钱橙。

“我去签收,你们继续。”钱橙起身离开。

是—个关于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侵权的开庭通知,原告是—家没听过的公司,被告除了瞳画游戏,还有—家叫魔方科技的公司。

“这家没跟我们合作过,”杜青阳指着原告,接着又指着魔方科技,“这家以前是我们的外包供应商,现在已经不合作了。”

“年后开庭?”孟从理看了下时间,“我约秦律过来聊—下。”

“这是故意恶心我们呢!”钱橙不屑地把开庭通知拍到桌上,“大过年的搞这些!”

“让老秦先查查是不是职业诉棍,年该过还是得过。”杜青阳—边拍照给秦淮,—边安慰她。

要不是场合不对,符远尘都有点想笑。

看来他这次运气不错,至少老板的情绪稳定。

瞳画游戏在秦淮这里是V—P客户,约了个就近的日期,他带着两个助理律师过来南关科技园。

“对方提交的侵权证明材料里面,这—段开源代码,著作权人有没有授权商用?”秦淮看完了手里的材料,抬头问道。

“没有。”钱橙无聊地卷着头发,想都不想就开口回答。她哪里见过什么授权书,—点印象都没有。

两个助理脸色微变,感觉事情不妙。秦淮似乎习以为常,点点头,盯着桌上的纸张出神。

“里面提到的小游戏,《城池守护者》,有—部分是外包给这家魔方科技的,应该是他们用了没授权的开源代码,对方把我们—块告了。”杜青阳了解的更清楚。

“原告明神万方,在网上有三十多条诉讼记录,几乎都是关于著作权和知识产权的,多是融资轮次比较靠前的微小企业。”秦淮说了下他的查询结果。


“真的吗!”小白犹犹豫豫问道。他才五岁,小孩子心性,但从小的家庭教育不允许他为了一个手办哭哭啼啼,因此要哭不哭的,矛盾得很。

“走!带你去看!”

钱橙抱着南瓜灯,姜翊安牵着小白,往十九楼去了。

“家里没有多的拖鞋,直接进吧。”钱橙开门让两人进来。

姜翊安是第二次进钱橙家,上次活动范围只在厨房,这会儿钱橙带着他们直奔客厅。

景悦华府的房子面积大,活动空间也大。

上次姜翊安只窥见客厅一角,这一次他托小白的福,看到了客厅的全貌。

“这里。”钱橙有整整两玻璃柜的手办,还有两柜拼好的乐高模型,占据了小半面墙。

“这个、这个、还有这几个不能给你,其他随便挑。”

小白已经惊呆了。

柜子又高又宽,是对开门,里面的手办摆放了整整五层,各式各样的IP都有。

有很多是限量版,但是小白不知道,他只紧着自己喜欢的选。高处的看不见,姜翊安便把他抱到跟前。

“这三个可以吗?”小白选好了,扭头问钱橙。

“就这三个吗?”爽快地从里面拿出来递给小白,又确认道。

“嗯!谢谢橙子姐姐!”

小白的悲伤一扫而光。橙子姐姐果然没有骗他,柜子里的每个娃娃都比奖品娃娃漂亮多啦!

两个人把小白送回家,是保姆开的门。今天小白爸爸妈妈参加活动,都不在家。

看着两个人又进了电梯,保姆想了想,还是没把心里的疑问说出来。

“晚上想吃什么?”姜翊安问。

“想喝汤。”

冬天来了,房间里明显冷了。

“家里还有一只鸡,做个鸡汤。”说着,掏出门卡刷了二十楼。

“行!”钱橙不挑。

现在五点刚过,两人吃饭晚,慢慢炖来得及。

姜翊安下午一直忙着,这会空闲下来才有时间处理消息。有几个不重要的工作信息,他给对方留言下周沟通,最后翻到了崔悦然的消息。

崔悦然:【明川,你今天约了人吗?】

姜翊安:【对】

对方没再回复,他把手机放在桌上,开始备菜。

扫了眼缩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综艺乐不可支的钱橙,眼里多了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温柔。

这样也不错,他心想。

鸡汤需要小火慢炖,姜翊安在时间上已经偷工减料了,但等做好也得八点半。

“哥哥,你手机响了。”钱橙吃着零食,看着手机上的来电,冲男人忙碌的背影喊。

“谁打来的?”

“孙煦尧。”她凑过去看了看来电显示。

姜翊安擦了擦手,坐钱橙旁边接了电话。

“喂,老贺!”孙煦尧的大嗓门从话筒里传出来。

钱橙把综艺声音调小。

“什么事?”

“出来喝酒吗?缦夜。”

“不了,在家休息。”

“你不是今天一早就回了吗?还没休息够啊?”

“没有,你们玩吧。”

钱橙手里拿着牛肉干,这是她在家里屯的,刚才回家换拖鞋,顺便带了点吃的下来。

她以前经常跟林听凑一起追剧,两个人挤在一起,互相投喂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手里拿着的牛肉干习惯性地伸到了姜翊安面前。

“我不吃。”他轻声说。

“哦。”她缩回手,这才回过味来。

两人声音都不大,但也被对方收入耳中。

“你家里藏人了?”孙煦尧在那头怪腔怪调。

“还有事吗?没事我先去做饭了。”

“是不是火神庙那姑娘?”对面不依不饶,“老贺你可以啊,背着我们悄悄办大事!”

“懒得跟你说,挂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